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同人 >傲剑秦时 > 傲剑秦时
错误举报

第601章争夺令牌

    这是一个看起来很不错的早晨鸟语花香,阳光明媚。

    甚至就连山林间的鸟儿,都比以往叫得更加欢快热烈。而唯独有一种鸟,一点儿也没有发出声音。它们隐藏在常人永远都无法看到的枝叶深处,而它们微小的眸子却是透露着与众不同的智慧光芒。

    这就是蝶翅鸟,白云的蝶翅鸟。

    明媚的阳光下,树林里都透露着泥土的味道。因为这是一个雨夜过后的美丽早晨,万物复苏,一片祥和的生机。

    但就在这个时候,利剑入体的声音打破了属于这片树林的寂静。

    在一个充满杂草的角落,一个黑衣人正被一个黄衫青年一剑穿透。而那个青年在杀了黑衣人后,从他胸口掏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紫色水晶令牌。

    “名人堂?嘿嘿。噗!啊……”黄衫青年看着手中的令牌嘿嘿一笑,然而下一秒他就看到了一截穿心而过的剑尖。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身后的杀手一剑将其杀死后,迅速夺过令牌消失在了原地。但在片刻之后,他的尸体出现在了另一个草丛里。甚至就连他临死时,都没有能够闭上眼睛。

    诸如此类的杀戮不停上演着,而那些没有能力却想获得令牌的人,就成了那一个个死不瞑目的尸体。短短二十七天,这里就埋下了几百具尸体。可以想象,对于名人堂令牌的争夺究竟有多么惨烈。这还只是一个地方一面令牌的争夺,而其他的地方,恐怕因为争斗而死的人会更加多。

    而白云,却是依旧没有动手。因为他在等机会,等一个机会。

    他一路尾随着令牌往北前进,穿越了十几个小镇和城市。而在这二十七天里,他的三分归元气已然有所成就。配合着他强大的真气法力,威力已经足够。

    而他等待的那个机会,就是一个靠近水源的好地方。

    排云掌,遇水则无敌。

    而且在他的左右下,这些人来到了北方。也是他需要采集冰水的地方。至阴至寒的极北冰池之水在空间戒指能够保持原样,而这些冰水打出的排云掌,威力更加可怕。如果不是懒得架锅烧水而且数量的要求非常巨大,他估计都会装些开水。

    这个时候,就是时机!

    化妆成枯槁老年船夫载着一个美丽女子的白云在船尾嘴角微动,因为这个时候他已经载着那个女子来到了河中心。

    这一切都是他计划好的,无论是来到岸边的是什么人,他都会坐船离开。而白云这个船夫,却是独一无二的。为了降低那些高手的防卫心,他特意化作了一个枯槁老者。因为任何一个修士,面容都不会这么枯槁。唯有穷苦的百姓,才是这种模样。

    所以那个女子丝毫没有起疑心,因为她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能够变化的人。所以她的结果,不会很美好。

    虽然来人是个美丽动人的年轻女子,但白云却不会怜香惜玉。

    能够抢夺到名人堂令牌的人,恐怕就是个小孩子都会双手沾满血腥。所以无论踏上这条船的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他都不会放过。就算不杀,也要废了她。

    有了易容术的他只要得到了令牌,那么就不会有人知道是谁夺走的。

    这就是他的依仗,唯一的依仗。

    好在轮回没有剥夺他的变化之术,不然他的日子肯定更加难过。

    “老伯,你快点行不行。我赶时间呢!”看着慢悠悠划着小船的白云,那个美貌女子顿时有些着急。

    她的动作虽然快,但追兵肯定就在身后不远。如果不是因为这条河流太过巨大,那些人没有船无法追杀;她现在估计已经被那些强者给盯上了吧。

    想到这儿,她就更加着急。

    “姑娘,老头子年老体衰不行了。咳咳咳,而且这河风lang太大,万一不小心,咳咳咳咳,老头子和姑娘你可就没有机会活着到达对岸了啊……”

    白云的易容毫无破绽,就连声音都像一个半截入土的老人。

    只不过他那混浊的眼眸深处,却是透露着诡异莫测的光芒。

    “哎呀,真是的。还是我来吧……”心急离开的女子显然不打算这么在河上晃悠,于是她来到了白云身边,一把就拽过了他手中的船桨开始迅速划动起来。

    而白云,则被她赶到了船中心。

    这个小妞,倒是一个好人啊。如果是别人,恐怕早已经杀人灭口了吧。

    不过好人归好人,对于名人堂令牌他还是不打算放弃。

    “小姑娘,你真是一个好人。像你这么好的人,不该来这里的。如果老头子是你,那么就会杀人灭口的。而你没有这么做的结果就是,正好救了你自己……”

    坐在船中的白云轻轻看着快要抵达的岸边微微一笑,随后他右手骤然一震,他脚下的水面就爆发出了无数的水龙冲向了那个女子。排云掌!遇水化龙!!!

