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同人 >傲剑秦时 > 傲剑秦时
错误举报

第130章决议决意

    回到长城内的军帐之中后,张良便一头扎进了蒙恬为白云准备的住所忙活了起来.整整一天一夜,张良和白云愣是用泥土在桌子上摆出了一个巨大的微缩沙盘。

    沙盘摆好后,张良这才按照白云的指示,用很多小棋子摆出了两方人马的大致情况。

    秦军这边,依长城而分,数十万大军将战线拉得很长。但匈奴人那边,则是非常的集中,几乎是像一只紧紧对着他们的利箭,似乎随时都可以将他们穿个透心凉…

    "情况不容乐观啊,你看这里,还有这里,似乎敌人就像是在固守,但这种守势却比进攻还要难缠…"白云看着缩小了上万倍的匈奴营帐,他总觉得这个布局充满了诡异。

    或许是他多虑了吧,但他心中的顾虑却怎么也挥之不去。

    张良眉头一皱,道:"的确,这应该是个阵法。类似于道家的一些阵法,但它却没有任何的道韵,反而充满了血煞之气…"近似于道家的阵法却散发着邪恶的气息,这种诡异的场景,让张良完全放下了心中的傲气。

    不得不说,布置这阵法的人的确比他还要可怕得多。

    "这种阵势的确难缠,也难怪蒙恬这么伤神。只是到底该怎么破解,这却是个麻烦事…"白云无奈一叹。

    如果斩首行动真的那么靠谱的话,他就没有必要这么纠结了。要知道匈奴这个民族可是非常彪悍的,哪怕杀了他们的大汗,也可能无法起到什么打击的效应。或许这种做法还会起反效果,如果激起他们的怒火就更糟糕。

    而且杀了一个汗王,他们很快就会选举出下一个,这对于秦军来说基本上没有什么好处。

    现在的优势就是秦军武器装备优良,而且高手还算多。加上扶苏的三十万大军和阴阳家的霸道机关,他们这里的胜算也许可以达到六成。

    "六成胜算啊!我们倾尽所有才换来六成胜算。要是有他们加入就好了,唉…"听了张良的话后,白云看着沙盘感叹道。

    如果有墨家和诸子百家的人马加入,或许战争会轻松得多。但这可能吗,先不说诸子百家是嬴政的眼中钉肉中刺,单单墨家和公输家族的宿世恩怨就注定了他们很难合作,这种几率几乎是接近于零的。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白云现在终于体会到了这句话的无奈,尤其是他在养了条会抓鱼的熊后,他就更加难以决定。

    "你是说诸子百家?好像还真不容易呢…"张良看似悠然自得地伸手拨弄着沙盘上的旗帜,但他的眉头却一直没有舒展。

    就在刚刚,他试了三种不同的阵法来破解敌人的大阵,但无一例外都是败局收场。

    这次的对手,果然近乎妖。

    而且他们这边,似乎也不怎么团结。虽然嬴政已经下令这次百晓生做主,其他人只是帮手。但从蒙恬的眼中,白云和张良还是看出了些莫名的意味。似乎这位帝国名将,不怎么看好他们。看来得打场硬仗,才能让这位帝国名将收起他的自负。

    "师兄,听蒙恬说每次行动敌人都能够预知道,不知道是真是假…"张良看着白云,意味深长地说道。虽然他的脸上蒙着黑巾,但白云还是看出来了张良在阴险地笑着。

    "呵呵,试试不就知道了…"白云冷冷一笑,语气之中充满了戏谑。

    如果敌人真的能够未卜先知,那他也就只能发动全部高手来斩首行动。如果敌人在内部安插了奸细,那这个奸细无论如何也得挖出来。

    "好吧,我只提供具体方案,带兵打仗还是你来。要知道一个人要是太出名的话,麻烦总是会不断的。而我,恰恰是个怕麻烦的人…"张良笑了笑,在心中敲定了一个行动方案。这次不是演习,而是实打实的战争。他们所做的决定,往往决定了成千上万个人的生死。

