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同人 >傲剑秦时 > 傲剑秦时
错误举报

第81章转移

    墨家驻地之外的路口,雪女静静地站在风中等待着。

    她知道,自己的拒绝肯定会让高渐离伤心。但这又能怎么样,她不喜欢高渐离,所以拒绝就成了必然的事。

    她和他之间,原本就没有什么对与错。她承认,这些年的日子,高渐离的确帮了她很多忙。也曾经在她遇到紧急和危难时刻救过她几次。

    但这些,都不是她可以委屈自己接受高渐离的理由,哪怕她知道高渐离的确是个难得的好男人。

    感情,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的事。明明知道会伤害彼此,却还是义无反顾地去尝试。这或许就是真正的情吧。

    情之一字,懵懂一生。雪女觉得自己已经很幸运了,至少她遇到了个她爱的人。而那个人,也爱他。

    这点,就足够了。

    "怎么就你一个?他们人呢…"墨麟儿来到驻地后发现只有雪女在这里,这让她有些始料不及。

    她觉得雪女来这里恐怕不是等她的,等那个家伙的可能性会比较大吧。

    "他们在准备撤离事宜,白云呢,你们没有找到他吗…"雪女看到墨麟儿后不知怎么回事,她的心中突然有些异样。

    她不知道,自己看到这个潜在的情敌后居然生出了妒意。

    她现在就像个被担心抢走布娃娃的小姑娘,而她的对手,是个同样的小姑娘。只不过这个小姑娘比她强那么点。

    这就是她心里面,最担心的理由。

    "他?鬼知道他在哪儿闲逛,我们也只是收到张良的消息这才来这里帮助你们撤离的。不过我觉得就这么走了有些对不起那些苦苦寻找我们的敌人,所以我才给他们准备了些礼物……"墨麟儿一挥手,身后的大队人马就抱着木桶走入了墨家的驻地四周开始工作起来。

    这些人的动作很迅速,他们寻找了很多地方开始挖坑埋桶,而且还将很长的细丝线给从木桶里面牵了出来。

    这些丝线很奇怪,好像有种特殊味道。至少雪女从来没有闻到过…

    "这是什么东西,他们又在做什么?…"雪女觉得非常奇怪,她不明白这些人在这里埋下这些木桶有什么用。

    而且看这些人熟练的动作,好像不止一次做这个工作。

    "呵呵,你会看到它的威力的。只不过最后的步骤需要等你们全部撤离后才能开始。那个时候,这里将会比地狱还要可怕……"墨麟儿看着一个个埋下的木桶,眼睛深处泛过了丝血腥。

    她其实开始也不知道这些东西会有这么大的威力,白云最开始让他们去寻找材料时她还有些莫名其妙。

    但就在昨天,她亲手见证了这东西的威力。只是拇指头大小的桶,就能够炸碎整个青铜酒樽。

    如果是水桶这么大的木桶炸开,那种情况肯定非常壮观。

    只不过这种壮观对于敌人来说,那恐怕就是壮烈才能描绘的场景。

    "好了,外面埋三十个。剩下的二十个等他们撤离后全埋里面……"墨麟儿看到手下埋得差不多了,伸手示意大家停了下来。

    "是,大人。"众人迅速收起手中挖土的家伙,抱着剩下的木桶走了过来。

    看他们小心翼翼的样子,雪女也感觉到了木桶里面的东西肯定非常恐怖。

    "墨家弟子大概日落就能够撤离,你们还是进去等等吧…"雪女看着大家都埋得差不多,只好将众人请入了墨家驻地。

    这次白云没有来,倒是让她有些许失望。

    "你在想他?…"墨麟儿看到了雪女脸上的失望,她突然也有了些嫉妒。

    "是的,也不知道他现在情况好不好。每次他一个人出去都会有危险,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不告诉我…"雪女非常担心。白云就是那种喜欢把事憋在心里的人,无论他做什么危险的事,他从来不会让身边的人知道。

    "他一直就是这种人,什么也不说。我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事…"墨麟儿揭开面纱笑了笑。她现在的模样比之雪女也没什么弱势,她就是想让雪女知道她的容貌有多美。

    这是种嫉妒,莫名其妙的嫉妒。

    "你真的很漂亮。"雪女看到墨麟儿现在的模样,嘴角苦涩一笑。

    她看出来了,这个女子是在向她示威。看来她真的很喜欢白云,而且比自己想象之中还要喜欢。

    "你也不错。"墨麟儿脸上掠过丝笑意。她知道,这个女子看出来了。但这又如何,凭什么她就得喜欢白云,而自己就不能?她就是要让雪女知道,你有的优势我都有,你没有的优势我也有。

    "能讲讲这些年关于他的事吗?我很想知道关于他的事…"雪女不知道自己怎么问出了这个愚蠢的问题,她明明知道这些年白云和这个女子在一起。

    或许是太过在意,让雪女忽略了可能得到的伤害。

    "他?他这些年很好。为了他心中的目标,他这些年都在四处奔波。而我,一直都和他在一起…"墨麟儿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在说出最后一句话后心中一痛。

    其实这些年之中,她和白云加起来的时间都没有雪女和白云在一起的时间多。当然,以前那些年的日子不算。

    "是吗。那他肯定也很喜欢你吧,不然也不会将这么重要的任务交给你…"雪女有些苦笑不得。她明知道自己会被碰钉子,可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当然,你……"墨麟儿刚想炫耀炫耀,就发现一只苍鹰飞了过来。

    墨麟儿很奇怪,这个时候白云来消息是什么意思。难道有意外?

