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同人 >傲剑秦时 > 傲剑秦时
错误举报

第102章上古名剑

    最终卓一航还是没有知道那剑的名字,而白云也放过了他。79免费阅总体来说,这个人和步惊云一样,都没有坏到什么地方去。就这么杀了他,白云还真是不舍。放走这个人的后果也许会很严重,就像放过步惊云一样。但白云却做不道冷血无情,因为他知道卓一航的性格。虽然他这些天杀过不少流浪剑客,但那些剑客他都不认识。对于陌生人,他不会觉得下不去手。

    白云现在考虑的是剑,卓一航的剑。如果卓一航手中的宝剑真的是上古十大名剑之一的干将,那就证明上古十大名剑的传说并不是空穴来风。

    继湛泸,太阿,鱼肠三柄剑出现之后,又出现了干将剑。如果干将剑现世的话,那莫邪剑肯定也已经出现。也就是说,上古十大名剑已经出现了五柄。虽然白云不知道雪女手中的剑是什么剑,但肯定也是其中之一。上古十大名剑,还有这个秦时里的排名前二十三的名剑。这样一来,肯定就能够凑齐那三十三位剑主。

    只是白云不知道,湛泸弄这么多剑来这个世界做什么。

    "雪丫头,你真不知道你手中的剑叫什么吗?…"白云脚步微顿,他觉得雪女肯定在隐瞒什么。白云有些好奇,但他却没有逼雪女说什么,只是希望这个隐瞒的事这对于她和自己来说会是件好事。

    "它告诉我,它叫承影。还有,它让我学会用它…"雪女握着剑的手突然一紧,眼睛骤然闪现出了丝青芒。这丝青色的光芒来得快去得也快,背对着雪女的白云并没有发现。如果他发现了,肯定会让雪女丟了这剑。因为这种现象很恐怖…

    "好啊,第六把。看起来我得去写些东西送给江湖人了…"白云幽幽一叹,做出了个决定。第六柄上古名剑出现,也就意味着更大的危机已经来临。

    "什么东西?"雪女非常好奇。

    白云看着东方的一丝光亮,喃喃自语地说出了六个字:"百晓生兵器谱…"

    "百晓生兵器谱?没听说过。"雪女看着白云正经的模样有些好笑。尤其是当一个两眼乌青的人正经的时候,她怎么看怎么有些忍俊不禁。

    "嘿,你很快就会听说了。"

    白云话音落下,就迈步向着桑海城东门的方向走去。既然要回城外的北斗驻地,就得快点赶路才行。

    两人越过桑海城后再度回到了北斗驻地,对于白云如此快速就无功而返,天机老人自然是一顿好骂。不过当白云看到躲在窗前捂嘴偷笑的墨麟儿时,他倒觉得自己这顿骂也挨得有些值得。

    "麟儿,你没事了吧。"等到天机老人骂累了离开后,白云这才来到窗前看望墨麟儿。只是当他看到墨麟儿脸色苍白的样子时,还是有些担心。

    "哟,麟儿,你就不怕雪大美女吃醋?放心,本姑娘现在好得很,刚刚可是吃了整只烤乳猪呢…"墨麟儿看着白云的样子偷笑不已,她再傻也明白白云这两眼泡是雪女的杰作。看来这家伙又对雪女动了什么色心,结果被雪大美女揍成了这倒霉样。

    "咳咳,整只猪,你真是只猪。就你这胃口,也不知道谁养得起……"白云满头大汗,他可从来没有发现这丫头居然有这么能吃的时候。

    "没事,你养活就得了。是不是啊,我亲爱滴小白白……"墨麟儿趴在窗口对白云抛了个媚眼,风情万种地说道。她这次差点重伤至死,她也就想明白了一些事情。既然她喜欢这个家伙,就得勇敢地去追。再说了,这家伙不是还没有和雪女成亲么,她和雪女的机会是对等的。

    凭什么雪女就能喜欢白云,而她就得一边儿凉快?想到这儿,墨麟儿故意地挺了挺胸,一脸挑衅地看着白云身后的雪女。

    "啊,我还有事,我先走了……"白云感觉整个后背都开始发凉,就像是十几台空调对着他的后背在吹。这种恐怖的情况让白云心中骤然想起了三个字:走为上。

    好在雪女现在将目光对准了墨麟儿,白云这才得以脱身。他可知道,这两个女子没有一个好对付,如果她们之间打起来,白云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去想想办法。

    不过要是真的打了起来,我该帮谁?雪女?还是墨麟儿?白云觉得现在比大战了几百回合还要疲

    ……

    "你没事了吗?…"雪女看着若无其事的墨麟儿轻声问道。雪女的语气很平静温和,但墨麟儿却能够感觉到暴风雨来临之前前的宁静气息。

    "当然没事了,打一架都没问题。哼,怎么,想打架啊…"墨麟儿毫不退让,别人怕雪女,她可不怕。就拿等级来说,他还整整高了雪女一级呢。雪女没有说话,而是慢慢地拔出了手中的承影宝剑。她没有杀人的想法,她只是想证明自己并不比这个女子差。

    "哼,打就打,谁怕你!…"墨麟儿怒火中烧,她早就想教训教训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人了。凭什么她就能够得到白云,而自己却要孤独终老?墨麟儿神色冷峻地抽出鱼肠后,整个人就突然消失在了空气之中。对付这个女人,她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

    天空的细雨悄然停止,阵阵清凉的晨风吹过大地掀起了属于雨后的独特芬芳。蓝天,白云,青草大地。一切都那么宁静祥和。然而最引人注目的是,静静地站在院落之中的雪女,以及她手中滴落这晨曦后一颗雨珠的宝剑承影。雪女长发飞扬,执剑而立在院落,神色小心地注视着身周的空间。她知道墨麟儿就在这附近,所以每个被她遗忘的角落都可能是她失败的契机。

