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至尊仙皇 > 至尊仙皇
错误举报

终章 至尊仙皇

    两道流光一瞬间跨越千万距离,到达了三个中年男子的面前。

    时间空间,对至尊没有任何意义。

    “别来无恙,三位陛下。”夏尘淡淡地拱手,似乎面对的不是生死仇敌,而是多年未见的老友。

    三皇表情平静,似乎早料到他会到来,也丝毫没有寻找无穷岁月的不耐。

    “夏尘,你果然成就至尊,而且和我们一样,寻找到存在的意义,得享无量永生。”仙皇说道。

    “你们存在的意义和我存在的意义不一样。”夏尘轻声道,“你们只为寻找我而存在,而我却为爱而存在。”

    魔皇笑了:“你是想强调和我们存在方式的不同,还是炫耀你存在的意义高级?在我们眼里,存在就是存在,只要有意义保留意识,就没有高低不同。”

    “是吗?”夏尘扬了扬眉道,“那你认为一条毛毛虫和你也没有不同吗?”

    “你在混淆概念,夏尘。”冥皇道,“我们说的是存在的意义不同,而不是生命层次的高低。”

    “那是你们不承认而已。”夏尘淡淡道,“任何事物都分层次,包括至尊,我和你们的区别就在于,如果我不存在了,你们也就存在了,但是如果你们不存在了,我却还存在,这就是高低。”

    三皇沉默,心头憋闷不已,夏尘说得话让他们十分不舒服,却偏偏无法反驳。

    他们存在的意义就是寻找夏尘,如果夏尘真的化道不存在了,他们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这对常人来说只是一个寻常的哲学伪命题,但是对至尊来说,却是事关生死的大事。不是到了至尊层次,就真的再无可制衡的手段。

    “不。我们的意义改变了。”仙皇忽然道,“我们已经找到你了,所以过去的意义就不存在了,而现在存在的意义就是杀死你!”

    “不错,我们的意义就是杀死你!”冥皇和魔皇眼睛一亮。

    “那杀死我之后呢?”夏尘淡淡地道。

    “不用妄想了,至尊是杀不死的,所以你将永远和我们战斗,我们也将永远因为你活着而活着,除非你化道了我们才能跟着化道。”仙皇冷笑。

    他扬手举起,至尊的光辉大盛。瞬间降临,形成一股天穹般地压力,强力打下。

    这力量无可比拟,任何事物与之相撞,都会粉碎化成虚无。

    至尊是无敌的。天下十方,过去未来。举手镇压。无所不能。

    但是夏尘微微抬手,仙皇之辉不等靠近,便荡然消散。

    如何能挡住至尊,当然只有另一个至尊。

    魔皇和冥皇也发动了,他们动时,似乎整个虚空也跟着动了。小小的三个身躯仿佛联系了整个宇宙,带动着无尽劫数能量和力量冲来。

    “来得好!”夏尘大喝一声,有心一试至尊的真正力量,举手划出无尽光芒。照耀虚空,光显万亿,和三皇犹如洪流般碰在一起。

    白衣少女飘在夏尘身旁,似乎不受宇宙时空束缚,任何力量攻击对她无效,除了夏尘,就连三皇也看不见她,感受不到她的存在。

    轰轰轰……

    宇宙时空仿佛乱成一锅粥,至尊的光辉蔓延着,转瞬之间便充斥在整个虚空。

    夏尘和三皇彼此相斗攻击,每一步跨出,都有无穷远之距离,时空,真真正正成为概念。

    庞大的力量所过之处,无数世界因此而崩毁炸碎。没有任何存在能挡住至尊一击。

    他们甚至还看到宛如原来三界般地雄伟大陆,法则体的极致,那大陆上的皇比原来的三皇还要强大,但是没有摆脱法则体的束缚,没有成就至尊,一切都是空。

    至尊的光辉带过之后,整片大陆烟消云散。

    “夏尘,我们知道你的存在意义,就是所谓的爱。”仙皇忽然冷笑,“可是看看你都干了什么,你和我们相斗,却毁灭了无数生灵,有无数生命因你而死,你还好意思宣扬你存在的意义就是爱吗?你的爱就是给众生带来毁灭吗?”

