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同人 >傲剑秦时 > 傲剑秦时
错误举报

第195章风动

    江湖,这是个大染缸,似乎每一桩每一件大事都和江湖这两个字脱不了干系,

    尤其是在近年來,江湖中几乎就沒有停息过纷争,先是大秦帝国的皇帝陛下发动了对诸子百家的争斗,导致了墨家机关城崩塌,然后又是桑海发生了一系列的大事,自此江湖中再也沒有安宁之日,但和江湖比起來,庙堂之上也是如此,

    嬴政这位主宰着天下命运的的霸主一次次的将命运的齿轮向前推动着,先是北征匈奴,后來又是发布了大片法令和治国方针,

    但无论如何,都沒有最近的一次让天下人惊讶,因为这次嬴政的法令只有八个字:罢辍百家,独尊儒术,而这八个字的实施者,就是向來与儒家交好的扶苏公子亲自出马,

    而配合他实施这一系列行动的,就是蒙恬的数十万大军,此时众人才明白,原來嬴政近來集结军队并不是为了打仗,而是为了安定内部,

    可以想象,一旦这八个字开始实施,就会有很多的人出來反抗,因为这关系到他们的家族传承,如果嬴政真的罢辍了百家,那么诸子百家在这个世界上恐怕就会渐渐绝迹,

    "好毒的计策,这绝不是嬴政能够想出來的,不过这对我儒家來说,成败难料……"小圣贤庄后山之中的竹林小筑里,荀子伏念以及颜路三人都端坐在竹楼之中商议着这件大事,

    而摆在他们面前的,就是一份大秦帝国始皇帝亲自发來的圣令,

    这份命令來得太过突然,以至于他们这三位儒家大师都为此聚集一堂,由此可见,这个命令对于小圣贤庄和儒家來说有多么重要,

    这份圣令对于儒家來说,即是天堂也是地狱,如果嬴政真的有心推崇儒学,那么儒家在诸子百家之中的地位就会与日俱增,而且更是远胜从前,因为这样会让天下人都信仰儒学,

    但它所带來的坏处也是巨大的,如果嬴政不是有心推崇儒家思想,那么他就是在利用儒家和诸子百家來互相厮杀,这样一來,整个儒家就到了风雨飘摇的日子,而首当其冲的,就是小圣贤庄,

    因为此时此刻,在小圣贤庄里,扶苏正带着蒙恬恭候着他们,

    "师叔,这会不会是李斯的诡计,"颜路双手一抬,对着荀子恭声道,

    以目前的情况來看,很有可能这是一次对诸子百家的大动作,而他们儒家,只是嬴政手中的工具,只可惜张良不在庄中,否则以他的智慧,肯定能够看得出來嬴政这位君主的打算,

    "不,他沒有那个胆子和魄力,要知道他如果真这么做,第一个不放过他的,就是扶苏,你们不知道我可知道,这位公子对儒家可是非常推崇的,而且,我儒家对他还有大恩…"荀子淡淡一笑,他突然想起了初次和荆天明出去和天机老人接头时,就在半路上救下了这位公子,

    只要等下他出去路个面,那么扶苏这位公子就会将儒家摆在首要位置,而这么一來,如果真是李斯的诡计,那么他就会和扶苏对立上,而只要他和扶苏对立,那么扶苏肯定就会将儒家拉到他的麾下为他工作,所以,他并不担心,

    而且不止如此,以他对李斯的了解,那个家伙除了在暗地里施展一些阴谋诡计以外,他是沒有那么大的胆量做这种决定的,要知道他自己,也是诸子百家之中的一员,他要真这么做,就是自掘坟墓,

    因为罢辍百家,也相当于罢辍他法家,虽然国无法不立,但法家一旦被帝国兼并,那么法家这两个字就会永远沉浸在这世界上,

    "那师叔认为该作何抉择…"伏念看着荀子无奈道,说实话,这种场面是他一直都向往的,身为儒家的掌门,他又何尝不想将儒学发扬光大,但现在,当这个馅饼从天而降时,他却犹豫了,

    身为儒家掌门的他,居然也会犹豫,看样子这事对他的冲击力实在很大,

    "你是儒家掌门,自然是你做决定,还有,听说最近子路得到了柄黑剑是吗,我可以告诉你们,那黑剑不能要,而且就连你的剑也不能留,想來不久就会有人來小圣贤庄,到时候交还给他们吧…"荀子面色平淡无奇,但他却想起了前几天白云发给他的讯息,白云要他让伏念将太阿剑借用下,还有,替他寻找一柄近期出现的黑色宝剑,

    他经过多方打听,这才得知了颜路最近在后山捡到了柄黑剑,看起來这柄突然出现的黑剑,就是他那位老朋友的弟子需要的东西,虽然白云沒有告诉他他拿这些剑有什么用,但荀子却知道,这件事肯定是个对于天下來说都不得了大事,

