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同人 >傲剑秦时 > 傲剑秦时
错误举报

第106章繁华落尽

    端阳夜,月朦胧。79免费阅谁笑红尘多伤痛。一孤剑,半盏酒,借问青天几重楼?

    繁华的背后,总会充满了孤寂。或许很多时候人们并不理解,但岁月却不会为了谁而改变什么。就像一个站在高处的人一样,注定要失去很多回忆。

    盖聂的婚礼很热闹,几乎所有可以参加的人都为他和端木蓉祝福着。如今的盖聂已经觉得此生无憾,哪怕是在这个风雨飘摇的乱世里他也觉得温暖。因为他有朋友,也有亲人,甚至是敌人。

    盖聂今夜喝了很多酒,虽然他不是个嗜酒的人,他也努力喝着。因为今天是他人生之中最幸福的时候。这场简陋的婚礼直到夜半时分才缓缓落幕,端木蓉掺着盖聂回了住所,而众人也渐渐散去。就连卫庄和他的的流沙组织也默默地离开了这里。这个男人,今夜的确是来喝喜酒的。

    从头到尾,卫庄都只是和盖聂讨论着从前两个人在鬼谷的那些青春年华和少年懵懂的岁月。他没有谈及死去的鬼谷子,而盖聂也默契地没有提起。此时此刻这两个人就像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一样,他们之间似乎真的有说不完的往事。

    "这种日子,真的很奢侈。或许纵与横之间已经结束,但你我之间,总会有个了结一切的时候。不过那一天,也许会等很久很久才会出现…"

    这是卫庄临走时对盖聂说的话,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很认真。当一个人明白自己所向往的掌控者其实也只是宿命的棋子时,或许左右天下时局的这个称呼就不那么重要。所以卫庄,放弃了自己的宿命。这不是逃避,而是另一种顿悟。

    冰冷的月色,苍白的华年。或许人生的追求并不只是胜负。还有感情和朋友,甚至是有几个敌人也是很惬意的事。

    看着卫庄萧索离去的背影,白云突然觉得有些感叹。这两个人原本就没有什么恩怨,但却因为纵横之间的宿命而成为宿敌。这种结局,或许并不是他们所希望的。但纵横之间的宿命抉择却促使着他们前进。原来他们也只是命运的棋子,无法逃避的棋子。

    或许这是个让人意外的结局,也可能这只是个新的开始。鬼谷的纵与横之间,究竟谁更胜一筹?这又有谁知道。

    白云站在最高的楼台上望着大海,他觉得今夜真的只是个特别的日子。没有纷争,没有乱世,也没有浮沉的岁月。只有他手中的美酒,还是醇香依旧。

    逃避孤独,还不如去享受孤独。不过这种日子也许很快就要结束了,因为他已经感觉到了暴风雨来临前的压抑。塞外的匈奴人,还有阴阳家,甚至是嬴政本身都对他是种威胁。虽然他清楚地记得在历史上蒙恬这一次的出征的确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功,直接将匈奴人打到了阴山以北。但他却无法预料自己的到来会改变什么,有时候一只小小的蝴蝶就足够掀起毁灭的风暴。等到危机真正来临时再做准备,那就太迟了。

    白云不喜欢坐以待毙,他要的是将时局紧握在手中。只有掌握了时局,才能够在这乱世活得更逍遥自在。

    如果不能够把握现在,又何谈面对未来。而过去,只不过是人生之中的沧桑阅历而已。适度地怀念固然能够让人心神空灵,但过份的沉迷却是不可取的方式。

    人,要学会往前看才能活得无憾。但他,却要比别人看得更远!

    "你在想什么?"高渐离的身影悄然出现在白云身边,他今夜和白云一样没有睡意。或许是盖聂的婚礼让他有些感慨,亦或许是为了别的什么。繁华已经落幕,整个世界又恢复了属于黑夜的宁静和温暖。但他现在却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冷意,心灵深处突然涌现的彻骨寒冷。

    "我在想,嬴政现在的想法。小高,你说诸子百家的作为真的值得吗。这些年有多少英雄豪杰为了这个目标埋骨荒野,或许这本身就是种没有意义的牺牲而已…"白云侧目看着高渐离,他问出了这句深藏在心中很久很久的问题。

    一直以来,他都站在诸子百家的立场上想这些问题。但现在他却觉得,或许这一切的所做所为都不值得。

    嬴政虽然是个暴君,但他却在为了华夏民族的未来而彻夜难眠。而现在这些江湖中人,却是处心积虑地要将他置于死地。人人唾弃的暴君在为芸芸苍生劳心劳力,而这些所谓的侠义之人却打着为天下着想的口号想杀死他。这难道不是种讽刺吗?