    “我们没有爱恨。”魔皇道,“所以我们也不会对这些生灵有任何的怜悯,倒是你,从一个宣称有爱的人变成沾满血腥的刽子手,你真是个虚伪的圣者。”

    “你亲手灭掉了这些生灵,对于你存在的意义是不是会有致命的打击?”冥皇更加恶毒地道,“而且和你亲近的人都死了,被我们杀死了,再也不能复生,你就是孤家寡人一个,还有什么资格谈爱!”

    三皇狂笑起来。

    他们在无数岁月中并没有遗忘人类的情感认知,反而因为无聊地寻找过程而变得更加偏激,因此语言也变得更加恶毒。

    但是夏尘脸色平静,只是笑笑:“我要是你们,就不会这么竭尽所能地来打击我,如果我被你们打击到了,失去了存在的意义,从此化道,你们不也会跟着升天?这是再自取灭亡。”

    三皇脸色一变,都住了口。他们需要杀死夏尘,这是他们唯一的意义,但是又不能真正杀死夏尘,因为唯一的意义消失后,他们也会消失,这真是矛盾。

    “你没那么脆弱,而且至尊也是杀不死的,如果仅凭几句打击你就会化道,那你这个至尊也就太不值钱了。”沉默了一会,仙皇冷笑道。

    “既然杀不死我,那你们跟我打又有什么意义呢?”夏尘平静地道,“我可以因为有爱而无限地存在下去,而你们却只有跟我无尽地战斗下去,才能活着,你们的人生就是为了无休止也无结果的战斗存在的吗?你们简直比一条虫子还要悲哀,毕竟虫子也是知道休息和繁衍的。”

    三皇脸色又变了,他们想恶毒地打击夏尘,没想到绕来绕去,反而把自己饶了进去。

    是啊,这是一场完全没有结果地战斗。不是为了胜利,不是为了失败,单纯只是为了战斗的战斗。没有目的,也就去了战斗的动力。

    三皇越想越是矛盾,人类的复杂思维已经深入他们意识每一处,经过夏尘有意或者无意提示后,开始无限发散。

    “不要去想,他是在恶意攻击我们存在的意义,如果我们饶进去了,自己就会变得迷茫。”冥皇忽然提醒道。

    仙皇和魔皇都反应过来。即便成为至尊,也不禁心头一凛。

    如果就此矛盾下去,他们很有可能会陷入迷茫,然后就此化道,夏尘的用心不可谓不险恶。

    仙皇面孔忽然变得冷冽起来。冷笑道:“我们存在的意义不仅仅是要和你战斗,要杀死你。更是要阻挡你所谓的爱。我们杀死了你的亲近之人,还借着和你战斗的时机,杀死了无数生灵,如果你要表示爱的话,那我们就表示恨,表示杀戮。反正这虚空里有无数的世界,我们可以无限地毁灭下去,让你痛苦,却又不得解脱。”

    “这种意义来得好。我喜欢恨。”魔皇狞笑道,“反正我魔皇生来就是为了毁灭而存在,这正是我最擅长的。”

    “也是我最擅长的。”冥皇淡淡地道,“我的职责就是司职死亡,送给别人死亡,我会感到无限的快乐,仙皇,你为我们找到这种意义,真是妙极啊。”

    三皇再次狂笑起来,不再和夏尘缠斗,而是转身扑入无尽虚空里,开始大肆杀戮。

    他们为杀戮而生,为毁灭而在,为死亡而战,这就是他们新的存在的意义。宇宙时空成了他们的游戏场,弱小的生命被他们践踏,一个又一个世界被他们打爆。

    生命在悲泣,大地在沉沦,宇宙虚空在燃烧,在毁灭。

    “夏尘,你看到了吗?这就是你逼迫我们的下场,你越想拥有所谓的爱,看到的就越是毁灭和死亡。”三皇齐声道。

    夏尘没有阻止他们,只是冷冷地旁观,不发一言,似乎默认着让他们杀戮下去。

    三皇出言讥讽着他,继续闯荡虚空,打爆星月,碾碎生命,疯狂地杀戮着。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三皇忽然发现,他们再也找不到具有生命的世界了,尽管虚空无限,但是生命却不再出现。

