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读心高手在都市 > 读心高手在都市
错误举报

第三百二十二章 大围捕

    <script>readx();</script>    陈立默然不语的坐在车上。

    看来,他这趟见不着那位秘书长了。

    紧急事件。

    前总门西北方所有月门分部公认的西北第一高手……如今还被心魔寄宿,如此的绝顶高手,gdf势必会投入最精锐的力量,最强大的阵容。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

    听见许情拨通个电话。

    但是,电话响了很久,也没人听。

    “该死。”

    许情丢掉电话,继续开车。

    看得出来,许情也很焦急。

    这很罕见——由此可见,这位前总门的西北第一高手孤狼,一定是个非常厉害的高手,否则绝不足以让许情如此焦躁的担心心魔得到了他的力量。

    车子到达机场,陈立和许情直接领票登机。

    这时间,恰好有直达胜震市的航班。

    否则,许情会把车开往军方,乘坐军用机。

    胜震市,徐正心为首、率领的gdf战士在准备作战。

    调查的结果很快出来。

    孤狼原本在西北。

    撒哈拉沙漠大决战后,他或许看出总门不复当初,因此诈作失踪,徒步走出沙漠,装作旅客设法回了国。

    此后一直隐姓埋名,本来也没有什么动静。

    不料最近,他不知为何,突然离开西北故乡,在北市寻过一个人——前总门的黑夜之鹰,也就是李霏的丈夫,陈立。

    孤狼在李霏的丈夫家里住了三天,就在今天,他突然带了两个李霏丈夫的手下——前总门出身西北月门分部的高手,乘机离开,出发胜震市。

    正是由于孤狼异常的行为,才促使李霏的丈夫联系安全局,指出孤狼的身份。

    飞机上,许情眉头不展。

    “孤狼的身份其实我早就知道,当年亲自带人去过西北。”

    许情悠悠然叹了口气,语气里不无追悔之意。

    “那时候,他父亲在撒哈拉沙漠大决战期间在山上采药失足坠崖。他母亲一直有重病在身,如果当时杀了孤狼,等于把他卧床母亲的命也一起夺走了。再者,孤狼在决战之后未曾有个恶迹,种着几亩地,如普通的村夫一样过活。”

    陈立恍然明白,许情为何会在车上愤愤然说了那句‘我早该杀了他’的话。

    “换我也下不了手啊……”

    陈立一副唏嘘感怀的表情,叹着气的同时,胳膊搭上许情的肩膀——许情一指头戳向陈立胳膊上的穴道、后者立即识趣的收了回来。

    “我本该知道人是会变的,不该奢望孤狼能够永远那么本份,永远不变的人也许根本不存在。孤狼没有家室,他母亲病逝后,思想会发生重大变化一点也不奇怪。拥有力量,却必须忍受贫穷困苦,看别人其乐融融、他自己却孤家寡人,长期以往,价值观会被现实颠覆一点都不奇怪。”

    陈立看许情一直眉头不展,又说了这么多本不必要的话。

    不由猜想,她跟孤狼或许有非常深厚的交情。

    “孤狼有多厉害?有你这位前总门情报门第一高手,难道还对付不了他?”

    陈立趁机吹捧着许情,不料她脸上丝毫没有得意自满的表情变化。

    “情报门的武功更擅长执行黑暗中的战斗,而不是跟敌人硬拼。对付孤狼,我的武功自保有余、但想要拿下他,千难万难。前总门月门的武功专用于战斗,其霸道歹毒绝非其它武功可比。孤狼如果没有被心魔寄宿,我相信他至少还留有分寸,如今被心魔寄宿,必然全力施为,肆无忌惮。”

    陈立不怀疑许情的说法,他早觉得许情不是个夸大事实的人,更不会有许多武修高手好面子、好吹嘘的虚荣毛病。

    “那么,你刚才打电话是找人帮忙?”

    “国家机密。”

    陈立晒然失笑,装成自作聪明的得意模样,故意询问试探。

    “还什么机密?无非是让黑夜之鹰出手罢了,能跟孤狼一战的前总门高手本来就没有多少,他、当然算一个!”

    “你不必试探。黑夜之鹰不会出手,他既非安全局的人,也不是gdf部门的人。怎么可能参与行动?遇到一点问题就要求助军事委员、那还要gdf和安全局做什么?”

    陈立变相得到了答案。

    心里把黑夜之鹰的名字划了去。

    既然不是他,那就只有前总门特别战斗组组长黑豹和江南月门第一高手千人斩了。

    “嘿……这么说,江南月门第一高手千人斩人在胜震市了?黑豹嘛,你似乎也不知道其真实身份。猜的没错吧?”

    许情微微一笑。

    “没错。”

    “千人斩……”

    陈立喃喃自语。

    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他立即就想起一个人——立志完成推倒美女千人的宋雨扬。

    ‘呵,他怎么看可都不像会是前总门的江南分部第一高手吧……’

    正胡思乱想间,许情的工作证又传出通讯声音。

    “我是徐正心,已经确认,孤狼在胜震市龙西/区南山村租了间民房,下机后会直接前往。情况特殊,个人认为不宜在他下机后动手,南山村地段偏僻,人烟稀少,在那里采取行动的话应该能够把影响和危害尽量降低。”

    又是南山村……陈立暗觉跟那地方实在太有缘。

    “在南山村的路上吧,孤狼下机后已经是晚上,通往南山村的必经大路晚上基本没有行人来往,周围没有人烟,没有建筑物,比在村子动手更合适。”

    陈立对南山村的地理环境非常熟悉。

    许情点头任何,打开对话的功能,转述了这番建议。

    “孤狼租的民房在南山村北面的山上,我想会比途中伏击更合适。”

    徐正心进一步说明制定计划的原因。

    许情和陈立双双恍然大悟,便不再建议更改行动计划。

    ‘山上……那应该距离大仙道馆不远了,这孤狼真是倒霉啊,这么以来他连逃的方向都少了个。’

    许情这时扭头。

    “兰依水在大仙道观吧?下机后如果可以,设法请他帮忙、以防孤狼往大仙道观逃走,应该可以吧?”

    “那可说不准,兰道长从不参与凡俗争斗。”陈立不敢打包票,但事实上,他觉得兰依水固然不会出手,但也不可能做事孤狼逃到大仙道观,把战火引到道观去。“我尽量试试。”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