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同人 >傲剑秦时 > 傲剑秦时
错误举报

第15章镜湖医庄

    "这里就是镜湖医庄?还真是个乱世中避世修行的好地方…"白云下车静静立在草庐的门口,看着四面的湖光水色感叹不已。

    很难想像,在这种烽烟四起的时代,天下间还会有这么宁静的地方。原本他认为小圣贤庄就是个净土了,可现在看来,这里却更加能够培养宁泊的心境。这种心境他很喜欢,因为他本就是个懒人。

    但这个世界却不会让他那么懒,他注定要走一条辛苦的道路。

    生于这种烽火连天的乱世,对于每个人来都是件悲哀的事。每时每刻人们都在为生存而战斗,而多争多杀往往会导致心态迷失,从而失去自己曾经对生命的正确理解。

    很多时候,成功者并不只是拥有力量,他们具备的是种心态。超然于世的心态。可生于乱世,谁还能够保持那种心态呢?

    "你这话,雪女姐姐曾经来到这里的时候也这么说过…"高月走上前来深深地看着白云,她的眼神中充满了好奇和不解。她不明白,这个被墨家巨子称为奇人的白云,究竟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哦?是吗。难道她也喜欢这种深林隐士般的风景么…"白云愣了愣,他不明白高月这个小姑娘为何只是对他另眼相看。

    这一路上,她已经不止十多次这样看着他了,也许高月知道什么他所不知道的事也说不定。

    白云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他却不是个好奇心重的人。很奇怪不是吗,一个考古工作者居然没什么好奇心,这点恐怕没人理解吧。

    "蓉姐姐就在里面,你们跟我来。记得轻声点…"高月没有再那么盯着白云看,而是慢慢推开木门往院中走去。

    说真的,她不喜欢看白云的眼睛。事实上除了雪女和墨麟儿以外谁都不喜欢看白云的那双眼睛。对于看见白云眼眸的人来说,这双洞察尘世眼睛的眼神,根本就不属于人间。

    这种感觉会让他们觉得自己在严寒不着片缕,一丝不挂。

    "呵呵,你们去吧。我在这儿吹吹风…"白云倚在门口的边,看着墙上那些篆字意味深长地说道。

    他可不想进去了又被轰出来,端木蓉的脾气他可是很了解。

    "额,好吧。二叔你慢慢吹哈。我先让他们扶着大叔进去了…"天明看着他无奈拍拍头,显然是习惯了白云这种性格。

    在来的路上白云和盖聂称兄道弟,然后硬要来做他师傅,可他却不愿意拜白云为师。最后没办法,白云收了少羽那家伙做徒弟,而他却被盖聂给收了。现在他头上不但多了个大叔,还得了个便宜二叔。现在他感觉自己的日子已经更加难过了起来…

    "少羽,你就不用进去了。好好练习我传你的剑法吧…"白云伸手拦住了少羽,并没有让他进去。

    "是,师父。"少羽很认真的握着白云的木剑走到水岸边练习剑法。虽然他很少用剑,但白云说的话却让他很感触。

    白云告诉他,身为一个将军也用不着总是使用长兵器,很多时候,过长的兵器只会成为行动的负累。

    一个好的将军和君主,不但要会冲锋陷阵的枪法,也得会纵横天下的剑法。因为你不能总将长枪拿在手中,那样会很累,而剑则没有这样的制约。以少羽的资质,不出十年就能够成为一代杰出剑客。

    "注意速度和技巧,出招要稳准,不要只是一味地求狠…"看着练剑的少羽,白云还是忍不住纠正他。这小子虽然是个练武的好苗子,但他却因为枪法所累,出招难免有些大开大合,一点儿也没有剑法的轻灵感。

    如果少羽能够从剑法之中悟出属于人生的真谛,那么他就会蜕变成一个合格的君主。要知道历史上的项羽就是太过狂妄自大,最终才导致了四面楚歌。

    他不希望少羽变成那个历史上的楚霸王,所以教育他成了必然的打算。

    也许,可以派人去找找刘邦那小子。如果培养得好的话,我的两个徒弟都会是将来最强的霸主。

    白云突然想起了刘邦,可惜他这些年都没有机会去找他。

    "哦,知道了。"少羽挠挠头发,看见远处板着脸的白云不禁有些无奈。这师傅要求也太高了,看着白云这模样,他完全可以预料到自己以后会有多惨。

    白云在外面毫不客气地指导着少羽,看得那些项家子弟满头黑线,他们从来就没有见过少羽被这么教训还有不会生气的时候。

    "出去!我这里的规矩你们知道,我不救姓盖的人!走!…"正在白云靠着树边假昧的时候,院门突然被推开,紧接着盖聂几人就被一个美貌女子给赶了出来。

    "蓉姑娘,他也是为了救人而受伤的,你能否看在我们项氏一族的面子上破例次呢…"范增看着端木蓉,出言恳求道。

    端木蓉冷冷地看了眼盖聂,道:"我说过,我这药庐的规矩绝不可废。你们还是去别处另请高明吧…""这…"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脸上都不免有些失望。人家不愿意救盖聂这家伙,我们难道还要胁迫她救吗?

