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同人 >傲剑秦时 > 傲剑秦时
错误举报

第1章南柯非梦

    时近深秋,冷寒的雨水滴滴嗒嗒地落下瓦檐掉落在地面。天空的丝丝寒风也随着冷雨飞舞在空中,整个世界一片冷清孤独。

    这里是片深红色的小阁楼台。楼台外,滴滴水注掉落在地面,激荡起点点水花。随着寒风吹过,就连那厚纸糊就的轩窗,也挡不住阁楼外面那凛冽的阵阵清冷。

    楼阁中,一个软榻横握在屋子中间。软榻古朴庄重,上面铺就了锦绣山河的金丝绒被,一看就是大户人家的装饰。然而此时,这座富贵华丽的软榻上,却躺了个衣衫破败的青年男子。

    在软榻旁边,一个蓝衣女子正静静地看着床榻上的青年。她秀美的面容上却透露着不可思议的神色,最为奇异怪绝的是,这样一个倾城出世的佳人却长了头雪白的秀发,秀发虽然雪白,但却透着丝丝灵秀。这种矛盾中又略带着梦幻的美丽,足以让任何看见她容颜的人为之沉醉。

    美丽倾城的佳人,衣衫破败的少年。是意外,还是命运的安排?也许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这样一个矛盾的画面,却也真实地发生在这里。

    "我这是在哪儿?这种建筑难道是故宫?不对,我就是晕倒也因该是在古墓,奇怪,是谁把我从那鬼地方拖出来的,看来得好好谢谢他。要真这么死了我可亏大了,前几天下的国产动漫还没看完呢…"突然间,床上的青年慢慢睁开了眼睛。

    他叫白云,是个十八岁的考古学徒。目前正在学习挖古人的墙脚。

    虽然大家都说这是在研究古人的文化,但一向保守的白云还是觉得挖开先辈的墓似乎有些缺德。

    这次队伍在秦川以北的峡谷地区发现的秦代古墓让大家欣喜若狂。如此浩大的秦代古墓,这可是个非常重大的发现,不但能够发掘历史的真像,而且对于研究秦文化有着非凡的意义。可就是这次再平常不过的考古行动,让他这个刚入门菜鸟险些光荣在墓道的机关中。

    白云发誓,他不是真的有意去拔那剑的。只是他这个人酷爱古剑,几乎到达了一种痴迷的程度。

    也正是这个小小的"爱好"让他吃了大亏。

    "那柄造型奇怪的黑剑太奇怪了,为何会直插在宝座上?而且还在灯光下发出光芒?我又是怎么来到这个地方的呢,难道被考古队给送到了医院?可不对啊,没听说过哪家医院这么复古呢…"白云看着天花板,心中不禁思绪万千。

    他发现自己现在身体痛得要命,而且体内还有种奇怪的力量在左冲右撞,这种情况让他想到了很多科幻片中被某某病毒感染后的那些情况。

    他非常担心自己在古墓中感染到什么病毒,这样一来他的人生可就全都毁了。他可不会觉得自己能够成为蜘蛛侠那样的存在,因为他骨子里就只有华夏的血脉。

    华夏血脉能够变异?别扯淡了。真要能变异,估计成为僵尸的可能性会更加大点。他依稀记得,僵尸的老祖宗好像是叫什么将臣的狂人来着。他可不想自己变成那个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你醒了?"柔美的女子声音从旁边响起,白云这才停止胡思乱想,将目光转到了右手边的方向。

    可当他看到人的时候,一下子就愣住了。

    "好美!…"看着面前这个蓝衣女子,白云心中突然冒出了这种想法。

    这样的美貌,根本就不因该出现在人间。他现在有些怀疑自己身处在仙界,虽然他并没有见过仙女,但想来那天宫中的仙女也不过如此吧。

    这种奇异的感觉,就像是在做一个千古难寻的美梦。

    如果真是梦。他希望不要醒。

    "你是谁啊姑娘?这里又是在哪儿?这里是故宫?还是横店?可别是青城山啊,我不会出家的…"白云稍微有些发愣,但很快就恢复了过来。

    他可不是什么花痴,也不是那种看见了美女就走不动道的人。这个女子虽然容貌很美,但却和他没有什么关系。

    再说了,自己连在哪儿都没有弄清楚,还想那些干嘛。

    "我叫雪女,这是燕国。你又是谁?怎么会晕倒在我家门前?…’"女子看着白云看他的神情,眼中微微一愣。

    她没有想到在这个浮华的世界里,还有对她的容貌没什么感觉的人。这个男人真的很特别,雪女心中暗自想到。

    "雪女?燕国?怎么这么熟悉呢。好像在哪儿听说过…’"白云没有回答雪女的话,而是仔细地看着这楼阁中的布局。作为考古学毕业的他来说,没有多久就发现了这里的建筑格局似乎有些异样。