    不过那个小子,简直就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人,这段日子里出的事,哪次沒有他的身影,这个臭小子,当初真不该救他,

    荀子一想起白云,顿时气不打一处來,那个家伙上次不告而别,后來居然还躲着他这个老头子,现在倒好了,居然把她女儿都给自己留了下來,苍天,我荀卿虽然喜欢孩子,但可不喜欢带孩子啊,

    荀子欲哭无泪,真想把白云和张良抓回來揍上三天三夜才算解气,

    "爷爷,爷爷,那个拿剑大叔问你什么时候下去,他说他们弓子等急了……"

    正当荀子在为自己默哀时,竹楼外跑进來了个身穿儒服的小丫头,

    这个小丫头正是张良从咸阳带到小圣贤庄的小妃雪,张良原想交给颜路带领的,谁知道这个丫头对荀子这位老人家非常热爱,沒到半天就溜出了庄内來到了荀子所在的后山,然后就死皮赖脸地住了下來,可怜的荀子,就这么告别了他的清修生涯,从一个博学多才的大儒变成了个奶妈,

    "咳咳,师叔,我等先退下了…"伏念和颜路对视一眼,神色充满了纠结,看他们的脸色,就像是想笑又不敢笑一样,

    不得不说,这个小丫头其实还是讨人爱的,虽说儒家从來不收女弟子,但看在张良的面子上,他们也就忍了,不过这个丫头可不只是讨人爱,她的淘气程度和她的模样是成正比的,

    短短几个月,她就将小圣贤庄给搅了个翻天覆地,就连刚刚沉闷了十年的藏书楼,都差点被她一把火点了,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子青那倒霉孩子无意中说出了藏书楼曾经被烧过,

    好吧,被烧过,小妃雪歪着脑袋看着这座阁楼,她想试试这么大的楼烧起來会怎样,结果就导致了可怜的子青,现在都还在面壁思过,

    "都滚吧,别來烦我,还有,一会儿请那位公子过來,老夫要和他谈谈……"荀子的脸黑得像锅底一样,他现在看到这两个货就想到了张良,想到了张良就想起了白云,而想起了白云,他就好像感觉小妃雪就在他附近转悠吵闹一样,

    堂堂儒家大佬,居然被一个小丫头片子给弄得出了幻听,这还真是,咳,

    "弟子告退,"伏念两人躬身退下,逃也似的离开了这里,

    现在的荀子就像是座正在积蓄力量的火山,天知道他什么时候就会突然爆发,将他们俩师兄弟给生生活埋在这里,现在不走,更待何时,

    伏念两人迅速起身离开了这里,只留下荀子一个人坐在蒲团上脸色纠结着,此时此刻,三人心中都不约而同地想着等张良回來怎么收拾他,这个家伙一声不吭地就走了,留下了这么大个麻烦给了他们,天,小圣贤庄是学堂,可不是托儿所,还有那个白云,他是什么时候有这么大的女儿的,真是个色坯,也不知道哪家姑娘这么倒霉,

    伏念两人心中腹诽不已,

    "爷爷,他们跑什么,难道是胃疼吗……"小妃雪跑过來抱着荀子的脖子好奇道,

    她最近真是无聊得很,子青被关小黑屋了,她也就沒有了玩伴,她也想找几个朋友玩玩,可这个地方的人看见她就像看见鬼一样,真是过分,尤其是那个子路,哼,明天点火烧他屁股去,

    小妃雪抱着荀子,心中却在打着坏主意,

    "他们不胃疼,爷爷我胃疼,你,你去练武吧……"荀子实在是沒有招了,只能将练剑这个让小丫头唯一感兴趣的工作交给了她,

    好在小圣贤庄也不缺剑谱和高手指导,否则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打发这个小丫头,

    说到练武,这个小丫头还真是个武学奇才,儒家的剑法几乎到了她手中就沒有不会的,而且像其他弟子十几天才能学会的剑法, 她只需要两天就能成功,哪怕是难度最高的,她甚至都沒有超过三天,如果不是看在这个丫头这方面天赋强大,他早就把她扔出小圣贤庄送还给白云了,

    他又不是白云的亲爹,凭什么给他带孩子,

    "喔喔,今天我学什么呢,那个,不,我会了,那个,嗯,也会了,那个,…"小妃雪望着竹楼里的物品发着呆,其实她是看着那一堆剑谱古卷发着呆,好像这里的东西,她全都会了呢,但片刻之后,她就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跑了过去,拿起个黑色的卷轴就出了竹楼,

    "圣贤祖师在上,但愿她别把您老人家的手抄剑谱弄坏了才好,那,那可是孤本啊…"荀子嘴角一抽,望着窗外久久无语,

    那个小丫头拿的可不普通剑谱,而是圣贤祖师当年的手抄剑谱,苍天,是哪个家伙把它翻出來的,懊,好向是我上午翻出來的,

    看着面前的棋桌,荀子有些哭笑不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