    江湖和朝堂,注定是两个无法结合的极端。就像纵横之间一样。

    "或许并不值得,但这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事。就像我们手中的剑,你永远也不知道它是不是真的喜欢杀戮。如果我们放下手中的剑,等待我们的只有死亡…"

    高渐离冷冷一笑,他知道白云对于刺秦这件事没有什么想法。如果白云像他当初一样幼稚地以为嬴政死了天下就可以太平的话,那他就是个白痴。

    当初秦国攻打六国的时候,他们单纯地以为只要嬴政死了战乱就能结束。但现在看来,这只是个幼稚的想法。嬴政死了又如何,世界上还会有张政王政。这个世界,永远不会因为一个人而停顿。就像时光,永远无法倒流回来一样。

    "是啊,无论如何,这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就像是两个人在下棋,一个人赢,而另一个人就只能输。这个世界,永远都不会有平局存在…"白云幽幽叹,任凭夜风吹乱满头寒发。

    他无法选择自己的宿命,更加无法改变他人的初衷。这个世界原本就没有什么对与错,只有生与死。就算他们不再与嬴政为敌,那个人也不会放过他们。

    "盖聂这家伙运气不错,而你们呢,打算什么时候成亲?…"高渐离没有回答白云的话,只是突然问出了这句话。他觉得白云应该给雪女一个名份,她总不能这么不明不白地跟着他吧。毕竟这是个人人自危的乱世,万一哪天白云出了事死了,雪女岂不是要后悔终生。

    "这事,等天下安定后再说吧。等到天下安定后,我们就回妃雪阁成亲。那个时候我们就再也不用担心乱世了。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你知道的……"白云闭着眼睛无奈道。他现在真的无法做出决定,墨麟儿和雪女两人之间,无论是谁他都不能够去伤害谁。更何况现在的他前途渺茫,太多的压力让他难以解脱,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够活到那一天。如果就这样和雪女成亲,岂不是害了她。

    …嗡!…

    雪亮的水寒剑突然出现在白云喉咙间,高渐离冷着脸庞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白云。他觉得白云这句话无法让他满意,高渐离觉得白云在逃避什么。

    他发誓,如果白云不能让雪女幸福,他绝对不会对他客气。哪怕白云现在是墨家的巨子,哪怕他打不过这个男人。

    "你再说一遍…"高渐离眼神冷漠,他觉得白云不该逃避现实和责任。作为男人,而且还是个剑客,白云实在不该说出这些话。等天下安定?难道你以为雪女是长生不老的神仙吗。再过十年后,她又会是什么模样?白云居然这么耽误她的青春,这对高渐离来说绝对不可原谅!

    "如果你要杀,你就动手吧。这不只是我的意思,也是她的意思。如果你有疑问,你就亲自去问她吧。如果她说明天就成亲,我现在立刻就去准备。倒是你,要事真的闲得没事,就多看看海吧…"白云淡淡一笑,并没有侧目看高渐离。不用看他也知道,高渐离现在的表情很难看。

    话音落下,白云飘然离去。高渐离并没有动手,看着他漆黑的身影渐渐消失。如果是雪女的意思,他就满意了。但这真的是雪女的意思吗?她为什么这么做。

    "看海?什么意思…"高渐离皱着眉头看向了大海,他觉得这么看着大海真的有些莫名其妙。但为什么白云总是看着大海发呆?难道他还能看出什么吗。

    不过白云的话倒让他有些意动,他觉得真的可以去催促雪女早点成亲。高渐离现在的想法在外人看来是非常可笑的事,哪有一个人着急把心爱的人拱手相让的事?或许高渐离是真的顿悟了什么。

    很多爱情,并不一定要相守一生才算幸福。对于高渐离来说,只要雪女能够一世幸福美满,他便此生无憾。

    "或许,我真该看看海了。"高渐离晒然一笑,神情哭笑不得。他现在才发现自己真的是天下第一傻的人。

    月光如水,洒落满地红尘。阵阵寒风吹过,高渐离就这么看着茫茫大海发起了呆。没有人知道他的眼中到底看到了些什么,他的心中又领悟到了什么。也许只有高渐离自己才真正了解。

    "今晚的客人还真不少,呵。或许今晚有人会请我喝酒呢…"高渐离望着远处一闪而过的倩影,纵身追了上去。他虽然不知道这个女子怎么找到了这里,但放过敌人,可不是他高渐离的处世风格。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