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同人 >傲剑秦时 > 傲剑秦时
错误举报

第226章醒掌天下权

    79免费阅美好的时光,总是不愿意那么过早告别,哪怕是白云亦是如此,在雪女的再三催促和暴力鞭挞之下,白云终于抱着着雪女起身穿衣,

    这古人的衣服穿起來就是麻烦,白云以前除了洗澡大都是合衣而睡的,但现在,他却是喜欢这种麻烦,因为看着美人儿穿衣,也是种莫大的享受,

    雪女穿衣很快,几乎让白云都沒有來得及仔细欣赏美景她就已经开始整理起了床榻,对此白云表示无奈,不过当他看到床榻上那点点樱红之后,他的无奈就变成了欣喜的笑容,原來自己,才是是她第一个男人,

    白云在心中暗自感叹着,说实话,从未來穿越的他虽然并不在乎这东西,但有总比沒有好,对此白云非常感谢上苍对他的眷顾,

    "看什么呢,走了,"雪女转身挡住了白云的视线,然后悄悄用真气划下那片被单藏在了袖中,她不想让白云看到这东西,只可惜她不知道白云早就已经看到,

    "哦,那走吧,"白云点点头,意外地看了眼那片缺少一片的被单后就走向了门口,好像这个时代的女子对这东西都比较看重吧,就连她也不例外呢,

    怀着惊喜的心情,白云和雪女携手來到神殿饭厅门前,当他们到來时,众人已经在此等待了很久,不过在大家看着雪女脸上的微红和白云幸福的神色后,顿时都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他们可不傻,自然知道这两个人磨蹭这么久是在干什么,而众人之中,唯独有两个人有些怅然若失,

    一是高渐离,他曾经心爱的佳人终于成为,他现在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但总的还是高兴,至少心爱之人已经找到了她的归宿,他也就不再感怀什么,

    二则是墨麟儿,她昨夜也看到雪女进了白云房间,原本打算看场好戏的,谁知道真的有好戏看,只不过这种"好戏"不是她想看的那种,

    而刚刚,当她看到了两人从一个屋子里走出來时雪女温情的面容后,她就更加吃味了,

    "该死的臭豆腐,臭豆腐……"墨麟儿咬着根鱼骨暗骂着远处的白云,

    白云一來,她什么好胃口都沒有了,

    "呵呵,大家等急了吧,來,开吃,"白云带着雪女坐到主坐后就拿起的碗筷开始开吃,

    毕竟这是在这里最后一顿大餐,以后恐怕能够靠吃干粮和野味才能度日了呢,

    这顿大餐的确丰富,也不知道是谁做的,但眼尖的白云还是注意到了那个端菜的小丫头有些面熟,仔细想想之后,他才恍然大悟,

    真是有趣,这个匈奴的公主居然变成了神殿的厨师,这种人生机遇还真是奇怪,

    "我打算只关闭神殿的核心,而这些居所就留给明珠,而且我还要将大先知这个职位交给她,有了这里的机关和我传授给她的武功,相信她会做得很好的,"寒梦喝了杯奶茶之后微微笑道,

    这是她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做下的决定,这大雪山上必须得留下个看护者,而且匈奴也不能缺少大先知,

    "不错的想法,"张良点点头,这么做利大于弊,如果神殿突然完全关闭的话,肯定会让山下的匈奴人察觉到什么,这样对于保护这里的秘密更加不利,

    留这么个小妞在这里,肯定能够更加安稳地保护这大神殿里的秘密,

    虽然他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秘密,但从白云以及寒梦慎重的脸色看起來,这里的秘密肯定和苍龙七宿有关,

    适当的保护这里的秘密,的确是个很好的想法,毕竟这里所有人并不都是自己人,

    "很好,我沒有异议,大家吃饭吧,吃完了这顿饭大家就各奔东西了,老盖,你随我來一下……"白云放下碗筷,看着早已经放下碗筷的盖聂慎重道,

    白云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下带着盖聂來到神殿之外,他还有些话需要和盖聂交待,因为他知道盖聂会去台湾岛待上段时间,也许他的儿子,很快就要出生了,不知道是男是女呢,白云也有些好奇,

    "什么事,"盖聂看着白云疑惑道,

    "你这次去台湾岛帮我带几句话给两个孩子,让他们尽快处理那里的事返回大陆,还有,你去了之后随着无名好好探查下那座海岛,我担心那里会有什么奇异的东西存在,我已经为你们准备好了几只被我控制的苍鹰,一旦有什么意外,就立刻传信给我,"白转身和盖聂面对着面,他的神色有些凝重,因为他有些直觉,他直觉那里会有什么,

    可惜他现在无法分身他顾,不然他肯定要去看看,

    "我明白了,还有什么吗,"盖聂点点头,他听了白云的话后也有些担心,毕竟他的妻子端木蓉还在那里,他非常担心会出现什么意外,

    "还有,把这个交给她,如果孩子能够顺利出生,那么这就上面是他或者她的名字……"白云掏出快玉佩,玉佩正反两面都镌刻着一个名字,一个男孩子的,一个女孩子的,因为他不知道孩子的性别,所以做了两手准备,男孩子叫天羽,女孩子叫玉罄,