    "既然端木姑娘不愿意救在下,那我们就走吧。走吧天明,我们离开这儿…"盖聂捂紧胸口,带着天明慢慢往外走来。身为剑客,他自然有自己的傲气。要让一个剑客卑躬曲膝,不如杀了他来得痛快。

    看着转身离开的盖聂,此时众人对他都很是担心,虽然这段时间有白云给他度气延缓伤势,但他的情况还是很不容乐观。如果没有端木蓉的救治,恐怕他也活不过半年。如此一位侠士,死了也是正道的损失啊!

    "慢着。天明,你想不想救你大叔啊……"正在众人叹气时,白云淡淡的声音从旁边传了出来,这时端木蓉才发现她的门外居然还站着个白衣公子。

    "废话,当然想了。二叔,你有办法啊?快说啊!"天明看着白云气愤道。

    "小子,你什么态度啊你。乖乖地叫我声伟大的白云二叔,我就告诉你…"白云走上前来,伸出手狠狠揉搓着天明那满头乱发。

    "你!…"天明恶狠狠地盯着白云,打算伸手拨开他的魔掌。可无论他用什么方法,白云的手依旧存在。

    "怎么样,这笔买卖很划算的。"白云看着快要暴怒的天明,伸手轻轻敲了敲他的大脑袋。

    "额,二叔…"天明苦着脸喊道。

    "嗯,还有呢?"白云双手抱胸。

    "伟大的二叔!行了吧!你说啊啊!…"天明狠狠地抓着自己的头发,他快要被白云给折磨死了。

    "嗯,这还差不多。你去车上把你大叔的剑拿来交给那位姐姐,她就会救他了…"白云伸手拍了拍天明的头,这才慢悠悠地往端木蓉面前走去。

    "啊!你,你!我的天啊…"天明张大嘴看着白云颤抖着,刚刚来时白云就让他抱着渊虹一起去药庐的,可他嫌太累人就给放在马车上了。

    如果他知道这柄剑就能救盖聂的话,他就是死也要拿着…

    "你就这么肯定我看了他的剑后会救那姓盖的吗?"白云来到端木蓉的面前,端木蓉淡淡地看着他说道。

    "是的,其实不用那剑我这能让你救他。"白云看着她正色道。虽然端木蓉很冷,但和高渐离比起来就差远了。他连高渐离都不怕,还会怕她。

    "凭什么?难道就因为你长得帅?…"端木蓉看着淡然的白云眼中泛起丝丝不屑。

    "就凭这个。"白云翻手亮出湛泸。他相信以自己的名字,端木蓉绝对不会拒绝。

    "黑剑湛庐?你是白云?好吧,看在雪首领她的面子上,他的命我救了…"果然不出他所料,端木蓉看了看湛泸后就示意众人随她进门。端木蓉对待盖聂前后的差别居然如此大,这让众人很是无奈。原来这个世道不只是需要能力,还得有人际关系才行。事实证明,盖聂的关系和他能力是成正比的。

    众人迅速带着盖聂走入药庐,等到天明急忙抱剑而来时却发现已经没有人等他,气得他仰天狂啸。他终于明白了自己又被白云给狠狠摆了一道。

    众人进入小院中后,白云扶着盖聂跟随端木蓉来到屋里。

    "让他躺下,然后点上睡穴…"端木蓉随手从架上拿出三根金针,指示着白云工作。现在的白云,完全沦为了她的仆丛。

    白云按照她的指示,伸手将盖聂给点晕了过去。可怜的剑圣盖聂,最终还是没能逃过晕死过去的结局。这点意外的变故,就连白云也没有预算到。

    "喂喂,你这么扎不会出人命吧?"白云刚将盖聂放好,端木蓉就拿出了三根尺长的金针。看着慢慢透入盖聂脑袋的长针,白云不免有些担心。

    "你这家伙懂什么,这是我医家祖传的仙鹤神针。只要三针下去,什么奇怪的内伤都能够治……"端木蓉撇了眼白云,对他的怀疑很是气愤。

    "得,当我没说。可怜的老盖啊,你自求多福吧…"看着三根插入头脑的长针,白云在心里默默哀悼着。这么长的针下去,盖聂还不成了白痴?神啊。

    "人体穴窍神奇非凡,体内真气若是遇阻,就得通过行气之法将其引导出去,不然就会落下引疾。这个家伙体内至少有七道力量在冲突,他还没有死真是命大…"端木蓉的动作很快,不愧是医仙之名。几针扎下后,盖聂的脸色明显好了起来,这点让白云非常意外。

    "真是神奇啊,就是未来的高科技也做不到这样吧…"看到盖聂没事,白云慢慢离开了内室。端木蓉的解释让他隐隐有些灵感,他得快点去找个地方试试,也许能够突破当前的境界也说不定。

    因为他体内的真气,似乎也变成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一种是从前的轻功力量,一种又是后来的剑气。

    这两种风格迥异的力量共存于经脉中,难免会有冲突。他不知道自己这么练,究竟会不会出什么事。

    如果能够按照端木蓉的思路来处理,说不定能够成功解决这个麻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