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同人 >傲剑秦时 > 傲剑秦时
错误举报

第176章踪迹

    易县,地处燕地之西的边陲,和赵地接壤的小县城,这里自古以來都是连年征战的地方,所以这个小小的县城平时也沒有多少居民,但自从大秦帝国一统天下之后,这个原本荒芜的边陲小县城也渐渐地变得繁华了起來,

    尤其是近段日子,大秦帝国的通缉令突然下发了整个七国疆域,而白云这个名字也渐渐地被江湖中人和普通百姓一起熟知了起來,

    此时正直旅客远游做生意的好时节,易县的鸿运茶楼之中已经座无虚席,而如今的众人讨论得最多的,无非就是江湖中和庙堂之上出现的异事,

    "嘿,听说了吗,最近江湖中出现了个白发魔女,她见人就杀啊…"茶楼之中,临近窗口的几个江湖中人窃窃私语道,发话的真是靠近窗口的一个中年剑客,看他的模样,似乎也不是个泛泛之辈,

    也是,在经过几次天变之后,天地灵气越发浓郁,而武者的进阶也更加容易,现如今的江湖之中,一二流的高手已经少之又少,而能够出现在人们眼中的都是些后天高手,就是先天高手都不算稀少,

    "哪啊,听说她只杀男人,负心男人,唉,前几天在这里她就杀了个娶了八房妻妾的商贾,那情形,真是,唉…"那个中年男人旁边坐着的是个老头儿,他似乎就像是亲眼目睹了那场面一样,

    提起那个杀人如麻的白发魔女,他现在脸上都充满了畏惧,

    最近这个白发魔女闹得沸沸扬扬的,从燕地一路而來,死在她手中的人就不只三位数,虽然这些人其中都有很多是富贵人,但他们却不是都该死,但这个白发魔女却不管如此,一律就地格杀,

    "白发魔女,一个……"在鸿运茶楼的角落处,一个衣衫褴褛的青年男子正慢慢地喝着桌上的茶,他的打扮非常普通,甚至就像是个生活落魄的青年,

    如果不是他有茶钱的话,恐怕店主都不会让他进门,这个落魄青年正是白云,他沿着燕地往西,一路都追寻着雪女的消息,而他自己,却沒有怎么顾及,以至于等他來到这个小县城的时候,他身上的衣衫就和普通乞丐差不多了,

    白发魔女,应该就是雪女吧,这一路上他已经听过不止一次这个称呼,似乎雪女从离开了妃雪阁后就性情大变,从一个温柔贤惠的佳人变成了一个魔女,

    而这一切的缔造者,就是他这个臭豆腐,

    雪女的踪迹很好找,但白云却沒有打听到墨麟儿的消息,似乎从妃雪阁离开后,她就从世界上消失了,

    她沒有和雪女在一起,这点是毋墉置疑的,但这个丫头究竟去了哪里,这点白云却丝毫沒有头绪,

    "唉,那个白发魔女长得还是的错的,就是不知道她怎么变成这样了,难道是和她杀那些妻妾成群的人有关,嘿…"一众江湖中人喝着茶侃侃而谈,

    他们倒是觉得这是件好事,至少可以让普通百姓知道他们的厉害,虽然现在的天下是大秦帝国的天下,但江湖,还是得属于他们这些武林中人的,

    "嘿,谁知道呢,不过目前比白发魔女更加值得一谈的是那个通缉令头号要犯,价值百万金的白云呢,据说获得踪迹者都有十万金,而要是抓到他,嘿嘿,我倒是很好奇,究竟是什么滔天大罪让他被嬴政这么记恨,嘿嘿,不会是他给嬴政戴了绿帽子吧……"一个江湖中人从怀中掏出张通缉令,上面赫然就画着白云的模样,

    看样子这个家伙也是想碰碰运气的人,这天下间从來就不缺少想一夜暴富的人,而找到白云的踪迹,这个是个天大的好买卖,

    如果他们能够得到白云的一丁点儿消息,那他们可就发达了,虽然他们不是秦人,但这世界,谁会和钱过不去呢,

    "哈哈哈哈哈,有可能,哈哈哈哈,你行,哈哈哈哈……"一众江湖中人顿时哈哈大笑,惹得那些普通老百姓脸色大变,这些江湖中人太放肆了,居然敢公开谈论嬴政这位始皇帝的家事,

