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至尊仙皇 > 至尊仙皇
错误举报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再见聚宝盆

    夏尘没有低头向下看,一心一意地向上跳跃,没有时间了,哪怕耽误百分之一息,都可能前功尽弃。

    砍断的左腿已经重生,体内再次有热流涌出,让他的力量更增数倍,每一下都牢牢地抓住山体,在坚硬的石壁上打出手臂深的坑洞来。

    爬了这么长时间,他的技巧也趋于熟练。而且每一次跳跃,都笔直跨过数十丈的距离,甚至更远。

    饶是如此,至尊山下方消失的速度也渐渐跟上了他攀爬的速度。当夏尘跳跃起来之后,原来的地方便已经荡然无存。

    夏尘全身都冒出了冷汗,好在距离山顶已经没有多少距离,而且他弹跳的能力也达到了顶峰。

    嗖!他再次起跃,一瞬间跨过了上百丈的高度,落在山体上,距离山顶只有数十丈之遥。

    但是刚刚打出两个坑洞来,还没等站稳借力,山体便瞬间消失。

    夏尘心中一惊,但是此时已经完全没有了余地,只能被迫最后一次起跳。

    在空中,他看到了至尊山的山顶。

    山顶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团数丈大小的七彩光芒,透出神奇的气息。

    随着至尊山的消失,这团七彩光芒也在淡淡隐去。

    夏尘竭尽全力地向着七彩光芒冲去,他不知道光芒里有什么,或许是天堂,或许是地狱,但却是他来到这里的全部意义。

    呼!在至尊山彻底消失,七彩光芒淡化的最后一刻,夏尘扑入了里面,消失不见。

    随着七彩光芒彻底淡化,茫茫地雾气也随之散去,海面恢复平静,再没有至尊山的影子。

    夏尘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象是跨越了空间,跨越了梦境,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恍惚感觉。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又觉得这种恍惚感觉很熟悉,似乎以前多次经历过。

    砰的一声。身下传来坚硬的感觉,似乎撞到了地面。

    好在他有钢铁不死之身,倒也不如何疼痛,一骨碌爬起来,这才发现,自己好象站在一尊大殿内。

    大殿内没有窗户,但是却很明亮。柔和的光线弥漫着,轻柔却不刺眼。

    夏尘的心渐渐安定下来,徐徐向前走着,大殿内充斥着一股安详的力量。让他升起一股奇怪的感觉。

    每走一步,这股奇怪的感觉便强烈一分,走出数十步后,强烈的感觉已经无法形容,化成无数的记忆碎片。喷薄而出。

    无数似曾相识的记忆和刹那犹如潮水般涌来,进入他的脑海里。

    夏尘脸色苍白,犹如行尸走肉般地前行着,眼前已经看不到任何东西,只有一幕幕的画面。

    那画面里。赫然是他自己,在经历和海岛村庄完全不同的人生。

    他来自一个叫做地球的地方,穿越到了拥有修行者的异世界,对修行的力量产生了渴望,于是成为一个叫做正玄派的修行门派的杂役。

    没有修行资质,五年苦练未果,遭人白眼嘲笑,女友转投别人怀抱,情敌一举踏入仙门,要反过来算计陷害他……

    这一切,都在一个晚上发生了巨大转折。

    在他遭到侮辱,以鲜血明誓之后,一个乳白色的坛子从天而降,落入他的身体里面。从此以后,他还是他,但不再是从前的他。

    收拾了女友情敌,踏入山门,遭到同门妒恨,他却一路过关斩将,成为正玄派的核心。

    然后又迅速突破神通境界,进入更广阔的天地,却又遇到了更强大的敌人……修行的世界,就象是一个巨大的旋窝,除非有着掌控一切的力量,否则人人都是身不由己。

    但是他凭着坚强的意志,不断的机缘一路闯了过去,最终超脱修士世界,成就无量真仙。

    成就真仙,他又背负上沉重的责任,因为修士世界是一个人创造出来的世界,世界里的生命都受到奴役,这些生命中,有他的爱人,兄弟,朋友,有他生命中不能失去的之重。

    于是他在仙魔冥三界苦苦挣扎,在追杀中发展壮大,连聚宝盆也中途飞走,但是苦难并没有将他打垮,反正成为他的磨刀石,让他获得无与伦比地成长,最终斩杀敌人,夺回修士世界。

    随着他的力量无人可敌,又遭到了三界之主三皇的巨大压力。

    一番惊天动地的苦战,他成功地禁锢三皇,解救了三界众生,自身也踏入了仙皇极致的地步,距离那飘渺不可求的至尊境界只有一步之遥。

    苦思无穷岁月不可得,于是他踏出了虚空,在无尽岁月中寻找成就至尊的路。

    最终,他找到了,但是却开始迷失自己,因为……找不到存在的意义。

    他已经无敌,不死不灭,身边的人也都跟着他永享无量光华,天地之间,再没有对手,也没有同一层次的敌人。

    这样的存在的确高高在上,随心所欲,但是又有什么意义呢?一切都达到了,一切目标都没有了,再没有可做的事情,也就失去了存在的动力。

    如果存在就是存在,那么和天地,和大道和山水石头又有什么区别?

