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至尊仙皇 > 至尊仙皇
错误举报

第一千二百二十一章 我回来了

    “我现在到底是……”他忽然想起一事,有些疑惑地问道。

    “你忘了吗?”白衣少女道,“你在和三皇战斗的时候,把你的一丝神念投进了我的眉心里,现在的是你,已经不是本尊,而是那丝神念。”

    夏尘恍然大悟,其实他隐隐约约已经能想起来,但当时只是依靠本能做的动作,所以记得不太清楚。

    但是随即,他的脸色就是一变:“那诗嫣姐她们……”

    “她们只是你的记忆。”白衣少女低声道,“只在你这丝神念的记忆里存在,你存在他们就存在,你不存在,他们也不会存在的。”

    “原来是这样,难怪我会成为村子的灵魂,难怪我会拥有不死之身……这其实都是我自己臆想出来的对吗?”夏尘喃喃地道。

    “不是臆想,而是你在寻找。”白衣少女意味深长地道,“你在寻找中,给自己和最亲近的人安排了无数轮回,村庄的生活只是其中之一。幸运的是,你在这个轮回里终于醒来,我等了你很久很久。”

    “我在寻找?”夏尘微微有些困惑,“我在寻找什么?”

    “你说呢?”白衣少女微笑着反问道。

    “是寻找存在的意义吗?”夏尘心头一震,在村庄里轮回的记忆又流水般浮现在眼前。

    是谁,在关心他,对他好,在深深地爱着他?

    是谁,在他受到怪蛤袭击时,没有坐视不管,而是在第一时间去救他?

    是谁,在他彷徨无困的时候,给他力量,给他勇气。安慰鼓励他?

    是爱人!是兄弟!是长辈!

    是他们的爱,是他对他们的爱!最终让他有勇气突破重重苦难,寻找到了至尊山。寻找了聚宝盆,从神念无尽的轮回中清醒过来。

    “你明白生命存在的意义吗?”白衣少女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

    “我明白了……”夏尘坚定地道。“存在的意义,就是爱。”

    “或许我的人生只是为了一个目标而去努力,或许我只是为了超脱,可是当我达到了所有的目标,超脱了所有的时候,我又该做些什么。”

    “是在无量的岁月中沉寂,还是寻找新的存在的意义?”

    “人生如果没有意义。也就等同于浪费光阴,我的意义,就在于我不是独自一人,而是拥有爱。我的生命有多长,我的爱就有多深!”

    “爱,超越一切!”

    夏尘轻轻地说着,忽然感觉前所未有的圆满,似乎所有的缺憾都得到了充盈。再没有任何迷茫,眼前的世界似乎不断放大,拥有了一个无限广阔的天地。

    “寻找到存在的意义,才是真正的至尊!”忽然,他彻底明悟过来。大声说道。

    “不错。”白衣少女微笑着看着他,“只有明晓存在的意义,才是真正的至尊!才能拥有真正的至尊神器,聚宝盆!”

    她说着,忽然化成一道清光,没入夏尘的身体。

    夏尘还保持着怀抱的姿势,却感觉到丹田内传来血脉相依的熟悉感觉。聚宝盆,已经重新回到了他的体内。

    “你到底从何而来?”他摸着小腹,不禁奇怪地问道。

    聚宝盆虽然属于他,但是以前可不会化成人形,也不会说话,更没有智慧,现在居然能变成白衣少女,这显然和以前大不一样。

    “你就把我当成聚宝盆的器灵吧,我还有秘密没告诉你,等你解决了三皇之后,我会告诉你的。”他话音刚落,白衣少女又出现在他面前,吐着香舌,向他嘻嘻一笑,说不出的可爱,倒是让夏尘看得呆了。

    虽然白衣少女又出现在面前,但是体内聚宝盆血脉相依的感觉却没有失去,显然两者虽然共为一体,但是又能互相分离。

    “至尊神器都是有器灵的么?你也是真正的生命?”夏尘忍不住向白衣少女的脸蛋摸去,想看看有没有那种柔软的感觉。

    白衣少女退后一步,柳眉倒竖:“不许骚扰我,否则我就不帮你。”

    夏尘老脸一红,讪讪地缩回了手,他其实没那心思,只是忍不住想摸一摸,居然被当成了登徒子。

    “什么时候等你那些老婆不要你了,你再来摸我吧。”白衣少女娇嗔地瞪了他一眼,“还不赶快修炼去。”

    “修炼?”夏尘一愣,“我已经是至尊了,还要修炼什么?”

    “还当自己是至尊?”白衣少女白了他一眼,“你的本尊都化道了,现在剩下的就只是你这道神念而已,连最普通的神通修士都不如,不修练,怎么战胜三皇。”

    “原来我这么弱。”夏尘傻了眼,叹气道,“辛辛苦苦三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

    “放心吧,只要有我在,你还会是天下无敌的至尊。”白衣少女举起小拳头,很有自信地道。

    她此前从来没和夏尘说过话,貌似端庄大气,但是此时说话活灵活现,才显出天真烂漫的样子。

    夏尘缓缓地坐下来,脸色平静,虽然只有一道微弱的神念之身,但是他并没有着急,修行境界已经大圆满,从头再来也只不过花费一点时间而已。

    他最不缺乏的就是时间。

    随着第一口呼吸吐纳开始,腹内的聚宝盆便开始吸收天地能量,滚滚而来。这能量是来自天道,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修行境界开始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晋升起来。

    后天一重,后天二重,后天三重……后天十重!

