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至尊仙皇 > 至尊仙皇
错误举报

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肉虫海怪

    夏尘又惊又喜,知道不死之身又变异了,不但能够迅速恢复,而且还拥有了钢铁之身,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

    疲累的感觉一扫而空,夏尘坐起身来,将船里的积水向外淘去。

    此时,暴风雨已经越来越厉害了,几乎是倾盆落下,海面刮起了强风,携带着浪花疯狂扑击。

    即使蜕变成钢铁之身,夏尘被水浪砸中,依然感觉到火辣辣的疼痛,不由得心惊不已,若还是普通肉身,恐怕已经被打得千疮百孔,这风浪也太强了。

    铁船上发出密集的砰砰声音,船身震颤着,似乎就要崩溃一般。

    好在这是村里唯一的铁船,当年为了考虑坚固,特意用岛上最坚硬的陨铁打造,各个部分都加厚,足以抗住最猛烈的暴风雨。

    夏尘收起风帆,一手把着船舷,一手握着钢钎,死死地盯着至尊山的方向。

    此时天空阴云密布,电闪雷鸣,根本看不到星星,因此,他只能眼不交错地看着,否则船稍微转向,便会迷失方向。

    好在记忆里的至尊山足够大,海浪虽然不时将铁船偏离轨道,但是总体还是冲着正确的方向。

    夏尘在风雨中飘摇着,一道又一道巨浪咆哮着迎面拍击过来,就象是一堵堵强横无比的墙倒塌。

    他没有任何办法,只能乘风破浪选择硬抗。海浪里蕴含着无与伦比的伟力,不断叠加后,即使是钢铁之身也很难承受。

    很快。夏尘就听见了自己骨头碎裂的声音,那股钻心疼痛,疼得他面孔扭曲,发狂般地怒吼。唯有如此,才能将痛苦宣泄一二。

    骨头不断地被拍击碎裂,又不断地愈合,夏尘历经折磨。但是都以坚强的毅力支撑下来。

    渐渐地,血液里又涌起无数暖流,骨头再一次愈合之后,便拥有了无比坚固和惊人的弹性,莹白如玉。又坚不可摧,任凭海浪拍击,却再感觉不到疼痛。

    钢铁之身蜕变到了骨骼里。

    那密集如同子弹般地水花,在夏尘身上发出叮叮当当的敲铁般的声音,却如同挠痒痒一般。

    随着暴风雨持续猛烈,海上的温度也随之降低。天空的雨水又变成了雹子,开始只有米粒大小,渐渐地就变成了拳头。头颅,甚至是西瓜大小。

    这冰雹威力极大,轰然砸落,就连陨铁船都开始变形。无数冰块砸在夏尘身上,幸好刚变异钢铁之身,还能承受,否则就是不死之身也难以恢复。

    但饶是如此,夏尘也摇摇欲坠,差点便从船上栽下去。他干脆不再试图躲避冰雹,而是趴在船上。头冲着前方看着方向。

    反正自己是不死之身,只有咬牙挺过灾难,肉身就会恢复,而且会获得更强大的力量。

    渐渐地,冰雹化成的碎冰堆满了他的身上,越来越多,寒气冰封入体,将他渐渐冻成一个冰人。而且冰层越来越厚。到最后,竟然把他冰封在内,形成一个巨大的冰坨。

    与此同时,冰雹也落在铁船内,不断堆积,沉重的力量导致铁船越来越向下沉,渐渐地要与海面平齐。

    “不好,船要沉了……”夏尘虽然被冰封,但是还存在意识,不禁焦急起来。

    由于寒气太重,导致冰封越来越厚,他全身冻得麻痹,丝毫动弹不得。

    “不行,就这么沉入海底,不但铁船完了,我也完了!”夏尘心中一急,全力挣扎起来。

    忽然,身体里面又涌出无数道热流,瞬间,夏尘感觉力气好象大了数倍,轻轻一挣,厚实的冰层便碎裂开来。

    与此同时,热流从体内传到表面上,滚烫如火,瞬间将寒冰融化成水,有蒸发成气体。

    夏尘手忙脚乱,将铁船内堆积的冰雹都清了出去,好在力气大长,收拾的能力也强了许多,总算在海水倒灌进铁船之前,又渐渐浮升起来。

    在这等极端灾难下,如果他没有不死之身,又连续变异,早就死得不能再死了。

    暴风雨渐渐地小了起来,但是电闪雷鸣却没有丝毫减弱,反而有加剧地征兆。夏尘顿时脸色一变,暗暗叫苦。

    由于铁船浴水,湿润无比,便成了最好的导电体,一道道刺目地闪电劈落下来,瞬间将整艘小船都变成了耀眼刺目地存在。

    自然,夏尘也没有能摆脱被雷劈的悲惨命运,直接变成了一个电人,雷光闪耀之下,他甚至变得透明起来,就连骨骼内脏都看得清清楚楚。

