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同人 >傲剑秦时 > 傲剑秦时
错误举报

第166章夜深深

    79免费阅最终盖聂还是沒能如愿以偿地吃到狼肉,反倒是因为被端木蓉发现他的不良嗜好让他睡了一夜地板,这种待遇,恐怕也只有在端木蓉面前才会有吧,

    长城之上的夜空依旧明亮,天际的繁星似乎也格外的多,张良就这么一个人站在城楼上看着星星,这是他最喜欢做的事,只有安静的场景,才能让他更加冷静,听老人们说,每个人死去后就会化作一颗繁星,那今夜死去的人又在哪儿呢,

    张良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或许这种说法本身就是个传说,所以他从來都不曾真正相信过这种事,

    对于人死后化作繁星的说法,他更加喜欢另外一个说法,那就是每个人从出生开始,他的头顶就有一个属于他的星星,在这颗星星里不但能够看到他的过去,也能够看到他的未來,这就像是宿命在他降生开始,就为他谱写好了剧本一样,

    他不知道自己的那颗星星在哪里,但后來天机老人告诉他,属于他的那颗星叫做天玑,这颗星星是七宿之中的智星,有了它,七宿之间才能够圆满,

    而更巧合的是,他手中的剑本名也叫天玑,虽然为了隐藏那个秘密将这剑改了名字,但天玑这个已经烙印在它星魂中的名字却是永远也无法更改的,

    侧目而视,关内非常热闹,至少秦军士兵们觉得这场仗是他们赢了,所以庆祝是很有必要的,而和关内的热闹场面不同的是,关外的敌营似乎格外宁静,宁静得让人担忧,

    这些敌人今天虽然依旧沒有成功,但他们却绝对不会放弃,

    他不知道敌人的下一波攻击会在什么时候开始,也许是明天,也许就在这个夜里,所以他将整个城楼上都安插了隐藏的弓箭手,而且众多高手的居所也从后面转移到了城墙内的住宅之中,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们就能够迅速出现,如今的长城虽然从外表看起來沒有什么,但却已经变得和铁桶一样,

    "这个夜晚真的很美…"雨蝶抱着琴來到城楼上,这是她答应白凤的誓言,每一天她都要在这里为白云弹奏一曲,好让他想起从前的温柔岁月,

    但今夜,听众却换了人,尽管如此,她依旧不会改变自己的初衷,哪怕白凤现在听不到这首曲子,她依旧会在这个时候弹奏,这是承诺,也是誓言,

    "是很美,你知道,他还沒有回來…"张良笑了笑,他不明白这个女子为何明知白云沒有回來,却依旧抱着琴來到这里,难道感情,真的这么神奇吗,

    张良心中暗自思量着感情这两个字,但无论他如何思量,他始终都对这两个字沒有什么感觉,或许是他从來不曾试过去爱一个人吧,所以他也就不理解这种心态,但他知道,感情其实并不神秘,只要经历过了就能够明白个中滋味

    "我知道,但我答应过他要在这里弹琴给他听,无论他在不在,或是听不听得到,这是我的承诺,也是誓言…"雨蝶盘腿坐下,将琴放在膝间弹奏着,

    她的曲子很美,至少让张良这种不曾动情的人都为之动容,原來这个女子对白凤的爱,居然那么深,哪怕是他变成了白云,亦或者是百晓生都无所谓,

    难道这,才是人世间的真爱吗,

    张良若有所悟,但他依旧沒有那种心痛的感觉,或许尘世间的真爱,离他还很远很远,也许以他的心态,他永远也无法找到那个能够让他动情的女子,

    夜色冰冷,琴声依旧,或许在这样一个夜里听琴望天是很不错的享受,哪怕是这天空不属于他,琴声不属于他,但他能够在此驻足一笑,也是幸事,无论未來如何至少他现在依旧活着,无论是江湖还是朝堂,每个人都在为了生存而战斗着,就连他也不例外,今天他虽然不曾拔剑,但死在他手中的人又何止万千,这或许就是高渐离刚刚感叹你所谓的一将功成万骨枯吧,

    琴声幽幽远,素问漠北寒,只可惜沒有寒萧冷笛相伴,不然肯定是人世间最美的曲子,它甚至比仙乐温情曲还要梦幻,

    长城之上的一曲红尘,再度点燃了张良心中对于感情的梦,而原本此时此刻应该在这里听着曲子的白云,却已经和两女深入了荒山野岭里,

    这两个匈奴的射雕手实在难缠,当他和两女乘鹰來到这里时,这两个人的身影早就消失不见,而白云在经过一番探查后发现这两个人居然沒有回匈奴大军,而是往更加深的老林子里逃窜着,

    这两个匈奴射雕手居然沒有往军营,而是选择了去往更深的林子里,难道他们有什么阴谋,或者是计划,白云看着眼前这片黑暗的山脉,他在思索着是否进入,

    "云,我们去哪里…"雪女望了望天空的寒星后对着白云问道,

    他们站在这里已经很久了,自从那两个人逃窜后他们就一直在山林中追寻着,但直到黑夜來临,她们却依旧沒有收获,这两个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她们寻找不道任何的踪迹,如果不是麟儿的搜寻本领强大,他们甚至都不知道敌人是从那里离开的,但现在天色已晚,就连墨麟儿都无法在这样的黑夜里找寻到那些蛛丝马迹,

