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同人 >傲剑秦时 > 傲剑秦时
错误举报

第323章炼妖壶与河图洛书

    解决了儿女们的问题,白云这才和雪女商量起了关于炼妖壶的问题.如今有了炼妖壶之后,上古十大神器几乎已经具备。也是时候看看能不能重新完善失却之阵,如果能的话,对于他们来说将是非常大的帮助。

    炼妖壶的归属问题,最后雪女给了少司命。因为她不但是白云的亲人,也是爱人。肥水不流外人田,雪女比白云还要懂得这个问题。

    现在的问题是,东皇钟在张良手中,这让雪女非常无奈。想来想去,雪女突然想起伏羲还欠她一个人情。于是身居在仙界的伏羲大圣憋屈了,雪女居然强要下了他的河图洛书给张良换取东皇钟。

    张良很高兴,相比于东皇钟,他更加喜欢河图洛书。不止是他的性格,还有河图洛书的阵法奥妙让他非常着迷。而东皇钟在拿到手之后,雪女却不知道该给谁。

    弄玉有伏羲琴,墨麟儿有昆仑镜,牡丹有乾坤鼎,芍药有昊天塔,少司命有炼妖壶。而她有女娲石和问情剑。那么接下来的东皇钟,雪女只能交给白云。

    东皇钟,轩辕剑,崆峒印。三宝合一,白云的战力顿时让人觉得恐惧。对于这种情况,白云也有些无奈。早知道多娶一个媳妇好了,未来世界的老娘啊,你总是说我难娶媳妇,现在好了,我都顾不过来了。

    白云的心思明显被雪女察觉到了,因为拥有命运宝典的她很容易就能够算出她想知道的事。结果就是,白云被六女给按到地上狠狠揍了一顿。

    而他的这顿打,几乎没有人敢直视。因为几女几乎把白云打得半死之后又用女娲石复原然后又打了个半死。就这样周而复始,白云愣是被恢复了两次。

    “好了,妹妹们,我们去研究失却之阵。”雪女提起半死不活的白云就带着几女向圣殿走去,她这姿态看得远处的众人嘴角抽搐。

    尤其是张良这些人,愣是被几女吓出了心病。可怜的师兄,你以后恐怕没有活路了。六个女人,六件至宝。你自己才三件,而且还不敢用两件攻击灵宝。可以想象,你以后的下场会是多么好。

    张良摇摇头,哭笑不得地离开了圣殿前的广场。而跟随着他一起离开的,还有众人。

    “两位大姐,这就是我们强大的老爹?”白天羽满头大汗。随即对着小妃雪和小黎询问道。

    “嗯,大概是吧。爹再强,也抵不过六位娘亲嘛。尤其是大娘亲,我以后都不敢看她了……”回想起刚刚雪女的暴力手段,小妃雪顿时打了个寒颤。

    “娘亲,好厉害。”小黎眼睛里冒着星星,雪女在她心中已经俨然成了个偶像。

    “额,我的亲娘啊。”白天羽伸手捂着脸,一脸痛苦和郁闷地离开了广场。

    可以想象,有了这么几位娘亲和两个无厘头大姐之后,他这个白家的唯一男丁会多么郁闷。至于他的老爹,额,基本可以无视他的存在。

    “少羽,你师父,嘿嘿嘿嘿。”隐藏在神殿边缘人群之中的荆天明拍拍他身边项羽的肩膀调侃不已。他那位二叔这次,可是丢人丢大了。

    “小子,那也是你二叔。你还对你二叔幸灾乐祸的,谁昨天因为回家晚了而被罚站的呢?你说说,我的好小弟。那个笨蛋是不是一夜没有睡啊……”

    项羽促狭的笑容让荆天明顿时泪流满面。他昨夜的确过得不好,高月因为他回家晚了没有让他进门,直接就让他在寒风里站了一晚上。

    苍天,不就是和少羽出去逛街回家晚了吗。少羽那个家伙什么事都没有,回家就左拥右抱地睡了,而他自己,却不得不站在寒风中反醒。

    最主要的是,他和项羽居然门对门挨着。这让他更加无奈,甚至于情可以堪。

    “啊!你个混蛋,我要和你决斗!”荆天明撕心裂肺的呐喊响彻广场,顿时让没有散去的楼兰百姓满头大汗。他们知道这两个二货青年都是白云的徒弟和侄子,所以对他们也就格外关注。

    一听说有决斗,他们顿时停下了脚步。

    “好啊,让我把你打个鼻青脸肿的,看看晚上月儿姑娘会不会让你跪地板……”少羽促狭的笑声传遍了整个广场,顿时让一些知情者捂嘴偷笑着。

    “啊!!我和你没完!……”

    最终荆天明还是没有和项羽决斗,不只是他怕回家被高月罚跪,不是因为他打不过项羽。项羽那家伙武功虽然不怎么样,但一身蛮力和铠甲防御却让他无从下手。所以他和项羽的争斗,从来就没有结果。

