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同人 >傲剑秦时 > 傲剑秦时
错误举报

第109章胜负又如何

    "究竟是怎样的速度,才能够真正把握住自己的命运?…"

    "当你快到超越了时间的流逝,你就能够把握自己的宿命了.""超越时间?真的能吗…""当然。"当白云看着对面的无名运气聚剑时,他的脑海图片响起这段对话。

    这段看似普通的对话,几乎每天都会在白云的脑海里回荡。他不知道这句话是谁说的,但他知道回答这话的声音,是他自己。因为他就是白凤。不可否认,当白凤的破碎记忆完全融合到他的灵魂深处时,他就已经是白凤了。这是命数,无法更改。

    深夜的海水非常冷,但白云和无名却完全感受不到寒意。因为他是体表的真气,已经完全可以阻隔海水的侵袭。这是强者的专利,属于道境的无上力量。

    "看,他们开始了。希望这次试探不会让湛泸大人失望…""或许吧。"就在白云和无名两人聚气发功时,海崖之上突然出现了独孤求败和剑圣的身影。看起来这场战斗,是他们早已安排好的表演。这场表演白云并不知晓,但他却没有任何的选择,这种情况也是他需要的。

    看着海面渐渐泛起的波动,剑圣两人眉宇间更是赞叹不已。这片海面原本非常平静,但现在却突然就像是隐藏了头洪荒巨兽一样的恐怖。放眼看去,原本平静的海中,突然出现了两团闪烁的光团。一个光团黄金耀目,如同旋转在九霄云外的剑轮,而另一个光团却普通傲视群雄的帝王,而它手中的恐怖黑剑更是环绕着条条飞龙!

    "这两个家伙居然打出了境界,这场比试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希望他们不要来个两败俱伤才好…"独孤求败和剑圣两人眼中精芒微闪,无名的境界他们是知道的,那万剑归宗的大日剑轮是绝对可怕的境界之力。那东西可是有着万剑臣服的威力,对于任何剑客来说都是不可比拟的恐惧。但现在白云的道境却让他是感觉到非常的意外。

    随着君临天下的发动,白云的身后渐渐浮现了一个巨大的虚影。这个虚影身影模样和现在的白云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那一身的北斗长衫,还有手中的黑色巨剑。简直就是个放大版的白云。

    无名知道,这就是白云的境界。属于他自己的道。他没有想到,这个人的道不是剑,更不是天地万物。而是他自己!这得有多么傲视天地的心态才能够修成的境界?无名不知道,因为他不是这种人。

    "君…"白云手中宝剑龙影飞绕不息。犹如腾飞九天的苍龙,正向着无尽的穹苍之上飞翔而去。

    而无名,依旧脸色平静。

    "临…"白云右手握剑,左手指并剑首之间,渐渐往竖立往上的剑尖摩擦移动。随着他手指的移动,背后的虚影也做着和他相同的动作。只不过和他相比,虚影的气势却突然汹涌澎湃起来。

    而无名,剑轮骤然极速旋转。

    "天!…"白云手指移动到剑身中部时,突然停了下来。他右手骤然一翻,整个人的姿势就从竖剑变成了负手执剑而立,而他背后虚影的气势却突然消失殆尽。这种从恐怖转化到平凡的气势太过突然,以至于无名都有些措手不及。

    此时的无名,终于变了脸色。

    "下!…"白云嘴角微起,右手一翻就对着前方的空间刺了出去。此时他的身影并没有动作,就像是遥远对着敌人一指那么简单。但就是这种咫尺天涯的感觉。让无名手中的万剑归宗骤然爆发。

    因为在他的眼中,白云的人虽然没有动,但他背后的境界却如同傲视天地的帝王一般,握着手中的宝剑急刺了过来!

    "万剑归宗!!"咫尺天涯非空御,刹那芳华剑归宗。无名身后的巨大剑轮也带着浩瀚的气息飞掠了过去,就在那么一瞬间,这片海域突然爆炸连连。

    海崖上的两人没有看到两人碰撞的瞬间,他们只是看到了一个巨人脚踏苍龙对着迎面而来的旭日剑刺去。然后两者就化作了满天飞舞的水滴遮掩了他们的目光。

    这场属于道境的战斗并没有人们想象之中的那么精彩纷呈,他们两个人只是用了一招,属于他们自己最强的一招。对于强者之间的战斗来说,任何人招式都是无用的。只有他们自己的境界,才能够证明他们的强大。越是至高无上的强者,他们的决战越是简单。往往只是一招,就能分出胜负。

    "怪哉,究竟是谁胜了?"剑圣看着混乱的海平面非常郁闷。

    原本以为两人之间能够打出个天翻地覆鬼哭狼嚎的,可现在来看,好像这两人都将战斗归作了一招。

    究竟谁胜谁负,他们并不知道。因为两个人并没有掠出水面,但战斗总会有胜负吧?他们怎么还有上来。难道海里待着很舒服吗?剑圣有些无语。

    "不,还在打。"独孤求败突然盯紧了海水深处,因为他看到了两个闪烁的身影依旧在海底比试着。

    和刚刚的比试不同的是,这次两人纯粹是在比试着剑招。

    在茫茫的海水之中,白云和无名的身影左右纠缠不息。他们之间你来我往,几乎将手中的宝剑舞做了一团。白云的剑招很快,快得有些不可思议。他的速度虽然没有达到那种可以超越时间流逝的神奇速度,但他却能够让手中的剑更加的快,快到让敌人感觉到绝望的那种速度。

