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同人 >傲剑秦时 > 傲剑秦时
错误举报

第228章雪千城的试探

    "我看他们不顺眼,"胜七的话让白云非常无奈,如果他想离开,好像张良还真沒有能力阻拦他,这个家伙似乎只听他这个首领的命令,尤其是在自己替他找到他的兄弟之后,胜七就答应追随他,

    现如今,好像自己赶他都赶不走,

    "有趣的人,白云,你不会认为就他一个人就能够阻拦我吧,你现在还真是弱啊,我很好奇,究竟是怎样的力量让你变成了这样,…"雪千城走近了白云,就那么淡淡地看着他和雪女,

    他今天是來杀人的,所以他不想让雪女阻拦他,其实就凭雪女,是拦不住他的,不过那个黑剑士倒是个麻烦,那那把巨剑很可怕,

    "哥哥,你变了,变得那么陌生…"雪女放下白云将他安置在宝座上后,她的身影慢慢转身看着雪千城,她听到了雪千城话语之中的杀意,自己这个哥哥果然是专程來杀白云的,只可惜他要面对自己,

    雪女转身看着雪千城,她手中悄然出现了把宝剑,在哥哥和爱人之间,她无法抉择,

    但她却不会让这两者都受到伤害,

    "妹妹,你要拦我,你觉得你拦得住吗,"雪千城看着拿出宝剑的雪女神色落寞道,

    自己这个妹妹还真是长大了,居然阻拦起他这个哥哥,难道白云沒有告诉她,自己非常可怕吗,

    "是的,你不能杀他,他是我的夫君,唯一的,如果你要杀他,那么就先杀了我……"雪女横剑而立,她神色冷傲地看着雪千城,

    哥哥,这个失散多年的哥哥在看到她的第一眼居然不是问候,而是來杀她的夫君,

    看起來白云说得沒有错,自己这个哥哥又是一个被东皇太一洗过脑的人,

    "你觉得你能阻拦我吗,今天我非杀他不可,"

    雪千城沒有理会拿出宝剑的雪女,他的手中悄然出现了把黑色宝刀,今夜,他非要杀杀白云的傲气不可,如果能够杀了他,那也不错,

    毕竟这个家伙现在是他的敌人,虽然东皇太一曾经下达过不要伤了这个小子,好让他寻找齐全七把钥匙,但自己可不是东皇太一,自己有理由杀了他,

    而且杀了他之后,不但可以借此脱身,逃离东皇太一的掌控,而且他还可以断了东皇太一对苍龙七宿的贪婪野心,那个男人很危险,而得到苍龙七宿之后他恐怕就不只是危险了,所以,自己不能让他得到,

    只要杀了这个天命之人,或许苍龙七宿的秘密就会永远沉寂在人世间,

    这种结局对于他和整个天下的安定來说,都是非常好的结局,沒有人会得到那东西,所以也沒有人会发动战乱,虽然大秦帝国的统治很残暴,但怎么也比以前那种七国连年战乱的情况要好得多,

    雪千城眉宇间掠过了丝煞气,瞬间他就将真气宝刀对着白云劈砍下去,

    "铛,,,"

    一把雪亮的宝剑骤然出现在雪千城的麒麟刀下,就差那么点点雪千城就能够劈开白云的头颅,

    "妹妹,你还是要拦我,看起來在你的心中,他这个人的份量比我都还要重呢……"雪千城淡淡地看着一脸茫然的雪女,他不知道雪女为何阻拦他,难道在她的心中,自己要比这个男人的位置更加轻得多吗,雪千城有些无奈,原來时间真的可以改变一些人,就像曾经对他千依百顺的雪女现在拔剑阻拦他一样,

    "如果你杀他,你就不是我哥哥,这天底下从來沒有会杀妹妹喜欢之人的哥哥……"雪女转身拦在了雪千城面前,她手中的天旋宝剑正泛着海蓝色的光芒,

    如果雪千城一定要杀,那么她也不会客气,虽然再次见到失散多年的亲人让她觉得很高兴,但如果这个亲人要杀她爱人的话她绝对不会容许,

    月落星沉,两人就这么面对面地盯着彼此,而作为这次事件的核心人物,白云显得非常平静,事实上他现在除了平静地看着这两兄妹,他什么也做不了,

    雪女的死亡之舞让他心神疲惫,现在他是空有一身力量而无法使用,

    可偏偏在现在这个时候,雪千城又來了这里,这对于他來说真的是雪上加霜,

    而作为另一个看戏的人,胜七反倒是认为这场战斗不会打起來,所以他很安静,就像是个雕像一样伫立在门口看着大殿里发生的事,

    如果白云真有危险,那么他肯定会去救的,

    "你,好,真是好,哈哈哈哈,小子,我果然沒有看错你,你看我妹妹对你多好,……"雪千城的脸色突然峰回路转,他慢慢收起真气宝刀后用手拍打着白云的肩膀,说实话,如果沒有刚刚雪女那番坚定的话语,他绝对会一刀将这个小子劈开,

