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同人 >傲剑秦时 > 傲剑秦时
错误举报

第256章合作

    79免费阅深夜的咸阳城依旧那么寂静,似乎在这个时候它还在寂静之中充满了压抑的气息,

    这段日子里生活在咸阳城的百姓几乎是夜不能寐,因为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王宫里的陛下就会举起屠刀将一些看起來很无辜的人给送上断头台,而这些被送上断头台的人,有时候会是他们的朋友熟人,甚至是邻居,如今的咸阳城已经彻底被军队和罗网暗探所统治,几乎每条街道都会有一些黑衣人在寻找着漏网之鱼,

    而宵禁,依旧沒有停止,似乎王宫里的那位陛下真的很愤怒,以至于最近吊在城门前的尸体越來越多,明眼人能够从这些尸体里看出很大的不同,那就是这些死去的人大多都穿着儒家的儒服,

    儒得罪的陛下,这是每个看到这些尸体的百姓都会问的话语,而这种变故也导致了近來送孩子去学堂的家长越來越少,他们担心什么时候皇帝陛下一个不高兴,就会将所有儒家弟子都砍头,

    而这,就更加导致了儒家在帝国百姓心中的位置急剧下降,而它所带來的困扰,似乎还不止如此,

    秦宫,未央殿前,

    "天气冷了,似乎快要下雪了吧,听说燕国的雪是七国之中最美的风景,只可惜我未曾一见……"嬴政一身白衫就那么站立在寒风中喃喃自语,

    在他的旁边不远处,一个黑衫男子正和他一起背负着手看着黑暗的天际,

    今夜沒有星光,但却有月亮,

    "燕国的雪的确很美,你可以去看看,不过你这种人,是沒有自由的,所以你无法像一个普通人那样生活,这或许就是王者与侠者的最大区别……"黑衫男子淡淡地笑了笑,他就那么看着天边的寒月,而在他的眉心,一道黑色的剑印十分醒目,

    普天之下,拥有这道剑印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剑神白云,而他,就是白云,

    出乎意料的是,白云回到大秦帝国的第一站不是桑海,也不是燕国的飞雪阁,而是咸阳宫,而他第一个见到的人也不是他的朋友亲人,而是嬴政这个敌人,

    究竟是什么胆量和魄力让这个男子胆敢只身來到整个帝国防卫最森严的禁宫,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吧,

    嬴政不知道,但他却不觉得有什么以外,对于这个老朋友來说,他做的任何事情都是充满诡异的,所以他不觉得有什么意外和不解,

    尽管如此,嬴政也不想在这个敌人面前落下气势,所以他沒有让军队和护卫高手察觉什么,因为他知道如果他自己都解决不了这个敌人,那么再多的人都是沒用的,以这个老朋友的速度,就是箭雨他也能安然通过,

    "你说的固然有理,但我却想知道你的來意,你今夜來这里,不会是特意來看我的吧……"嬴政侧目望着白云,他沒有发现白云有什么杀气,所以这个家伙不是來杀他的,因为他沒有带剑,哪怕他会藏剑之术自己也能够感觉到他有沒有带剑,因为自己也会藏剑术,

    藏剑之术,原本就是秦人先祖所创,只不过后來流传到了外面被人偷学了而已,

    "我來当然是为了看看你这个老朋友,不过你要是想听听别的,我也可以说说,可问題是,你想听吗,"白云微微一笑,意味深长地回答道,

    这句话的答案很简单,因为他了解嬴政这个老朋友,之所以说出这些,就是为了让他宽心,

    如果一个人和老朋友聊天时对方总是戒备着自己,那么就太无奈了些,白云不想这么纠结,所以他想让嬴政好好想想,因为他已经感觉到了时局的紧迫,东皇太一的黑手实在是伸得有些长,

    而他们这里,天机老人几乎只能抵御而无法解决东皇太一,荀子却又不知所踪,唯一剩下的那个楚南公,似乎他和阴阳家走得还很近,也就是说他一旦面临东皇太一的毁灭打击,以他现在的能力根本无法解决,所以他想多拉一些帮手,将太扎眼的棋子从棋盘上踢出,

    而他的帮手之中,大司命算是一个,而嬴政这个老朋友是第二个,因为这两个人都和他一样,都是快触摸到那个境界的强者,而且嬴政手中拥有的力量,远远超过了孤身一人的大司命,

    这,就是他不远万里來咸阳宫的原因,

    "说吧,朕听着呢,"嬴政淡淡地回答道,他就知道这个老朋友不会是专程來看他的,这个家伙从來都是无利不起早,或许这次有什么大事需要自己,亦或者是想和自己谈条件,但无论哪个方面,主动权都在自己这边,

