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同人 >傲剑秦时 > 傲剑秦时
错误举报

第50章凤舞凰飞

    "灵儿,你终于想起来了吗?我就是你的白凤哥哥啊……"白云看着眼前陌生的人儿,心中幽幽一叹。

    是什么样的力量可以让一个人忘记过去?时间吗?不是。

    其实时间不会让人忘记往事,只会让它变得更加清晰。

    就像白云,原本属于白凤的记忆在这些年里不断地影响着他。以至于他甚至忘记了自己原本就啊不属于这个世界。

    一个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拥有了这个世界的记忆,这本身就是个笑话?

    就像记忆和情感,它们之间的力量是伟大的,那些曾经逝去的岁月,以及那些曾经擦肩而过的人影。这一切的记忆,都不会被刻意忘记。因为人类,本身就是个非常多情的物种。

    "不,我只是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似乎曾经有人这么叫过我。但无论如何,今天你是非死不可的。因为东皇大人说过,看到我面容的人都要死。无论是谁…"少司命的眼睛深处飘过了丝紫气,原本挣扎的神态又变得冷漠了起来。

    随着少司命神态的冷漠,她手指间的可怕能量也突然剧烈爆发,对着白云的喉头猛然刺了过来。

    "我可以死在任何人手上,但唯独不能死在你手上。因为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唯一拥有着血脉之缘的亲人……"白云伸手抵住喉间的玉指,纵身一掠就闪躲了过去。

    他如果不想死,这个世界上就没有几个人能够让他陨落。

    "躲得了今天,你躲不了明日。对于你,我非杀不可…"少司命眼中杀气腾腾,双手急转之间满天落叶化做流星飞坠而落。这种恐怖的场景,让白云想到了古时候某种悲剧的死法:凌迟。

    可以想象,被这些比利剑还要锋利的叶片割伤的后果,绝对不会比凌迟好上半点。

    "喂,你们要拼命也别拉上我。…"胜七看着对他横扫过来的绿叶流星,连忙挥动巨阙剑左右格挡。

    这个女人好像疯了。这是胜七推开后的第一想法。

    "阴阳家的咒印,难道真无法破解吗?不,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无法破解的谜团,而我只是没有寻找到方式而已…"白云飞身而起,在空中变化两个身影。他觉得在少司命面前使用羽族的速度身法或许能够让她想起什么,虽然这种可能很渺小。

    "好奇怪的身法,似乎曾经见过。到底在哪儿见过呢……"少司命突然愣了下,她觉得自己对这种轻功好像很熟悉,但她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这速度叫什么。

    虽然她无法用出这种速度,但要追上似乎也没什么难度。

    就像她一直使用的轻功,那种篆刻到了她的记忆深处的轻功。只要她想动,这种轻功就能信手捻来。

    "跟着我的脚步,我教你怎么追上我。记住,只有你追上我,你才能杀了我……"白云飞舞在空中的两道身影突然如同翱翔九天的凤凰左右飞舞着。而在他的背后,一对雪白的能量翅膀也若隐若现。

    他既然不能阻止少司命的杀机,但却可以利用她对自己的杀意来诱导出那些隐藏在她记忆深处的往事。

    而这一切,就得从凤舞开始。

    "我一定会追上你的,我也一定会亲手杀了你…"少司命的身影也渐渐融入飞舞的凤凰之中,而她的加入非但没有破坏凤凰飞舞的姿态,似乎更加让凤舞变得灵动了起来。

    "这两人在做什么?…"胜七远远地看着天空的两个人。他觉得这两个人好像不是在拼命,倒是有点练习的意味。教授敌人轻功,他是不是疯了?

    胜七不怎么理解白云的想法,事实上他从来不需要理解别人的想法。

    如果是他,面对这种敌人除了拔剑以外,他不会做别的什么。其实他最想看的,是白云的剑。

    听说白云的剑是当今世上最可怕的剑,就算是以前的湛泸都比之不上。而这样一把剑对于如今爱剑如痴的他来说,那是个很大很大的诱惑。

    "他在做什么?…"胜七的背后突然传来声轻轻的问候,下得他差点拔剑杀人。不过好在他跟着白云待久了,对于突然出现的人还是有些免疫力的。

    "你们这些人,难道总是喜欢出现在别人身后的吗?…"胜七有些气愤,因为这次出现在他背后的人居然又是个女人。短短一天,他就被女人给打败了两次。而这个黑衣蒙面的女子,却是他最不愿意也最不能招惹的存在。因为这个女子的速度,也有些让他感到绝望。

    "当然不是,只是你的旁边好像没有我的位置了。所以…"蒙面女子笑了笑,示意胜七往右边看看。

    "旁边?嗯?!"胜七往右看了看,他突然发现自己好像感觉非常退步。这个女子他没有发现也就算了,可为什么发现不了这个麻衣青年?难道这个看起来很呆的青年也是高手吗。

    "你好啊朋友。"麻衣青年微微一笑,对着胜七问候道。

    "我不好。"胜七哼了声,他觉得自己似乎是这群人之中最差的,这让他这个身经百战的黑剑士非常无奈。

    难道自己十几年没出来,这个世界的变化就这么大了吗?

