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至尊仙皇 > 至尊仙皇
错误举报

第一千二百一十三章 接踵而至

    “抓住绳子!”陈烈等几名年轻人抱起粗厚油浸地巨大锚绳,一头拴在岸边的坚硬的礁石上,将另一头仍在了海里。

    村民们纷纷抓起锚绳,一个传递一个,很快便传到了最前方的夏尘手里,有了锚绳,在海水里便能站住脚,也不用担心怪蛤的突袭了。

    “你们两个家伙没事吧。”夏尘抓着锚绳,向前猛划了几十下,把前端地铁环扣在了小船的铁钩上,这才松了口气。

    “没事,就是快被大海怪追得要断气了,除此之外,没啥……”成大烟还嘴硬地撑着,但是一张小脸却早就变得青紫不堪。

    锚绳在水中一下子绷紧了,随着众人的齐心合力,小船的速度顿时加快,飞速向着岸边驶来。

    章鱼海怪本来已经追近,突然看到小船又加快逃离,而且水越来越浅,它庞大的身躯根本无法再前进,只能愤怒地拍打起滔天的浪花,然后嘶叫着渐渐远去。

    众人在水中把着锚绳,齐齐发出胜利地呼喊。

    天马和成大烟则象是瘫了一般软倒在小船上,全然不顾身体都被泡在海水里面,惊魂逃命一场,两人体力和气力都到了极限,此时逃出生天,一下子便松懈下来。

    夏尘爬上了船,一边滔水,一边拍打着天马肥嘟嘟地肚子,笑道:“马大爷,这回你该减肥了吧,要不是你吃得膘肥马壮的,怎么会被海怪追得这么狼狈。”

    “哼哼哼……”天马哼哼唧唧着,“我都已经瘦下来了,否则这船早就沉了,这回马大爷吃了大亏,回去之后可要多吃几个鸡大腿好好补补。”

    鸡大腿……夏尘不由自主地笑了,心头涌起十分温暖地感觉,似曾何时,自己也和这经常说三个字的天马和成大烟闯荡过天下……

    他突然一愣,怎么回事。脑海里又多了许多无关的想法呢?难道自己还没有清醒?

    这时。小船已经行驶到了岸边,缓缓靠在简易地码头上。

    众人将浑身湿透的天马和成大烟拉到了岸上,成大烟是一点力气都没有了,躺着说要睡觉。天马却还强撑着站起来,说是英雄凯旋归来,一定要充满精气神地接受众人的鼓掌欢迎。

    夏尘走上岸边,心爱地女孩子们蹦蹦跳跳着围上来,满眼都是小星星,对于夏尘英勇救人和救马的最先举动表示崇拜。

    “夏尘,你来看这是什么?”忽然。方求高声叫道。

    夏尘循声走了过去,只见方求手里拿着一把锋利地鱼叉。上面还叉着一条数尺长的海鱼。

    这海鱼全身疙瘩琉球,生得很是丑陋恐怖,让人望而生畏。虽然被钢叉刺透,但是生命力却很顽强,头尾还在有力地摆动着,一时不得便死。

    夏尘变了脸色,他清楚地看见海鱼的嘴足足占据了头颅三分之一的位置。嘴里面层层交错着三排密集的獠牙。每颗牙齿都生着倒钩,闪烁着金属才有的光泽,象是整齐地钢锯。

    哪怕是看见都感觉不寒而栗,更不用说如果被这张利口狠狠地咬上一口,恐怕会连撕带扯一大块肉。

    众人纷纷围了上来,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这鱼虽然不大,但是看上去异常凶恶,比那章鱼海怪还具有视觉冲击力。