    "这是?秦代初期的纹饰!我这是在哪儿?难道在咸阳宫里?不可能啊…"白云看着软榻,猛然起身惊叫道。

    可接下来他发现,自己的手脚都变了。原来他的双手很厚实,人也比较结实。可现在呢,看着这双比女子还要纤细修长的双手,白云彻底傻眼了。

    "这是谁的手!哪有镜子?镜子…"白云忍痛起身在屋中翻找着,找了半天才在桌边发现了面小巧的铜镜。

    可当他将目光放到镜子上后,他真想从来没有找到过这镜子。

    "我的脸…"看着铜镜中的清秀面貌,白云有些难以接受。铜镜中的脸略显青秀冷酷,很明显是个年约十七八岁的男子。

    很难想象,当你一觉醒来后发现自己面目全非的样子。这种意外的出现,可不是人人都能够安之若素。

    至少白云不能,他只是个小青年。

    "这不是我,难道我穿越了?这你说我回不了家了…我的家…噗……"一口黑血染尽了铜镜,白云的身体轰然倒在了地上。

    身体的重伤,再加上心理的打击,白云再也支撑不住身体倒在了木质的楼阁地板上。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一觉醒来,整个世界都变了,变得那么恐怖和陌生。

    "额?怎么又晕倒了?真是的,又得再救他一次…"雪女看着倒在地上生死不知的白云秀眉微微一撇。说实话,她真的很想把这个来路不明的家伙给扔出去,可看他身上的伤和毒,雪女不禁有些同情。能够在这么重的毒伤和内伤下支持这么久不死的人,本身就值得她敬佩。因为她也是个武者,自然知道这种情况有多不容易。

    "唉,这次亏大了。"雪女无奈摇头,将他放回了床榻上后又喂他吃了粒丹药后,这才慢慢离开了楼阁。这解毒丹还是她很辛苦才得到的,具说可以解百毒。而且她又不是医师,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如果这家伙死了的话,也只能怨他自己命苦。

    雪女走后不久,白云的脸上就透出了光彩。他体内的毒素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着。而他的眉心却在这些毒素消失在身体的同时,泛起了淡淡的毫光。

    随着这些淡紫色毫光的出现,他的脑海出现了股庞大的记忆,这些记忆的片段很多也非常驳杂,但就是这种记忆的出现,他体内的那种奇异力量也慢慢散发在筋脉中,慢慢地修复着他的内伤。

    时光匆匆,三天转瞬及逝。当白云再次醒过来时,他身上的伤已经完全恢复,而且力量也增加不少。他现在从一流好手稳稳增长到了后天境界。而且他也从这具身体的那些记忆中明白了自己这具身体的身份。

    他没有想到,自己居然来到了自己租的那本动漫里秦时的世界,而且还成了卫庄麾下最强大的杀手,白凤。

    说到白凤,白云回想着前几天看过的秦时,这个人因该是介于正邪之间的人。本身性格冷酷,却有强大非凡。由其是他那身诡异的轻功和与鸟兽沟通的能力,让白云非常羡慕。可羡慕归羡慕,真正要他来做这个杀手,他还真是有些困窘。

    卫庄那个家伙,可不是好惹的人。

    "唉,可惜秦时没有看完,我这先知先觉的优势也有些局限…’"白云推开阁楼的门,慢慢走到了楼下。他这次受伤完全是因为百里外那山谷中那只异鸟,没想到以他的轻功都险些被那鸟兽给灭杀,而且在逃回的途中还中了赤练蛇毒。这种倒霉的事他还是初次遇到,能够活着回来还真是非常不容易。

