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同人 >傲剑秦时 > 傲剑秦时
错误举报

第260章觉醒的记忆

    这一夜白云睡得很香甜,似乎他从来没有这么放松过.他就那么抱着自己的孩子斜斜地躺在软榻上熟睡,而弄玉则那么静悄悄地看着他。

    白云睡了一夜,弄玉也就看了一夜。

    似乎这样平淡的日子,才是她一直奢求的生活。在这个瞬间,弄玉有些不愿意让时间流逝。如果时间不会流逝,该有多好。

    那样她就可以一直看着这个男人,熟悉她的男人。这个时候是属于他和她的,没有人打扰,也不会有人打扰。

    弄玉就那么轻轻搂着白云看着他入睡,她没有打扰这个男人疲惫的心。其实这就够了,她只想这么淡淡地看着心爱之人安然无恙就已经很满足。

    似乎这并不是奢求,但却真的是个奢望。

    这个混乱的世界里,每个人都在为了生存而奋斗着。而寻常人家的平静生活,也就成了内心深处最大的奢望。或许这种奢望没有尽头,但她却会努力。

    "哇,哇……"婴儿的啼哭声让弄玉骤然一惊,随即白云的眼眸就突然睁开,一抹紫气悄然而逝。

    看着怀中瞪大了眼睛盯着他的小天羽,白云有些无可奈何。似乎自己这个父亲当得还真是失败,居然连小孩子尿床了都没有意识到。

    有些尴尬地看了看弄玉,白云只能将还在哭闹的孩子交给他的娘亲来哄。作为一个还没有准备好做父亲的父亲来说,带孩子真的很痛苦。

    "这个小家伙,真是无语……"看着自己衣衫上大片的水污,白云只能无奈脱下外衫放到旁边。希望等下有小丫鬟来清理吧,不然他真不好办。

    这个小家伙,给他这个老爹的第一份礼物居然是一泡尿。这还真是让人纠结。

    白云放下衣衫后,随即就迈着步子来到了窗口看着天边的一抹微光。原来时间过得这么快,又是一个黑夜告别的大地。似乎今天的天气不错,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孩子有些调皮,你没事吧。"弄玉将小天羽的尿床处理好后,就将他放在了摇篮里。

    小宝贝儿啊,你可别再哭了。这个时候可是你娘亲我和你爹爹难得的二人世界,你可千万别让娘亲无奈,我和你爹爹真的很难相处呢!弄玉迈着步子走到白云旁边,然而她的心中却是在暗自祈祷着。

    好像小天羽真的听懂了弄玉心中的呼唤,顿时好奇地看着四周发呆。他这次很听话,丝毫没有打算哭闹的想法。

    "我没事。"白云微微一笑,道:"孩子很乖,我很喜欢他。还有,你……"白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段荒唐的感情,所以他只能尽可能委婉地表达自己的想法。他知道,弄玉喜欢白凤,甚至是近乎痴迷的喜欢。

    但他不是白凤,至少在思想上不是。现在他就感觉自己霸占了别人的妻子,这种感觉很不好。让他的内心非常纠结,甚至是无奈。

    苍天啊,你为何要我占据这个身体呢。难道就是因为也也姓白吗?亦或者这白凤是我的祖先?似乎没有人比我更无奈了吧,其实我真的不适合做一个剑人。

    我可以善恶并存,也可以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但我却不能做出这种强占人妻的事。

    如果,我就是白凤该有多好。

    就在这么一刹那,白云心中顿时掠过了这种想法。随即他就感觉脑海一痛,整个灵魂就被一片黑暗所笼罩。而他的意识,也来到了一个黑暗的世界。

    这个世界没有时间和空间,似乎是一片混沌。但就在这片混沌之中,白云雪亮的身影稳稳立在当场。

    "你唤醒了我,你很不错。"黑暗之中悄然传出声叹息,随即白云就看到了一个和他一模一样的人出现在了这里。他是谁?白云心中一冷。

    这个人和他一模一样,无论是语气还是动作都那么相似。他感觉自己在照镜子,而对面的就是他自己。那个"白云"和他一样光亮,似乎他们就是这个黑暗世界的主宰。而众生就在他们脚下。

    "我是白凤,也是白云。我就是你,你就是我。我是过去,白凤是现在,而你,则是未来。生命就是一个轮回,就像时间长河一样……"对面的"白云"微微一笑,好像听到了白云内心的独白。

    那个白云很淡然,似乎他天生就拥有一份超然的气质。他说的话白云不明白,什么过去现在未来,似乎像是佛家的那一套大道理。

    只可惜他不信佛,也不信道。

    "那白凤呢,我怎么没有看到他?"白云眉头一皱,他觉得"过去"既然出现了,那么"现在"肯定也会出现。而他这个未来,又是谁?白云感觉脑袋很晕,似乎他从来没有这么费力想过什么事情。

