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至尊仙皇 > 至尊仙皇
错误举报

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不死之身

    众人顿时惊得呆了,唐诗嫣几个女孩子更是吓得脸色苍白。

    但是夏尘却似乎恢复了许多,平静地摇头道:“我没事,老师说得对,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重要的是如何应对灾难,我们剩下的时间也不多了。”

    众人吃惊地看着他,渐渐地,眼神又亮了起来,村子的传承在继续,他们又有了可以信赖的人。

    唐诗嫣轻轻地道:“夏尘,村长留下了什么启示吗?”

    夏尘点了点头:“我要去至尊山,只有至尊山才能够救我们出路。”

    什么!众人大吃一惊!

    “不行,夏尘,那太危险了!我们村子还从来没有到过那么远的地方。”唐诗嫣摇头,坚决地道。

    “夏尘,至尊山只是一个虚无飘渺的传说。”陈烈道,“未必就真的会有仙人存在,而且距离我们太远了,即使没有灾难的时候,船只也不可能划那么远,何况现在海怪遍布,你去了……”

    他没有再说下去,但是话里的意思显然不认为夏尘能够到达至尊山。

    众人没有说话,不过眼神表达出来的意思显然也认为夏尘的想法是天方夜谭。有些事情,不是靠人力就所能达到的。

    “夏尘,陈烈说得很对。”村里的长者许乾坤沉默半响,也开口道,“我们的条件不允许出海那么远,即便这是老村长的启示,也许……我们可以在岛上高地等待海水退去,至少储存的食物和清水足够我们渡过几十天的时间。”

    夏尘摇了摇头,很坚决地道:“不行,灾难一旦开始,不把海岛淹没是不会结束的。不管至尊山多么艰难多么危险,我都必须去。”

    “我不让你去。”唐诗嫣脸色苍白,“你去了就是送死,就算是死,我们也要死在一起。”

    “对,我也不让,别说未必就会死,就算是死,和你在一起也不怕。”陈梦竹也叫了起来。

    “我们也不同意……”其他几个女孩子也都表示坚决反对。

    她们不怕死,但是却很害怕和夏尘分离。永远见不到,那才是真正的恐惧。

    夏尘无奈地道:“你们怎么知道我一定会送死?难道我不比你们知道海上的危险?我有把握的。”

    众人都象看白痴一样看着他。

    “夏尘,现在海水已经没过沙滩,里面遍布着食人鱼,你连船只都接近不了。怎么出海?更不要说海上还有海怪,你能有什么把握?”一向搞怪地天马也无奈起来。

    “你如果坚决要去。就给我们一个信服的理由。”陈秋水直视着他道。

    “好吧。”夏尘叹了口气。突然一把从方求手中夺过钢叉,狠狠地向着自己胸膛叉下。

    众人不料他会有如此举动,齐声惊呼。

    噗哧,钢叉毫无悬念地刺透了夏尘的胸膛,但是诡异的是,却没有鲜血流出来。而且夏尘脸色也很平静,似乎没有受到丝毫伤害。

    随后,他一寸寸地把钢叉拔出来,胸口处的创口随之恢复。

    众人顿时看傻了眼。

    几个女孩子本来花容失色。但是见到这一幕,也不禁呆住了。

    “现在你们相信了吧,和狱邪老师一样,我也是得到了神的启示的人。”夏尘笑了笑,说道。

    众人没有说话,依旧目瞪口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实在难以相信这震撼的事实,一向简单爽朗的少年,瞬间在他们心中变得神秘高大起来。

    这简直就是不死之身!

    什么人能够不死,唯有得到神灵启示祝福的人,看来是天佑我们村庄,不让我们灭亡……众人心想着,脸上不禁浮现出激动之色,突然又看到了巨大的希望。

    夏尘不动声色,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刚才他克服了多么巨大的恐惧,才把钢叉刺进自己的胸膛。

    所谓的神灵启示只是为了让大家相信他,夏尘根本没有得到什么祝福,他之所以这么做,又安全无恙,完全是从怪蛤夹住脚踝之后的得到的一种奇异感觉。

    怪蛤夹脚时,他清楚地记得自己是有疼痛感觉的,但是事后没有注意时,这疼痛感觉便消失了,然后脚伤也不见了。

    这使得夏尘开始怀疑自己的身体是不是出现了问题。

    随后,在上山途中,他的手臂和双腿多处被尖利地碎石划伤,但是夏尘发现他居然没有流血,而且这些伤口几乎都是在瞬间便伤愈如初。

    他当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记忆里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情。

    当然,这些伤口也会让他疼痛,也会让他恐惧,就和普通人一样,只有快速愈合才显示出神奇。

    夏尘无法知道这是为什么,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从小是,长大是,一直到现在都是,从来没获得过什么不死之身的加持。

    但是现在他却若有所悟,似乎不死之身的特殊能力,是在灾难之后才有的,这预示着什么?