    虽然心中疑惑,但墨麟儿还是伸手召唤苍鹰飞过来。

    噗嗤噗嗤…苍鹰落下后,墨麟儿从它的脚上取下了布卷:

    最高指令,安排好墨家撤离后,北斗七尊成员务必集结处待命…

    "看来,出大事了…"墨麟儿将消息拿给雪女,作为北斗七尊的成员,她是有必要知道这个消息的。

    如果没有什么重大行动,白云是不会签发最高指令的。

    "我也得去?"雪女看着消息有些意外。她觉得这种紧急时刻似乎她去不怎么合适,毕竟她的武功不怎么好。

    "当然,既然是最高指令,北斗七尊的成员都得去。你也不例外…"墨麟儿看了眼雪女,眼神非常坚定。

    她从来不会质疑白云的决定,哪怕这个男人的决定是错误的。

    "好吧。"雪女看到盖聂从议事厅里出来后,脸色微微有些异样。

    看盖聂的眼神,似乎他很平静。奇怪?就算是成功和失败任何一个方面,他也不应该这种表情吧。

    "盖聂?他果然又变强了啊…"墨麟儿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盖聂,但她却发现这个人居然每天都在变强。

    不愧是曾经名动天下的剑圣盖聂,的确有他的独到之处。

    "墨姑娘居然亲自来了,看来白兄对墨家还是很在意的…"盖聂看到墨麟儿也非常高兴。他可知道,这个女子可不是个花瓶。能够稳坐白云麾下第一位置,本身就是个可怕的人。

    "当然,不过看到你后,我倒觉得宗主有些过虑了。以盖先生如今的力量坐镇墨家,恐怕没有什么敌人敢来找事的吧。呵呵…"墨麟儿难得开了句玩笑。

    "姑娘过奖了,和白兄比起来,盖聂不过是花间绿叶而已…"盖聂有些谦虚,至少雪女觉得如此。

    "哈哈哈,盖先生真是幽默。如果你是绿叶,那你这片花间的绿叶,可是真的不小啊!我看不是梧桐叶,就是芭蕉叶啊……"麻衣青年迈步过来,看着盖聂大笑不已。

    "呵呵,不知兄台贵姓?上次相见太短,盖聂还没来得及问呢…"盖聂尴尬一笑,拱手客气道。

    "我嘛,没什么贵不贵姓的,我叫萧何。萧何的萧,萧何的何…"麻衣青年对着盖聂拱拱手笑道。

    他觉得盖聂这个人还不错,至少有些冷幽默。

    "萧何?久仰久仰…"其实盖聂说的只是客气话,萧何这个名字他还真没有听说过。但他却觉得,这个看似普通的青年肯定不会那么普通。

    "说什么久仰,盖先生客气了。萧某人现在毫无名望,如果不是宗主抬爱,我现在还在老家四处求学呢……"萧何摆摆手,丝毫不在意。

    "对了,那位灰衣兄弟叫什么名字?上次时间太紧。盖某还没有来得及询问呢……"盖聂突然想起了那个青年,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打听打听。

    "他啊,他叫韩信。不过我们喜欢叫他木头…"萧何笑了笑,不过他的笑容有些勉强。

    "韩信?…"盖聂想了想,发现自己似乎没有遇到过这个人。

    可为什么这么厉害的人在江湖上会没有名气?盖聂非常好奇。好像白云手下的人都和他一样神秘。

    "你这小子得意什么,你就别在那儿和盖先生客气了。还是快点去准备吧…"不知怎么的,墨麟儿看见萧何的样子就想抽他,真不知道白云从哪儿淘来的这个极品。

    "咳咳,那我这就去让大家准备。你们随意,随意吧……"萧何看到墨麟儿的怒气,他连忙落荒而逃。

    他可没有那个木头那么强的功力,对于这个女魔头他还是躲开得好。

    白云如果在嘛,他还能够和她吵吵架,但白云不在的话他就得非常悲剧。

    被这个女人欺负的后果很严重,严重到他找不到说理的地方…

    "哼,算你小子识相…"墨麟儿抱着手,一脸的鄙视。

    这个家伙除了会安排部下,其他根本就是个废物。这么些年,他的武功可能还没有高渐离一半的强。

    "这个小子,也是北斗七尊?"雪女看着萧何的背影,额头飞过了几只乌鸦。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不是北斗组织里面最差的人,有个垫底的人,感觉真好。

    "他?还不够资格呢。"墨麟儿伸手摸摸手中的面巾,一脸地鄙视。

    如果这种废物都能够当北斗七尊,那天机门也太垃圾了些。

    这个萧何,也只能够做做管理工作。至于更加重要的任务,他还没那能力。

    "敢问墨姑娘,北斗七星的位置现在有几个?…"对于北斗成员的首领,盖聂表现得非常好奇。他早就听张良说过,北斗七尊个个都是奇人,所以他很想见识见识。

    "唉,才四个而已。"提到北斗成员,她也无奈地叹了叹气。

    也不知道白云怎么想的,北斗七尊被他安排了四个位置之后就停顿了下来。不知道另外三个人,他到底有没有安排好。

    或许他早就安排好了,只是没有让大家知道吧。在她的记忆里,白云这个家伙总是喜欢这么做的。

    "四个?子房算是一个吧,还有两位姑娘你们。那第四个人…"盖聂仔细回忆着白云身边的人,他的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浑身补丁的青年人。直觉告诉他,那个人可能就是最后那个。

    "呵呵,天机不可泄露。"墨麟儿看了眼盖聂,慢慢转身离开。

    白云说过:有些事情,是不能够泄露太多的。哪怕是最亲近的朋友都不行。

    因为这个世界上,朋友有可能会比敌人变得更加危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