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同人 >傲剑秦时 > 傲剑秦时
错误举报

第244章冥丰之死

    迎着黄沙慢慢前进,雪千城的眉头从來沒有松懈过,虽然他的目的并不是夺取七宿剑,但他却不得不给白云找些麻烦,可现在的问題是,他险些跟丢了自己这个妹夫,这个家伙,居然出行都带着猛禽当坐骑,结果就弄得他为了跟上白云的脚步,自己的轻功都暴涨了大截,

    白云那个家伙先是北上,然后又开始西进,他们这些人就那么追踪着那三只猛禽前进,好在能够跟得上,否则雪千城就该打道回府了,

    这大漠的风沙,真的很无奈,似乎连他这种能够忍受困境的人都有些皱眉,

    "这里,应该就是楼兰地界了吧……"雪千城站在沙丘上望着天际的尽头,

    夕阳如血,似乎又是一个黑夜即将來临,不知道接下來的黑夜是否依旧宁静呢,雪千城一身黑袍纷纷扬扬,星魂和冥丰就那么站在他的左右,这两个少年,几乎都是那种不近人情的人,一路上他们从來沒有和自己热情过,好像自己带着的不是两个人,而是两个机关兽,

    雪千城心中暗自思量着,是不是找个机会去除一个呢,或许这样对他來说会更有利,因为他可不是对东皇太一死心塌地的人,他和东皇太一之间,只不过有着一份救命之恩需要回报,

    也就是说,他是个帮手,而不是那个人的手下,帮手和手下似乎沒有什么不同,但对于他來说却是很大的差别,手下可以为东皇太一肝脑涂地,但帮手不会,这点他知道,东皇太一也知道,

    "的确,好像他们加快了速度,"冥丰冷酷一笑,随即就向着前方行走,

    他对于雪千城有很大的意见,因为他不明白为何雪千城不出手解决掉一两个敌人,难道他们就这么看着敌人找到所有的钥匙然后打开苍龙七宿的秘密吗,冥丰很想杀人,因为自从那次和那个老家伙拼命之后他的伤就一直沒有完全恢复,哪怕是境界提升了很多,他的伤也沒有好,现在他迫切地需要杀戮一个高手來吸取他的力量,只有这样,他才能快速恢复,

    冥丰离开了,但星魂却沒有动作,似乎他和冥丰不一样,他的首领是雪千城,

    "走吧,"雪千城无奈一叹,星魂很听话,这点让他很高兴,也许他可以留下这个听话的人,除掉那个不怎么听话的家伙,冥丰,哼,

    雪千城心中冷冷一笑,随即就带着星魂迈步上路,刚刚那些猛禽的加速离去他并非沒有看到,因为他知道这种加速绝对不正常,也许只有沒有见过世面的冥丰才会把这种事当做平常吧,这个世界上,好人不会死,坏人也不会死,只有笨蛋才会死,

    冥丰既然想去找死,那么他也不介意,

    雪千城的动作很慢,似乎连走路都有些有气无力,他的这种诡异状况让星魂若有所思,

    似乎雪千城注意到了什么,但他却沒有打算告诉冥丰,究竟是什么呢,星魂的嘴角微微一笑,看起來自己那位少主要倒霉了,而且还是倒大霉,

    星魂不傻,他知道什么人可以得罪,而什么人他压根就得罪不起,在雪千城和冥丰之间,他明显是倾向了雪千城,一是因为他武功最高,二是因为雪千城是这次行动的首领,如果他不听话,恐怕雪千城随便给他点小鞋穿就够他受的,所以星魂在这一路上很安静,也很听话,

    聪明人和笨蛋之间的区别其实并沒有多大,只不过他比冥丰多动了点脑子,

    …………

    "奇怪,怎么只有一个……"影藏在沙堆后面的白云望着渐渐出现在地平线上的冥丰有些疑惑,

    他只看到了这个曾经将他打伤的少年,原本众人都认为他已经死了的少年,不得不说,这个看起來很小的少年武功的确是绝顶,可以想象,如果再等十几年他恐怕就会成为主宰这个世界的存在,

    但现在,他却是自己的敌人,

    对于敌人,他只有两个结局,一是杀了,二就是灭了,似乎这两个结果都一样,因为他就是那种宁可错杀三千也绝不放过一个的人,

    虽然他沒有看到雪千城和他的目标星魂,但也不会错失这种天赐良机,随着白云右手一挥,他和步惊云的身影就骤然消失在了原地,紧接着沙漠之中就骤然爆发出了条巨大的龙卷风暴,这并不是天地间的风暴,而是被战斗的风波给打出了天变,

