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同人 >傲剑秦时 > 傲剑秦时
错误举报

第95章余波

    这个黑夜来得快,去得也快。虽然它很短暂,却足以让人们记忆犹新。

    蜃楼之上,公输仇看着面前的残垣断壁苦笑不得。

    他耗费了近十年修建的蜃楼就像他的家一样的重要,但现在,他的这个家却是千疮百孔。整个蜃楼最高层除了毁坏了大片建筑以外,唯一让他无奈的就是自己面前这个贯穿了两层船体的深洞。

    以他的感觉,恐怕这洞下面的那片空间比上面可能还要严重些。

    "蜃楼,我的蜃楼…"公输仇身子一晃,差点摔倒在地上。

    好在他身后的家族弟子扶住了他,不然他肯定会掉到这个洞里。

    "家主,我们该怎么办?…"公输家族的弟子看着这片废墟有些无奈,这要是修,得修多久啊。

    "立刻差人去城内报告李大人,务必要将这里的任何损失都报上去。还有,立刻去家族抽调人马,我们修蜃楼!……"公输仇几乎是咬着牙说出了这些话。

    那个百晓生,说是来这里偷完东西就走可现在这情况。这他爹的是偷吗?简直是比抢还要狠啊!

    还有阴阳家,都是群废物。那么多高手,连个蜃楼都护不住。

    公输仇心里如同火山爆发,他现在简直就想把阴阳家的人都给活剐了。

    "是。"弟子迅速转身离开,乘着机关蝠向着桑海城的方向赶去。公输仇说得很明白,他必须在第一时间把这里的损失上报给李斯这位大人。而且重修蜃楼的物资也得大秦帝国来出才行,他们公输家族可承受不起这种压力。

    "大人啊大人,你真是害苦了老夫了。唉,这首航又得延迟半年……"公输仇欲哭无泪,他算是明白自己上了艘贼船了。这个百晓生,简直比贼还要贼啊!

    清晨的阳光虽然温暖,但他的心却冰冷到了极点。然而和他心情一样差的还有桑海城的李斯和扶苏两人。当他听到了公输家族的汇报后气得差点吐血。

    什么时候叛逆分子的胆子这么大了?居然敢袭击蜃楼!还挑了这么个倒霉的时候,他们是怎么想的?

    "李大人,叛逆分子的事情绝对不能姑息。对了,罗网有消息了吗…"扶苏站在窗边看着蜃楼的方向,他的语气很冷。事实上比较信奉儒家的他很久没有这么生气过,但这次,他是真的很愤怒。

    "回公子,去南山查探的人马回来了。赵高和六剑奴,他们……"李斯欲言又止。

    "他们全军覆没了是吧。"扶苏冷冷一笑。他不是傻子,没有人能够在那种灾难下还能够安然无恙地活下来。

    如果赵高真的活下来了,那才是最不符合逻辑的事。

    "是的,公子。"李斯叹了口气。赵高的意外身亡至少让罗网组织损失一半。尤其是高手方面,更是全军覆没。

    如今的罗网除了打探情报,恐怕再也没有以往那种震慑力。

    "查到原因了吗?"扶苏转头看了眼李斯,他想要知道的是具体的事件发生过程,而不是已知的结果。

    "据回报,事发现场四周如同末日,大地焦黑,而且半边南山都被大火烧尽。而在事发地,除了很多木屑碎片和碎尸以外,什么都没有发现。而且公输家族也随同而去,他们回复说,说……"李斯突然停下,他觉得他接下来说的话实在是很恐怖。

    "是什么?"扶苏突然转过身来,眼睛烁烁地盯着李斯。

    "他们说这是人为的灾难,不是地动和天灾。而且,而且他们还说这并不是墨家的青龙所造成的。甚至连机关所造成的毁灭场景都不像……"李斯咽了口唾沫。他也感觉到了彻骨的寒意。

    如果这些叛逆分子真的掌握了这种力量,那对于整个大秦帝国来说,简直就是种无法抵抗的灾难。

    "你,下去吧。"扶苏闭上眼睛,他突然觉得自己很累。他不知道自己的雄心壮志是不是已经被消磨殆尽,但眼前所发生的一切,都让他有些难以置信。

    "是,望公子保重。"李斯恭身退下。他觉得眼前的事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料,如果不尽快去做准备,以后的事会很麻烦。罗网已经损失了精英力量,但它所属的情报机构还是完整的。只要自己好好运作,这个组织就不会散。

    李斯走后,扶苏转身继续看着海边。他不知道以后会发生多少个像昨夜那种事,但叛逆分子肯定不会停止。

    叛逆分子,可不只是墨家。还有诸子百家。没想到大秦的背后还有这么多敌人。具罗网最近探查的消息,道家的逍遥子,还有蜀山的修士都来到了桑海。

    对于大秦帝国来说,这个时候真的到了风雨飘瑶的时候。

    "诸子,百家…"扶苏冷冷一笑,心中做出了个决定。

    ……

    与此同时,儒家小圣贤庄。

    "子房,你昨夜去了何处。"伏念站在海阁边看着蜃楼冷然道。

    在他的身后,颜路和张良正默默地站在那里和他一起看着蜃楼。他们知道,一旦伏念问出了话,就证明他很生气。

    "师兄知道,又何必再问。我只是去做一些我该做的事而已…"张良侧目看了眼右手边的颜路,脸上苦笑不得。这个伏念师兄,又来这种秋后算账的把戏,真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没受伤吧。"伏念幽幽一叹。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个决定对于儒家来说意味着什么,或许是天堂,或许是地狱。但荀子说得也对,有李斯的大秦帝国是不会有儒家存在的地方。因为李斯,是最想让儒家毁灭的。