    想到这儿,嬴政的心微微一松,

    "这次咸阳的变故是东皇太一策划的,他打算对你我动手了,因为我已经找到了六把钥匙,而第七把七宿剑,就在你的手中对吗,"白云眉头微皱,他突然想到了一个唯一可以解释东皇太一对嬴政下手的原因,

    很有可能最后一把七宿剑就在嬴政手中,或者是他知道在哪里,只有这种可能,才会让东皇太一这么大费周章,至于他为何选择利用别人而不是自己动手,一是因为有天机老人在盯着他的一举一动,二是他沒有把握面对天机老人和大秦帝队和高手的联手攻击,

    所以这次的事件不会是最后一次,白云可以预料到这种事件肯定还会有很多很多,

    如果嬴政死了,或许这个天下就会真正的走向乱世,而像东皇太一这种博弈的黑手,就会慢慢浮现在世间,这个世界上究竟有多少个东皇太一呢,白云不知道,

    "聪明人,你说得沒错,"嬴政嘴角微冷,随即就告诉不白云一个天大的秘密,

    原來当初秦人的祖先并非是获得七宿剑守护权,当初秦人的祖先不过是山中的少数民族,可后來在一系列机缘巧合之下,秦人在这片土地上站稳了脚跟,随后的秦王偶然获得了一把七宿剑,而正是凭借着这把七宿剑,他们才真正拥有了可以主宰天下的气运,

    但那个时候秦王并不知道这剑有什么意义,虽然他预感到了和苍龙七宿有关,但却苦于缺少天机铜盒的秘密所以无从下手,

    而后來这把剑,就辗转传给了嬴政,为了守护这把剑,秦王特意将其外貌重新镶嵌,变成了一把造型截然不同的宝剑,而这把宝剑的出处,也被他说成了是上古铸剑师欧冶子所铸就的七星龙渊,

    其实七星龙渊剑,也在他们手中,所以后來的秦国国君就同时拥有两把剑,两把一模一样的剑,

    原來这把剑还有这么一个出处,白云恍然大悟,但随后他又觉得奇怪,为何东皇太一会知道这些秘密的,难道那个老家伙的情报人员这么强吗,

    白云有些好奇,但他却沒有问,因为他知道,就算他问了嬴政肯定也不会说,

    "你现在有两个选择,要么和我一起踢出扎眼的棋子,要么把七宿剑给我,让我去面对,其实这两个条件对你都有利,如果你和我一起合作,我们成功的可能性会很大,如果你把七宿剑给我,那么东皇太一就不会对你出手,怎么样,条件很优越吧……"白云微微一笑,他给出了一个合理的价码,就看嬴政怎么抉择,

    如果嬴政是个聪明人,那么他肯定会选择第一条,因为第二条虽然看起來对他有利,但却会让他失去对苍龙七宿秘密的掌握,

    如果他是嬴政,肯定不会选择第二条,选择第二条他或许会渔翁得利,但也可能鸡飞蛋打,所以这是个赌博,关乎未來和前途的赌博,

    究竟嬴政是不是个好赌手呢,或许是,或许不是,但无论如何,这都对他自己很有利,

    "我把七宿剑给你,是不可能的,你虽然有六把,但我这把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你可以消失在我面前了,你放心吧,在那个棋子沒有踢出之前,我是不会对你出手的,朕,一言九鼎,你滚吧,不久之后我就会带着我特别的手下來找你,希望你,还会活到那个时候,否则这场棋局就该我和外人下了……"嬴政冷漠地看了白云两眼后,随即转身向着宫殿走去,

    话都说道这份儿上,他也就沒有什么可以说的,再三考虑之后,嬴政还是决定和白云合作,因为他知道,东皇太一的修为深不可测,因为前不久他就感觉到了北方那场毁灭的风云波动,虽然距离很远,但他却知道自己可能永远无法面对那种力量,

    或许苍龙七宿的秘密,自己可以和这个老朋友谈条件,但他却知道,他永远无法和东皇太一谈条件,因为那个人,从來不会和别人谈条件,

    "很好,我在燕地都城妃雪阁等你,希望你,也能活到那个时候,不过你來的时候,最好易容,因为那里有很多人,都不愿意看到你这张脸的……"白云转身看着嬴政的背影冷冷一笑,随即他的身影就凭空消失,

    好诡异的轻功,也许我错了,他或许比东皇太一还要可怕才是,只不过如今后悔,似乎也已经晚了点,毕竟我是大秦帝国的国君,一言九鼎,

    这个白云,真是个难得的好对手,

    感觉到白云消失的嬴政脚步微顿,随即心中就飘过了这样一番话,他不知道自己的选择是对是错,或许这个白云真的是比东皇太一还要可怕的人,

    而且这个可怕的人,还会是他的敌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