    "一群弱智,"坐在白云身后桌子上的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拿着茶杯嗤鼻道,

    这些所谓的江湖中人,真是一群二流货色,这些沒用的家伙就连嬴政这位始皇帝都懒得管,他们居然还有胆子在这里讨论大秦帝国,真是不知死活,

    "呵呵,有意思,"白云嘴角微动,假装什么都沒有听到,也许等下这里就会有场好戏也说不定呢,

    早知道在这个时代,能够免费看表演的机会,可是很少的,

    "哪儿來的小丫头,敢管大爷我们的事,找死啊你,砰……"一把大剑狠狠地拍在白云的桌子上,而这个大剑的主人正是刚刚讨论嬴政的那个大汉,

    他将剑拍在白云的桌子上,并不是针对他,而且只不过他觉得白云这里顺手,所以就将剑拍在了这里,

    白云沒有动作,依旧自顾自地喝着茶,别说是面前放了柄大剑,就是放着巨阙剑他的眼皮也不会眨上半点,

    "怎么,你还有意见,看看你们,一群上不了台面的二流货色,还好意思在这里谈国事,人家诸子百家那么多英雄豪杰,都沒见过谁有你们这么嚣张吧,还有,你们身为江湖中人居然还想抓白云,我看你们连让人家白大侠出手的资格都沒有……"这个少女很年轻,但她面前的宝剑却让众人明显感觉到了不好惹,

    每个江湖中人都知道,行走江湖有四种人不能惹,模样邋遢的老人,老气横秋的孩子,有恃无恐的女子,还有就是军人,以很多铁血的经验來看,惹上这些人的家伙都沒有什么好下场,

    今天,他们不会这么倒霉吧,

    一众江湖中人仔细打量着这个妙龄少女,片刻之后众人还是明智地沒有动手,而这个当先出声的大汉,也一时愣在了那里,他不傻,他完全可以从这个少女嘴里听出那种发自肺腑的傲气,

    看样子这个女子,惹不得,

    "哼,青山不改,绿水长流,今天大爷我就放过你…"大汉憋着气说出了几句让自己下台阶的话,随后他就拿起桌子上的大剑抗在了肩头,不知是意外还是偶然,他在拿剑的时候,碰倒了白云桌子上的茶壶,顿时温暖的茶水嘀嗒而下,大半都洒在了白云的衣衫上,

    "等等,你弄洒了我的茶水,你是赔礼呢,还是道歉呢…"白云轻柔的声音突然响起,打乱了大汉正欲离开的步伐,

    他不是个缩头乌龟,在这个时候如果不让对方赔礼道歉的话,他这个大秦第一通缉犯未免也混得太差了点,

    "哟,还真有找死的,小子,你是在和我说话吗…"大汉转身看着白云,他怎么看怎么觉得搞笑,

    试想一下,当你正憋气窝火的时候,面前有一个柔弱的落魄书生要让你道歉时,你会是什么表情,

    估计百分之九十的人,都会觉得好笑吧,

    "是的,如果沒有别人打掉我的茶壶的话,我想你得赔礼道歉…"白云笑了笑,他并沒有起身,也沒有说什么过激的话,他的语气就像是在和一个朋友聊天那么温和,但众人却明白他这种温和并不只是聊天,

    看样子今天,真的有场好戏,白云背后的女子心中一动,她感觉到了旁边这个柔弱青年的有恃无恐,

    如果他不是一个傻子的话,那么他肯定就是一个高手,这是她的直觉,而且她的直觉从來沒有出过错,

    "哈哈哈哈哈,有趣,我倒是想看看,你有什么资格让我道歉,你以为你是谁,剑王韩信,还是剑圣盖聂,亦或者是剑魔卫庄,哈哈哈哈哈…"大汉一连说出了几个当世绝顶高手的名字和称号,他觉得眼前这个小子真的很可笑,

    如果不是他刚刚憋气窝火无处发泄的话,他肯定舍不得教训这个活宝,

    "你所说的这些人,我都不是,但他们,却都得听我的…"白云淡淡一笑,放下了手中的茶杯,

    话已尽,茶已凉,

    "哈哈哈,听你的,你以为你是谁啊,剑神白云,哈哈,兄弟们,他说那些大侠都听他的,,哈哈哈…"

    一众江湖剑客被大汉逗得哈哈大笑他们今天真是长见识了,这年头真是有不怕死的,吹牛吹到这种程度,

    大秦帝国的首位通缉犯的名字,居然也会有人冒认,

    "白云,很了不起吗,如果你知道他连自己的女人都管不住,你就不会觉得他了不起了,呵呵呵…"白云苦笑着起身慢慢离开了茶楼,让众人觉得奇怪的事,那个先前还气势汹汹的大汉,现在居然像个木头一样杵在那里丝毫沒有动静,

    "嘭……"白云走后片刻,这个大汉的身影才轰然倒下,

    众人这才看到,这个大汉居然已经死去多时了,而且他全身居然沒有任何伤口,就像是在瞬间就被人夺去了魂魄,

    "啊,…"坐在白云旁边的少女脸色苍白,她刚刚真的沒有看到那个落魄青年出手,她只是看到他盯了那个大汉一眼,

    就是这么一眼,居然活活盯死了一个后天高手,这种修为,真是恐怖,

    不对,听他的语气,似乎对白云很鄙视,难道他是…

    少女想到这儿眼睛一亮,顿时飞速追了出去,只可惜等她到了大街上后,再也沒有看到那个落魄的青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