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同人 >傲剑秦时 > 傲剑秦时
错误举报

第208章龙城之乱

    "是啊,好几年吧.不过你放心,我们不会孤身上路的,现在阴阳家的人,估计已经到了吧。你不是好奇当初为何师兄会将指南针这种有利军事的东西送给嬴政的吗?还不是担心阴阳家会在这种地方迷路。呵呵呵呵呵呵……"

    张良望着漠北的星空嘿嘿一笑。他很久都没有这么开心过了。现在家眷不用顾及,他们也就可以专心致志地准备寻找苍龙七宿的钥匙。

    而为他们打前站的,就是阴阳家的人。如果他所料不错,阴阳家的人肯定已经到达了龙城边缘。

    也许等到他们来临后,正好可以赶上这道菜呢。毕竟现在的龙城太过平静。只要他们为此做些什么,也算是对得起这些敌人。

    "是吗,原来如此。"众人恍然大悟,现在他们才明白了白云的深意。

    原来他们只觉得白云是在资敌,其实不知道这也是他那庞大计划之中的冰山一角。

    或许这是是个充满了阴谋的世界,而唯一能够破解阴谋的人,才能够活得最久。

    夜色撩人,张良在思量着以后的打算。而他刚刚所提及的阴阳家人马,却已经在一个黑袍男子的带领下走入了匈奴的王都。

    这个男子不是冥丰,但他身上的气息却比冥丰还要深沉。由此可见,他是个高手。这个男子大概有三十来岁,但他却被黑袍给裹得严严实实的。几乎没有谁能够看到他的真面目。

    "朋友,你来得还真快。怎么,这些大大小小的人都是你带来帮手吗…"王都大殿之后,正在看着羊皮地图的冒顿眉头微微一掀,有些意外道。

    这个南人居然还真的带高手来了,看他背后那大大小小的人,冒顿突然有些好奇。难道这个家伙把妻小都带来了吗,怎么连小孩子都有。

    可怜的星魂,如果他知道自己在这位草原王者眼中成了个小孩子的话,不知道他会不会跳起来把这里给掀个翻天覆地。

    "当然,我可是不非常守约的。虽然我们家主没有亲临,但这些人就足够了。"黑袍男人望着冒顿微微一笑。现在他是这次来漠北的掌权者,他的地位甚至比身后的冥丰还有高。

    这次他带来的人马很多,除了三大长老和左右护法,他还带了冥丰和姬如千泷。这些人合力在一起,就足够面对任何敌人。

    因为他的力量,已经是半步地境。有这种可怕修为的他,才是阴阳家真正的掌权者。而他,也是东皇太一的影子和替身。

    "先生怎么称呼?"冒顿依旧没有抬头,他现在需要准备接下来的战事。对于北方的那些蛮族,他是绝对要去征服的。

    虽然他打不过大秦帝国,但这些蛮荒不化的蛮人,他难道还对付不了吗。

    "一手遮天,雪染千城。在下雪千城…"雪千城微微一笑,斗篷下的嘴角勾勒出了丝奇异的弧度。这个少年王者果然非同一般,如果是平常人碰到的气息,恐怕早就变了颜色。但这个小子,居然面不改色,依旧那么平静地看着地图。

    好像他一点儿也不担心自己这些人对他不利一样,他究竟是哪儿来的这种魄力?雪千城非常好奇,他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人。

    "雪先生好名字。既然你们已经来了,你们先在贵宾楼住下吧。你们需要的那种东西的消息,我会让人去留意的…"冒顿摆摆手,示意雪千城下去。现在他可没心情会客,"好吧,在下告辞。"雪千城微微躬身,迅速带着众人退了下去。他现在看起来就像是个普通人,一点儿也没有高手的架子。哪怕是阴阳家的其他人,都被他严令通知过不要惹事。

    别人不知道,他可知道这个少年并不是那么好惹的。先不说城市里随处可见的苍狼骑士,单单就他进入王都后发觉的高手气息就有好几处。尤其是在刚刚进门时,一道缥缈的气息突然扫过了他们。这道气息很强,就算是他对上都没有把握。

    带着几位高手离开大殿之后,雪千城随着护卫来到了贵宾楼住下。

    这次他们的任务除了剿灭那些敌人,还有就是寻找苍龙七宿剑,据姬如千泷提供的资料来看,有柄剑大概就在这片区域。只是这王城实在太大,而且还是后来建造的。想要在这里找到一把又窄又细的宝剑,的确非常困难。

    之所以这么低声下气地来帮助这个少年,还不是为了寻找到苍龙七宿的钥匙。而且东皇太一还让他们寻找到之后,想方设法交给那些敌人。

    难道东皇太一打算渔翁得利吗?否则他怎么会这么慷慨解囊。雪千城看着脚下的王城,心中暗自思索着以后的对策。

    现在公主已经打入敌人内部,只要他们跟着这些人的步骤,就能够获得想要的东西。当这些人汇聚起苍龙七宿的钥匙之后,就该他们正式出场。而在这之间,他也不会介意淘汰些弱者。

