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同人 >傲剑秦时 > 傲剑秦时
错误举报

第190章陨落

    "老东西,你这是做什么啊……"无名握着剑圣传出来的黑色铁片久久不语.这东西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那么肯定就是剑圣的圣灵剑法精义。

    剑圣走了,带着他对生死的淡然而去。而他所带给他们的,不只是去除了一个对手,而是让他们再次有了战斗的资本。

    没有了冥丰,他们就能够再次解决掉这里的敌人。因为没有人能够抵挡得过他和西门吹雪的合力攻击。

    "剑圣,他的确配得上这个名字。"西门吹雪散乱着长发感叹道。

    剑圣的陨落他也很难过。虽然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剑客,但真正的剑客却是屈指可数。而现在,又是一个真正的剑客,就这么永远离开了这个人世间。

    或许以后的日子里会有很多人离开人世,包括他自己。但这种损失,却是非常令人痛惜的损失。

    "杀,一个不留…"无名的身后突然绽放出一个金色的剑轮,这位纵横天下的剑宗大师,再次爆发了愤怒。

    曾几何时,他的愤怒毁灭了十大门派,几乎树敌天下。但后来他的愤怒却让整个世界的高手都为他赔了葬。万剑归宗其实并非是一种剑法,而是心态。

    当他愤怒的时候,万剑归宗将是这个世间最可怕的。

    "杀!"独孤求败脸上掠过了丝苍凉,顿时将手中的宝剑化作了满天剑影对着湘君和湘夫人冲杀了过去。

    而其他缓过神来的人,也纷纷和自己的对手拼杀了起来。

    刹那之间,满天都是可怕的真气和剑气,而无名在说出了一个不留那句话后,便施展出最强大的剑术对着月神。而西门吹雪则向着云中君冲杀了过去。

    今夜他们必须要为剑圣报仇,这里的敌人一个都不能留!

    "啊!……"一道可怕的金黄色剑气飞掠而过,将月神再次给轰飞了数百米。而和他同时行动的西门吹雪也飞身一剑穿过了云中君的心口。

    对付一个道境人阶初期的剑客,他如果还不能够秒杀的话,他就不配叫做巅峰高手了。而和云中君不同的是,那个和无名对抗的女子似乎也是巅峰高手,所以才一而再再而三地抵挡住了无名的爆击。

    但这个云中君,却没有那么幸运。

    "噗,你,你是谁……"云中君看着穿心而过的宝剑,他瞪大了眼睛看着西门吹雪。他怎么也想不到,今夜的战斗会是他生命中的最后一战。

    这个白衣青年,真的太快了。他甚至都没有看清他的人影,西门吹雪手中的宝剑就迅速穿过了他的心口。等到他反应过来时,却是为时已晚。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剑,我收下了……"西门吹雪冷冷一笑,伸手夺过了云中君手中的天照。

    他原本的这把名剑很不错,但他夺这个人的剑却只是为了送人。像这个人手中的怪异剑,他可用不怎么习惯。所以他打算送给白云,因为他看到白云并没有兵器。如果他的对手连兵器都没有的话,他以后又怎么和他一决高下。

    噗嗤!西门吹雪抽出血淋淋的宝剑,随即转身看着和独孤求败打得难解难分的两个人。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那对夫妻也是和那个少年一路的人。

    他西门吹雪的人生格言就是:对于敌人,只有死亡。

    "不好,这么下去我们谁也跑不了。我们得带着月神大人撤退…"湘夫人飞身格档来独孤求败的宝剑,顿时来到湘君旁边低声道。因她看到了云中君的陨落,而且那个可怕的青年剑客已经将目光看向了她们。

    "不错,我们撤!"湘君脸色一变,连忙拉着湘夫人施展遁术消失在了原地。而随即他们又出现在月神旁边,拉着月神就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这是影遁之术,是他拿手绝技。如果不是施展这种绝招的损耗太大,他早就利用这种绝招来战斗了。

    湘君的遁术的确神奇,当逍遥子和墨麟儿来到场中时就只看到了一地的废墟和已经死去的云中君。

    而在场的剑客之中,无名站在屋顶默默无语,而西门吹雪则握着云中君的天照剑看个不停。他想看看,这柄奇怪的剑究竟是怎么打造的。只可惜他对铸剑之术涉猎太少,并没有看出什么。

    而和西门吹雪不同的是。胜七扛着巨阙看到墨麟儿后便踏着大步而来。而独孤求败也奇怪地看着夜空发呆。他们不知道这是什么秘术,居然在瞬间就消失不见。这种消失并不是隐身,反倒是向曾经湛卢让他们进入剑中世界的传送一样。