    任何一个疏忽,都是致命的。

    "很好,不过具体行动方案,你得亲自写给我。有道是,法不传六耳……"白云拿起面秦军的小旗帜,狠狠地扎在了沙盘之中的一个地方。

    "有趣,师兄你的这种战法可是前所未有啊。不过看起来,还是很有用的。只是这个主要的地方,究竟谁来坐镇?…"张良皱皱眉头,对白云的这种战术非常疑惑。

    如果白云打算声东击西然后再来个混淆视听的话,他又何必将主要目标放在那个最不可能的地方?难道这其中,有什么玄机不成…

    "呵呵,天机不可泄露。现在我们要考虑的是怎么才能在不泄露攻击情报情况下,让参与的将士们做到统一的步骤…"白云笑了笑,因为在他心中已经有了个大致的轮廓。

    这还是卫庄给他的启发,当然,三国的诸葛亮也喜欢这么干。

    "你是说,锦囊?…"张良愣了愣,恍然大悟道。

    "不错,锦囊。看来我得找公输仇聊聊了,希望他不会让我失望吧…"白云拍拍手上的尘土,盯着沙盘的某处意味深长地笑道。

    这局棋,好像越来越有意思呢。

    "如果要保密的话,最好这样。但这样一来,行动的将军们会不会…"张良无奈一笑,白云好像太强势了点。但他可不能这样,作为一个好的谋士,他必须得全面考虑。

    但一从全局来考虑,他就会觉得这也不是那也不是。

    "他们,如果这次能够达到预订的目标,他们嘴再大也会闭上…"白云很清楚这些人的想法,他现在什么都可以忽略,他只要一个胜仗,能够让那些不服他的人闭嘴的胜仗。

    只希望对方的阵营之中,不要出了那种魔法世界的先知才好。那种存在,实在是非常难缠。

    "也罢,就这样商定好吧。"张良用笔写下大致计划后,想了想没有什么疏漏,当先便走出了大厅向着外面行去。

    接下来的事就交给白云吧,他也累了一天一夜,是该去好好睡一觉了。

    "这家伙,真是不负责。还谋士呢,我看是懒士差不多…"白云摇摇头,无奈地笑了笑。

    迈步走出大厅,白云望着头顶的朝阳,他觉得自己前所未有的轻松。当然,这种轻松也许只是暂时的。未来的战斗,永远也不会停歇。

    所谓的君临天下,又是否能够真正的做到君临天下呢?

    是非安乐,谁人评说。这个时代或许没有公平可言,但他却要在心中平衡一个天平出来。

    这是善与恶的天平,也是生与死的距离。

    "传我令,召公输仇来前厅见我…"白云看了眼天空,对着门口的侍卫淡声道。

    希望一天时间还来得及,因为他的计划是要在黑夜实施才能够起到作用。

    "大人,听说你找老夫。不知大人有什么能够用到老夫的…"公输仇看着白云,眼中的神色明显有些畏惧。

    他体内那可怕东西实在是恐怖,他用尽方式都没能去除,反倒是自己被折磨得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现在他看到百晓生,心中就打啰嗦。

    "不惜代价,在天黑之前给我制造出十个能够定时打开的秘密卷轴出来。记住了,能够打开它的密码只能你知我知。如果有第三个人知道,你就准备享受三天地狱般的生活吧…"白云没有客气,他也不需要客气。

    "是,老夫这就去。天黑之前肯定能够完工…"公输仇离开得很快,就像是有鬼在身后追杀他一样。

    这也不能怪他,实在是白云太可怕了。他现在连面对他的勇气都没有。而且制造出那种卷轴,可不是一会儿就行的事,希望在动员所有人的情况下,天黑之前能够赶制出十个来吧。

    因为白云所说的那种地狱般的生活,是他永远的梦魇。"权力,真是个不错的东西。怪不得上下五千年里,有那么多人都在追逐这个东西。有趣…"看着公输仇快步离开的身影,白云心中突然涌现出了种想法。

    如果他将来凌驾众生之上,那又得是种怎样的壮观场面呢。

    "呵呵呵呵…"白云眼眸深处悄然掠过了丝丝黑气,而这种黑色的气体却并不是真气,而是类似于精神力量的东西。而就在黑气越来越多时,这片虚无的世界里突然出现了道剑光。

    呲…就像是一滴水掉落到了滚烫的油锅里一样,只是这滴水,却没有被蒸发掉。反倒是油锅自己因为沸腾,而蒸发了一大片。

    最终,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以剑气胜利告终。黑气渐渐消退,但却又没有完全散掉。

    "可恶的破铁,又坏了吾的大事……"冥冥之中,一个愤怒的声音骤然响起,就像是来自最黑暗最深的地狱深处传来的咆哮。

    究竟是什么存在发出的这声咆哮?或许没有人知道。哪怕白云这个诱发者也不知道,就在刚刚,他的脑海里出现了一场寂静无声的战斗,而这场战斗的结局,很有可能影响到未来的整个世界!

    善与恶的交锋永远不会结束,就像是过去和未来永远不会重叠一样。

    尽管如此,过去所发生的事,却很可能影响到未来的命运。这,或许就是时间和空间最让人感到高不可攀的秘密。

    是善,还是恶?或许只在你的一念之间。

    当你打开一扇门时,你心中的另一善门就会悄然关闭,直到永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