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同人 >傲剑秦时 > 傲剑秦时
错误举报

第175章伤别离

    命运就是这么喜欢和人开玩笑,当你准备好去做一件重要的事的时候,往往会发生很多让人意想不到的意外,

    妃雪阁的顶端,白云坐在阳台边看着远处的天空,在他的手中,握着两截断裂的玉箫,这是雪女的玉箫,他现在握着她的玉箫,却无法把握住她的人,

    或许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有很多无法把握的人和事,他无法改变自己,更加无法改变宿命,或许昨夜他真的不应该喝酒,墨麟儿居然将他打成了这样,

    摸摸自己的脸,白云感觉到一阵刺痛,墨麟儿昨夜真的很生气,他现在都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脸都大了一圈,

    "这墨丫头,还真是个暴脾气,只是雪女,我,唉…"白云望着手中断裂的玉箫深深叹了口气,

    雪女走了,带着墨麟儿消失在了燕地,和她们一起走的还有黑鹰和白鹄鸟,而这个断裂的玉箫,却永远地留在了妃雪阁的阳台上,断裂的玉箫,就像是碎了的心吧,白云知道,雪女的心肯定伤透了,

    他知道雪女的性格,她可以容忍自己喜欢别的女人,但却绝对不会容忍自己和别的女人有了子嗣,这种结果,会让她觉得白云根本就不爱她,而当一个女人觉得自己深爱的人不再爱她后,她往往会走向一个极端,

    爱之深,恨之切,他完全可以想象当雪女对他失望透顶之后会发生什么事,

    雪女带走了白鹄,原本这是个好消息,他可以通过白鹄鸟的灵魂印记找到两女,但现在却不行了,因为他做了件蠢事,为了让两女能够完全控制自己的坐骑,他将灵控术交给了她们,现在,两只笨鸟完全和他失去了联系,也就是说雪女和墨麟儿的踪迹也几乎全无,想要找到她们,恐怕是千难万难,

    但无论如何他都要去寻找她们,他不能够失去雪女,或许人性就是如此,当人们失去了才会觉得珍惜,

    而他,也不例外,他从來沒有想到过他会失去雪女,但现在他却真正走到了这一步,失去一个人或许沒有什么,但如果失去了一个爱人,恐怕谁也不会接受,

    "走了,呵呵,"白云握着断裂的玉箫看着天空苦笑不已,

    原本他已经准备好了一切,但上天真的就和他开了这个玩笑,但这又能怎么办,都是他自己自找的,

    酒和色,真是个害人不浅的的东西,白云除了苦笑还能够做什么,去将雨蝶臭骂一顿消消气吗,答案是否定的,

    雨蝶或许太过心机深沉,但她却沒有做任何对不起自己的事,其实白云知道雨蝶这么做的私心,因为女人在对待感情方面都是很自私的,哪怕是古代的女子也不例外,或许所谓的三妻四妾根本就不是女人们愿意的,而是被形势所迫吧,

    "凤,对不起,"雨蝶又來到了这里,这是她在这三天之内第五次來这里了,每次來这里,这里的情况都和从前一样,满地的碎酒坛子以及坐在阳台边发呆的白云,

    他知道,她说出这个消息后白云肯定就会和那两女产生裂痕,这种结果,正是她想要的,白凤,只能属于她,

    不得不说,女子在这方面都很自私,就算是她也不例外,

    白云依旧沒有回答她的话,他只是淡淡地望着天空大发呆,雨蝶來了五次,也向他道了五次歉,但他却一次都沒有回答她,

    不是不愿,而是不能,他如果原谅了这个女子,他就会愧对雪女,

    "凤,我…"雨蝶尝试着让白云原谅她,但她却低估了白云对雪女的在乎,

    这次她非但沒有让白云原谅她,而且更是让白云做下了个决定,

    "我要去找她,而你,从今天起,你就呆在妃雪阁吧…"白云起身看着雨蝶说道,他的声音很平静,语气也很平静,但这份平静的背后,却是无尽的苦涩与怒火,这个女人毁了他的爱情,也毁了他,

    他要去找雪女,无论找到哪一天,而这个心机深沉的女人,就让她一辈子呆在妃雪阁吧,这里不愁吃喝,而且还有北斗弟子专人照顾,自己这么做,已经很对得起她了,至于她腹中的孩子,她愿意生就生吧,找不到雪女,他是不会回來的,

    白云眼中的黑气越來越浓郁,他看了眼雨蝶和就转身离开了阳台,

    片刻之后,他离开了飞雪阁,而原本以为能够拥有一切的雨蝶,却已经被白云孤立在了妃雪阁这座牢笼之中,

    "凤,你好狠心……"雨蝶望着那个迈步远去的背影,她眼中的泪水嘀嗒而落,白凤变了,变得有些冷漠,从前的他,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雨蝶蹲在阳台上,就那么看着远去的白云,