    十息时间,夏尘便从后天一重修炼到了后天十重巅峰,然后没有丝毫迟缓,直接凝聚先天罡气,突破神通境界。

    接着是神通一重,神通二重,神通三重……神通九重!

    一样是十息时间,从神通一重修炼到神通九重金身境巅峰。

    砰,他的金身突然炸裂开来。露出新生的元神,开始沐浴天道能量。

    天道能量远胜三界气息,足够他重新晋升真仙。

    轰隆!大殿中雷鸣奏响。居然有天劫落下,这是飞升之劫。

    夏尘看也不看。那雷劫刚刚落下,便被他直接吸收炼化,充斥在元神之中,须臾之间,成就真仙。

    真仙初期,真仙中期,真仙后期。真仙巅峰!

    四息时间,达到真仙大圆满,然后凝聚道法世界,成就上人。

    上人初期。上人中期,上人后期,转级上人,一转到九转!

    十三息时间,夏尘达到九转巅峰。道法世界大成,凝聚本命法则,无尽天道能量灌下,成就天君。

    轰隆!雷鸣再次奏响,恐怖的七色光球又一次出现。赫然又是一场天君大劫。

    夏尘依然看也不看,任由七道彩色雷劫落下,全部炼化,即便是雷劫衍化的三皇,也瞬间被他吸收,没有半点滞碍。

    至尊无敌,即便只是一道神念,按部就班地重新修炼,也不是三皇能够抵挡的。

    天君初期,天君中期,天君后期,天君巅峰。

    照例四息时间,达到仙人之极致。在夏尘本尊未化道之前,其实只是达到了天君中期,便机缘巧合地成就仙皇,虽然并未有实力虚长,但确实是跳过了一个境界。

    不过现在,却全部补全,再没有一丝缺憾遗漏。

    天君巅峰之后,法则便开始不断组合,犹如积木一般不断累积着,瞬间便完成一个崭新的世界。一个堪比三界的崭新世界。

    法则组合到达极致,然后开始衍生各种特殊法则,信仰法则,时空法则,融合新法则……

    数息过后,法则组合已经成熟,圆满,到达仙皇极致。

    轰!一道火焰突然从极致法则体中涌出来,瞬间将法则体燃烧成灰。

    先破后立,摆脱法则体的束缚,没有任何滞碍。

    夏尘顿时又恢复到了原点,只剩下一道神念。

    但是这道神念却与原来不同,内里包含大道,仿佛自成天地。

    这是至尊神念,蜕去一切铅华,只剩下意识本身,同时穿梭时空宇宙,无所不能。而且明晓存在之意,见性本我,不朽不灭亦不会迷惑,一切时空永恒自在。

    成就至尊,夏尘就是一切,一切就是他。

    但是重新成就至尊后,夏尘还需要积累能量,毕竟三皇也是至尊,要想彻底灭掉这三个对手,没有一点手段不行。

    他继续吸收着天道能量,无止无休。随着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他仿佛化成了雕像,但是身影却在无端变化着,似乎有宇宙万物在他体内轮回。

    一个轮回便是一千年,转眼之间,无数个轮回便过去了。

    夏尘始终在蛰伏着,无尽岁月,只有白衣少女在静静地陪伴着他,直到天荒地老。

    忽一日,夏尘醒来,他就象是一个最普通的少年,只是简简单单睡了一觉,微微伸个懒样后,淡淡地道:“我们走吧。”

    白衣少女微微一笑,乖巧地跟在他身旁。

    两人的身影瞬间在大殿消失。

    下一刻,两人出现在海岛村庄的上方。

    无穷岁月过去了,海岛孤村依然处于他刚离开时的模样,众村民站在海岛的最高处,凝望着海面,似乎在等待他的回来。

    不过并没有人发现夏尘和白衣少女的到来。

    夏尘微微一怔,他自然看得出来,这是他当初神念化身的记忆轮回的一个片段。本来随着他的记忆苏醒,这片段应该就此消失。但是却因为他苏醒成道,而固化在这里,倒是颇为奇异。

    “也罢,这毕竟是我一个轮回,纵然只是记忆,也是一番新的人生。”夏尘低语道。

    他轻轻地挥手,瞬间,整座海岛和村庄还有众人便消失不见,落入他的记忆里。

    从此以后,这番记忆便等于他真正经历过一般,村民们的生活会继续延续,等到记忆里的夏尘重新回来,拯救他们,从此生活圆满,永享不灭。

    做完这一切后,夏尘和白衣少女身影一闪,再次消失。

    无尽虚空中,出现两道流光。

    三皇,我回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