    人境的雪女,是挡不住他的,

    雪千城突然转变的态度让雪女神色非常迷茫,她不明白这个人为何突然就來了个三百六十度大转弯,但她还是从雪千城眼里看到了欣喜,

    莫非,这只是个试探,雪女眉头一皱,狐疑地看着白云,他觉得这是白云刻意安排的节目,

    可怜的白云,如果他知道雪女把神经错乱的雪千城看成了是他找來的托儿后,估计会当场气死,

    "小子,你好像一点儿都不紧张啊,"雪千城抱着手看着宝座上软绵绵的白云,

    他怎么看怎么觉得这家伙沒心沒肺,如果不是沒心沒肺,那他刚刚怎么像个陌生人一样一言不发,难道他觉得自己不会对雪女出手,雪千城一愣,他突然有些明悟,原來自己的拙劣表演都被这个小子预料到了,这还真是,

    "我不是不紧张,你沒有看到我都快死了吗,你妹妹的舞,可不是谁都能看的,我现在觉得一只脚都踏进了鬼门关了啊……"白云努力挣扎着动了动,他现在感觉自己几乎都成了个木偶,

    白云的话让雪女很内疚,她连忙过來扶住了他,雪女也知道,白云现在的情况很糟糕,

    "原來是这样,早听说妹妹的凌波飞燕很可怕的,可你这家伙明明知道,怎么还要找虐,难道你脑袋缺根筋吗,亦或者你不想活了,…"

    雪千城的话让白云有些无地自容,老天,这可不是我想看的,是你那妹妹非要我看的,现在好了,看场舞蹈就付出了这么惨烈的代价,

    要知道雪女现在可是接近地境的高手,她跳的凌波飞燕的威力可是增加了百十倍,

    他能够在这舞蹈里活下來,真是万幸,

    "滚,你想看还沒地方看呢,胜七过來背我回居所,让他俩叙叙旧……"白云瞥了眼雪千城,他可是看出了这家伙眼神里的幸灾乐祸,

    招呼胜七过來后,白云被他扶着离开了大殿,而整个大殿就只留下了雪千城和雪女两兄妹,

    不过白云在离开时悄然示意雪女小心,毕竟她这个哥哥是阴阳家的人,天知道被东皇太一洗脑的人会做出什么事來,如果不小心着了他的道怎么办,

    "妹妹,这些年过得好吗,"白云离开后,雪千城伸手摸摸雪女的白发后叹息道,

    就是这头白发,让她从小受尽了苦难,如果沒有这头白发,恐怕她的童年至少要好过得多吧,

    雪千城就那么呆呆地看着雪女的头发,他的思绪早已经回到了多年前的那些时光里,

    岁月更迭,红尘幻灭,

    曾经一切的往事都成了过眼云烟,但现在,他却无法面对曾经的往事,因为他如今已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还好,"雪女微微一笑,多年的心酸苦累最终还是变成了短短的两个字,她现在什么都不愿意去想,只要看到亲人和爱人平安就好,

    "那小子还不错,你很有眼光,"雪千城仔细打量着这座大殿,他对这里的建筑风格非常好奇,好像这种建筑并不是春秋时期传承下來的,反倒是像周天子时代西域以西的建筑风格,

    虽然他并沒有亲眼目睹过那个时代的建筑,但从阴阳家地宫里那庞大的图书室里,他就足够获取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的讯息了,而这种建筑的认知,正是其中一本,

    在这漠北草原深处居然有这么一座巨大的城市,而且还有这么浩大的神殿出现在这里,这绝对不是偶然,肯定还有着什么秘密存在,

    "这里沒什么好看的,我带你参观别的地方吧,"雪女望着雪千城那仔细观察这大殿的眼神,沒來由的突然有些担心,自己这个哥哥恐怕并非他刚刚表现的那么和煦,也许他來这里的目的除了和自己见面,恐怕更多的就是打探这座神殿的情况吧,

    她担心雪千城來这里另有所图,所以打算将他带到别的地方看看,毕竟这座大厅是整个神殿最主要的地方,绝对不能让雪千城看出什么,

    雪千城虽然这是她的亲哥哥,但他现在却是站在敌人的阵营之中的人,

    "好,"雪千城沒有反驳,他也看出了雪女对他的戒备,他理解,毕竟自己和雪女有将近二十年沒有见了,他俩之间的情谊还是停留在儿时,

    而且最主要的是,自己是潜在的敌人,

    雪千城无奈笑笑,他就这么被雪女带出了大殿來到神殿其他地方闲逛了起來,

    虽然两人在这一路上有说有笑,但雪千城和雪女都明白,他们这对兄妹之间的情谊真的淡了很多很多,时间这东西,真是把杀人不见血的利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