    她只知道白凤变了,却不知道她自己其实也变了,白凤不是白凤,而她,也早已不再是曾经那个柔弱的雨蝶了,她忘了那个存在所说的话:女人有了容貌也就有了男人,但有了心机,就会拥有整个世界,

    她的心机得到了白云对她的感情,也正是她的心机葬送了这段感情,那个男人,曾经那么爱她的男人居然为了另一个女人而抛弃了她,哪怕她已经有了他的孩子,

    原來命运,真的喜欢和人开这种玩笑,哪怕是这个人不愿意,它依旧如此,

    "主母,宗主吩咐过,您以后不得卖出妃雪阁半步,您,还是回屋去吧…"北斗组织的女弟子走上阳台扶起雨蝶轻声道,她们这些做属下的还能怎么办,自然是谁大听谁的了,白云已经下达了死命令,这个女子可以指使她们,但就是不能够迈出妃雪阁半步,这是底线,白云的底线,

    北斗弟子的好意雨蝶并沒有反驳,她随着她们走回了自己的屋子,她发誓,这个孩子她一定要保住,无论白云以后怎么对待她,她都有了能和那两个女人叫板的资格,如果这次能够为白云生下个男孩,那么她在白云心中的地位就是永久的,

    这是赌博,对未來的赌博,她虽然无法踏出这座妃雪阁,但白云却并沒有赶走她,这就证明白云还是在乎她的,

    只要这个男人心中有她的位置,她就不算失败,感情,是需要争取的,

    她争取了她的感情,虽然手段不怎么光明,但这个世界从來都不是属于光明的,至少她这些年,就从來都沒有看到多少次的光明,她看到的只是乱世和阴暗,

    这个世界是血腥的,无论是江湖还是朝堂,雨蝶知道,所有一切的等待都是虚妄,只有真实把握在手中的才是真实的,

    "你们下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雨蝶坐在窗边看着窗外的黑暗沉默不语,多么忧伤的星空啊,这真是个令人伤感的世界,凤,无论多久,我都会在这里等你回來的,还有,我们的孩子也会,

    雨蝶望着窗外的黑暗微微一笑,她似乎完全忘记了刚刚白云对她的无情,

    她是个聪明的女人,她知道现在做任何的事都是无用的,她唯一能够做的,就是为这个男人留下后代子嗣,

    她相信,时间会让白云明白她有多爱他,

    "主母,高先生刚刚來过了,他问宗主为何深夜离开……"北斗弟子在门口禀报道,高渐离來得很突然,她们也只能如实地告诉高渐离,然后再來禀报雨蝶,

    "我知道了,以后再有客人來的话,你就告诉他们说宗主已经失踪了吧,让他们自己做好自己份内的事就行,还有,如果江湖中有任何和他有关的消息,你们都要在第一时间通知我……"雨蝶轻柔的声音从屋子里传了出來,紧接着便沒有了声音,

    她还能够怎么办,外面的任何一个人都不是她所能够指挥的,

    那些人能够对她这么尊敬,无非就是看在白云的身份上,如果沒有白云,恐怕就是一个下人都不会对她有什么好脸色,

    "是,"北斗弟子躬身退下,看起來这位主母大人似乎也不是很难相处,她们这些留守弟子看样子能够轻松不少,

    白云虽然离开了妃雪阁,离开了燕地,但一些繁琐的事却并沒有停止,

    嬴政的通缉令已经來到了燕地,大街小巷都张贴着他和墨家弟子的画像,如今燕地虽然安全,但墨家的众人出行却必须要伪装才行,如果还是以前那样大摇大摆地出现,恐怕他们很快就会被发现,

    "你说白兄离开了燕地,难道为了寻找雪女她们,…"墨家驻地之中,众人端坐在议事厅里发着呆,白云走了,却留下了个大麻烦给他们,

    这个家伙为何选择独自离开燕地,难道只是因为他要去寻找雪女吗,

    这个笨蛋,难道他不知道大家共同寻找总要好过他一个人么,

    墨家的几位头领非常无语,看样子感情的确能够让人变笨,哪怕是号称神机鬼算的白云也不例外,

    "或许,他是想一个人好好静静吧,可我们接下來该怎么办,这阴阳家和嬴政真是阴魂不散…"高渐离无奈道,

    白云眼看就要和雪女成亲了,居然弄出了这么一档子事,这还真是命运多舛,好事多磨,也不知道白云和雪女这对等待了十年的恋人究竟能否终成眷属呢,或许沒有人会知道,因为他们都无法未卜先知,

    "通知子房,看看他有什么打算,"盖聂眉头一皱,说出了这个折中的办法,这个办法在目前來说,的确是很有用的,现在有什么大事他们无法和白云商量,也就只能和张良商议商议再说,

    "这,好吧……"众人无奈叹息道,一场会议就这么草草了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