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同人 >傲剑秦时 > 傲剑秦时
错误举报

第135章初战

    .漫漫黄沙遮天,赌我似水流年,一曲战歌相送,那惧万里河山,任那北风呼啸,我借长空铸剑,待到金戈铁马绝尘去,手掌乾坤几千年,

    长城之上,旗风烈烈,无数的烽火台上都升起了猎猎狼烟,而在长城以北的草原之上,无数的号角声对着天空吹响,就像在抒发一曲豪迈的战歌,

    今天是九月初,秋季的第一天,而他们的这场狩猎,也将在秋季的最后一次日落之前结束,无数的匈奴士兵都手握兵器望着南方的那道屏障,他们今天要用大匈奴的铁骑踏出一个富庶的国度,那些懦弱的南人,是不配拥有那么富庶的土地的,只有真正的來自草原的勇士,才配主宰那片世界,

    所以,他们要将这次狩猎进行到底,如果今天不能成功,等到一夜的修养以后,第二天他们绝对能够,整个秋天,这里都将是属于他们的猎场,

    "呜呜…呜呜…呜……"出战的号角声响彻天地,而整个匈奴的军营都露出了它可怕的獠牙,那绵延无尽的骑兵军阵,就像是一片移动着的版图,这种可怕而壮观的场景,几乎让长城之上的每个军士都为之震撼,

    草原多马,自然不会缺少骑兵,这也正是此战难打的原因,因为大秦帝国的士兵再怎么厉害,双腿也不可能跑得过骑兵的马腿,所以这场战争对于蒙恬來说是个不小的挑战,但现在好了,有人替他接下这个烫手的山芋,他也就乐得清闲,

    反正长城所在的群山间,只有这里的北方是一片草原,这也正是匈奴人在这里扎营的原因,而这段刚刚完工的长城,也就成了这场战争的主场,只要他们稳守不败,等到冬天到來,那些匈奴人就不得不退回他们的老窝去,等到那个时候,他们就算胜了,等到來年开春之后,就不是匈奴人进攻了,而是他们的复仇之战,

    "看起來敌人就要进攻了,准备投石车和陆地机关兽,同时,弓箭手准备,这次我要让他们的先头部队未到城门就损失大半,还有,让北斗成员伺机而动,寻找到敌人的指挥官斩除……"张良站在城楼上下着命令,而他身边的旗手则依照他的指示将手中的指挥旗使劲挥动了起來,顿时众人身后的营地里响起了机关启动的可怕咔哒声,紧接着在呼啸而过的音爆声下,一排排斗大的巨石从众人头顶的天空飞射而出,在巨石划过天空的爆发声过后,所有的巨石稳稳地落在了敌人的军阵之中,

    轰轰轰,轰轰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在匈奴军阵里响起,那四散飞溅的石屑和尘土就像是出膛的子弹一样击打在匈奴士兵的身上,对于沒有铁甲保护的他们來说,这就是场可怕的灾难,第一轮的投石就毁灭了近百人,这其中还不包括被惊吓的马匹所导致的踩踏事件,

    "嗖,嗖,,……"众人还沒有从巨大的沙尘之中反应过來,天空就再度响起了呼啸,这次的投石车更加可怕,所投的巨石居然达到了他们的前军阵中,

    无数的人马嚎叫打破了冲锋的热情,这些士兵从來沒有遇到过这么可怕的东西,这究竟是什么鬼东西,以前怎么沒有遇到过,匈奴士兵顿时惊慌失措,

    但事情远远沒有结束,在几轮投石车的攻击结束后,当匈奴骑兵冲到阵前时,他们再次见到了可怕的东西,

    "吼吼,,,"城外的土地骤然翻涌,不但生生在城前挖出了条巨大的鸿沟,而且还跳出了数十头狰狞的机关兽,

    这些机关兽看到马匹后轰然冲击而來,它们那可怕的吼叫声和血红的眼眸更是让匈奴士兵魂飞天外,

    "啊,这是什么鬼东西,"

    "啊,救命,,"

    当数十头机关巨兽冲进骑兵队伍后,终于展现出了霸道机关术的可怕之处,公输家族不愧是霸道机关兽的创始者,这种战争机器的可怕力量让张良终于明白了六国是怎么败的了,别说六国那些士兵,就是这匈奴的骑兵不是也毫无招架之力吗,

    张良有些感叹,如果情况一直如此,他们这场仗就会很轻松,可为什么他心中会有些担心,这究竟是在担心什么,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吗,张良想不明白,

    "天玑先生,老夫的这些孩儿们可能入得了你的法眼,破土三郎,可不只是能够破土的呢…"公输仇站在张良身边,他看着城外那些四处肆虐的机关兽微微笑道,

    这次北上,他几乎将整个家族都搬了过來,而且有了大秦帝国的资助,他的霸道机关兽们几乎每十天就能够制造出一头,而这些机关兽,将是这场战争的主要战力,

    "防御够了,要想达到进攻的目的,似乎还有些欠缺,你也看到了,它们的速度并不理想,接下來还是将方向放在飞行机关兽这方面吧,在将來它们可能会拥有比破土三郎还要巨大的作用…"