    "左边!…"雪女手中承影一转,纵身对着左边的空气之中刺了过去。叮叮~两声剑鸣夹杂着火花出现在空气之中,雪女手中的宝剑结结实实地刺到了墨麟儿手中的鱼肠剑上。两人一触即发,却又悄然无息。雪女一击无果之后迅速退回了场中。对于喜欢隐藏在黑暗之中的人,她只能小心谨慎地注意四周的一草一木。

    "好个难缠的角色…"墨麟儿藏身在雪女面前十丈的空间阴影之中,她看着手中鱼肠剑面色阴冷。雪女刚刚的一剑太过迅疾,她差点就着了这个女子的道。

    好在她手中的鱼肠剑也不是凡品,不过雪女手里的剑太可怕了,几乎是瞬间就穿过虚空出现在她面前,然后又在她抵挡之后了无踪影的消失不见。这个女人的剑法是跟谁学的?她怎么突然就变得这么恐怖了?墨麟儿眉头紧皱,她觉得雪女好像发生了什么特别的变化。

    "怎么,你就知道躲吗?难道你连和我面对面的胆量都没有么…"雪女冷冷一笑,慢慢看着左右的空间。她可不想一直像个傻子一样待在这儿,所以用激将法将这个潜伏者激出来是最好的方式。

    "哼哼,你以为让我说话就能够感觉到我的位置了吗。女人,你还是太天真了。真不知道你这些年是怎么活下来的,你为何不继续窝在哪儿当个舞姬呢……"墨麟儿的声音飘忽不定,但她却故意提起了雪女的伤疤。作为一个舞姬,是雪女最不愿意提及的往事。

    她不想让白云觉得她只是个舞姬,因为她担心白云知道她的过去。好在白云在她面前从没有提起过往事,这也正是雪女最喜欢白云的地方。但墨麟儿现在的话却让雪女心中冰冷刺骨,她知道,这个女子肯定知道些什么白云不知道的事。

    "你知道些什么。"雪女面色冷寒,就连她的雪衫上都凝结出了点点寒霜。人们只知道高渐离的易水寒很冷,但他们并不知道,她雪女的白雪,其实比高渐离的易水寒还要冷冽几分的力量。面对墨麟儿的话,雪女终于愤怒了。她可以容忍一切,但就是不能容忍别人提起她的过去。因为,那是她一生都不愿意去回忆的悲惨往事。

    "别忘了,我是北斗和逆流沙的主人。你所有的往事,我都知道。"墨麟儿的身影悄然出现在雪女身周,七个黑衣的女子将雪女给围拢了起来。她知道当雪女的白雪用出来后,隐藏是对她无效的。所以墨麟儿决定用速度决定胜负。

    "他也知道吗…"雪女不知道她是在询问还是在喃喃自语。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个女子肯定会告诉他的。我居然这么傻,还以为可以隐瞒他一生一世。雪女的眼角悄然流下丝泪痕,随即整个人就恢复的原来的模型。

    蓝衣白发,泪流无声。她之所以能够改变模型,因为她的白雪也是幻术,但当她极度伤心的时候,这个幻术就会失效。这,就是白雪唯一的缺憾。

    "他也许知道。"墨麟儿神情有些恍惚,她其实并没有告诉白云。但现在雪女的样子却让她有种负罪感。

    "也许是吗……"雪女眼中青色光芒一闪而逝,整个人就化做满天寒影对着墨麟儿冲了过去。她在极度悲伤之中,居然领悟到了属于凰飞的意境。虽然她的凰飞并不是很快,但那满天的飞雪却可以弥补这种不足。她雪女最擅长的不是速度和剑法,而是这种属于她独有的,唯一的白雪。

    "嗯?!她什么时候内力这么强了?还有这身法。臭豆腐!我恨你!啊!!!"墨麟儿看着突然爆发的雪女,她也怒火中烧。凭什么,凭什么白云就对这个女子这么好,不但将唯一一次传功的机会给了雪女。还教了她能够克制凤舞的身法。

    这队她来说太不公平了,她这些年在白云身边拼死拼活,她又得到了些什么?她得到的居然还没有这个只认识不到两个月的女人所得到的多。

    最让她难以接受的是,这个女子还是个卖艺的舞姬…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墨麟儿眼睛突然血红,整只手都泛起了层层叠叠的黑色麟纹。就连她手中的鱼肠,也散发着渗人心脾的幽幽血光。血光森冷,青芒耀目。墨麟儿和雪女在刹那间就交手十余招。整个院落没到片刻就被劲气摧毁,然后又布满白雪冷霜冰屑。两个为情所困的女子,居然用最狠辣的方式宣泄着自己的不满。

    这不是杀戮,却比杀戮还要让人恐惧。

    "要糟!快,去把白小子找来!……"站在最高那座阁楼边看着两女战斗的天机老人突然脸色大变。如果刚刚他还是在看戏的话,现在他就没有什么心情了。他怎么也没有料到,这两个柔弱的女子手中的宝剑,居然是上古十大神剑之二的剑。

    天机老人心中哀叹:天,我这到底是收了什么样的徒儿。为什么他身边的人都是疯子,难道她们不知道上古十大名剑都是有意识的吗?现在好了,都用愤怒激发了名剑的意识反被剑给操控,天知道她们以后会不会变成杀人狂魔。

    不过这时候除了白云,恐怕谁过去都会被她们追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