    齐楚燕赵魏韩秦,这七国之中,所有弱者都被淘汰殆尽。而诸子百家之中,也都是如此。这几百年来,春秋五霸战国七雄,哪个不是一代枭雄。只可惜天不予人,最终还是化作了尘土。

    "扑哧扑哧…"一只雪白的鸟儿悄然落在他手中,雪千城解下绑在鸟腿上的布条看了起来。

    这是倾城发给他的讯息,里面叙述了诸子百家这次来漠北的人马以及接下来会发生些。她让雪千城不要动作,静静等待。

    "有趣,可以看好戏了…"雪千城微微一愣,随即放飞了手中的鸟儿。

    既然敌人已经开始行动,那么他也乐得看戏。毕竟这是在外族的地盘,用不着他们这些客人动手。刚刚让他一愣的是,就是是这些人当中的一个非常普通的女子名字:雪女。

    雪女,这个名字唤醒了那个在他心中沉浸了十几年的名字。这个雪女,真的会是他的妹妹吗。他在阴阳家已经修炼了十几年,在这十几年之中他几乎没有踏出过阴阳家半步。

    上次去桑海城时他就听说了一个叫做雪女的白发女子,起初他还寻找过。只可惜依旧没有找到,而后来他更是被东皇太一召回,也就没有继续再寻找那个失散多年的妹妹。

    而对于妹妹,他唯一的记忆就是满头白发的那个小丫头,那个叫做雪女的小丫头。这个秘密,他谁也没有告诉。哪怕是曾经从乱军之中救了他的东皇太一他也没有告诉。因为他知道,那个男人绝非他表面表现的那么好。那个人是个做事不择手段的人,所以他不能让他得到自己的弱点。

    那个男人是能够利用一切的枭雄,所以他不能让他抓住任何可以制衡自己的东西。一旦东皇太一知道他还有个妹妹在外,那么雪女的安危就会出现问题。因为东皇太一绝对会利用雪女来做文章,甚至是要挟他做一些天怒人怨的事。

    这,就是他对东皇太一的评价。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那个男人,因为他们从来不曾看到过他的真面目。但他雪千城,看到过。

    "丫头,真的是你吗……"雪千城微微一愣,他的手中悄然出现了根发带。

    这东西是他在来这里时,回家乡在那个废墟上发现的。这条发带证明着雪女没有死,她依旧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而正是基于这个原因,让一向不愿意管那些阴谋诡计的他亲自出马,为的就是在闲暇之余,调查一下那个失散妹妹的踪迹。

    但现在,这个熟悉名字的出现却让他百感交集。这个雪女应该就是他的妹妹,但现在他这个唯一的亲人却是站在了敌人的一面。甚至他根据最近的情报来看,显然他已经有了个妹夫,而且还是他们目前最大的那个死对头的弟子。

    好吧,命运就是这么喜欢摆布众生。哪怕是他这种自认为高人一等的强者也不例外。

    龙城的黑夜非常平静,尤其是当他站在高处俯视这座城市的轮廓时,这种平静就显得格外奢侈。但片刻之后,这份平静就告别了黑夜。

    "敌袭!敌袭!呜呜呜呜…"喧嚣的叫喊声和号角沉闷的响声从龙城一侧响了起来。片刻之后,大片的骑兵都向着那里聚集了过去。刹那间苍狼的嚎叫声和士兵喊杀声响彻一片。

    这种突入起来的喊殺声让整个城市都嘈杂了起来,尤其是那些正在巡逻的苍狼骑兵,他们几乎都迅速驱使着胯下的坐骑向着事发地跑去。没有人注意到,在漆黑夜幕的隐藏下,一队身影迅速的人马悄然无声地向着圣山方向摸了过去。

    "有人打开了牢房?有趣…"冒顿听到护卫的通告,顿时有些意外。

    他放下手中的地图,迅速跟着护卫来到王都的顶端看着事发地。出现混乱的地方距离王都很近,他现在完全可以看到那里的情况。

    现在那里一片火光,似乎是谁在袭击了牢房后又放了把火。看样子自己这位父亲大人,还是有些死忠于他的部下呢。

    "大单于,我们该怎么办?"护卫望着陷入沉闷的冒顿有些疑惑。

    似乎冒顿不该这么平静的,难道他不知道那些袭击者放出了他的父亲和很多射雕手吗。护卫非常担心,要知道在那些射雕手中,可有着两个神射手存在的。大先知在上,要是他们杀了过来,那我们这些普通人还能挡得住吗?护卫想也不敢想。

    "放心,他们翻不出什么大lang来。传令黑狼卫出动,逃出的人,一个不留……"冒顿冷冷一笑。既然有人给了他一个可以出手的理由,那么他也不能佛了别人的好意不是。

    "一个不留?包括老,老单于吗…"护卫浑身颤抖着询问道。这个少年这是要做什么,难道他不知道那些逃跑的人里面还有他的父亲吗。

    "当然,否则怎么叫一个不留…"冒顿回头盯了眼这个匈奴护卫,神色平静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