    张良的思绪飘到了将來,万一敌人还有什么可怕的底牌,那最后的决战他们恐怕就得出动空袭部队打击了,希望不会真的出现那种情况吧,毕竟那东西是北斗在这个世界立足的底牌,那东西是白云特意准备给阴阳家的,如果过早暴露会对他们很不利,说道阴阳家,似乎最近沒有接到任何关于他们的情报,而且天机老人也不知所踪,好像他去守护什么东西去了,难道那东西比阴阳家这个影藏的敌人还要重要吗,或许,这才是他最想得到的答案,

    "老夫明白了,天玑大人果然是老谋深算,只是现在,收回它们吗,…"公输仇看到已经有些血淋淋的机关兽,他担心那些血迹会影响到机关兽机械的运行,如果不早点收回,万一瘫痪在战场上就是给敌人白送几堆青铜了,

    "可以,收回机关兽,然后让投石车继续准备,不过这次不要投巨弹,投散弹吧,我们现在要的是全面覆盖打击,这样才能够给敌人重创……"张良想了想,做出了这个决定,巨弹虽然震撼,但杀伤力实在是有限,如果把无数的人头大小的石头放在投石车里投出去,那种场面才是他需要的,

    就像白云说的,如果速度达到了极致,哪怕是一滴水都会拥有穿透钢铁的威力,而现在的投石车,就拥有这种力量,设想一下,当数以千计的石弹从天而降的场面,那该有多么可怕,

    "老夫明白了,"公输仇转身一挥手,公输家族就吹响了召回机关兽的号角,

    当机关兽慢慢撤回后,匈奴士兵终于放下了心中的恐慌,这些怪物实在可怕,但好像它们不能够长战,不然那真是他们的灾难,机关兽完全撤离回城后,匈奴士兵再次在号角的催促下策马冲了过來,不过这次迎接他们的则是遮天蔽日的散弹,

    "砰砰砰砰砰……"无数的碎石夹杂着呼啸声落下,将一些倒霉鬼连人带马给砸成了肉团,而在一轮的轰炸过后,这种攻击并沒有停止,天空依旧飞扬着碎石雨,这些可怕的碎石在这段千米的路程之中,至少夺走了他们上万勇士的生命,

    "这些该死的南人,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东西……"纳兰明珠看着战场上呼啸而过的碎石和匈奴士兵的惨叫,她现在终于明白了战争的残酷,

    亲眼看着那些士兵被从天而降的碎石打成肉摊时,她的心中非常愤怒,

    "打得好,不愧是战争机器,"白云在心中暗自一笑,不过随即他就疑惑了起來,按这种场面,匈奴的单于应该出來给众人打气的,可为什么从头到尾他都沒有看到一个指挥者,难道这些匈奴人已经团结到不需要指挥官下令就能做出合理的安排了吗,白云非常好奇,但他又不便多问,

    别说是个像样的指挥官,他就是连射雕手都沒有看到一个,好像整个匈奴军营,就他前面这个傻丫头最值钱一样,

    "阿三,我们走,"纳兰明珠眼珠一转,当先向着后营走去,看她的样子,好像有了什么想法,

    "终于忍不住了吗…"白云心中微动,如果这个傻妞带他去找那些重要首领,那简直就是太好了,

    希望这次是去找那些贵族,这样一來他就能够一锅端,

    纳兰明珠带着白云快步而行,片刻后就來到了座普通的帐篷之中,当两人走到里面后,白云明显感觉到一股气息正稳稳地锁定着他,这股气息很诡异就像是在黑暗之中的猎手正盯着他的猎物一样,白云甚至都能够感觉到那种如芒刺在背的感觉,

    这是个高手,而且还是个射雕手,白云心中一定,依旧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明珠,不是让你别带人來这里吗,你怎么一点儿也不长记性,那个阿大阿二才刚死沒几天吧…"苍老的声音从营帐之中突然响起,白云这才注意到了一个正在看着地图的匈奴男人,这个男人很魁梧,似乎他身上还充斥着某种霸气,

    这是个长期身处于上位的人,而且还是个高手,白云在心中做了这个决定,只是那如芒刺在背的感觉,却不是这个人发出的,白云抬眼看去,只见帐篷的两边角落,各自站着一个魁梧的青年弓箭手,从他们手中的铁胆弓的力量來看,能拉动这种弓的人至少也得有千斤之力,

    射雕手,白云眼眸深处悄然掠过丝冷芒,不过在沒有确定那个中年男人的身份之前,他还是沉默的好,

    不过他们提到阿大阿二,难道这几天失踪的两个人死在了这里吗,白云神色突变,他好像感觉到了杀意在这座看似普通的帐篷之中悄然升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