    "没有。"张良微笑着回答道。他现在才发现这个师兄也会关心人。虽然伏念平时很冷酷,但他们知道这个师兄还是会关心他们这些师弟的。

    "那就好,你们回去把论语抄十遍吧。什么时候抄好了,什么时候再出去……"伏念看了眼张良,飘然转身离去。

    "十,十遍!?…"张良和颜路嘴角一抽。整篇论语有多少卷,居然要他抄十遍。看起来他们就是不眠不休地彻夜工作恐怕也得半个月才能抄好。

    "这,唉。"颜路无奈一笑。

    "师兄,伏念师兄只说让我们抄十变。并没有说让我们各抄十遍。呵呵…"张良笑了笑,转身离开了海阁。

    有很多时候,一字之差可就是天壤之别。而他张良,可是不揉沙的。

    "呵呵,不愧是张子房。不过,好像很有道理啊。这五遍,是比十遍好上太多了…"颜路愣了愣,这才反应过来。既然张良在帮他偷懒,他又何必拒绝。如果他抄了十遍而张良只抄了五遍的话,这不是让伏念有找事的机会么。

    ……

    先不提张良和颜路被伏念罚抄论语,而此时的白云正在北斗驻地和墨家的人商量着怎么和逍遥子接头。而蜀山那边,白云早已在暗中通知石兰去协助。这个小丫头跟着墨麟儿这么些年,别的没有学会,倒是把她师父那套性格学了个全。

    这些天白云总是接到少羽的抱怨,说是他这位半个师姐总爱欺负他。

    蜀山的来人并不能让白云担心,唯一让他有些忧虑的是最近桑海城来了很多奇怪的剑客。他们似乎是在找什么人,而且还都将目光放在了桑海城这里。

    这些人的到来不但让白云有些担心,就连李斯也非常担心。这些外来的剑客没有人约束,每天都在大街小巷争斗。他们好像是在比试什么,但这种比试却是生死无论。

    所以在桑海城里,每天都能够看到因为争斗而死的剑客。

    但唯一让大家觉得奇怪的是,这些剑客死后他们手中的剑就会不翼而飞。

    最先收到这消息的,就是北斗和罗网这两个情报组织。

    白云知道,这些人肯定就是湛泸安排的暗子。但他却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会相互厮杀。难道这种方式,是宿命吗?

    或许这是场淘汰赛,湛泸需要的是能够在千万剑客之中傲视群雄的人。

    或许只有这个理由,才能够符合逻辑。

    "好了,你下去吧。"白云挥手示意禀报的弟子退下,他现在才觉得自己真正的麻烦现在才算开始。弟子退下后,众人这才开始商议。毕竟他们所处的地方是在秦队严密监视的桑海城,由不得不小心。

    "那些剑客究竟在找什么?他们又为何会互相争斗?……"高渐离看着白云有些奇怪,他觉得白云还有什么事在隐瞒大家。

    不只是高渐离,在场的所有人都很好奇地看着白云。大家都想知道,白云究竟还有什么秘密在隐瞒着他们。

    "他们在找我。"白云瞥了眼窗外,这才冷冷回答道。

    "找你?他们找你干嘛。难不成是想去请你吃饭?……"盗跖有些无语。

    "小跖,怎么跟巨子说话呢。"徐夫子有些无奈,整个墨家,就盗跖和班大师对白云有些没大没小。而且现在还多了个端木蓉。昨夜白云找她治伤,她居然给白云列出了药材清单,还要他给钱。

    天,这可是墨如今家的巨子啊。他活这么多年还没有见过属下为上司治伤,还要找上司要钱的。

    "找我帮忙,如果我不帮,就请我上路。你说我该怎么办?…"瞪了眼盗跖,白云没好气道。看来那次的惩罚还不够,什么时候这家伙再落到他手中,他就让他知道得罪他白云的下场。到了那个时候,可就不是笑上两个时辰就完事的。

    "呃,上什么路你就别说了。我懂,我懂的……"盗跖看到白云恶狠狠的表情,不用想也知道没有好事。

    "好了,那些人暂时不用管。我们现在主要的事就是和道家和蜀山接头,以便筹划接下来的事情。还有,最好让丁掌柜撤离,他已经被人盯上了,咳咳……"白云突然一阵咳嗽,他昨夜可是结结实实挨了月神两计碎心大掌。没要他的命就已经够幸运了,而这伤就有些麻烦。

    阴阳家的真气真的很难缠,尤其是道境的月华之力,不但本身阴冷彻骨,而且还很不容易去除。白云花了大半夜都没能完全消除这些诡异真气,现在依旧是半死不活的。

    "你,你没事吧。"雪女伸手扶住白云,脸色非常苍白。她从来没有见过白云伤得这么重,看起来这次和上次几乎也差不多。

    "没事,大家继续议事吧。那个月神是够狠的。不过她现在的情况也比我这个样子好不到哪儿去…"白云深吸一口气压制住内伤后,这才继续和众人商议起接下来的打算。

    ……

    而与此同时,蜃楼第二层的练功房里。正在盘膝打坐疗伤的月神突然吐出了口紫色的瘀血。在他的右胸,一抹血色悄然弥漫开来。

    看着再度崩裂的伤口,月神的眼神骤然冰冷彻骨:"好一个墨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