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同人 >傲剑秦时 > 傲剑秦时
错误举报

第104章推波助澜

    杀戮或许无法让一切争端结束,但却可以让人们行走的更远。.因为,这个世界,本身就是个江湖。整整七天,桑海城的大街小巷都在上演着残忍血腥的杀戮。无论是铁甲军士,还是诸子百家的高手,似乎都对这些外来的流浪剑客充满了敌意。

    而这种敌意的来源,都是因为一本书。确切地说是一张张让江湖中人趋之若鹜的文字布卷。这张让江湖中人热血沸腾的布卷的名字叫做:百晓生兵器谱。

    如果是在七天前,也许江湖中人对百晓生这个名字毫无映像。但现在这个时候,只要是排得上前两百的江湖高手,都会对这个人的名字叹为观止。一切都是因为江湖上一夜之间就出现了一个消息,关于当世名剑排名的消息。这个新的排名并不是以前的那种名剑排名,而是一个全新的排名。

    百晓生兵器谱中,一共收录了三十三柄绝世宝剑。其中排名前十的,赫然就是那上古十大神剑。在百晓生兵器谱之中,十大名剑的出处和来历都被一一例举。

    这前十名的宝剑之中,除了排名第一的轩辕夏禹剑绝迹于世之外。其余九剑皆被注明流传于江湖之中。而首居其一的就是半年前的剑神白云手中的湛泸。只可惜湛泸神剑自白云死后悄然无息地消失在世界上,再也没有人得到此剑。

    而湛泸之下,至情之剑干将莫邪,皓然之剑纯昀,太阿。还有勇绝之剑承影,鱼肠。皆已现身桑海。只有王道之剑赤霄和七星龙渊至今未曾现世。

    这则消息让江湖之中的成名剑客顿时两眼放光,都将目光聚集到了桑海。这十大名剑无遗是每个剑客都渴望得到的,他们无不希望自己就是那个幸运儿。

    而继十大名剑之后,原本的天问已经被革除秦时第一的名头,由天机剑代替。而神剑榜往下,则是十二凌虚,十三渊虹,十四鲨齿,十五墨眉,十六雪霁,十七巨阙,十八水寒。水寒剑排名第十八,在水寒之后的十五柄剑,则由一些人们不曾熟知的名剑代替。这三十三柄剑的排名,除了上古十大神剑名次未曾改变首居榜首以外,其他的名剑榜都被完全改动。而且百晓生还在名剑榜上注明了各大名剑的来历出处,以及如今拥有名剑的持有者。除了十大神剑的持有者是未知以外,名剑榜的天机凌虚两剑往下,皆被注明持有者是谁。

    正是由于这种变动,让流浪剑客和本土剑客之间爆发了前所未有的冲突。江湖中人个个都是争名夺利,前十二柄剑的持有者模糊,他们也就算了。可那些被暴露出来的剑客,就成了他们的目标。

    人在江湖飘,谁不想登高?排名前三十三总比排名几百以后要好。所以无论是本土剑客还是流浪剑客,他们都想守住自己的名剑排名和手中的剑。

    这样一来,冲突无法避免。

    "好一招推波助澜,这个百晓生果然不是善类,哼。只是他不该,不该将我排在渊虹之下。子房你说呢……"桑海城外的流沙联络处,卫庄看着海冷冷笑道。

    在卫庄的背后,流沙组织的成员除了黑麒麟以外皆已齐聚。而白凤,依旧是墨麟儿在苦苦装扮着。不过好在她的暗器功夫也不差,不然还真没有自保之力。

    "这,就是动乱的根源。想来有很多人都和你一样的想法,所以…"张良依旧是那身飘逸的儒衫, 他这些天抄论语差点把自己给累死,现在好不容易才有出来的机会。这还得感谢荀子,如果不是荀子要出门找白云这和他的师父商量些事情,他恐怕还出不了小圣贤庄的大门。

    "不错,侠以武犯忌,儒以文乱法。这些侠义之人,恰恰是国家最大的乱源。也许这就是他的打算。如果他想利用这个名剑榜来淘汰诸子百家的剑客,那他也未免太小看我等了吧……"卫庄突然有些明了,百晓生放出这名剑榜肯定不只是让江湖中人拼杀那么简单,或许他还有更深层的目的。

    只是卫庄有些奇怪,为什么百晓生没有把张良给暴露出去。他不暴露自己的剑也就罢了,可为什么没有暴露张良的。难道他是在顾虑流沙组织?不,如果百晓生顾虑流沙组织,就肯定不会将他的鲨齿和赤练剑都给暴露了出去。虽然这些事对于本土剑客来说不是什么秘密,但那些流浪剑客却不知道。或许这两者之间,就是秘密的所在。