    所以,夏尘才会当众进行惊骇地“自杀表演。”

    不过即使拥有不死之身,把钢叉刺进胸膛,也是需要有极大的勇气的,感觉到冰凉和疼痛的那一刻,夏尘依然有种被死亡阴影环绕的感觉。

    好在他克服了恐惧,也征服了所有村民,和他的女孩们。

    “夏尘,我们……”陈烈迟疑着,不知道该说什么,但还是道,“你是对的,按照你的想法做吧,现在也只有你才能拯救我们了。”

    唐诗嫣等几个女孩子虽然还颇为担心,但是也没有了坚决反对的态度,只是神色中有些不舍。

    “别卿卿我我的了,等夏尘登上自尊山,你们也都会跟着一人得道,鸡犬升天。”天马嘟囔了一句,顿时惹得众人哈哈大笑,沉重的气氛一扫而空。

    几个女孩子狠狠地瞪了天马一眼。这家伙是村里最不招她们待见的。

    原本村里有几只善良单纯的小兽,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很让女孩子们喜欢,但是自从跟了天马混以后,一个个都变成了小无赖。

    “夏尘,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发?”唐诗嫣最先冷静下来,问道。

    “事不宜迟,马上出发,诗嫣姐,帮我准备桦树汁。如果我猜得不错。这种利口怪鱼就是深海里的食人鱼,对树液的味道很敏感。”夏尘道。

    “我们这就去准备。”唐诗嫣一挥手,带着几个女孩子跑了出去。

    “乾坤,陈烈,麻烦你们把老师安葬好。他最喜欢这座祠堂,就让这座祠堂来做他的坟墓吧。”夏尘略带忧伤地看了一眼狱邪的尸体。黯然道。

    “好。我们这就收拾。”陈烈和许乾坤同时应道,和几个精壮少年走上前,抬起狱邪长老的尸体。

    “其他人负责搬运碎石和粘土,在高地上建筑围墙,这样可以延缓一下海水上涨的趋势,在我离开这里的时候。大家紧衣缩食,合力渡过难关。”夏尘又吩咐道。

    经历这场变故,少年似乎变得成熟多,举动指挥之间。也具备了领导者的能力和素质。

    众人有了主心骨,都是精神一振,齐声答应后便各自忙起来。

    海岛高地上有几处深井,里面有充足的淡水资源,其中一处井水已经吃完,但是井下温度很低,可用空间也很大,便正好用来储存食物。

    几十年下来,村庄积攒的食物和清水足以支撑很长一段时间,只要海水不淹没整座海岛,或者再有大火球降落,众人短时间内便不会有灾厄。

    夏尘见状,这才微微放心,只有后方安顿好了,他才能放心去至尊山。

    忽然,他心里又是一动,恍惚间又有做梦般地感觉,曾几何时,自己也是这样,背负着拯救亲人的压力,在弱肉强食的世界里步步挣扎……

    这种感觉虽然恍惚,但却不是茫然,而是一种似曾相识,很熟悉,又很陌生,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夏尘皱起眉头,他从记忆里就是在村子内,除了海岛再也没去过其他地方,怎么会有这种突如其来的感觉和恍惚记忆。

    这又代表着什么?难道也和不死之身一样,是某种预兆吗?

    他正想着,唐诗嫣几个女孩子已经回来了,几只洁白如玉的小手里装满了淡绿色的桦树汁液。

    夏尘脱下衣衫,让她们把汁液涂抹到肌肤上,全身上下顿时充满了清新而又刺激的植物味道。

    其实这样能否避开食人鱼,他也不知道,完全也是一种下意识的举动。虽然拥有不死之身,但是夏尘也不愿意挨着食人鱼的千刀万剐去至尊山。

    做完之后,女孩们不顾他身上的刺鼻味道,一一上来轮流和他拥抱亲吻,搞得夏尘春心波动,某个部位都差点有了反应。

    陈烈等人也回来了,商量之后,本来是给夏尘上路准备的鱼叉作防身用,但是夏尘想了想之后,只要了一柄又粗又硬的钢钎。

    在海上风波不停,鱼叉和匕首都容易折断,不如钢钎耐用,遇到海怪至少还能自卫一下。

    至于其他东西,除了几包压缩食物和一壶清水外,夏尘一概没带。他是不死之身,就算没食物了,总不至于饿死吧。

    村里大概有十几条渔船,不过绝大多数都是木头做的,只有一条是钢铁渔船,拥有远航地能力,自然也成为夏尘上路的选择。

    夏尘简单地和众人告别后,便径直往岛下而来。

    此时海水已经淹没了距离沙滩不远的松木房屋,众人默默地看着他的背影,虽然知道夏尘已经做好了准备,但还是忍不住担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