    “从哪发现的?”夏尘问道。

    怪蛤和章鱼体形巨大,虽然令人畏惧。但是至少不会冲到海滩上偷袭人,可是这生着利口的怪鱼就不一样了,完全可以凭借较小地体型游到近滩,神不知鬼不觉地发起进攻。

    方求刚要回答,忽然,海面上响起一阵尖利之极地嘶嘶叫声。

    众人一惊,转头看向海面,只见赫然是那楼房般大小的章鱼海怪,正在发出惨嚎声,数十条触角拼命挥舞着,拍打着海面,掀起滔天海浪。

    它似乎遭受了可怕的攻击,极力挣扎着,但是却有大量地鲜血从海面下涌上来,迅速扩散,甚至都顺着波涛流到了沙滩上。

    不时有小小地身影从水里跳出来,一蹦数米高,速度极快,同时张开森森地牙齿,狠狠咬在章鱼怪的庞大身躯上。

    以它们的牙尖嘴利,往往咬上一下,就能撕扯下比自己还要重数倍的大块血肉。

    众人看得脸色煞白,虽然隔得很远,但是大多数人目力很好,都看出来,那小小的细长身影便是方求叉子上生着利口的怪鱼。

    看着无数怪鱼凶猛地攻击着章鱼海怪,每个人都是心惊肉跳,这小小东西,简直比想象的还要可怕。

    章鱼海怪疯狂地拍打着,强劲的触手带着浪花,把大片大片的利口怪鱼拍成粉碎。但是攻击它的怪鱼实在太多了,而且各个悍不畏死,它的体形又太大,根本防不胜防。

    不一会功夫,它就遍体鳞伤,大部分的血肉都被利口怪鱼撕扯下来,许多地方甚至可以看见粉红色蠕动的内脏,鲜血几乎流满了方圆十几里的海面。

    渐渐地,章鱼海怪的挣扎力度弱了下来,越来越慢,终于一动不动了。

    令人牙酸地咬噬声音密集地传来,随着怪鱼的大快朵颐,很快,章鱼海怪便只剩下一个洁白的空空骨架,随着海浪飘向远方,不知所踪。

    夏尘等人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场景,面面相觑,均感到不寒而栗。

    从出现第一只怪蛤开始,似乎海面就变得不平静起来,章鱼怪兽,利口怪鱼……这些应该只存在深海的怪物,接二连三地出现在浅滩上。

    “我也是意外发现的这只利口鱼,幸好战空尘大叔给我一柄鱼叉,否则说不定我的腿就没了……”方求心有余悸地道。

    看过利口怪鱼可怕的撕咬攻击,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

    “我是感觉海里面有古怪,所以就拿了钢叉,本来想叉几只怪蛤看看,没想到竟然发现了这玩意,幸好大家都回到了岸上。”一个中年村民道。

    夏尘没有说话,怔怔地望着海面出神,心里沉甸甸的,即二连三地出事,虽然没有人受伤,但是也给昔日平静幸福的渔村带来一丝灾难地征兆。

    众人也都没有说话,经过这么一闹,谁都没有心思了。

    “我们去岛上的祠堂,请狱邪村长给我们明示吧。”有人说了一句。

    众人都点了点头,遇到灾难,人心惶惶,狱邪就是他们的主心骨了。

    这座海岛很大,村子只占据了不到十分之一的地盘,而且靠近沙滩,其他地方不是高地,便是茂密地树林和田地,村子里唯一的一座祠堂便在海岛的最高处。

    祠堂没有用来供奉村子的祖先或者神灵,而是村子里子弟接受教育的地方。

    不过除了夏尘在狱邪的教导下,学会识字读书外,其他少年少女根本没有学习地耐性,听着之乎者后便昏昏欲睡,纷纷逃出去玩耍。

    村里地长者们也不斥责他们,因为读书识字与生活毫无关系,既不能打渔,也不能种田,还浪费时间,学与不学有什么用?

    狱邪村长也不生气,有人愿意听讲他就循循教导,没人愿意听讲,他就看祠堂里那些老旧的线装书,津津有味,自得其乐。

    不过人们都很尊敬狱邪村长,不仅仅是因为狱邪村长威望深重,见识繁多。更因为狱邪村长拥有神奇地本领,可以祷告天地,获得神灵的启示。

    很多年来,村庄一直过得很平静很幸福,和狱邪长老的启示是分不开的。

    现在村子里遇到了灾难,人们自然而然便想到了狱邪村长,夏尘虽然是下一任村长继承人,但毕竟年轻,威望还不能和老村长相比。

    走到半道,夏尘忽然感觉到心颇为不安,于是回头望去,登时吃了一惊。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海水居然涨了很多,已经开始没过沙滩,向着村民们的建筑涌过来。

    这时候应该是退潮的时候,怎么海水不降反涨?

    在海水里面,夏尘隐约看到了无数攒动的鱼头,和那利口怪鱼一模一样,已经密密麻麻地冲到了岸边,森冷地牙齿集体外露,在阳光下显得犹如刀林剑雨般。

    夏尘不敢再看,心头升起极大的隐忧,出现海怪也就罢了,现在连海水都涨上来,难道是要淹没整个海岛的征兆吗?

    他没有告诉大家,只是加快了速度。

    嗖嗖嗖……忽然,天空上响起奇怪的声音,象是什么燃烧地重物掠过空气。

    众人抬头一看,不由自主地发出惊声尖叫。

    只见几个巨大的火球犹如流星一般,呼啸着从天空掠过,重重地砸向海岛高地。那股无与伦比地威势,让人感觉象是末日浩劫来临。

    “趴下,抓住固定的物体别动。”夏尘厉声叫道,抓住几个女孩子的手臂猛地扑到了地上,双脚紧紧地勾住了一颗大腿粗稀的树干。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便纷纷地扑在了地上,或是抓住身边的树木,或者是抓住突起的石头,或者是抓住其他什么。

    砰!火球接二连三地砸在海岛中央,天崩地裂,巨大的冲击力令整座岛屿剧烈地震动起来,树林内部,山坡上,农田内,到处都在裂开巨大的缝隙。

    树木瞬间倒塌无数,铺天盖地的泥土和碎石宛如巨浪一般卷起,瞬间把天空都挡住了,铺头盖脸地落下,烈火几乎是瞬间就布满了大半个岛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