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至尊仙皇 > 至尊仙皇
错误举报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攀山

    不过既然已经到了这里,自然再没有退缩的道理,夏尘咬着牙齿,再次纵身一跃,向上攀爬了十数丈后,又直接用手在山壁上打出两个窟窿来。

    虽然牢牢挂稳了身体,但是山体传来的反震之力却让夏尘的手隐隐生疼,这不禁令他十分惊异,现在能让他都感到疼痛的,该是何等坚固的山体。

    至尊山,果然有门道。

    他眯着眼睛,向下看了一眼,此时已经向上爬了数十丈高,下面已经看不见大海,只能隐约看见一片雾气缭绕,似乎是万丈深渊。

    虽然知道下面就是大海,以他的不死之身就是掉下去也没关系,但是至尊山只存在一天时间,他必须在短短一天时间内攀爬到山顶。

    夏尘没有再看,而是继续向上爬去。山体太滑,就用手脚直接凿出洞来。

    但是越往上爬,夏尘越发现山体坚硬,在山脚下,他还可以轻易地将山体凿出一个大洞,但是过了数百丈之后,就要花费数倍的力气,才能做出相同的效果了。

    而且山体也越发光滑,没有窟窿,根本没有任何借力的地方。

    甚至时不时的,至尊山还会无缘无故地发生莫名地震动,如果不是他凿的窟窿足够深,第一次震动就差点将他摔下去。

    夏尘别无他法,只能继续向上,山体虽然越来越坚硬,但是也不是无懈可击,一下凿不动。就两下,两下不行。就三下,十下,百下……

    渐渐地,夏尘的钢铁之手都被磨破了,露出血肉,露出森森白骨,虽然转眼恢复,但是每一次凿着。都是对神经的极大挑战。

    夏尘兢兢业业着,不敢有丝毫倦怠。

    他不知道一天时间能否攀登到顶,唯有尽自己所能,全力向上爬着,机会只有一次,如果掉下去或者放弃,就只能七天后重头再来。而第二次的艰苦不会比第一次更简单。

    轰隆轰隆……至尊山又剧烈地震动起来,头上传来哗啦哗啦的响声,忽然,无数碎裂地山石劈头盖脸地砸下来。

    这些碎山石小的有人头大小,大的甚至相当于房屋,大多贴着山壁往下落。似乎就是冲着夏尘来的。

    夏尘一惊,他费劲千辛万苦,刚刚凿出一个窟窿,另一个窟窿还只挖了个浅坑,根本使不上力。虽然被石头砸中对他自身毫无影响。但是若是因此将他砸落,那可是前功尽弃。

    想到这里。他加快了速度,全然不顾手指折断,拼命在浅坑上挖着。

    多争取一点牢固的机会,换来的可能就是胜利的机会。

    砰砰砰……碎石不断地砸在他身上,夏尘身躯剧烈地颤抖起来,带着重力的山石份外沉重,每一下冲击,都快要将他摇摇欲坠的身子砸得脱落。

    夏尘咬牙死死忍住,这点疼痛不算什么,但是绝不能因此被打落山崖。

    他的左手都快要断了,右手还在疯狂地凿着窟窿,哪怕此时已经变得血肉模糊,惨不忍睹,还在不停地抠着石缝。

    时间就是生命。

    轰隆!一块足有数丈方圆的巨大碎石降落,狠狠砸在他的头上,巨大的力量登时让他眼前一黑。

    咔嚓!左手把住的窟窿瞬间出现一丝裂缝,然后迅速扩大,随即碎裂,向下脱落。

    完了……夏尘心中一凉,没想到左手抓住的窟窿居然被震碎了。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了借力处,这该如何是好。

    千钧一发之际,血肉模糊的右手终于凿出了一个深坑,在他身体即将坠落的瞬间,又抓住了窟窿,稳住了身体。

    碎石在他身上弹了一下,随即便向着下方落去,消失在茫茫的云雾中。

    夏尘向下看了一眼,回想起刚才的惊险瞬间,心悸不已。

    他平复了会心情,等到右手重新长好后,又继续向上攀爬。

    至尊山的难度,远远超越了想象,夏尘自然不敢再有丝毫大意。

    爬到一半的时候,山体开始横生出许多尖利的石头,犹如突出的匕首一般。

    这虽然给了夏尘把握挪移的机会,但是那些石头锋利之极,就连他经过雷霆粹炼的身体都能轻易割开。而且有的突长出来的石头不稳,轻轻一抓便会掉落。

    夏尘吃过一次亏,差点摔落山崖后便不敢再试,只好自己凿坑,在石刀中穿插而行。

    但是那利石遍布,根本无法避让,于是穿插得遍体鳞伤,好在拥有不死之身,身体能一一恢复,只是免不了疼痛。

    不过经过雷霆洗炼,这点折磨对夏尘反倒不算什么了。

    穿过石刀群之后,再向上爬,山体又渐渐变得灼热起来,仿佛岩浆一般,滚烫如火,甚至凭空涌出火焰来,将他的身体烧得焦黑。

    夏尘没法避开,只能忍受着高温的折磨,继续艰难地向上,一切痛苦,就当是幻觉。

    灼热地带过后,山体又变得冷冽起来,其寒如冰,不少蜂窝状的小洞向外喷洒着寒气,和刚才宛如两个极端,而且凿洞也变得特别费劲,夏尘边爬的同时还要提防自己也冻成冰块,增加自重。

