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同人 >傲剑秦时 > 傲剑秦时
错误举报

第214章魔法武功

    "是你,你果然没有死…"卫庄望着出现在神殿门口的那个男子眉头紧皱.

    白云没有死,这是在意料之中的事。他知道白云没有那么容易死,所以他一直在等着和他会面的时候。但现在,他却没有预料到这个人的出现。尤其是他还带着盖聂和张良来救他的时候。

    张良来他能够预料到,盖聂他也能够预料到。但唯独白云他没有预料到。他和这个人之间别说是朋友了,恐怕连陌路人都算不上。

    他和白云认识没有几次,但都是敌对关系。现在这么个敌人不远万里来救他,让他这个流沙组织的首领纵横的传人情何以堪。

    "我当然没有死。怎么,几天不见你居然做了鸟了?有趣…"白云望着眼前的场景好笑道。

    他们居然没有发现任何的人或者猛兽存在的痕迹,只是看到了像是被鸟笼子扣着的卫庄。卫庄几人现在神色疲惫,好像很久都没有吃饭一样。事实上他们的确好几天没有进食过,如果不是他们都是内功深厚的强者,恐怕早就饿死了。

    "你莫非是专程来看我笑话的吗。废话少说,这里很危险。你们最好小心点……"卫庄没有动,依旧盘膝坐在那里。名剑鲨齿就那么摆在他的双膝之上。似乎他现在根本就不像是个囚犯,反倒是个被困在笼子里的猛禽。他们没有被锁,也没有被挑去手筋脚筋。而是就那么被扣在钢铁笼子里。

    白云没有回答,而是伸手示意身后的三人分开查探这里。而他自己,则走进了广场。

    广场很平静,甚至是平静得有些诡异。方形的四面围墙,以及中心那个诡异的祭坛。

    祭坛很诡异,似乎有些像是魔幻电影里的远古祭坛。尤其是祭坛中心那个雕像以及雕像上的骷髅头更是让白云联想到了亡灵法师这个职业。倒是现在,卫庄这些人恰恰就是被关押在这里面。似乎是从天而降的巨大圆形铁笼正好将中心雕像和卫庄几个人给罩在了里面,他们现在是进出不得。

    这里的主人呢?不会是还躲在哪儿吧。

    白云望着神殿四面的建筑,他在查探周围的住处,想从中找出敌人来。但无论他怎么看,依旧没有从那些门窗空洞里看出人影来。别说是人影,就是野兽也没有在他感知当中出现过。

    "没有!""没有。""没有…"盖聂三人飞身过来,轻轻地站在了白云旁边。他们仔细查探的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野兽和人迹。难道这里是座空城吗?三人心中有些惊疑不定。似乎这是个局,一个引他们入瓮的局。

    这里不会没有埋伏的,也许敌人正在暗中观察着他们也说不定呢。

    "别看了,那个女人的目的就是引你们进来。既然你已经进来了,她肯定……"卫庄暗自叹息道。

    他的话音未落,他背后的雕像就开始慢慢旋转起来。然后原本空荡荡的门口就被突如其来的巨大光波笼罩着。这种类似于魔法结界的光波让白云心中微冷。因为不只是门口,就连整个广场都被光波覆盖!光波覆盖住广场之后,众人直觉得眼前骤然一亮,让他们出现了短暂的失明。

    而当他们再次睁开眼睛后,看到的不再是什么广场和牢笼,而是一处充满了黑暗与恐怖的魔域。这个魔域的出现让众人脸色大变,他们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恐怖的场景。

    四处都是狰狞恐怖的魔兽,以及随处可见的骷髅。这些魔兽非常邪恶,一看就像是从地狱深处爬出来的恶魔。而且那些冒着幽光的骷髅手中还握着染满鲜血的骨刀骨剑。

    "诡异的能量,似乎不是我中原所能拥有的幻术吧。这里,究竟住着什么人…"燕丹也算是见多识广,但他却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面。如果是幻术还好,要是真的那可就。

    燕丹抽出胜邪,他突然发现手中的宝剑正散发着蒙蒙金光。这胜邪剑本就克制邪物,如果他发光了,那就证明附近出现了邪物。

    "吼吼!唬唬……"无数的亡灵骷髅和魔兽向着他们飞速冲了过来。

    这些魔物来得很快,几乎是在眨眼之间就冲过了十几仗距离出现在了他面前。四人侧目而视,他们甚至都能够看到那些魔兽嘴里的涎水。

    白云没有动作,好像他对这种危险完全无所谓。哪怕是那些魔兽已经触摸到他的时候,他依旧没有眨眼或者有所动作。

    "幻阵?有趣。"白云淡淡一笑,右手突然伸出对着面前的魔兽一指,顿时就从他手指上飞散出大片的奇异符文。这些符文出现之后,周围的魔兽和亡灵骷髅居然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广场还是这个广场,祭台还是这个祭台。就连牢笼的模样都没有变。唯一和刚刚不同的是,围绕在四周的光幕并没有消失。