    随着白云的偷袭,那个只是七重天初期的女子骤然被从对面冲出的水龙打飞向了白云这边。而她在飞落白云怀里你的瞬间,白云右手一抓,瞬间就从她的胸口抓出了他追踪已久的令牌。不过同时也抓到了不该抓到的东西,弄得白云连忙一掌将那个惊魂未定的女子给打入了冰冷的河水中。

    值得一提的是,这种云纹令牌似乎是特殊水晶所制,它无法收入任何空间戒指。所以想得到它,比想象中更加容易。

    “小姑娘,我们后会有期吧。嘿嘿嘿,不过我想你以后就算看到我。走到了我面前,恐怕你也肯定认不得我了呢……”白云的笑容落在已经跌入水中那女子的眼里,简直比哭还要难看。

    话音落下,白云的身形骤然消失在了紧靠着森林的河岸边。

    而那个女子,只能在水里气愤羞恼。

    那个家伙居然是易容的。因为他刚刚的声音明显是个青年男子。虽然不知道他怎么做到的,但这已经不重要。因为最可气的是,他居然抓到了她的那里。

    “你个混蛋!别让本姑娘抓到你!否则,我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啊!!!…”当白云的身影出现在森林深处时,远远的河边依旧能够传来那女子的咆哮声。

    不过现在,已经无所谓。

    因为他得到令牌后,就化妆成了一个虚弱不堪的普通青年进入了城镇。

    从此蛟龙入海,无迹可寻。

    而他的目标,就是北方的冰山。

    化妆易容,白云一路上换了几十个不同的装扮这才逃过了那些高手的追踪。而当有一个寒冬来临时,他终于踏足了这片浩瀚的北方冰原雪山地域。

    然后他找了个地方挖出了条冰下隧道通道了地下冰河里。然后在这里装满了几乎一个西湖的冰水。

    做完了这一切后,他就在雪山之上驻扎了下来以便修炼。

    这里苦寒难耐,几乎没有人会到这里。所以在这里修炼,很安静。

    时间就在修炼中渐渐流逝,当离登上名人堂大船的时间还有半个月时。白云这才乘着白鸪鸟一路疾驰而过。他前进的方向是南方,因为中心大陆在魔幻大陆的南方,他们要坐船往南,向着未知前进。

    半个月的时间足够他抵达海港,不过在这里,他却不得不再次小心。因为在没有安全上船踏上那甲板之前,任何人都可以出手抢夺别人的令牌。

    也就是说,就算你拿着令牌走到船边,只要你还没有踏上夹板,你都生死难料。所以白云不着急,他在等最后一刻。以他的轻功,足够安全上船。

    静静地抱着手伫立在白鸪鸟背上,白云就那么随着着白鸪鸟飞翔在人类无法抵达了高空。它飞得很高,哪怕八重天的强者都无法攻击到它的高度。所以在那里是安全的,而唯一能够威胁它的,就只有那些能够飞行的魔兽。只不过这种魔兽很少能够被人类捕捉,就算它们受到主人的指示攻击,白鸪鸟背上的白云也不是吃素的。以他独步天下的轻功,在天空就是八重天高手恐怕也只能和他堪堪打成平手。

    而且他还有很多手段没有用,足够毁灭八重天初期的核弹炮狙就已经很不错。所以他不怕,他就是要高高在上。尤其是这三年里的修炼,让他再次获得了吞噬之力的吸星和精神力量后,他就更加自信。只不过最后的时空之力,他却怎么也触摸不到。好像,它们从来都是虚无缥缈的一样。

    静静伫立在白鸪鸟背上,白云的思绪却是已经飘到了遥远的东方大陆。因为在那片熟悉的国度里,有着他的亲人和朋友。

    还有半个时辰才是众人上船的时间,所以这个时候是最紧张的时候。

    所有人都在羡慕天空的白云,因为谁也无法抢夺他腰间的令牌。八重天高手不需要令牌,而七重天却无法抵达那里抢夺。所以相比于那些担惊受怕的人们,白云现在就是无忧无虑逍遥自在。

    “时间到!得到令牌的,上船!!!”随着船头的将军一声大喝,无数人迅速拿出令牌向着大船冲去。

    而在这段时间里,也有无数杀手将目光对准了弱小的令牌持有者。

    于是,一场杀戮在所难免。

    混乱的杀戮此起彼伏,而白云也迅速乘着白鸪鸟飞掠而下,但他却不是上船,他的目标是两个女子。

    一个是亚由美,一个是劳拉。

    她们也有令牌,但已经有好几个黑衣人对她们冲了过去。

    他要去救她们,只为因为曾经她们两人是他离开绝地的向导。虽然他付出了代价,但这两个女子他非常顺眼。

    啾啾!!!白鸪鸟带着一股狂风呼啸而过将无数抢夺着掀翻,而白云则让它顺势抓起了两个女子冲向了巨船。

    刹那之间,三人落在了船上。而他那巨大的白鸪鸟,则轻轻落在了船头的桅杆顶端。他现在虽然没有内世界放置它,但他最近学习了召唤术,体内有一个召唤兽空间。只不过现在,他不想收起白鸪鸟而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