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同人 >傲剑秦时 > 傲剑秦时
错误举报

第30章梦魇

    此生岁月,不过云烟蝶梦。乱世天下,谁又在书写满地繁华?

    妃雪阁又下雪了,这次的雪不同以往。那满天的寒雪轻轻落下,将整个世界渲染得一片洁白。

    雪女就这么静静地等待在寒风中任那寒风吹过脸颊,她没有表情,没有感觉到寒冷,她像是在等待心爱的人归来一样,默默地守望着远方的天空。

    然而等待,真的可以让人忘记心中的痛吗。雪女不知道,他曾经的伤痕究竟能不能被岁月抹去,亦或者新的岁月对他来说,才是真正忘不了的伤。

    多年之后,她喜欢上了一个人,就像很多年前她喜欢的那个人一样喜欢。只可惜,这次这个人对她,似乎并没有以前那么那么热情。也许,这才是自己喜欢他的原因吧。

    如果一段感情出现伤痕,那么她又怎么能够再次面对。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伤害她的人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这场雪很美是吗,我曾经也看过很多这样的美丽…"片片雪花飞舞蹈着落下,雪女的耳际突然传来声轻轻的问候。

    雪女愕然转身,她又看到了那个熟悉而陌生的人影。她记得,这个人影每到月夜就会出现在她的梦里。

    这个人很模糊,就像是个地狱的幽灵。她看不见他的脸,但她却从他模糊的身上感觉到了温暖。

    好像自从那个人死了之后,她的梦里就出现了这么一个人影。

    她知道,这个人影将是他一生的梦魇,挥之不去的梦魇。

    "是你?你又来看我了。我记得,每个当天空的月儿变得圆圆的时候,你总是会来我的梦中看我…"雪女伸手摸着那道人影,可却怎么也触摸不到。他就像是团不灭的光影,那么地梦幻,那么神秘。

    她看不清他的脸,就像她从前看不到他的心一样。

    "是的,你不记得了吗。是你许愿我来保护你的,我不会忘记。因为在每个月圆的夜晚,这个世界才是最美好的……"光影微微一笑,笑容里充满了温柔。

    "不,你会在月圆之夜出现,是因为你曾经就死在月夜里。其实,你不该来的……"雪女冷冷一笑,她从来没有这么痛恨过一个人,但当她看到了另一个光影时,她脸上的表情愣住了。

    那个光影同样地洁白无瑕,静静倚坐在楼台边,只是和眼前这个不同的是,他的手中握了柄黑黑的长剑。

    "丫头,你在做什么?他是谁?…"握着宝剑的光影突然转过身来,雪女看到了张熟悉的脸。

    "白云,你怎么在这里…"雪女突然叫出了声音,伸手捂住了樱唇。她不敢相信,这个男人居然也走近了她的心里。这不是梦,她真的看到了他。

    "是我,我当然在这里啦。你忘了,我早就把妃雪阁买下来送给你了,所以这里是我们的家呢……"'白云'微微一笑,笑容里面带着无尽的温情。

    他的表情很温柔,就像是新婚丈夫对待妻子的那种关怀。

    "是啊,我们的家。这里是我的家,这里是我们的家…"雪女突然看到手指上的玉戒,她顿时觉得很开心。此时的她就像是个得到糖果的孩子,那么纯真善良。

    原来她心底深处,是喜欢这个男子的。

    "不!你别信他!他是个恶魔,是来欺骗你的。只有我才是你的最忠实的守护神,你忘了吗?……"模糊的光影突然大怒,眼神冷冷地看着'白云'。听到两人对话的他,就像是个被抢走心爱玩具的小孩,语气充满了愤怒。

    "恶魔?"雪女看着手指上的玉戒,脸色突然一变。而玉戒也突然变成了条色彩斑斓的小蛇,吓得她连忙撒手。

    雪女撒手后,小蛇掉落在瓦片上慢慢冻死了过去。

    "是的,他是恶魔。快,赶走他,只要你赶走他,我们就能和从前一样了。我会每个月都来看你的…"模糊的光影轻轻地出声诱惑着雪女,而那边的白云却置若罔闻,就像没有听到他的话一样。

    "对,赶走他,赶走他……"雪女的眼神渐渐迷失,她迈步向着白云走去。而原本空无一物的手中,突然多了柄长剑。

    她没有注意到,她背后背后的光影看到这一幕时,露出了丝阴谋得逞的微笑。

    刺吧刺吧,只要你刺了下去,你的生命也就会终结了。

    "我该怎么办,难道真的要杀了他吗…"当走近"白云"时,她的心头突然一痛。她发她下不去手,真的下不去手。

    "对,杀了他。只要你杀了他,我就陪你一起看月亮。而你的梦想,也会很快就实现的……"模糊光影走向雪女,轻轻地帮她握紧了长剑。

    他不能让这场梦出现意外,他只要帮雪女做出抉择,这个女人就会永远沉睡在她自己编织的梦里。

    是生?还是死?是沉埋于浊世,还是浴火重生?雪女不知道她的剑刺下后,会不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