    "天气不错,没想到雨后的天空,原来真的这么美…"来到园中亭台处,看见着天空,白云不免有些感慨。

    死而复生,雨过天晴,如果再看见彩虹那就更好了。白云突然觉得这个世界也许并没有那么可怕。

    放眼看去,园林不大却充满了江南的风情,看来园子的主人是江南人。而此时此刻,雪女正在莲池边静静的钓鱼。

    佳人何处觅,相去莲河间。雪女钓鱼的样子很养眼,让白云这个对美女基本免疫的人都有些发呆。

    "那个家伙,你这么快就恢复了吗?你不会又吐血晕倒吧…’"雪女没有回头,依然握着鱼竿,淡淡地看着莲池的水面。

    她没有回头看,好像白云现在还没有能够让她回眸的资格。

    "放心,不会再晕倒了。多谢相救,我白云欠你一命。如有再见之日,我自当回报…"白云看了看雪女,转身往外走去。他现在既然已经恢复,自然要去找个地方熟悉下这具身体的力量。

    这地方虽好,却不是久留之地。

    "哼,我让你走了吗…"雪女甩手一挥,长长的鱼线猝然化做片片残影飞绕而来!

    鱼线飞得很快,几乎就在眨眼之间就穿过空间来到了他的面前。不过这种速度在他的面前,似乎不怎么够看。如果不是这无线上的鱼钩有些狰狞恐怖的话,白云恐怕连躲都不会躲。

    "哦?钓鱼啊。呵呵,我这条鱼可不是那么好钓的!你说是吧…"白云微微侧身,瞬间躲过了鱼线的缠绕。同时伸指夹住鱼勾,转身淡淡地看着雪女。

    "再难钓的鱼,也是鱼。只要是鱼本姑娘就能钓到…"雪女看着白云淡淡一笑,手中鱼竿瞬间收拢,又一条细线顿时从天而降将白云给困绑了起来。

    她的钓鱼方法,可不是一般的方式方法。

    "额,两条鱼线?你有神经病啊,哪有人钓鱼用两条线的…"白云看着手中的鱼勾,再看看身上的鱼线。心中顿时有些无奈,大意了!没想到有人会在一条杆上绑两根鱼线,他这个堂堂的后天高手居然被雪女这个一流高手给轻松拿下,说出去也太丢人了。

    "你欠我一条命,还有几颗能解百毒的丹药。你的命我不要,至于丹药,你就在这里给我当三个月的杂役来赔偿吧!房间在左边第七间,你的东西也在里面…"雪女收回鱼线,转身离开了莲池。

    她可不是在和这个家伙商量,这家伙伤好了就想走,这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

    "我,你!我这是招谁惹谁了我…’"白云恨恨地拍头,无奈地往雪女指示的地方走去。他算是明白,目前他虽然是个步入后天的高手,但自己却完全不熟悉体内的力量和记忆中的招式。现在的他,充其量也就是个一流初期的货色。

    这时候和雪女对着来,明显是不怎么明智的选择。

    "也许,当三个月杂役也不是什么坏事也说不定…"白云看了看天空,在记忆中他知道,目前卫庄正在四处招慕流沙其他的精英人选,他现在倒是很清闲。

    只希望卫庄会慢点,最好在哪个深沟里摔死就好了。这样一来,他就不用去当什么鬼杀手,也不用愁眉苦脸的。

    迈步走到杂役房中,他发现了雪女居然还为自己准备了衣衫。看来这丫头也不是一无是处,最起码还挺细心。

    "嘿,这丫头还真有钱啊。这身丝绸长衫怎么也值十两金吧,居然还是杂役服。咦,那是什么…"白云换好衣衫剑。长剑通体黑暗古朴,上有龙纹镶嵌,整体毫无光华,一看就是柄普通长剑。可白云却不这么认为,他此刻却握着这柄黝黑的长剑惊喜不已。

    "是你,真的是你!难道就是你带我来这里的吗?神剑啊神剑,你能带我回去吗…"摸着手中的黑剑,白云泪眼朦胧。这剑正是他在古墓中发现的那柄古剑,没想到,是它把自己给带到了这个奇异的世界。

    "老朋友,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何带我来这个世界,但我也不会辱没了你的…’"缓缓拔出宝剑。看着剑身的古朴云纹,以及剑体篆刻的两个古字,白云紫色的眼眸中泛起了点点精芒。

    虽然他从前没有学过剑术,但从现在起学习也不迟,必竞自己那超级了几千年的知识可不是白给的。

    武功一道,只要有了内力支撑,那些招式还不是信手拈来。

    "没想到,我居然有辛得到了上古十大神剑之一的湛泸…"看着宝剑上的两个古篆,白云首次对这柄让他来到这个倒霉世界的古剑生起了敬意。

    "仁道之剑,湛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