    这究竟是个怎样的世界?居然还有这么神奇的秘法。

    "云中君死了?哈哈,死得好!"逍遥子看着倒在废墟上的云中君,他的脸上充满了幸灾乐祸。

    阴阳家又死了个长老,真是个好消息。只可惜他来晚了一步,否则怎么会让湘君有发动遁术的机会。该死的阴阳家,居然把道家的缩地成寸之术改得面目全非。

    还有很多道家秘术,都被阴阳家给变成了邪术和魔法。这个该死的宗门,简直就是丟道门的脸。逍遥子暗自喝骂了声,顿时消失在了这里。既然阴阳家的人逃走了,他自然得去找他们的踪迹。

    "奇怪,这里有他的气息。臭豆腐他也来了吗?他人呢…"墨麟儿闻闻空气,他突然感觉到了白云的气息。

    白云来这里干嘛,难道是为了找她们?可既然来了,他人呢。

    墨麟儿不认为白云是在躲她,她觉得他出了什么事。

    "不知道,我没有看到他。"胜七走上前来,将手中的巨阙砰的声放到了地上。这次的战斗打得真不爽,似乎总是有人来抢他的对手。该死的,难道他胜七就那么差吗?居然混到了被人无视的地步。

    "没有?不可能。喂!你们谁见过白云,带我去找他!…"墨麟儿看着无名三人高声道。她觉得这三个人肯定见过白云,希望能够找到他吧。

    "白云?不好!"无名三人被墨麟儿的声音吓了一跳,但随即他就想起白云也中了六魂恐咒,也不知道现在情形如何。如果白云要是出了什么事,那就全完了。

    话音未落,三人就飞速越过一条条街道查找着白云的踪迹。只可惜无论他们怎么寻找,依旧没有看到任何的踪迹。

    "白云不在这儿,那个女子也不在。应该是她带走了他……"西门吹雪来到白云最初所在的地方看了看后皱眉道。

    如果是那个女子带走了白云,那么她又会去什么地方?还有,看那个女子的模样似乎不认识白云,但白云却认识她。难道她和他有什么关系吗?现在白云又在哪儿呢。

    六魂恐咒的威力,就连剑圣都无法逃避最终和敌人同归于尽,那白云他。

    无名三人望着彼此,眼中深深地泛起了对白云的忧虑。

    "喂,你们看什么呢?白云呢,他死哪儿去了…"墨麟儿来到无名旁边,看着他们好奇道。不就是问问白云的消息吗,看这三个人紧张得。

    "少主他为了救一个白发姑娘中了阴阳家绝世高手的六魂恐咒,现在,我们也不知道他在哪儿……"无名看着夜空无奈道。上次他们能够找到白云还是因为那个神秘的声音告知了他们白云的所在。但现在,茫茫人海,他们上哪儿去找。

    "什么?六魂恐咒!还有白发姑娘?是她!!!?…"墨麟儿脸色大变,她突然有些担心白云的安危。

    因为白云曾经说过,他以前能够治六魂恐咒还是因为一把神剑的帮助。但后来神剑离开了他,他也就非常担心这种可怕的禁术会出现在手下人身上。

    所以那个时候他三令五申让手下的人在面对阴阳家的高手时,一定要再三小心。但这次,却是他自己中招。

    如果没有神剑,他还能够治疗六魂恐咒的咒印吗?墨麟儿在心中询问着自己。但她却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白云曾经说过那东西的可怕,他更是说过他自己如果遇上也够受。但现在,他却是用实际情况证实了他的话。

    "找,一定要找到他。"无名收起剑圣给的黑色铁牌,神色凝重道。

    白云的生死关系到他们的未来,甚至是天下人的未来。如果白云出了什么事,那么对于天下来说就是要命的事。他们虽然不知道湛卢在谋划着什么,但他们却知道这件事需要白云才能去完成。如果白云死了,那么他们的未来也就会破灭。

    "预备,放!!!"刹那间外围的秦军箭阵骤然向着他们几人发动了攻击,刹那之间无数的利箭从天而降向着他们射来。此时此刻,正是进攻的最佳时机。

    刹那间的箭支攻击让无名几人有些发愣,他们不人为这些军士有杀伤他们的能力。但这些大秦军队,居然还真有虎口拔牙的勇气。难道他们就不怕惹急了这些人的后果吗?比如这几个人发动屠杀。

    无名眼中闪过了丝厉色,当先凝聚起真气宝剑就化作一条剑龙向着秦军阵地冲了过去。

    与此同时,剩下的几人也将愤怒发泄到了秦军士兵身上。

    五个人,五个绝世高手,选择了五个方向对着秦军箭阵冲了过去。片刻之后,整个邯郸城就响起了可怕的惨叫。

    世人再次见识了和江湖高手作对的下场,尤其是和绝世高手作对的下场。当一切结束之后,所有老百姓都被遍布邯郸城的尸体给吓得两腿发软。

    三千铁甲驻军以及一千铁甲箭队。居然一个都没有活下来。

    "咳咳咳咳,该死的剑客…"被剑圣击出的幽暗的大洞之中,一个浑身破破烂烂的冥丰慢慢爬了出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