    "你错了。因为你从未来到了这里,所以现在就必须得被你同化。也就是说,你如今就是现在和未来的结合体,所以你才能唤醒我。如果你融合了我,那么你就能够进入天境。那个至高无上的境界……"过去白云淡淡地看着白云感叹道。

    这个家伙,居然唤醒了被流放在黑暗深处的他。这难道是天意吗,或许真是天意吧。只不过这对于他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既然自己被唤醒了,那么自己那些流落在黑暗尽头的敌人肯定也已经找寻到了脱困的方法。这个世界,很快就会陷入一片杀伐之中。

    这个乱世,究竟谁又会笑得很久呢。

    过去白云就那么望着白云的眸子,他似乎要从这个自己眼中看到最深处的秘密。只可惜,这个黑暗的世界不会容许他逗留太久。

    "融合?那我还是我吗。还有我唤醒你?我怎么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唤醒你的……"白云神色微冷,他可不会天真地以为这次融合之后,他还会拥有自己的意识。因为他知道,自己这个过去很强,至少要比他强很多。一个弱者去和强者融合,下场肯定会很惨。

    就像两杯颜色迥异的水融合一样,杯子大的那边肯定湖占优势。而他这个杯子,明显没有对面的。

    现在和这个人融合,绝对百害而无一利。他可不想变成第二个白凤,那和死没有什么区别。

    白云心中暗自思量着,他觉得这个诡异白云出现得很奇怪。似乎有些像他的心魔一样,或许是该让苍龙印记和帝皇来看看。毕竟那两个家伙见多识广,肯定明白。但它们来这里会很慢,自己得拖延些时间才行。

    白云之所以这么紧张,就是感觉到了自己脑海里的权利宝典在震动,似乎权力宝典很紧张什么,但却又无法显示这种紧张的原因。

    而这点,才是他最担心的事。

    "就在刚刚,那声世间最纯净的声音唤醒了我的意识。也就是那个时候,我从无尽的黑暗深渊脱离了出来。一切的一切都要感谢你的孩子。不,应该是我们的孩子。现在,我就是你。时候不早了,我们该融合了。看着吧,融合了我之后你会更强大的……"过去白云突然有些焦急,似乎有什么危险在等待他。

    果然,这个家伙的目的就是融合。这绝对不正常,看样子得拖延时间才行。

    白云试图拖延些时间,或许可以试试从那个假白云身上套出些秘密。虽然他知道这会很难,但至少他得尝试尝试过才知道会不会成功。

    只可惜那个白云不会让他好过,正在他皱眉时,对面的白云骤然化作残影冲了过来。随即整个空间就爆发出了声巨大的龙吟。

    昂!!!!

    苍龙印记巨大的龙影从天而降,随后就是一个神龙摆尾将假白云的身影抽飞到了远处。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穿黑色绣金龙袍的中年男子也出现在了这里。一人一龙就那么看着远处渐渐靠近的假白云,而此时此刻假白云的脸上终于有了些不自然。

    "你这是想干嘛,你想杀我?哼,杀了我,你也别想活。没有过去,就不会有未来。这是宿命,无法改变的宿命。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假白云冷冷一笑,随即就慢慢地走了过来。

    他似乎不担心什么,而苍龙和那个黑袍男人也没有再动手阻止假白云。

    "他说的得对,我们帮不了你。"苍龙摇晃着巨大的头颅,随后就不再言语。

    它接到白云的求救之后立刻赶来,可真正来了后他才意识到事情有些诡异。这个假白云居然是白云的过去身,可是他是怎么来到这里的。难道除了那东西以外,还有什么东西能够穿越时空吗。

    苍龙有些疑惑,随即就侧目看着那个黑袍男子。这个黑袍男子很强,而且气息很霸道。似乎他就是个天生的王者,没有谁能够超越一样。

    它知道,那个黑袍男子就是帝皇剑的剑魂。只不过它不知道这个剑魂居然这么威严,威严得有些冷酷。

    "小子,你听着。无论是过去还是未来,你就是你,永远都不会变。一切的一切都需要你自己抉择,而我们则只能说无能为力……"帝皇冷漠的声音悄然传来,随后他的整个人就向着黑暗尽头走去。

    他就是帝皇,没有任何畏惧的帝皇。哪怕是敌人强大到可怕,他也不会有什么畏惧。

    "我就是我?"白云呆呆地望着近在咫尺的假白云,随后他就看到了假白云走进了他的身体。刹那间庞大的记忆洪流就冲进了他的脑海,而他原本的意识则被权力宝典给牢牢守护着。

    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开始。

    是好是坏?或许不会有人知道。但当苍龙看到陷入呆滞的白云后,随即整个身影就化作了条龙影远去。帝皇剑说得对,这种情况他们无能的确为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