    即便是钢铁之身,在这无匹地自然威力下也抗受不住,立刻,夏尘便闻到了自己身上肉被烤熟的味道,内脏则全部变成焦炭。从里到外开始黑化。

    高温地烧中和无比的疼痛折磨得他死去活来,但是在大海之上,又在铁船里,根本没有任何办法逃避,夏尘只能硬抗。

    他保持着意识清醒,咬牙迎接着一重接一重的雷霆洗礼,这种滋味比千刀万剐还要难受,意志稍有放松,便会彻底昏厥,万劫不复。

    夏尘咬牙死死忍住,好在他已经有了此前被食人鱼集体分食的经历,心里有了准备,就当是以雷为水,对自己进行一次全方位的粹体。

    “拥有不死之身,我就是不死的,不管被雷劈多少次,我都能重生,只要我的意志足够强大,忍受过去,我就会变得更强!再大的艰险,再难地阻碍,都不能阻挡我踏上至尊山。”

    他在心里竭尽全力地吼着,用吼声来暗示自己,释放被雷电劈砍的痛苦。

    轰隆轰隆!雷霆不断劈落,一下接一下,仿佛永无穷尽,而且变得越来越强。就连铁船都开始通体发红,温度剧增,船头船尾处,甚至因为高温而凭空燃烧起火焰来。

    夏尘的身躯早就彻底碳化,化成大量地灰烟。但是他是不死之身,内脏和肉身恢复极快,而且越来越快,几乎是被劈中的瞬间,便会有新的肉芽产生,重新长成。

    这就相当于他不断地被摧毁,然后重生,在生与死之间轮回。

    夏尘死去活来,被劈到后来,甚至忘记了疼痛,忘记了毁灭,忘记了一切,只剩下至尊山一个意识存在,不论外界怎么影响,始终保持灵台一线不灭。

    渐渐地,他的身体重新构建圆满,钢铁之躯再度建立,比原来更强大,更稳固,更坚不可摧,就连内脏也不再羸弱,而是如同身躯一般强健,浑然如同金刚,不可或缺。

    端坐在铁船上,即使不用保持平衡,夏尘也感觉到自己似乎沉稳了许多,四肢百骸中,充斥着无穷的力量,仿佛前面一座冰山也可以凭空打爆。

    雷霆虽然还在一道接一道落下,但是淬炼过后,对夏尘已经不再造成任何影响,反而有种象是泡在温水池里的感觉,麻酥酥地极为舒服。

    不死之身,再次变异。经历了无数磨难之后,夏尘变得更强大,整个人也都象经过洗礼一般,有种从内到外,从过去到现在的焕然一新感。

    忽然,他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似乎自己也曾有过这般磨练的经历,也是千锤百炼,只不过时间要长得多,磨难也要大得多。

    这种感觉到底是怎么回事?是曾经的前世记忆轮回?还是只是睡梦中的臆想?

    夏尘疑惑起来,如果是出现一次两次还可以用偶然来解释,但是多次出现,就没那么简单了。

    不过他也知道寻找不到答案,只能是专注于眼前的事情。

    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暴风雨和雷霆终于消失了,自然灾难暂告一个段落,夏尘又迎来了平静的大海。

    夏尘默默地计算着,他对时间数字很敏感,虽然与大海搏斗根本不知道东升西落,但是约莫着,已经过去了四天时间。

    还有三天,至尊山就会重新显示出来,自己应该距离不远了。

    也不知道村里怎么样了……夏尘想着,回头望去,却什么都看不到。他的目力已经比刚出来时强大了何止几十倍,但是在茫茫大海中,依然茫然。

    陨铁船已经造得不成样子,船头船尾和船舷都毁了,好在船底在海面上,遭受攻击最少,所以还能勉强航行。

    夏尘的钢钎也丢了,食物和清水早就不知道抛到哪里去。只剩下赤手空拳,好在拥有不死之身,重建之后,倒也不会感到饥渴。

    他心里隐隐有一种感觉,在没看到至尊山出现之前,阻碍不会减少,现在风平浪静,只意味着会有更大的麻烦在酝酿。

    似乎是为了验证他的感应一般,铁船正在平静地行驶,突然猛烈的一动,随即竟然离开了海面,笔直地向天空飞了起来。

    夏尘大吃一惊,还没等反应过来,便从颠覆的铁船上掉下来,下方,一个足有数丈方圆的黑洞洞地嘴巴正在大张而开,等待着猎物进肚。

    这是一个仿佛肉虫般的庞然大物,拥有细长身躯,从海面上伸出来,足有十几丈长。

    它没有脖子,头部除了一只独眼,就只有一张利口,里面布满了纵横交错的利齿,虽然没有食人鱼那么恐怖,但是因为庞大,反而更加令人生畏。

    刚才就是它,把铁船直接一顶,顶飞到了空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