    剩下的唯有一片死寂空间。

    三皇急了,到处寻找,他们的神识可以明见虚空,无限远处瞬间到达,没有任何可以隐瞒他们的存在。

    但是没有,再没有生命出现,所有的虚空都是一片死寂,连最微小的生命也都消失了,只剩下他们三个至尊存在。

    这是怎么回事……三皇呆住了,虚空不是无尽的吗,生命世界也应该是无尽的。

    “虚空无尽,但是生命却有限,你们为了杀戮而杀戮,等于涸泽而渔,把自己的路都绝了,没有了杀戮,没有毁灭,你们也就没有了存在的意义。”夏尘的声音响起来。

    “不是还有你么?你是最后一个生命,只要你不死,我们的杀戮就可以继续,我们的恨就可以继续。”仙皇狰狞地道。

    “我?你们说得对,我的亲近之人都死了,你们借我的手造成了无尽的杀戮,我的爱的意义也没有了,所以我也不应该存在,我要化道了。”夏尘微笑着坐下。

    他的身影忽然开始变淡,至尊的力量一点点散去,融入天道。

    “不!”三皇齐声吼道,一起冲了过来,无尽力量涌入夏尘的身体,想要让他停止化道。

    夏尘是他们存在的最后基础,如果就此化道,那他们连最后的意义也没有了,直接也会化道。

    但是化道的力量是不可阻挡的,即使是至尊也不可能阻止,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夏尘的身影变淡,消失在天地。

    “完了……”三皇失魂落魄,脸上充斥着绝望,无穷岁月的存在,最终换来的只是化道这最后结局。

    这时,他们的身影也渐渐变淡,什么意义都没有了,也就省却了迷茫的过程,而是直接开始化道。

    “不,我不要化道。我还要寻找存在的意义,我是至尊,我无所不能……”

    三皇还在拼命挣扎狂喊着,但是化道的力量不可阻挡,他们身影越来越淡,嘶喊的声音也越来越小,渐渐地便消失在茫茫虚空中。

    良久,虚空恢复了死寂和平静,包括夏尘在内,四大至尊都已经化道。再没有任何生命出现。

    或许无穷岁月后,虚空里又会诞生出最低级的生命,然后缓缓进化,直到重新发展成多姿多彩的生命世界,直到产生新的至尊。

    但是那也是无穷岁月之后的事情了。前尘往事已成云烟。

    然而,非常突兀。一个乳白色的坛子忽然出现在虚空中中。散发出淡淡地光芒。

    聚宝盆!

    聚宝盆微微的转着,片刻过后,一道神念所化的虚弱少年有气无力地爬到盆口,一下子靠在了边沿上。

    “刚刚修炼的至尊之身又化道了,还得重头再来,这叫什么事啊……”他微弱地道。显得很不满意。

    “嘻嘻,不如此,你怎么能让三皇化道呢?牺牲你一个,拯救无数人。这才是你存在的意义嘛,人生大爱,夏尘至尊大人!”银铃般的声音响起,白衣少女瞬间出现在他身旁,

    “我可不愿意再来了,成为至尊也没啥好玩的,连七情六欲都没了,还不如修士时有修炼的动力,搞得除了我最亲的人,都把我当成神来看待,你说就算有大爱,也不能整天挂在嘴边上吧,我当不了神,只是一介俗人。”夏尘道。

    “无所谓,反正你已经天下无敌了,聚宝盆里又可以复制你的无限分身,你想去体验凡人的人生,老死,病死,横死……怎么死都没关系,就当是演戏剧了。”白衣少女不以为然地道。

    “活在梦里也不啻是一种幸福,就象当年的修士世界,那些被我强行渡化的生灵,现在想起来,虽然是我给予他们更好的前途,但是未尝没有强迫的意思。”夏尘道。

    “你这是在反思吗?连这点微不足道的错误都检讨,看来真的要迈入圣人地步了。”白衣少女笑道。

    “这是夸奖我吗?我怎么听起来象是讽刺呢?”夏尘苦笑,“好吧,不管怎样,还是要先恢复至尊,否则也救不回他们。”