    "是的,他是想淘汰多余的人。无论是诸子百家还是流浪剑客,多淘汰一些他就越安全。因为这些人无论是对于大秦帝国,还是对于诸子百家来说都是隐患。而他无法指使诸子百家的人替他出手,所以就弄了这么个名剑榜让流浪剑客自己来找死…"张良当然知道白云的打算,因为他是北斗第三星天玑。由于出了两女争锋吃醋的事件以后,白云和天机老人决定暂时将北斗的管理权交给他和韩信。白云不在的时候,韩信和他负责管理内外情报机构。

    不过伏念可不会这么放任他出门在外,他真正管理的时间还真的很少。而且最近他感觉自己的凌虚剑好像有些怪异,听颜路说伏念也时常看着太阿发呆,真不知道这种诡异情况是好是坏。

    两人一时间没有什么话题,目前的流沙组织似乎除了杀戮以外没有了目标,墨家他们惹不起,那个神秘的巨子太可怕了,居然和月神打得不相上下。而阴阳家他们也惹不起,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更何况还有个东皇太一这样的存在。

    而百晓生,他们也不想惹。因为这个人就是个无尽的谜团,谁也不知道他的功力有多强,更加没有人知道他背后还有什么恐怖的组织存在。

    看着发呆的卫庄和张良,赤练抚摸着赤练剑悠悠一笑道:"有趣,他一个人几乎就将所有强者组织都陷入了漩涡。这个百晓生,我倒是越来越欣赏他了。不知道他和墨家那个新巨子比起来,谁更强?…"

    "你可以去问问。"屋檐上白凤瞥了眼赤练,嘴角勾勒出了丝冷笑。

    "哼!"赤练眉头一皱,也回了白凤两个冷冷的眼神。她现在真希望这个家伙在什么时候出意外死了最好。如果白凤哪天死了,她肯定会高兴得鼓掌欢呼。

    "子房,你知道现在这个墨家巨子的身份吗?…"卫庄突然想起这事。他觉得张良肯定知道墨家的情况,毕竟现在儒家和墨家是站在同一条战线上。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兵家的这些说法,有些时候还是很有道理的。

    "我不知道他的来历,我只知道他是上上任巨子的至交好友。就在白云死后,他带着上上任巨子的书信来到了桑海。我想你对给他信的那个巨子肯定很熟悉吧…"张良回头看了眼远处的屋檐下,这才对着卫庄说道。

    近来罗网的监视越来越严密,短短半个时辰白凤就解决了三个。也许这个接头地点,也不那么安全。

    听了张良的话后,卫庄冷冷一笑,道:"你是说燕丹?哼!我早该想到这些人都是他安排的后手。只是那个剑神白云,他难道是真的死在了罗网组织的手中了吗…"

    "世事如棋,一招换来千古业。究竟是不是,也许只有上苍知道了。你今天找我来,难道就是为了问这些?…"张良神色萧索地看着海边说道。

    他觉得卫庄今天找他来,肯定不会是为了问话这么简单。

    "当然不是,我只想托你给我那住在墨家师哥带句话,让他多想纵与横之间的宿命。还有,让他别落后了。这个时代,落后的人是无法存活的…"卫庄丢下这句话后便转身离去,他这句话就是个决定。

    他现在可以放下对墨家的行动,也可以放弃对盖聂的杀意。新的敌人已经出现,为了生存,这些方式都是必然的。他现在虽然可以放弃对盖聂出手,但并不能够代表纵横之间的战斗就会这么结束。

    卫庄走了,走得有些萧索。他不知道自己这个决策是对是错,但为了流沙组织,为了更好的生存下去,他不后悔。

    "看起来,他真正明白了自己真正的敌人是谁。韩非兄,流沙的誓言,也许很快就能够再次出现了呢…"张良和煦一笑,他今天果然没有白来。以前的流沙组织或许只是个冷血无情的杀手团,但现在的流沙组织,却是真正意义上的流沙。术以知奸,以刑止刑。这就是流沙。

    "嗡嗡嗡…"张良手中的凌虚剑突然发出震动,看样子像是遇到了什么奇异的东西。张良有些奇怪,难道凌虚剑不想靠近水?还是海边有什么。

    奇怪,这里除了礁石好像就没有什么了吧。这海边能有什么让凌虚兴奋的…

    张良看着四周的景色,他突然将目光放到了远处那片海崖。他这才想起,白云好像在那里扔掉了件宝贝。

    能让凌虚剑兴奋的只有一件东西,那就是天机宗的震宗之宝天机剑。

    "呵呵呵,师兄啊师兄,我就说你还会来这里的。看起来,你是免不了下海了。希望你会游泳吧…"

    张良促狭地笑了笑,转身向着北斗驻地的方向走了过去。既然出来了,他总不能这么快就回小圣贤庄。

    而且他还得告诉白云这个好消息,这个让他后悔的好消息。只是希望白云得到这个好消息后,不会郁闷死。

    夕阳的海岸将张良的背影拉得很长,海滩上没有行人,只有张良悠然的背影在黄昏的阳光下渐行渐远…

    "有时候看自己人郁闷,感觉也许不错呢。你说是吧,凌虚?…"

    "嗡嗡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