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至尊仙皇 > 至尊仙皇
错误举报

第一千二百一十四章 为了爱

    众人发一声喊,不少人甚至被巨大的震动力直接颠得飞了起来,幸好都及时抓住了东西,并没有脱落滚下高地。

    泥土和碎石不断地砸下来,把每个人都弄得灰头土脸,好在没有太大的碎石,顶多只是略有擦伤。

    “那火球是怎么回事?”有人惊声问道。

    没有人知道答案,他们之前并没有注意天上,等到注意了,火球已经砸了下来。这真是无妄之灾。

    过了好半天,地动山摇才平缓下来,众人缓缓地站起来,看着周围大变的环境,不禁惊呆了。

    整个海岛几乎被火球削平了一大块,连带着大片土地良田一起坠入了海中,其余地方,树林基本处于火海之中,将无数林中鸟兽都变成了尸体。

    仅仅是几息内,突然而来的灾难便彻底毁了长期处于平静安乐的村庄。

    每个人的脸色都变了,灾难摧毁的不仅仅是家园,更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基础,没有了良田,没有了树林,没有了资源,连海水也不能下,那要怎样生活?

    夏尘目光闪动,久久没有说话,忽然脸色一变,迅速向着祠堂的方向跑去。

    “狱邪村长!”有人惊呼道。

    火球撞击之下,祠堂手挡其中,整座房屋都已经塌了半边,火光熊熊,从里面冒出。虽然村里的小辈们都不去学习,但是狱邪村长却是在祠堂里的。

    众人顿时焦急起来,跟着夏尘的脚步,一路狂奔上高地。

    由于火球毁灭性地撞击作用,上去的路都已经没有了,到处都是崩裂地碎石,烧焦的土地,和折断的植被树枝,走起来份外困难。

    夏尘的心砰砰地跳着,一路奔到摇摇欲坠地祠堂前,一脚踢开已经快要掉落的门扇。闯了进去。

    一刹那间。他的心跳几乎停止。

    狱邪村长躺在地上,被一块从天降落的碎石砸在胸膛上,口角溢血,正在呼吸急促地抽搐着, 眼看就是出气多,进气少了。

    夏尘红着眼睛奔过去,几下将碎石挪开,蹲下身子,握住了狱邪村长冰凉苍老的大手,悲声道:“老师。我来晚了……”

    他心中充满了悲伤。

    在村子里生活,他不缺爱情。有一群漂亮的女孩子很爱很爱他,他也很爱她们。

    他拥有一帮兄弟,生死患难,更不缺友情。

    但是他唯独没有父母长辈,因此在友情和爱情中间,总觉得缺少了什么。故而在潜意识里,一直把狱邪当成是父亲看待。

    平时还不觉得有什么。此时看到狱邪生命垂危,顿时感觉天象是要塌下来一般。

    “夏尘,我的孩子,别哭,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狱邪长老微微睁开眼睛,没有悲伤,却露出一丝安慰地笑容,“我要去了……以后你必须独自支撑起村子,让大家活下去。”

    “老师……”夏尘哽咽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做,你不要丢下我不管,我只要你活着。”

    狱邪艰难地说道:“夏尘,你要坚强,村庄平静幸福了几十年……灾难终于降临了,事实就是如此,他们都是你的亲人,你的长辈,你的兄弟,你的妻子……你存在的意义就在于他们,在于他们对你的爱,在于你对他们的爱……所以你责无旁贷,必须坚强,为了传承,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

    “老师,我知道了……”夏尘含着眼泪,听到这番话,他的胸膛象是被大铁锤重重敲击,心更象是要碎裂一般。一道道闪电在脑海里轰鸣。

    “我为什么一直在迷茫?现在想起来了,因为我找不到存在的意义,人到底是为了什么而生存?老师,谢谢您告诉了我。”

    “也许人最开始只是为了生存而生存,但是当生存发展之后,就是为了爱而存在……爱就是我们生存的意义。”

    “为了爱我的人,为了我爱的人,我的兄弟姐妹,我的父母长辈而,我不仅仅属于我自己,我也属于他们,所以我必须坚强!”

    夏尘脑海里响彻着醍醐灌顶般的声音,忽然生出一种明亮而又透彻的的感觉,心里最深处的最后一丝迷茫也消失了,眼神变得前所未有的透亮。

    他看着默默走进祠堂的悲伤的人们。

    那里有唐诗嫣、陈秋水等喜欢他的女孩,有陈烈,方求,天马等他的兄弟姐妹,有谢天峰等他的朋友,还有村子里的长辈和晚辈。

    他们需要传承,一代代繁衍,香火不断,发展壮大,这就是生存的意义。

    “老师,我明白了,我会撑起村子,竭尽全力也要让大家活下去……”夏尘垂泪道,他依旧悲伤,声音却渐渐变得沉稳坚定起来,似乎变得成熟勇敢起来。

    “好孩子……”狱邪喃喃道,眼神明亮,仿佛在燃烧,“可惜,我不能陪你到最后……夏尘,你注定是村子的传奇,一定会带领大家摆脱灾难的……”

    “老师,我该怎么办?”夏尘含泪道,“现在海水已经涨上来,森林也被毁了……”

    狱邪此时已经气若游丝,竭尽全力地说着什么,但是却已经无声。于是夏尘把耳朵凑到他的嘴边,认真地听着,终于听到了最后三个微弱地声音:“至尊山……”

    至尊山……夏尘心头一震,那座带有传说色彩的仙山,就是解救他们的最后的路么。

    狱邪说完,便缓缓合上双眼,面色安详,阖然长逝。

    众人顿时面露凄然,大多数人都转过头,抽泣起来。

    狱邪在村子里德高望重,很得大家的爱戴和敬重,更重要的是,老村长一死,大家就失去了主心骨,灾难临头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夏尘僵硬着半跪,还紧紧握着狱邪渐渐冰凉下来的大手,似乎这样握着,作为父亲的老师就不会死去。

    他的脑海里,一幕幕,一个个画面闪烁而过,都是和狱邪相关。每一个平淡的瞬间,此时都化成记忆,在心头回想成绝唱。

    甚至还有无数他看不到的片段,也一闪而过。夏尘依稀记得,似乎曾经的狱邪是一名绝世强者,为了他做了什么后,也是这般默默逝去。

    曾经的悲伤压上心头,让夏尘的胸口堵得荒,似乎就要无法喘息一般。

    唐师嫣等几个女孩默默地走到他身后,温柔地将他扶起来。

    夏尘如同行尸走肉,任凭摆布,因为过度悲伤,他脸上已经失去了表情。

    突然,他一口鲜血喷出来,瞬间如血色花朵遍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