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同人 >傲剑秦时 > 傲剑秦时
错误举报

第23章隐蝠

    "好精道的藏身术…"等到两人来到事发地时,只看到了慢地冰碴和点点血迹。白云有些奇怪,以他和高渐离的速度居然都没有追到这人。

    看来这人要么是个轻功绝顶的高手,要么就是个精通隐匿的专家。也可能两种情况都有,毕竟这个世界太神奇了,谁也保不准会出现什么怪物。

    要知道这里不是什么单纯的武侠世界,就像他,内力全失后还那么强。这点就完全不符合逻辑…

    "这人的血充满暴虐和杀意,看来是个不好惹的对手。"高渐离仔细看了看地上略带黑暗的血迹断言道。

    他在外行走这么多年,还没有见过煞气这么重的人。这个人的煞气非常浓郁。几乎都快融入到血脉之中了。

    "是啊,而且这个人的藏身术也是当世少有。在我们的身后藏匿了这么久都没有暴露,真是不错啊…"白云拍拍酒葫芦,神色有些奇怪道。

    刚刚听这个人的声音,好像是卫庄手下的隐蝠。只是不知道他来这里做什么,难道是在探听消息吗。

    如果隐蝠都在这里,那卫庄肯定也会在远处默默地注视着这里。

    白云抬头望着更远的地方,但入眼一片尽是黑暗的山头。别说是找个人了,就是找头大象也不容易吧。

    "他还没有走远…"高渐离的剑锋依旧充满寒雾,两人就这么背靠背地站在林中仔细注视着附近。

    他们相信那人肯定就在附近,因为在这世上没有人能够在他们的眼睛下远遁千里。除非他会遁地。

    不过这个人隐藏得实在是太好了,几乎连他都没有发觉异常。

    "好家伙,差点交代在这里了…"就在白云两人不远的树杈间,隐蝠小心翼翼地摸了摸胸口暗忖道。刚刚的一道寒冰剑气差点把他给开膛破肚,如果不是他躲得快,今天也许就是他生命里最后一天。

    高渐离不可怕,但真正让他顾忌的是若无其事的白云。这个杀神可是连卫庄都顾忌三分的人,而他,似乎还没有和这个人叫板的那种力量和胆量。

    "老白,你觉得我们用什么方法能让他出来?"高渐离突然冷声问道。

    他在这个时候问这话题,明显是有什么想法。

    "嘿,你觉得你能让一个夜行动物在白天行走吗?如果你能做到的话,那我就请你喝天下最好的酒。你要输了,同样照做…"白云笑了,笑得很高兴。他突然觉得高渐离还是有点幽默感的。

    "办法?既然他是夜行动物,那么我们就等天亮好了。"高渐离嘴角微动,勾勒出了丝冷冷的微笑。

    "聪明,虽然这是个笨办法,但还是很实用的。只不过,可苦了我了。一个武功全废的人要和你等到天亮…"白云轻轻地看了眼高渐离的剑,眼中露出了丝得意。

    "唉,看来我得去买天下第一的好酒了。不知道哪儿有卖呢…"高渐离苦涩一笑,手中长剑寒雾大盛。

    "嘿嘿,我看他肯定知道。不如我们去问问?"白云将酒葫芦系在腰间,顺手从怀中拿出几把柳叶飞刀握在手中。这飞刀还是他请徐夫子专门打造的,正所谓夫子出品,必出精品。这几把飞刀打造的时间虽短,但质量真是没得说。

    "好啊,我们问问…"高渐离话音刚落,两人就化做残影冲向三丈外的树梢。

    "看飞人!""易水寒!"先是九道寒光冲向天空,紧接着化做道道流星坠落而下,将那棵树团团包裹。紧随寒光而来的则是道冲霄而起的冰寒剑气风暴。此时此刻,高渐离的易水寒和白云的暗器功夫配合得天依无缝!

    "咄咄咄咄…噗…"一切只在瞬间,等到满天寒风席卷过后,那棵不知名的大树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冰棒。而在这个巨型冰棒的枝碴间,披满白霜的隐蝠正被飞刀给稳稳地钉在树干上。

    "你,你你,你们是怎么发现,发现我,我的…"隐蝠冻得浑身颤抖,就连吐字都不太清晰。他很郁闷,真的。他其实只是来打酱油的,看看能不能抓两个墨家弟子打探打探情况。

    只是他没有想到会遇到白云这个煞星,而且还有高渐离随行。他现在被高渐离的易水寒给冻成了木偶人,别说是逃跑了,就是动动手指都成了奢望。

    最可气的是,他还被白云那句看飞人弄得一愣,其结果就是就导致他直接中刀。隐蝠此刻连死的心都有了,他真没想到一世英明就葬送在了这里。

    "唉,让我怎么说你好呢。你听到我武功全废的消息怎么就这么沉不住气呢?是不是你们反面角色都这样啊…"白云抱着胸口来到树下,似笑非笑地看着树上的隐蝠。

    而高渐离则慢慢跳到树上,点了隐蝠的几处穴道后将他扔了下来。可怜的一代杀手,就这么脸朝地坠落。

    "嘭!啊,你们两个混蛋,要杀就杀,这么折磨我算什么英雄好汉!…"这一摔还真是不轻,隐蝠被砸得头冒金花,大声喝骂着高渐离。

    "嘿嘿,没想到隐蝠也会骂街。小高,你打算把这只夜行动物怎么办啊…"白云收回飞刀咧嘴一笑,无语地摇了摇头。

    "带回去,给端姑娘做研究。以前她只能用野兽研究病理,现在我送给她这个大活人,我想她会很感激我的…"高渐离露出丝阴险的笑容,看得白云头皮发麻。他没有想到,高渐离这家伙这么腹黑。