    她心底,其实不想刺的。

    "你真的要杀我吗?你忘了,这里是我们的家了吗?你忘了墨家了吗?你忘了玉花台,忘了妃雪阁了吗?……"'白云'突然露出了微笑。他就那么静静地看着雪女临近,直到那锋利的长剑来到胸口。

    "家…墨家…玉花台…妃雪阁………"雪女手中的长剑突然停下,眼神就那么愣愣地看着白云。

    "是啊,家。我要给你一个家,等天下安定后,我带你回妃雪阁。以后我们就在妃雪阁里生活,一起终老……"白云突然站了起来,任那利剑穿身而过。

    这时候雪女背后的光影突然傻眼了,因为他看到了白云眼中突然出现的杀意,对着他的杀意。

    不,不可能。他不可能隔那么远还能走入我的梦魇之中的,这个人太可怕了。

    "家?对,家!…"雪女猛然惊醒,抽出'白云'胸口的长剑回身刺去。

    "噗…你……"模糊的光影不可置信地看着穿过心口的长剑,他的身影嘭的声爆碎开来,整个人化做了满天烟尘。

    光影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但白云还在,他的身上丝毫也没有伤痕。这一切就像是场梦,华丽而温馨的梦。

    "雪,你做到了。好好去做你自己吧,我永远都在你的身边……"'白云'的光影微微一笑,然后化做了满天飞雪。而雪女再度看向手心时,那里已经没有了利剑,只有一枚玉戒安静地躺在那里…

    "原来这是场华丽的梦境,其实这如果不是梦该有多好…"雪女看着熟悉的景象一叹,轻轻将玉戒戴到无名指上后,整个世界就崩塌了起来。

    。。。。。

    。。。。。

    "丫头,你醒了?你没事吧…"雪女突然听到了熟悉的声音,然后她就看到了白云那张熟悉的脸。

    没有妃雪阁,没有满天飘落的寒雪,也没有光影。

    印入眼帘的是白云的怀抱,还有墨家众人关心的面容,以及那瘫倒在远处嘴角血迹斑驳的赤练。

    "你,你居然走出了梦魇!你,怎么可能。你是怎么出来的……"赤练不可思议地望着雪女,任那嘴角的血丝掉落凡尘。她不敢相信,明明她找到了雪女的痛苦将她带入了自己最恐惧的梦里,可为什么这个女人还能够走出来。

    难道只是因为白云对她发出了丝杀意吗?

    "原来,真的只是场梦。"雪女突然有些怅然若失,她多么希望那不是一场梦,她多么希望白云真的说出了那番话。

    只可惜,现实就是现实,梦境永远都只是梦境。

    赤练败了,败得有些莫名其妙。她不明白,为什么那个男人的几句话就让雪女脱离了梦幻的掌控。她不明白,是什么让雪女的心如此坚定不移。

    她没有想到,她利用雪女内心的忧伤所勾勒出来的梦魇,居然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被破灭,而她却因为反噬而受了重伤。

    "你的梦境的确很美,美得那么真实,那么令人沉醉。只可惜你不知道,他,是我一生所爱的人……"雪女看着赤练笑了,笑容是那么的温柔。她现在终于可以放下过去,真正面对眼前的感情了。

    而这一切,都要感谢赤练。

    "一生所爱的人…"赤练眼神迷离,她突然发现自己好像回到了曾经那段青涩的时光。那个时候,那个地方,还有那个她曾经苦苦等待了三天的人。

    我在我们初次见面的地方等了他整整三天,然后,我忘了他。

    我以为,我忘了他…

    我从来没有发现,这个背影,会让我用一生去远远眺望…

    回想起那些让人心痛的往事,赤练的眼角悄然落下丝泪痕。

    她没有错,那个人也没有错。而真正错的,就是这个世道的无常。

    "是的,你之所以能够将我带入梦魇。那是因为你的心底深处也充满了悲伤。虽然你掩饰得很好,但你的心却骗不了人…"雪女看着赤练幽幽一叹,赤练和她的遭遇简直是太像了。如果她们不是处于敌对势力,她们也许会是很好的朋友。

    "我心底深处的忧伤,呵呵…"赤练无奈一笑,这个世界的感情原本就没有什么对与错。她明明知道自己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可她还是义无反顾。

    这一切,只是为了能够远远地看着他的背影。这对于她来说,就足够了…

    "唉,情之一关,的确非常难过。这世道的无常,注定敢爱的人一生伤…"看着陷入忧伤的两女,白云叹息不已。

    这个世界,原本就没有什么对与错。有的只是那心中的不甘和不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