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读心高手在都市 > 读心高手在都市
错误举报

第三百三十一章 谢谢

    <script>readx();</script>    孤狼三个人的一剑、变成了陈立踏入神境的契机。

    这让他们万万没能够想到。

    远处、许情和宋雨扬,正飞赶回来。

    “孩子们,走吧。”

    孤狼和那两个月门高手毫不犹豫的飞驰而去。

    半空的红光,闪烁着,突然原地消失无踪。

    陈立身上的白光,越来越耀眼——当许情和宋雨扬赶回来的时候,双双惊讶的抬头看着。

    “他通神的现象很罕见……追!”

    许情说着,率先追向孤狼等人逃走的方向——宋雨扬紧随其后。

    两个人一前一后,不片刻就追出三里路。

    突然,一团红光从树林上方的天空飞坠落下。

    山林大地,骤然一阵剧烈波动,泥土大地犹如变成了涌动的郎涛,滚滚直起,朝疾走中的许情和宋雨扬罩落!

    两人的去势,顿时受阻。

    剑气、纵横飞射,破开了泥土——半空的红影,飞走远去。

    许情无奈的看着孤狼逃走的方向,开启了通讯。

    “孤狼的位置?”

    “伤了七个人,丢了……”

    许情颓然抬头,仰望星空。

    宋雨扬无言的收起长剑。

    “我先走了。”

    他没有啰嗦的自顾远去。

    帮忙,他已经帮了;也已经竭尽全力,事情没有成功,这里已经没有他什么事情,他无意更深入的掺合进安全局的事情。

    许情没有挽留,也无颜多说什么。

    行动失败,她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他们错误的估计了形势,谁都没有想到拉法会出现在这里——更没想到拉法会出现在胜震市。

    陈立身上的白光终于消失了。

    他感觉着浑然不一样的自己。

    不同、完完全全的不同。

    眼里的天地、以及感觉中的、跟天地自然的联系,完全跟过去不同。

    如果过去他像置身于天地作为鱼缸中的小鱼看一切,那么现在,他就像从鱼缸跳入大海中的游鱼。

    怀里的徐正心,仍然在处于昏迷状态。

    陈立轻轻将她放下。

    一地、都是被孤狼撕碎的尸体。

    许情回来的时候,负责包围圈的gdf部门的战士们也都聚拢了过来。

    看着一地的残骸,两百多号异能者,没有几个忍心正视。

    许情察看了番徐正心的状况后,松了口气。

    “没有大碍,内伤修养些天就没事了。”

    陈立放宽了心,看着一群gdf部门的战士都在,料想他们要开部门的会议。

    “我先走了,如果有事给我电话。”

    许情点点头,没有无谓挽留。

    行动已经失败,gdf部门还需要善后,还需要修正计划和行动,考虑下一步该怎么办……陈立径自离开,朝通往大仙道观的路直去。

    他带着疑问和猜测,需要证实的疑问和猜测。

    gdf最初曾经确认说孤狼被心魔附体。

    但是,在战斗开始的时候陈立看见孤狼的脑波没有被心魔寄宿的状况出现。

    最初他搞不清楚状况。

    但是,当那团红影出现的时候,他不由出现了一个猜测。

    出现的是拉法,拉法具备高度的智慧。

    是否因为拉法意识到局势的不利,因此带上寄宿在那两个总门战士身上的心魔一起逃出了险境?

    所以在行动开始的时候,拉法已经带着两个心魔幼体逃走了。

    但是,后来拉法又折回。

    还展现出惊人强大的力量折回。

    会否是拉法在逃走后,意外的遇到了一个非常优秀的寄宿体呢?

    陈立第一时间想到了徐红,尤其是拉法施展的御物异能和大地艹纵异能,更让陈立无法不想到徐红!

    徐红比他更早上山,在山上高处看热闹。

    以徐红的价值观、以她的姓格,如果说她是个很容易被心魔寄宿的对象……一点都不值得奇怪。

    原本gdf的行动是为了避免寄宿在孤狼体内的心魔会把讯息传递给拉法。

    如今,显然拉法根本已经得到了孤狼的力量。

    陈立徒步登山,希望还能够在山顶上,见到徐红。

    就在他登上山腰的时候,徐正心打来了电话。

    “好些了吗?”

    “没大碍了。我听说了……谢谢你救了我。”

    陈立刚想说小事的时候,电话那头的徐正心又补了句。

    “一直想说,谢谢你救了我。那时候,那个中枪的杀手一定不可能是赵磬开枪杀的,是你吧?赵正明希望我死,赵磬一向很听他的话,没可能会在杀手枪下救我的命,杀手根本也该是赵正明找的,所以他能进我家,因为有赵磬告诉他开门的临时密码。是这样吧?”

    陈立拿着握着电话,没有做声。

    他已经不需要说什么。

    曾经他觉得不能说也不必要说,现在他觉得,完全不需要说。

    其实在徐正心曾经表示已经知道仇人是谁的时候,陈立就猜到,徐正心一定也知道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只是,她一直不提,他当然也不会提。

    “我离开北市前见过李霏。听她说了跟你的事情……我觉得她是错的,她用她的想法认定世界的形态,把她的想法视为唯一的真理。这不对,这真的不对,不是只有她认为的——才是对的。”

    陈立依然沉默。

    他意识中的第二人格,在愤怒的叫嚣。

    虽然愤怒,但是,那个人格的底气,远不如过去那么足。

    因为那个人格眼看他这个煞笔突破了神境,而那个人格,始终找不到通往神境的道路。

    陈立对于那个人格的愤怒,不予理睬。

    ‘别听她胡说,李霏才是对的,她徐正心就是个笨蛋,什么都不懂的笨蛋!没有资格评价李霏的智慧!她没有——’

    “回头我想和你见面聊聊,行吗?”

    “好。”

    电话那头的徐正心没有再多说,此时此刻,她理当有很多事情需要做。

    陈立收起电话,径直登上山顶。

    这时,他才回应另一个人格的叫嚷。

    ‘别吵了。现在把主导权给你,还是天境的修为,眼前的事情说不定会有危险,难道你打算用天境的状态面对很可能出现、意图不明的拉法?’

    沉默……那个人格,陷入了沉默。

    他当然不愿意无谓冒险。

    陈立加快步子登山。

    山顶上,红色的长裙,在风中飘摆。

    孤独的在月色下,驻立……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