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至尊仙皇 > 至尊仙皇
错误举报

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恐怖海上

    夏尘挥了挥手,笑着示意自己没事。其实他心里也不知道能否成功,但是不论如何艰苦,都已经没了后路,不能破釜沉舟,就只能等待灭亡。

    很快,他便走进了海水中,感觉到生人气息,大群的食人鱼游了过来,但是不等靠近,便闻到刺鼻的桦树汁液味道,又纷纷散开。

    果然有用,夏尘心里一宽,慢慢地向着码头走过去。

    此时村庄码头已经被海水淹没,几只船都漂浮在海上,若没有锚绳系着,恐怕会直接飘走。

    夏尘游到铁船旁边,爬了进去,他放下食物袋和水壶,然后解开锚绳,铁船立刻便顺着波浪向着远方驶去。

    一大群食人鱼紧紧地在船后面跟随着,尽管被桦树汁液的味道驱逐,但是它们还是不愿放弃,打算等到味道散去后,再大快朵颐这个猎物。

    夏尘坐在船上,默默地看着海岛最高处注视着他的人们,依稀看到女孩子们在流泪向他挥手,陈梦竹苏蓉蓉索非烟都在大声呼喊着什么,只是相隔太远,听不太清是什么。

    好在几个女孩子一起大声喊叫,他才听清了几个字,眼眶不由得湿润起来。

    “夏尘,我爱你……”

    “我也爱你们,永远都爱……”他微笑着轻声说道,摆着手臂,直到人们在视野里变得越来越小,再也看不到为止。

    又过了一会,就连海岛也渐渐缩小,变成了一条平直的地平线。然后慢慢消失。

    “终于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夏尘自言自语着,脸色平静地转过身来。

    此时夕阳西下,波涛琳琳,镀上了一层金色,海面平静,看上去说不出的绚烂美丽。

    食人鱼还在船后面跟着,不过数量已经减少了很多。显然没有那么多的耐心。

    小船平稳地行驶在海面上,速度虽然不快,但是也不慢。两个时辰后,夏尘往各个方向看去,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仿佛天地之大,只剩下他,只剩下这条小船。

    至尊山已经消失了,这座神秘地海山,七天内只会出现一次。不过从小看到大,夏尘已经把至尊山的方向牢记于心。因此行驶的方向丝毫不会错误。

    随着夜幕徐徐降临,温度也迅速降低下来,海上的黑夜是很寒冷的。不过夏尘并没有什么感觉,似乎拥有不死之身后,对外界的变化也有了很强的适应能力。

    食人鱼虽然还没有退去,但是却也为夏尘间接地保驾护航。不少海中的庞然大物都对铁船颇感兴趣。但是没等靠近,就被这群可怕的小怪物吓得逃之夭夭。

    也有一些智商不高的大鱼游过来,片刻之间,就被啃了个精光。

    连续两天时间,夏尘都在风平浪静中渡过,铁船始终行驶得很平稳,而且风向也是朝着至尊山的。支起了小小的风帆后,行驶速度更快了。

    海面上也没看到什么海怪,偶尔会闪过巨大的身影,看上去很恐怖,不过都相隔很远,威胁不大。而且有食人鱼的保护,普通海怪也很难靠近铁船。

    不过从第三天开始,海面上就下起了细雨,天空乌云密布,一下子黑了下来,海面上渐渐地有波涛产生,浪花汹涌,冲击得铁船也开始左右摇摆,变得不稳起来。

    夏尘稳住重心,尽量让自己保持平衡。他知道这只是暴风雨的开始,铁船能行驶到这里,已经是很给他面子了。

    他牢牢地看准方向,只要没错,就是铁船翻了,游也要游到至尊山。

    细雨很快变大,冲散了他身上桦树汁的味道,跟了许久的食人鱼终于等到了机会,开始露出凶残的面目,从水底跃起来,向他发动了攻击。

    夏尘挥舞着钢钎,不断地将食人鱼抽打出去。好在跟到现在,食人鱼已经所剩无几,攻击不算密集,他并没有遭到当初那章鱼海怪的噩运。

    但饶是如此,他一个人也难以招架。这些食人鱼虽然身体不大,但是跃起来的速度却是很快,而且力量很强,大嘴张开时,牙齿就如同匕首般露在外面,一划而过,便在他身体上留下数道深深地伤痕。

    很快,夏尘便变得遍体鳞伤,衣服早被利齿划烂,身上到处都是纵横交错的伤口,皮肉外翻,有的地方甚至露出了白骨。

    剧烈地疼痛差点让夏尘昏过去,每一次受伤,都是对他一次折磨,虽然不会流血,而且受到的伤也会以最快的速度痊愈,但是那股疼痛却是刻骨铭心,无法克服。

    他死死地咬住舌头,始终让自己的头脑处在清醒状态,同时忍住锥心刺骨地疼痛,在这茫茫大海中,只要稍微昏迷,就是沉船海底的下场,还怎么去找至尊山。

    “这只是前行路上的劫难而已,连一点疼痛都忍受不了,还怎么拯救我的亲人,我的兄弟,我的朋友。”

    “后面还有更大的劫难,现在刚刚开始,我必须咬牙挺住,一定要挺住。”

    夏尘在心里对自己一遍遍地说着,强烈暗示着自己,反正已经是疼痛到极点了,难道还有比现在更糟糕的局面吗。

    又拍打了半天,终于,食人鱼的攻势渐渐弱了下去,越来越稀少,直到最后一条也消失不见。

    夏尘瘫软在船中,任凭冰凉地海水没过身体,大口喘息着,一动都不想动。

    他不是身体的疲累,而是精神上的紧张。一番从所未有的坚苦恶战,松懈下来后自然感到深深地疲累,何况他也的确消耗了很多。

    不过这时候,夏尘忽然感觉身体里面涌起无数道热流,就象是血管里的血液温度升高,有种很舒服很爽的感觉。

    舒爽的感觉过后,夏尘便觉得自己的皮肤和筋肉开始麻痒起来。麻痒过后,又变得紧绷绷的,似乎结实了很多,有种象是披上一层钢铁护甲的感觉。

    夏尘心中一动,向自己的手臂看去,发现肌肤上竟然闪烁着金属般地光泽,似乎已经变成了钢铁。

    “这是不死之身的变异吗?”他心想着,心有所觉,举起钢钎,狠狠地向自己手臂插去。

    当啷一声金铁交鸣,火星四射,钢钎被震开,手臂却一点事没有,甚至没有疼痛的感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