    他渐渐地变得空灵起来,无所思无所想,不再思维,不再寻找,而是宛如一尊雕像盘坐虚空,甚至自身都开始化道,融入天地。

    于是,他变成了天道本身,天道本身也就是他,但是他再没有任何意识,只是冰冷无情的规律。

    也许,这是所有成就至尊殊途同归的道路……在融入天地的最后一刻,他最后产生的明悟。

    至此,夏尘这个名字,就此化成灰烟,虚空永远,不复存在。

    但是被他禁锢的三皇,却从他的举动中学到了人类的情感智慧,以大毅力和大勇气自毁后,成就了新的至尊。并以寻找他为由。给了自己存在的意义。

    尽管这意义很无聊,但却是三皇存在的基础,正是因为有他在前。三皇才没有化道。

    永远找不到他,三皇就永远存在。而他已经成为天道本身,三皇也永远不死不灭。

    他的亲人,兄弟、朋友……他留下来的洞府世界,在至尊面前,早就被碾压成了齑粉。

    而他却再也看不到了……

    画面消失,夏尘泪流满面,他知道。这一切不是假的,而是真的。那是他所经历过的一切,此刻都回想起来了。

    在那些经历里,他看到唐诗嫣、陈秋水、陈梦竹、苏蓉蓉、索非烟等他的恋人。还有天马、成大烟、陈烈等兄弟,还有谢天峰、杨半山、杨千卉、许乾坤等朋友,还有狱邪长老以生命给他传承的长辈……

    这些人已经不在了,都在三皇的威压下灰飞烟灭。

    那是真正的不在,过去现在未来都消失了。被至尊杀死,也不会再有复活的可能。

    但是为什么他还存在?他不是已经化道了吗?怎么还会有记忆,而且会成为海岛孤村的村民,而唐诗嫣他们,又为什么会以其他村民的形式存在?

    难道这一切都是假的吗?都是泡影吗?就连他自己。也只是化道前的一个梦幻吗?

    夏尘的心变得空空如也,如果这一切都不存在了,那他即使还有意识,又有什么意义呢?

    忽然,泪光中,他看到一个影影绰绰的身影。

    随着泪水散去,这苗条的身影也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原来不知不觉中,他已经在记忆的画面中走到了大殿的尽头。

    大殿尽头是十几级的台阶,台阶上方是一张宝座,宝座上面,坐着一名白衣少女。

    白衣少女美丽绝伦,如同天地钟情的灵秀,又如同道女的化身,有着无尽的风采和圣洁。

    夏尘没有说话,只是怔怔地望着她的眼睛,在那双蕴含了无数大道的美眸里,他看到了太多太多的不舍和眷恋。

    白衣少女也回望着他,美丽的脸庞带着深深地欢喜。

    “夏尘,你终于来了……”她轻轻地道,站起身来,飘渺的身姿犹如神女般动人心魄。

    “为什么离开我?”夏尘目不转睛,只是看着她,象是要把她印在心里。

    从拥有她的那一刻起,他才有了别样传奇的人生,而在他踏入上人之后,她却离他而去,他始终追不到她的身影,哪怕是成就至尊,融化天道也没有找到她。

    她不属于人间,不属于仙界,不属于虚空,甚至不属于天道。

    她到底从哪里来?但是夏尘不关心这些,他只知道,她属于他,他也只想知道,她为什么离开他。

    “因为成长要靠你自己。”白衣少女柔声道,“踏入仙界,我便不能再帮你什么,反而会为你招惹祸端,我不想离开你,但是不得不离开你。”

    夏尘脸色柔和了,这个原因他早就想到了,但是如今听到聚宝盆亲口说出来,所有的情结才算是真正解开。

    “我没有让你失望吧……”他喃喃地道。

    “没有。”白衣少女明亮的美眸看着他,缓缓走下来,“你是我看中的男人,我为我能选中你而骄傲,我不属于任何人,任何地方,但是我属于你。”

    她说着,轻轻投入夏尘的怀抱。

    夏尘拥抱着她,心里又传来和当年一样的温馨感觉,那是一种血脉相依,魂牵梦萦地感觉,聚宝盆就是他的一部分,不论谁缺了谁,都是不完整的。

    他忽然明白过来,自己在成就至尊之前,缺少的那部分是什么了。

    是的,就是聚宝盆,不论他多么强大多么无敌,甚至成就至尊融入天道,也是不完整的。只有拥有了聚宝盆,他才是完整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