    两个绝世高手围攻一个,看起來的确有些不怎么平衡,雪千城也发现了前方的巨大龙卷,但他只是冷冷地笑了笑依旧沒有加快脚步,

    他的这种做法让星魂心中一震,顿时明白了雪千城的打算,原來这个其貌不扬的男人居然这么阴险,他似乎想借用别人的手打杀冥丰的傲气,

    是了,这下都能够解释雪千城为何无动于衷,原來他的打算就是这样,

    星魂嘴角微微抽动着,他现在不免有些担心起自己,他怕自己就是下一个冥丰,所以他现在更加低调,哪怕是看出了雪千城的意图,他也沒有发问,

    由于沒有雪千城的阻拦,白云和步惊云两人打得很轻松,尤其是当他动用了两把剑之后,更加让冥丰神色骤变,他从來沒有见识过这种可怕的剑法,这个人吸收握着把怪剑和他拼杀着,而他背后的那把看起來很普通的黑剑也骤然出鞘飞舞在空中偷袭着他,

    原本这个人手中的怪剑就非常可怕,但那把自动飞舞在空中的飞剑也非常可怕,这把剑虽然沒有人用手握着,但它却和眼前两人的攻击一样诡异,

    两个人,三把剑,他居然面临着出道以來最强大的对手和生死挑战,

    白云的剑法诡异而且快绝,几乎刹那之间就能够刺出十几招,而那个普通青年手中的黝黑大剑,几乎更加让他觉得自己难以招架,

    "嘿,你居然还藏了这手,"步惊云挥剑劈开冥丰的真气宝剑之后,侧目望着白云赞叹道,

    他从來沒有见识过这种剑法,似乎有些像无名的万剑归宗一样的技能,这个家伙,究竟是怎么学会这种招数的,步惊云很奇怪,如果白云对战他的时候用了这种绝招,那么他肯定不会那么轻松吧,

    步惊云就那么看着白云手中的宝剑翻转,然后天空的飞剑也自主地寻找着敌人的破绽开始攻击,相比起白云那可怕的快剑,他反而觉得这柄黑剑才是最需要重视的存在,因为它沒有人握,所以任何的攻击都是无用武之地,哪怕将它打飞了,它也能飞速回來,

    "看什么,还不快点帮忙啊你,"白云看着旁边看戏的步惊云顿时有些无语,

    这个家伙什么时候也学会偷懒了,真是失算,白云望着有些陷入疯狂的冥丰,他顿时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他可知道人被逼到绝境的时候,是最危险的,如果自己不小心,那么肯定就会吃大亏,

    冥丰被白云一龙牙剑给削落了大片衣衫,随后有被突如其來的帝皇剑给划伤了左臂,

    该死的雪千城,你是故意的,冥丰挥舞着手中的真气剑架住了白云的龙牙剑,同时他的心中也在破口大骂着雪千城,雪千城这么久都不來,显然就是故意要他吃亏,可那个混蛋,自己现在可不止是吃亏啊,

    现在这两个人显然是要将他置于死地,所以现在他真的很危险,

    "噗,啊……"正在和白云比拼着内力的冥丰突然被飞舞在空中的帝皇剑穿透了发髻,随后他就看到了一把巨大的光剑从天而降,

    这把由剑罡和真气组成的巨大光剑是步惊云最强的一招,因为这一招一旦用出就绝无回头之路,

    "雄霸天下,,"伴随着步惊云巨大的呐喊声落下,巨大的光剑就那么从天竖斩而下,

    随后就是声巨大的爆炸声响起,白云的身影就从爆炸的中心处抛飞了出來,

    "靠,你丫的是故意的,"摔倒在沙堆上的白云破口大骂,就连两把剑落到了他的头顶都沒有意识到,这个步惊云,绝对是故意的,他明明知道自己在和冥丰拼真气,但他居然就发出了这么招无差别攻击,

    白云使劲咳嗽着,他刚刚被黄沙给呛得不轻,就是不知道冥丰怎么样了,也许他会很惨,因为白云自己都无法逃避那一剑,尤其是当那把光剑从他面前落下之后,他就更是心惊胆战,

    "咳咳咳,你,你们……"远处的沙堆之中,冥丰破破烂烂的身影从沙堆里爬了出來,

    他体内的伤很重,尤其是自己硬是直接面对了那一剑之后他的内伤就更加恐怖,在这刹那间,新伤旧患都出现在了他体内,他现在明白了,雪千城肯定发觉了什么,但却故意让他前來找死,

    也许雪千城就是想让他死,否则也不会这么久都沒有出现,那个该死的,果然对东皇有异心,冥丰感觉身体都有些无法动弹,如果雪千城两人再不出现,他今天恐怕真得死在这里,

    "你什么你,你可以去死了,动手,"白云仰躺在沙堆上望着冥丰阴冷一笑,

    随后只见他的右手轻轻那么一抬,冥丰就看到了眼中出现了两柄雪亮的宝剑,

    噗噗,两把宝剑骤然划过冥丰的咽喉,他最后看到的就是两个美丽的身影,

    原來杀死我的,是两个女子……怀着不甘和落寞,冥丰的眼睛就永远闭了下去,

    英雄末路,枭雄又怎避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