    把隐蝠送给端木蓉去做研究?天,他还能完整地活下来吗。

    白云瞥了眼隐蝠,满脸都是同情。

    "你啊,看来有人要倒霉了。不过这年头流行送礼送活人的吗?"伸手擦了擦飞刀上的冰屑,白云无语地望了眼高渐离。

    "别这么看着我,我送的礼物自然得高人一等。要不然,怎么能算是我高渐离送的礼物呢…"高渐离嘴角微笑,倒提着隐蝠就往回路走去。看他的样子,似乎真的要将隐蝠送给端木蓉…

    "高人啊!…"白云顿时感觉到头顶飞过了几只肥胖的乌鸦…

    当两人拖着隐蝠回到机关城后天色已经破晓,墨家弟子看到两人居然生擒了隐蝠,顿时整个机关城都沸腾了。他们没有想到,只是巡巡山就能抓到流沙组织的杀手隐蝠。这对于目前的机关城来说,这是再好不过的消息了。而高渐离和白云,此刻成了整个机关城里面最伟大的人。

    而和白云不同,盖聂目前依然和荆天明住在石室。不得不说,这个时代的身份观念是很重的。盖聂和白云同样是剑客,也同样强大。可就是因为他曾在秦始皇手下工作,就弄得不受大家待见。对于这点,幼小的天明怎么也接受不了。

    在他的心里,盖聂怎么也比白云强吧。可凭什么那个人就能够住漂亮房子,而他和盖聂就得住石室?这也太不公平了。

    "该死,该死,该死…"石室外的围廊处,荆天明正坐在围栏上抵声咒骂着。而他的目光,却不时地落到盖聂的住处。而盖聂此时正在和白云聊着天。

    "喂,小子在骂谁呢?不是在说你大哥我吧?又或者是在骂你二叔…"突然间,一只大手狠狠拍在天明的肩头,吓得他差点心跳骤停。

    "哼,找我干嘛。没事儿别来烦我,一边儿凉快去…"天明回头一看原来是少羽这个家伙,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在这机关城里,盖聂没有白云受欢迎他就认了,白云怎么说也是他二叔。可他却也没有少羽受欢迎,这不是看不起他嘛。

    "喂喂,大哥来找你可不是跟你玩的。月儿姑娘要邀请我们参观机关城,怎么,你不想去啊?"少羽抱着胸,轻轻看了眼原处的走廊。天明顺着他的眼神看去,高月果然已经等在了那里。

    "啊,谁说不去了。走走…"看到高月的身影,天明一下将烦恼抛到了九霄云外。少羽不禁有些感叹,这小子还真是个重色轻友的小混蛋。

    ………

    "老盖,你看那两个小子,像不像我们年轻的时候?只可惜,我们已经没有了他们那种青春了…"看着三个小家伙携手离开,白云和盖聂这才慢条斯理地走了出来。

    "是的,这两个小子虽然年轻,但却是可造之才。只不过得多打磨打磨…"盖聂望着天边的朝阳,眼眸中泛起丝忧伤。白云从他的忧伤中看到了很多故事。

    他又何尝没有年轻的时候呢,只可惜岁月不饶人。

    "玉不琢不成器,我们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但愿这次禁地之行,能让他们找到自己的道…"白云微微一笑,眼神中充满了智慧的光芒。

    "墨家禁地?难道墨家的弟子会让他们去那里吗…"盖聂有些奇怪,看白云的样子似乎是有些计划。

    "是啊,禁地之中九死一生,但危险的背后也充满了莫大的机遇。只要他们能够度过那些关卡,未来的路就会简单得多…"白云幽幽一叹。

    其实现在隐蝠已经被俘,那三个孩子可能去不了禁地。不过这样也好,没去他们不是更加安全吗。

    不过很多时候,事情并不是白云想象的那么简单。虽然隐蝠被抓,但流沙组织的其他人也已经慢慢渗透了进来。

    这三个孩子,注定了要走一条属于她们自己的道路。

    "不知道禁地里有什么?白兄难道对那里很了解?…"盖聂有些奇怪,看白云的样子似乎对墨家禁地了如指掌。奇怪,是谁告诉他的?雪女?还是其他人说的?盖聂的心中充满了疑惑。

    "虎跳猿飞,非攻墨门。王道侠道,谁人相争?其实,除了龙喉我并不了解,其他地方嘛,就像我的家一样…"白云笑着说出了这段莫名其妙的话。

    像这种禁地,也就是能够考验考验那些普通弟子。像他和盖聂这种人,什么机关都是没有用的。

    "哦?愿闻其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