    这是他这个父亲送给未出世的孩子的礼物,虽然他不怎么喜欢弄玉,但孩子沒有错,

    "好的,我一定转交,"盖聂点点头,他知道白云找他主要是为了这事,毕竟这个事有些不太好当着众人的面说,尤其是雪女,

    白云这么做,他完全理解,

    "谢谢,"白云笑了笑,他知道自己沒有找错人,也只有盖聂能够帮他做这种事,

    盖聂微笑道:"我们之间,不用说些,"

    "呵呵,也是,"白云无奈一笑,似乎他和盖聂之间,真的不用再说些什么见外的话,

    回首來路,他和盖聂之间的友情恐怕是比任何一个人都要多的,哪怕是张良,也有所不及呢,

    "老白,我有句话想问问你,"盖聂沉吟地看着白云,最终他还是说出了深埋在心中已经很久的话,

    他知道现在如果不说,那么就会再等很久很久才能再次见到白云,或许等到那个时候,就可能为时已晚,

    "说吧,"白云微微侧目,他感觉到了盖聂慎重的语气后也收起了脸上的笑意,能够让盖聂这么慎重的事,肯定不会是普普通通的小事,所以他很认真,

    "你是想要坐那个位置吗,如果你是要做,那么你眼中的天下是什么样子的……"盖聂淡淡道,

    这是他对白云唯一的疑惑,他知道白云选择的道路和他们这些人完全不同,

    就像当初他们谈及墨家禁地的那两条道路一样,他走的是侠道,而白云走的是王道,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这就是侠道和王道的最大区别,他和白云就是这两个极端,一个策马江湖,一个君临天下,

    但现在他却有些迷茫了,因为他看惯了大秦帝国的残暴,他担心白云以后坐上那个位置,也会和嬴政一样,因为曾经的嬴政,也像白云现在这么平和,但自从他坐上那个位置之后,就变了太多太多,

    现在他开始担心白云,他担心白云变成第二个嬴政,因为和嬴政比起來,白云更加强大和充满智慧,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一遇风云变,将做九龙腾,这,就是我的答案,"

    白云望着晨曦的天空淡淡地说道,

    他沒有那么多的好话,更加不想为了骗盖聂而描绘出一个美好的世界,那太过虚伪,

    他还沒有得到整个天下,所以无法给盖聂一个他想看到的世界,所以他现在的话,就是他的心声,

    "我,明白了,你,保重吧……"盖聂叹了口气,他知道这是白云的心里话,所以他也就不打算再说些什么,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这是多么浩然的梦想啊,只可惜他此生恐怕都无法同时做到,

    白云的梦想很大,其实他也有着能够完成这个梦想的能力,就像脚下那硝烟弥漫的场景一样,他是个站立在高处的人,他看到的东西比之任何一个都要远,

    他能够看到更加遥远的天空,所以他所能够完成的王图霸业也远比嬴政会做得更好,

    而这样一个人,才是最可怕的,

    "是啊,我得保重了,你,也是,"白云沒有回头看离去的盖聂,他依旧一个人淡淡地看着脚下的大地,在那里,无尽的烽烟沒有尽头,大秦帝国的铁骑正和草原深处的勇士在荒野之上战斗着,

    蒙恬的力量更强了,白云虽然沒有站在蒙恬面前,但他却能够感觉到乱军之中的那道冲天气势,

    三十万大秦帝国的铁骑所形成的气势几乎让漠北草原的风云都为之动容,而作为这三十万军士的头领,蒙恬的气息几乎凝成了实质,

    现在白云有些明白,为何这么多年以來,都沒有哪个江湖高手能够杀死这位帝国名将,但现在,他却从这个普通男人的身上看到了三十万铁血大军的气势,

    能够将军队的气势凝结到一身,这个人不愧是帝国名将,看起來就是黑狼,恐怕也对付不了拥有军队的蒙恬,这个男人,似乎已经做到了醒掌天下权的地步了,蒙恬,似乎就是他推翻大秦帝国的最大障碍,

    "你在看什么,你给盖聂的是带给她的东西吧,"雪女的身影悄然而至,

    她一直在暗中观察着,因为他从白云脸上看出了秘密,这个男人,是从來不会影藏自己的感情的,别说是她,就是个普通人也能够看得出來,

    "是的,不过那不是给她的,而是给孩子的,恐怕这一去,会很久很久……"白云望着脚下的烽烟,顿时有些无奈,雪女能够感觉到他的想法不是偶然,他知道自己这辈子恐怕永远隐瞒不了她什么事,

    "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这句话我喜欢,今天我们推迟行动吧,晚上我要为你跳一支舞……"雪女看了眼他后便悠然转身,随即迈步离去,

    "凌波,飞燕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