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同人 >傲剑秦时 > 傲剑秦时
错误举报

第224章世事难料

    最终白云还有沒有扭过两女的执着,他也知道在这些人当中他唯一命令不了的就是这两个女子,似乎这就是种宿命,他上辈子可能欠了她们,以至于需要用这一世來还,佛家讲究因果轮回,或许他现在就是一个轮回吧,

    燕赵之地,易水两岸,或许只有这个女子才是他此生都无法放下的梦,

    每个人都有梦,不是吗,

    白云不知道,因为他不知道他的梦又在何处,似乎他的梦很久很久以前就遗失了,但后來那个女子的萧声让他回忆了起來,但现在,她却不会再为他吹箫,她每天送给他的只是那三个响亮的耳光,

    他虽然不介意,但却很疼,

    很奇怪不是吗,一个见惯了杀戮和死亡的人居然也怕疼,其实每个人都怕疼,只不过因为自己的心而被忽略了而已,并不是你不表现出來,伤口就不会疼,很多疼痛,都是隐藏在心灵深处的裂痕,

    这个世界很美好,也很残酷,似乎每个人都在迷茫地活着,他们不知道自己的未來会在何处,也不知道自己的过去是否被遗忘在寒风之中,或许这就是宿命,一群群强者主宰天下的宿命,

    而弱者,只能死,

    "似乎我从來就不喜欢这种夜色,但却总是会面对它,也许白凤并沒有死去,他依旧存活在我的记忆里……"望着遥远的星空,白云对着空气幽幽叹息道,

    这里是神殿的顶端风台,沒有听众,自然也不会有谁听到他这番独白,也许你会觉得他很傻,居然对着空气喃喃自语,其实,每个人都会这么做,因为每当人们这么做的时候,都是前所未有的认真思量过往的时候,他也有过往,所以他不需要去刻意遗忘,

    两世的记忆让他拥有了沧桑的气质,但他却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凡人,

    明天,他就该走了,

    或许这一去不会有再次回头的理会,或许这一去就回成为诀别,但他却不得不去,

    "嗖,……"

    盖聂和卫庄的身影悄然而至,他们知道白云天明时分就会离去,所以他们想來询问白云一个问題,

    也许纵与横之间的战斗,是该需要个理由,他们觉得如果想要知道这个理由,那么就得來问白云,

    "我等你们很久了,我还以为你们不会來了呢,你们是來要那个答案的吧…"

    白云沒有回头也知道左边站立的是盖聂,右边站立的是卫庄,这两个人的气息实在太过迥异,他不用看也知道哪里站立的是哪个人,

    他知道这两个人的來意,或许从一开始他就知道,纵与横之间的战斗,其实沒有理由,就像这充满忧伤的星空一样,每天都是一样的景色,每天都是一样的忧伤,

    "是的,你可以说了,"卫庄迈步上前,站到了白云右手边,而盖聂也站到了白云左手边,

    一左一右,纵与横两个传人就这么看着中间的白云,似乎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让纵横传人分开的就是他,这是他的自信,也是命数,

    "看到我身后的棋具了吗,你们去下一局吧,谁赢了我就告诉谁……"借着明珠的光亮,两人回头看着白云身后的棋桌,似乎这个人早就给他们准备好了,纵与横之间的抉择最终还是要回归到纵与横之间,

    或许这种对决,才是最和平的方式,

    两人看了眼白云后便坐到了棋桌左右,然后这两个名动天下的绝世剑客就这么拿起了桌边的棋子,或许纵与横之间注定要有一个对决,但这种方式的确很和平,

    白云沒有看两人下棋,他依旧望着遥远的星空,在这里看北斗七星似乎更加明亮,尤其是他看到北斗之上的那颗紫星时,他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在呼吸,

    那颗星是他的命星,这的确是个很优雅的传说,在这个世界上居然会有命星存在,的确很神奇,或许用一颗遥远的星星來当做自己的命星在现代人看起來很可笑,但他却无法避免这种情况的出现,

    因为这个世界,和原來的世界并不相同,因为这个世界的命数,是可以改变的,

    回首來路,他已经改变了很多很多人的命数,但他自己的,他却无法改变,一个沒有命数的人,又怎么能够改变自己的宿命,是的,不可能,

    他沒有命数,其实自从他來到这个世界后他就沒有了命数,虽然他夺舍了这个世界的人,但这个人的灵魂却早已经烟消云散,一个沒有灵魂的人,自然也就沒有了命数,而他白云,就像是个活死人,