    白云不知道自己的徒弟和侄子的闹剧,因为他现在正被丢在大殿的角落纠结着。

    满身的伤痕只能自己慢慢恢复,因为雪女突然想起她用过了次重生之力。所以白云只能纠结地等待着崆峒印的恢复力发挥功用,这是个痛苦而漫长的过程。

    雪女将他丢下之后就带着几女去实验失却之阵,而结果就是轩辕剑后两件宝贝都被雪女拿了过去。对此白云只能点头,半点不愿意的想法都没有。

    该死的阴阳家,读心术什么时候让雪女学了啊!你们就不能藏好吗!白云无语泪流地看着圣殿的天花板,他不知道雪女是怎么知道他心里的想法的,所以只能归究于读心术。雪女对他的心思了如指掌,其结果就是他以后不得不打起一百二十分的精神。

    不过这种情况估计不会再有了,因为他的妻子们还是很善良的。当然,至少现在看起来很善良。

    “失却之阵是十大神器的规则交替所形成的天地奇阵,据说当初道祖得到盘古斧所化的三宝之后创造出了一把仿照的盘古斧后,他身边的其他神器就突然爆发出了神奇的光芒。那时候经过几万年的推演,道祖才知道了这些神器和盘古斧之间能够爆发出特殊波动。而这种波动就是一种阵法,非常恐怖的阵法。”雪女摆出九件神器之后,这才对着众女说出了这些上古传说。

    其实并不是传说,当初她在l紫霄宫里也得到过道祖的证实。失却之阵的确存在,而且非常可怕。但现在的问题是,盘古斧已经破碎,而她们也只有东皇钟。怎么才能找到可以替代其他两件至宝神器的东西呢。

    雪女思量了片刻之后,想到了手中的命运宝典。或许命运宝典可以替代太极图,但盘古幡却需要另一件级别足够的至宝才行。可现如今什么宝物能够媲美盘古番呢,恐怕就是河图洛书也不行。

    “用它试试吧。”躺在角落里的白云无奈一笑,随即他体内就飞出了一道紫光。

    这是权力宝典,是他最大的底牌。权力宝典不但能够让他博古通今,而且还能隐藏他的命数让圣人都无法推测他的来历。这对于目前的他来说,才是最重要的事。

    其实他也舍不得用权力宝典来实验,但刚刚权力宝典却告诉他它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要白云放它出来看看。

    究竟是什么熟悉的气息,让权力宝典都为之动容?难道是和它一个级别的至宝吗?白云非常疑惑,这才忍痛放出了权力宝典给雪女。

    “是它?”雪女脑海突然传出一个声音,随后一个女子的虚影就从命运宝典之中浮现了出来。而与此同时,权力宝典之中也浮现了一个女子的虚影。

    “原来是你。”

    “原来真是你。”

    两件至宝的虚影相视而笑,随即它们就化作了一青一紫两道光芒在空中围绕了起来。

    “好啊你,居然还藏了一个。哼!”雪女恶狠狠地瞪了白云两眼,给了他一个以后算账的表情。额,白云骤然缩了缩脖子。他顿时连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雪女变得这么霸道,他就是死也不会放出权力宝典。

    “妹妹,多少年了,没想到你也生出了意识。我以为只是自己才生出意识的……”

    紫色虚影微微一笑,随即就转身看着众女和白云。她是权力宝典的意识,也是天地道源。

    天地之间九为极致,所以一共拥有九道天地道源。但七道已经被修士占据,剩下的两道遁飞了天地。后来的这两道,一道成了代表权力的权力宝典,一道成了代表宿命的命运宝典。权力,命运,都是人世间最重要的物事。而代表着权力和命运的她们,自然成了天地间的至宝。

    “姐姐当初被那个人送给了一个命数低下的人,我还以为你回不来了呢。没想到姐姐你也修成了意识,这真是好。”青色虚影也微微一笑,随后就和紫色虚影在空中交谈了起来。只不过她们似乎没有打算让白云和六女获得这些交谈的秘密,所以她们所说的话语居然连白云都听不懂。

    奇怪,她们在隐藏什么?白云非常好奇,尤其是当他听不懂这种语言后就更加疑惑。

    “喂,她们说的是什么?”雪女悄声的传音打乱了白云的疑惑,但他现在却也是一头雾水。

    白云实话实说地回复了雪女他也听不懂,但后者却只是给了他一个鬼才信你的表情。白云不知道,他的实话实说让雪女已经在心中给他判下了无期徒刑。

    估计秋后算账的时候,已经不是很远。

    两个器灵的话并没有说太久,她们只是互相交谈了片刻之后就开始相互打量白云和雪女。随后她们像是达成了什么共识,互相对着白云和雪女点点头就回到了各自的至宝之中。虚影回到至宝里后,雪女这才召回命运宝典和白云的权力宝典集合着上古十大神器开始研究失却之阵。而白云,则被雪女一把提起来扔出了圣殿。

    “喂!我伤还没有好啊!好歹把崆峒印给我用完了再说啊!雪妞妞?雪雪?老婆?九天玄女大大?……”白云低声下气的声音从殿外传来,而圣殿里的雪女却置若罔闻。

    这个混蛋,居然说他听不懂。别以为自己不知道他会通灵语,还敢说不知道,哼。

    雪女怒火中烧,顿时无视了白云的呼喊:“你给我出去凉快凉快吧,哼!”

    白云:“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