    "我们去前面的山林,他们就隐藏在那里,虽然我不知道他们的踪迹,但我却能够感觉到那里压抑的杀气,看起來这两个人是故意引我们來这里,好一网打尽的…"白云淡淡一笑,手中的寒叶悄然落下,这片叶子就是敌人留下的线索,让他们入网的线索,

    "臭豆腐,既然你知道是陷阱,干嘛还去找虐…"墨麟儿抱着胸瞥了眼白云,她对白云的意见不是一点半点,就连称呼都从小白变成了臭豆腐,可想而知她对白云有多么气愤,她可不是雪女,学不來她那种淡淡的宁静感,她从來都是有仇必报的,哪怕是她最喜欢的人,

    "笨蛋,我还怕他们吗,"白云无语望天,这丫头真是胸大无脑,不,胸不大,但脑子也绝对不多,

    以他的速度和剑术,在这样的林子里根本不必害怕那两个家伙,更何况他可是白凤,玩暗器的祖宗,在这样的林子里,暗器恐怕比箭支还要让人防不慎防吧,

    "哼,懒得理你,"墨麟儿嘟着嘴白了他两眼,身影顿时消失在原地,她实在是不想再看见这个可恶的家伙,她怕再看一眼她就会忍不住想起那个床上的女人,如果她想起这个,估计杀人都不能发泄她的愤怒,这些天她好不容易才忘记那个场面,谁要是让她想起,她就送谁上西天,

    "咳咳,你就在这儿等我吧,我一个人进去看看,放心吧,我沒有事的…"白云有些尴尬,但他还是对雪女非常温柔,这个女子无论在哪方面,都是完美的,如果能够娶了她,那真是福气,

    不过雨蝶那边,似乎有点麻烦,

    "我沒有担心你,我只是觉得很奇怪,她怎么叫你臭豆腐,难道你很臭,可我怎么沒有闻到……"雪女皱皱鼻头,她好像沒有闻到什么臭味吧,

    雪女的话让白云心中的遐想顿时烟消云散,这个丫头片子,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咳咳,这么和你说吧,以前我喜欢吃臭豆腐,所以每次都让那个鼻子比小狗还要灵的丫头鄙视,所以臭豆腐这个名字就成了她的专利了,咳咳……"白云看着雪女狐疑的眼神,摸摸下颌尴尬道,

    这种糗事,他其实是不想提的,但谁知道白凤那个家伙口味这么特别,现在他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扑哧,…"雪女抿嘴一笑,看着白云的眼神突然变得非常奇怪,这个家伙什么时候口味那么独特了,她怎么沒有发现,难道是因为她的出现,而改变了,可他怎么知道我讨厌那味道呢…

    雪女心中胡思乱想道,

    "咳咳,笑什么笑,我戒了很久了,不说了,哥还得拼命去…"白云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都怪墨麟儿这疯丫头总是这么叫他,现在好了,遗臭万年了吧,

    白云黑着脸落荒而逃,他实在是不敢看雪女那幸灾乐祸的表情,

    "呵呵呵,臭豆腐,"雪女痴痴一笑,看着白云的目光也变得格外温柔,

    不知为何,她突然之间就不怎么在意过去了,似乎这个男人已经将她的心填满了吧,以至于她以前的记忆都无处安身,或许,这就是真正的爱情,

    当她深爱着他的时候,她对他所做的一切都不会再介意,哪怕他四处沾花惹草,只要他对她的爱和从前一样,这对于她來说就已经足够了,雪女微微一笑,只要彼此相爱,成不成亲又有什么关系呢,

    "喂,我说你笑得那么傻,你不会被他俘虏了吧,你可别忘了在城里我们还有个情敌沒有解决呢…"墨麟儿突然出现在雪女面前,看着雪女无语道,

    这女人是怎么了,不会傻了吧,

    "情敌,说到情敌,好像你也是我的情敌吧,哼……"雪女白了眼墨麟儿,迈步向着旁边的高岗走去,既然白云打算一个人去解决敌人,她也就沒有必要去添乱,她知道以她们的力量如果去那里,恐怕添乱的可能性会比帮忙大得多,

    "喂,你什么意思,告诉你,你要不说明白,本姑娘和你沒玩……"墨麟儿气呼呼地跟上雪女的步伐,她被雪女这句你也是情敌给气了个半死,

    "沒什么意思,我只是想说,本宫不死,你们永远都是妃…"雪女突然想起白云以前给她讲过的故事,她记得里面的这句话非常强悍,而且还很霸气,用到这里來,似乎是非常合适的话,

    "我,我,我靠,…"显然雪女并不是唯一被白云给同化的古人,她的这句经典的国骂就说得很振奋人心,

    不过骂归骂,她在心里还是比较认同雪女的话,白云对这个女人实在是好得过分,比较之下,她反到像个第三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