    他又钻回到聚宝盆内,再次端坐下来,开始蛰伏,吸收天道能量,重新从一无所有修炼到至尊。

    这已经是第二次重新修炼了,与第一次相比,夏尘自然更多了熟练。

    三皇已化道,他再没有任何压力,只要完成最后一件事,便可自在傲游无尽时空。

    岁月静好,须臾渡过。

    良久,夏尘从聚宝盆里走出来,又一次成为至尊。

    他轻轻挥手,瞬间从聚宝盆里飞出一片彩霞,浮沉在虚空之中。

    “吾身为至尊,以聚宝盆复制天地,那曾经毁灭的,都会在吾之意志下长存。”

    “那曾经死亡的生灵,都会在吾之意志下复生,与从前无异。”

    “那曾经的悲痛灾难,苦难离合,都会在吾之意志下消亡,曾经发生的会被抹去,汝之生命,可自在安详,享受喜乐。”

    “世界之规则,由吾建立,众生生来平等,人人如龙,不愿再有无端的杀戮、毁灭、灾难……即便是大神通者,亦有同等之人制之。”

    “规则之上,再无规则,即便如我,亦遵守同规,否则便化成天道,再无至尊。”

    ……

    无尽虚空开始发生巨大的变化,彩霞一片片卷过,带来无尽的生机,那些被三皇毁灭的世界和生灵,犹如奇迹般地恢复,就象是被涂抹后的画卷,又一次重新出现,而且更完美,更生机勃勃。

    这些世界和生灵不会再有毁灭时的任何记忆,而是会接续毁灭前的生活,宛如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但是夏尘建立的天道规则却会慢慢融入他们的世界里,潜移默化成规律运行。从此以后,再不会有象三皇这样无人可制的强势人物出现,不会再有毁灭性力量。

    这给予了人们无限的希望。

    世界不断重生,最后自然轮到洞府世界,也是夏尘的家重生。

    一个全新的洞府世界出现在虚空中,三界生灵生机勃勃,在无限宽广的洞府世界生活着,他们有天道规律的照拂,再不会有毁灭的可能。

    夏尘一步步走下,进入洞府世界的仙殿里。

    大殿之上,夏家众人正在迎接他的到来。

    他最爱的人,最铁的兄弟,最好的朋友,师长弟子,尽在这里。

    他们虽然被三皇毁灭,但是夏尘早已在聚宝盆里复制了他们,成为至尊后,挥洒之间,便可让最亲近的人重生。

    没有人可以把他们从夏尘身边夺走。

    夏尘一一和大家拥抱,他没有彰显出至尊力量,只是如同最寻常的少年,回到家中,和亲人们团聚。享受温馨和幸福。

    众人也依然和从前一样,夏尘并没有隐瞒,而是把所有的记忆都呈现给了他们,感叹唏嘘的同时,大家也更珍惜得来不易的永生。

    从此以后,他们再无威胁,再无灾难,可以幸福平静圆满到永远。

    无穷岁月之后……

    夏尘站在虚空中,身边是聚宝盆的器灵白衣少女。

    “过了这么久,你的秘密该和我说了吧?”夏尘缓缓说道。

    “你还真沉得住气。”白衣少女狡狯地道,“我特意忍了这么长时间,就是想看看你会不会把我的秘密告诉你那些好老婆。”

    “搞了半天你是为了这个原因?”夏尘叹了口气地道,“我象那么不遵守承诺的人吗?”

    “哼……”白衣少女娇嗔地看了他一眼,神情却极为欢喜,“谁知道你是不是见色忘义的男人,再者,你说没说,也是考验我在你的心里重不重要。”

    夏尘无语,快吐血了,他为了这个秘密憋了无数年,原来只是白衣少女对他的考验,有这么玩的么。

    “好了,看你那副便秘的样子,就知道你对我还是蛮重视的,我原谅你了。”白衣少女得意的一挥小手,仿佛胜利者的模样。

    她忽然伸手一撕,虚空顿时象一张完整的画卷裂开了口子,露出外面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夏尘全身一震,吃惊地看着虚空外面的世界。

    那里有无尽的强者,无尽的烽烟,无尽的宝藏,无尽的种族,无尽的劫难……

    与这外面的世界相比,他仅仅算是一个渺小的存在。

    “这就是我要说的秘密,夏尘,至尊可不是你的终点哦,你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白衣少女抿嘴微笑道。

    夏尘的眼睛亮了,瞬间又有了无穷的动力。

    至尊仙皇的战斗,永远不会停止……

    (全文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