    好不容易渡过这两片极冷极热地带后,上面的峭壁又生出不少奇形怪状的植物。

    这些植物看起来丝毫没有美感,反而异常凶恶,各个生着一张血盆大口,发出仿佛婴儿啼哭般地诡异叫声,而且它们居然可以在小范围内移动,似乎随时准备择人而噬。

    夏尘看得心里发毛,他虽然有不死之身,但是也不想去招惹这令人毛骨悚然的玩意。

    他小心地观察着凶恶植物的移动路线,心里默默估算出它们的死角。这才向上爬去。

    这里的山体坚硬得出奇,他至少要花上几十息才能凿出一个洞来稳住身体。在凿洞的时间里,就只能在原地硬挺。

    好在凶恶植物的路线比较固定,而且不会随机移动,哪怕只是刚刚经过也不会反咬一口,倒是给了夏尘可趁之机,否则只要吞掉两只手,也足以让他掉落山崖了。

    他慢慢地在一片婴儿啼哭中前进着,小心翼翼地计算着死角。幸好凶恶植物并没有封死整个山面,依然有他向上的空白,只要不估算错误,便不会陷入攻击中。

    渐渐地,夏尘快要渡过凶恶植物的片区。

    但是就在他大半个身子都探到安全位置的时候,突然所有的凶恶植物象是受到什么刺激一般,开始无规律地加速移动起来。

    婴儿的啼哭声顿时响彻天地。

    夏尘脸色大变。还没等反应过来,脚上便是一痛。低头看时,只见一朵移动得极其迅速的凶恶植物张开血盆大口,狠狠地咬住了他的脚踝。

    瞬间,钻心无比地疼痛便从脚下传来,夏尘脸色顿时惨白。疼得几乎都快要稳不住身体。

    那凶恶植物的嘴巴仿佛是绞肉机一般,竟然将他的脚咬噬得粉碎。

    此时,其他凶恶植物的速度也都变得极快,纷纷向上移动,齐齐张开大嘴向他冲来。

    夏尘咬了咬牙。不去管吞噬自己脚的凶恶植物,而是拼命凿着坑。然后猛地向上一蹿,把整个身体都脱离了凶恶植物所在的区域。

    凶恶植物受到刺激,估计和他快要脱离险区脱离不了关系。

    果然,他刚脱离危险区域,凶恶植物的速度顿时又慢下来,移动路线也重新变得规律起来,似乎是感应不到夏尘的气息。

    唯有那只吞噬夏尘左脚的凶恶植物,依旧还挂在他的腿上面。

    这只植物吞噬的速度极快,就这么片刻时间,夏尘从膝盖以下,已经尽数没入它的口中。

    夏尘额头渗出冷汗,咬住牙齿,右手勾住山体,左手并成掌刀,狠狠地砍在自己大腿根上。

    他掌缘如刀,瞬间,大腿上便被劈砍得裂开一道伤口,深可见骨。

    剧烈地疼痛差点便让夏尘昏过去,但他还是咬牙死死忍住,继续沿着伤口劈砍大腿。

    壮士断腕说起来容易,但是做起来却是极难,这不但需要极大的毅力,更需要极大的勇气。而且夏尘拥有不死之身,只要稍有犹豫,伤口便会重新愈合,那便前功尽弃!

    他没有丝毫犹豫,掌刀一下接一下地砍着。

    砍断肌肤,砍断血肉,砍断神经,砍断腿骨……

    断裂的创口不断重生着,给他造成极大的阻碍和疼痛。有那么一瞬间,夏尘想要彻底放弃,但是他还是咬牙坚持下来。

    终于,喀嚓一声,仿佛是斩断大树的声音。大腿总算在凶恶植物即将吞噬到的时候被他砍断。

    看着凶恶植物张着一张大嘴,却徒劳无功地向下坠落时,夏尘长长松了一口气。随即感到一阵头晕,自残虽然不至于让他遭受重创,但是心里上的影响却免不了。

    然而,还没等他喘息,脸色便即大变。

    只见至尊山下方的山体正在消失,而且消失的速度惊人。

    难道一天时间要过去,至尊山开始消失了吗?夏尘转头看向天空,只见太阳正在西沉,逐渐落入海面之下,光线也渐渐开始变淡。

    “不好……”夏尘不假思索地快速向上爬去,如果至尊山消失,那他所做的一切都没有了意义。

    好在这时山体又恢复了山脚下时的程度,凿洞的时间大大缩短,夏尘的速度飞快的提升着。

    但是下方的山体消失得也越来越快,夏尘如同跑在一条不断碎裂的悬崖路上,争分夺秒地和时间赛跑。

    远远看去,一个小小的身影正在山体上飞速攀爬着,犹如灵巧的猿猴,而下方,山体在诡异地消失,使得至尊山成了一座的浮空的山峰。(鼎天小说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