    "卫庄,退后些。"白云迈步来到铁笼边,他的左右手突然燃烧起紫红色的火焰。

    似乎修为增强之后,他体内的火毒已经变得越来越诡异,尤其是融合了真气之后,它就变得更加诡异和炙热。白云伸手握着铁笼,他手中的火焰也慢慢笼罩在了这段鸟笼上。

    "小心,这东西会吸收能量。"卫庄退后两步,神色奇异地看着白云。他不理解白云怎么会又凭空起火的能力,这个人就是是什么怪物。卫庄觉得白云应该能够成功,哪怕是这种金属会吸收能量。

    滋滋滋滋,就像是烧红烙铁遇到冷水一样。这座看起来很结实的铁笼在他手中渐渐变得柔软,片刻之后就被白云双手手拉弯。白云知道了这东西能够吸收能量后,就直接催发起热量来。他虽然无法烧断这种金属,但却能够软化它让它拓展空间。果然,当他火毒的热量被这东西吸收之后,它本身的分子结构就迅速被改变得松软起来。

    就这样,片刻之后当白云散去手中的火焰,这座牢笼就出现了个能够容纳一人进出了空洞。卫庄几人眼见如此,就迅速逃脱了出来。

    "有趣的人,你很强……"大先知那充满诱惑的声音悄然响起,让白云心神为之一振。然后众人就看到这座铁笼瞬间沉入底下。而原本关押卫庄几人的地方就出现了个白袍女子。这个女子很诡异,她的手中握着的不是别的什么东西,而且颗紫色的水晶球。

    水晶球?白云手指微动,他现在倒是越来越好奇这个女子的身份了。以前他认为匈奴的大先知是个萨满,但现在看起来应该是个魔法师才对。

    诡异的时间,诡异的地点,诡异的女子。还有这座诡异的类似于西方古堡的神殿。好像现在又出现了个魔法师,呵呵。

    这个世界上不会真的有魔法师吧?白云右手手心突然涌动起奇异的符文。这是奇门遁甲的破解幻术的符文,刚刚他就是使用这东西破坏的幻阵。就是不知道接下来这个女子又会使用什么招数。但愿不要是什么西方魔法才好,他可不想碰到禁咒什么的。

    "你就是匈奴的大先知?看你的模样,应该不是匈奴人吧……"张良负手而立,就那么看着出现在面前的大先知。他觉得这个女子很神秘,而且她好像还带给了自己一种熟悉感,不,不是他的熟悉感,而是天玑剑的熟悉感。这个女子,不会也有把七宿剑吧。张良心中微动,意味深长地看着面前的女子。

    他和她现在的模样很怪,一个全身白一个全身黑。如果不是那个女子戴了面具,他恐怕都能够看到她脸庞上的惊讶吧。

    张良觉得今天肯定有意外的收获,也许还不止如此。卫庄现在已经获救,虽然他因为疲惫而失去了大部分战力,但怎么说也是个高手不是。而自己这边更加有白云这个绝世高手,想来解决一个女子还是能够轻松愉快的。所以张良没有沉默,而是当先迈步出现和匈奴大先知对抗了起来。

    眼见张良打算出手,白云也就悄然收回了真气。既然张良想试试,那么他自己也就乐得轻松愉快。不过他也不能够放松,这个女子的神秘感实在是太强了,以至于他都差点中招。

    刚刚那个女子的声音里夹杂了精神攻击,这让他这个深知精神攻击可怕的人非常顾虑。

    "不是,我只是个守护者。守护我应该守护的东西,还有诛杀我应该诛杀的人。你们这些人不该踏足这里,因为擅入者死……"大先知的死字刚刚响起,众人眼前就再度出现了诡异的场景。这次的幻术并没有让他们身处一地,而是每个人都出现在了不同的地方。呈现在卫庄面前的是燃烧着魔焰的地狱,而出现在盖聂面前的则不仙鹤飞舞的仙域。似乎每个人都被带到了他们心中最渴望的场景。

    而在场众人当中,唯独白云所处的地方截然不同。他现在看到自己站到了一座现代城市的高楼顶端,整个城市都处于他的脚下。

    这种感觉,真的很不错。孤身一人伫立在城市之上,冷眼看着天下风云。哪怕白云知道这一切都只是个幻境,他也不愿意破坏。

    多少年了,他做梦都想再次见到这种场景。这种属于他的时代。或许曾经的世界并没有带给他多少欢乐,但他却非常怀念。

    尤其是现在,他真实地看到了这种场景之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