    "不好意思,看来我来得有些晚。大家都到齐了吗…"胜七的左边也突然传来个平和的声音,而这个声音对于胜七来说却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盖,聂!…"胜七突然将手放到巨阙的剑柄之上,但他刚刚搭到剑柄。两股可怕的杀气就对准了他。他相信,只要他稍微有些动作,恐怕身边这两个人手中的利刃就会刺穿他的心脏。

    "是我。你还是那么冲动…"盖聂没有看胜七,而是专注地看着飞舞在树端的两个人影。他的猜测果然没有错,这个人和白凤的确有着非比寻常的关系。

    "对于你,我从来不会有平静的时候。总有一天我会杀了你…"胜七放弃了心头的杀意,但对于盖聂这个人他是不会放过的。

    因为如果没有盖聂,他也不会受这么多年的牢狱之苦。

    哪怕现在他们的目的相同,但他却不会和盖聂握手言和。

    "别废话了,还是看他怎么解决吧。这种轻功还真是好看…"麻衣青年似乎很喜欢看别人表演武功,哪怕这个人是他的顶头上司。

    "那个女子是阴阳家的,她使用的轻功却和他的很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盖聂有些疑惑,他觉得这个老朋友似乎比他想象之中还要神秘几分。

    "这是段往事,他不愿提起的往事。这个女孩是他失散多年的妹妹,但她却将他当成了仇敌…"蒙面女子轻轻一叹,但随后又陷入了沉默。

    "莫非是阴阳家的忘情咒?如果是他亲自出手,那么这一切就说得通了…"麻衣青年皱眉叹道。

    "你也知道忘情咒?看来这些年你学了不少嘛。不知道比之小圣贤庄的那位,你又差了多少?…"蒙面女子突然好奇道。

    "差多少?要我说,的话那自然是多多益善了。"麻衣青年伸手摸摸下颌,露出了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哟,几天不见你嚣张了不少嘛。要不要试试本姑娘的手段不啊…"蒙面女子握握拳头,冷冷地笑道。

    "我看不必了。大家还是看看怎么解决眼前的事吧。总不能让他们就这么玩下去吧,我们还要谈事呢…""哼!"几人将目光放到了场中的战斗,这时白云的凤舞已经从两个变成了六个,这种场面和当初白凤的凤舞六幻几乎一模一样。

    不过在白云手中,比之凤舞六幻更加的诡异了几分。

    而少司命的身法虽然无法幻化出六个分身,但她却能够在白云每次转身时出现在他的面前,她的身影就像是只飘忽不定的飞凰,在无尽的虚空之中震翅高飞…

    "你为什么躲,你出手啊!"少司命突然陷入了疯狂,手中的内力也突然混乱了起来。如果白云仔细看他的眼睛,就会发现他眼睛深处的紫色能量越来越多。

    这些紫色的异种能量渐渐地弥漫了她的整个眼眸,随着紫色能量的出现,她的深情也越来越激动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脑海深处的咒印发作了吗……"白云突然停下了身影,直觉告诉他,他的方式似乎起到了什么作用。

    "啊!!!"突如奇来的尖叫打破了白云的想法。少司命手中的元气突然溃散,而她的眼睛也彻底变成了一片深紫。

    "凤舞凰飞,羽族的凤舞凰飞。我记得了,我…"少司命突然幽幽叹息,随之身影就消失不见。

    白云没有追赶,他知道这丫头需要时间去面对那些往事。而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有些往事,需要太多太多的时间和岁月去彻底地遗忘。

    相信时间,会证明一切的。

    "我们走吧,她暂时不会来了。没想到事情会弄成这样……"白云的身影飘然落下,当先往前方走去。他今天是召集自己人讨论接下来该怎么打算,而盖聂的到来是他特意让人通知的。

    他觉得有必要让盖聂选择一下今后的路该怎么走,因为这个人是个能够左右天下时局的人。如果能够得到他的帮助,那么以后的路会轻松得多。

    "好。""那走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