    白云的剑招和他的境界一样的霸气外露,他每招每式都能够让对手感觉到浩瀚的剑意以及锋锐刺骨的剑气。无名在和他交手时感觉压力很大,至少他的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到了白云的速度上,而这种让人畏惧的霸气却让他疲于应对。

    但白云现在的心情却和无名差不多,无名的剑招不但诡异,而且还让他有种忧郁感。这种奇怪的剑招,让白云颇感意外。难道这个人一生都充满了悲剧吗?不然他的剑招怎么会变得这么忧伤。

    "噗噗!!"两声水爆声骤然响起,白云和无名的身影突然间飞掠出了海面。此时此刻,两人衣衫依旧,没有丝毫被海水浸泡的窘迫感。此时的两人就像是入水前的模样,但剑圣和独孤求败却看到了两人脸上的疲惫。

    一招超越巅峰的对决之后,两人虽然没有遭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两人体内的真气却是所剩无几。如果不是他们体内的真气无法再次聚集这种可怕的招式,他们怎么会演变成纯粹剑法招式的对抗。

    "无名就是无名,你果然不愧是武林神话。我今天算是见识了…"白云看着墨眉剑上的一缕发丝,他脸色非常难看。这截断发不是无名的,而是他自己刚刚掉落的。无名的剑招实在诡异,居然能够在无形之中斩断他的长发。这对于他这种高手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你也不错。如果你的敌人不是我,那么你绝对不会输这半招…"无名右手手指微微一颤,他并不是没有受伤。但比起刚刚差点就刺伤白云的那一剑来说,他受的这点伤的确算不上什么。

    白云的招式太过快绝,他几乎是拿出了自己全部的实力才堪堪赢上半招。但对于一向傲骨天成的无名来说,他这种险胜半招的结局其实已经是输了。这个白云在剑招方面,的确已经少有敌手。但这种强者可不只是依靠剑招获胜,而是境界的差异。白云的剑招虽然举世无双,但他的力量却不能够和地境中期的强者相对抗。

    因为道境强者之中,天地人三个境界每个境界的差异都是天壤之别。以他这种人境的修为,能够和地境的他打个平局,已经就是种很不容易的情况。

    "看起来,我好像成了马戏团里被人看好戏的小丑。不过有你陪我一起表演,我就不怎么郁闷了……"白云瞥了眼海崖上的两个身影,收剑回鞘踏水离去。他就是再傻也明白了无名今夜是特意来试探他的,如果不是为了这事,他怎么会来这里。

    白云可不认为无名是来喝喜酒的,他和盖聂并没有什么交集。

    如果这个人是替湛泸来试探他的手段,那他现在的表现就足够让他们满意。但愿这次试探会让他们消停消停,如果无名这三个裁判员想给他找麻烦的话,那对于他来说才是最大的麻烦。

    武林神话无名,剑魔独孤求败。还有无双剑圣。你们三个人如果携手,恐怕这个世界的至尊高手都会恐惧吧。不过,这个世界真的只是这么简单吗?白云有些质疑。从黄石天书的出现,还有苍龙七宿开启前的这些天变。或许更大的危机,还在未来等待着他们这些人的身影。

    "孤星望冷月,一剑九霄寒。这个神秘的世界,或许还没有真正揭开它的面纱吧。湛泸啊湛泸,你究竟在谋划什么呢……"白云站在海边看着夜空喃喃自语道。

    他不知道未来的路在哪里,因为他对这个世界的了解太少。如果接下来匈奴人打进了中原,他又该怎么去做。蒙恬这位兵家战神,是否又能够完成他的宿命呢。

    绵延不绝的万里长城,又是否能够阻挡塞外铁骑的入侵?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充满未知的谜题。

    除了关外的敌人,还有诸子百家这个巨大的变数。白云有些好奇,自春秋时期就兴盛的诸子百家,为何会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难道只是因为他们反对天下系统而被帝王给打压了吗?白云觉得这其中绝对有什么秘密。而他自己,似乎也卷入了这场诡异的迷局之中。

    "阴阳家的确是有些麻烦,看来得把他们给拖上一拖才行。不过还好,公输仇已经被我牢牢攥在手中。这蜃楼的启航日期,还是得我说了算。而北斗以后的目光,就放在那里吧。只是墨家…"白云望着海潮,心中叹了口气。这墨家虽然是他做主,但他接下来所做的事却会有违他们的教义。也不知道墨家这个庞大的组织,是否会支持他。

    如果他们不支持,自己又该怎么办呢?还有逍遥子所代表的诸子百家,这些人或许会比阴阳家还要麻烦。

    "诸子百家,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