    是的,就像是一个原本死去的人突然活过來,而他的记忆却变成了一个全新的人,对于这种非常诡异的情况,宿命无法做出正确判断,所以他白云,也就沒有了命数,

    也正是因为他沒有了命数,他才能改变别人的命数,但这种改变,却是致命的,

    因为这个世界上每个人的宿命都已经注定,如果有人逃脱了宿命的束缚,那么就会造成时空混乱,而时空混乱的下场就是现在的情况,

    武侠世界变成了仙侠世界,而他们这些逃脱了宿命的人,最终还是得背负起这个审判,

    "纵与横…"白云望着苍穹喃喃自语着,他看到了苍穹之上的对决,两条苍龙正在无尽的虚空之中互相厮杀,似乎连整个世界都为止震撼着,

    这就是纵与横,能够左右天下命运的存在,

    苍穹之上的世界,是一个很神秘的世界,他看到了自己,也看到了所有的人,只不过他们都无法动弹,每个人都被一根细细的长线束缚着,

    而他头顶的长线,已经断裂了大半,

    这是命运的丝线,他却已经挣脱了开來,原本他属于这个时代的丝线早已断裂,但现在,属于未來的丝线也荡然无存,也就是说,他成了游荡在时空里的孤魂野鬼,他如果无法在这个世界存活下去,那么他也回不到原來的世界去,最终的结局,就是烟消云散,

    盖聂和卫庄很快就下完了这局棋,但出人意料的是他们谁也沒有赢,这句倾尽他们所有的棋局,最终还是以和局收场,这种结局让他们非常纠结,似乎要是拼命的话他们现在谁也活不下來,

    两败俱伤,难道就是他们一直追求的命数吗,不,这绝对不是他们想要的那种结局,

    盖聂和卫庄看着棋局久久不语,他们看着棋盘上这两条厮杀的苍龙,就像是看到了他们之间的战斗一样,最终两条苍龙同归于尽,而他们也两败俱伤,

    "噗,……"

    看着棋盘的两人突然吐出了口逆血,他们刚刚实在是心神太过专注,以至于受了内伤,

    "纵与横之间原本就沒有胜负,因为这个时代的宿命已经注定,你们无法逃脱命运的束缚,所以只能面对这种结局,但我现在却要你们去努力挣脱它的束缚,只有这样,你们才能够更好的存活下去,这就是我给你们的忠告,现在,你们还有疑问吗……"

    白云沒有回头,他知道这两个人都有了些明悟,现在他们缺少的就是这句肯定,只要自己告诉了他们,他们就能够更好地面对纵与横之间的理由,

    其实这个世界上原本就沒有什么理由,因为理由就像是借口一样找出來的,这听起來,似乎也是个优雅的借口,

    "沒有了,"盖聂和卫庄眼神恍惚地离开了天台,他们虽然做好了面对一切的准备,但还是被这种打击创伤得不轻,原來纵与横之间,真的沒有理由,

    两人萧索的身影落在了白云眼中,他现在突然觉得鬼谷子实在是太过混蛋了,多少年來,不知道有多少英雄豪杰都葬送在了纵与横这两个字之中无法自拔,

    但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沒有意义的交锋而已,或许胜利者能够享受到一时的荣光,但他所失去的却是倾尽所有都无法换回的岁月,

    乾坤共存,阴阳和合,这就是纵与横之间的理由,纵与横之间,缺少了谁都不行,

    "纵与横,呵呵,天机鬼谷,鬼谷有纵与横,天机何尝沒有乾坤呢,原來,都一样……"白云暗自一叹,随即起身回了住所,他有些累了,想要好好睡一觉,

    但有个人却不想让他安睡,当他刚刚钻进被窝时,雪女的身影就骤然出现在床边,

    然而正当她要开打时,白云的眼眸却突然睁开,然后一指就将她点在了当场,

    "小美人儿,既然你來了这里,那么就别想走啦,正好我拍缺个暖被窝的,嘿嘿……"白云一把捞住倒下的雪女,随即就将她抱到的床上,

    这个丫头,老虎不发威,她还以为自己是病猫呢,不就是帮她治疗固疾时看到了她的身子吗,都老夫老妻的,还害羞个什么劲儿,

    既然你送上门來了,不惩罚惩罚怎么行,

    白云抱着雪女钻进被窝,就那么隔着衣服搂着她,而被点住穴道的雪女也只能瞪大了眼睛抗议着,只可惜天色太暗,白云什么也看不到,

    只不过在他翻身的时候,一不小心将嘴对到了雪女的小嘴上,说实话,这的确是个意外,

    "你,嘶,这可是你逼我的,哼哼……"雪女牙齿一咬,差点沒有将白云的嘴给咬破,白云顿时被激起了火气,对着雪女就狂吻了下去,

    星光妆点,被翻红浪,

    一夜春风化,谁将红烛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