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同人 >傲剑秦时 > 傲剑秦时
错误举报

第605章雪霁相赠

    雪女的特殊定情方式让白云虽然有些意外和苦笑,但他却非常感动。

    是啊,水寒剑原本就是他从高渐离那里夺来自己使用的。只不过后来为了雪女的安全,他将其送给雪女。

    只不过那个时候雪女并没有太感动,因为她已经有了水晶萧。而水寒剑在她心里,只不过是丈夫应该送给妻子的。但现在不同了,她毁了水晶萧就是告诉白云,她已经眼前忘记了曾经的不快。

    而让白云再次送给她水寒,就是为了让它变成两人的定情信物。或许这是种很傻的方式,但她却非常需要。

    “凌霜为心,水寒为情。从此一对,生死相随。从现在开始,我把水寒送给你了。而凌霜,我留着……”

    轻轻接过雪女手中的水寒,随后他就召出元神手中的凌霜剑。

    看着手中一模一样的的两把名剑,白云轻轻拿起水寒放到了雪女手中。而凌霜剑却是被他轻轻拿起。

    “从此一对,生死相随……”雪女看着手中冰凉的水寒剑,随即热泪盈眶。

    她找到了,找到了一直未曾找到的感觉。曾经的一幕幕温情画面迅速划过了她的眼眸深处,随后化作斑驳的光影进入了水寒之中。而白云,也感觉到有种特殊能量从体内进入了手中的宝剑里。

    下一秒,两把传世名剑突然爆发出了紫青两色的梦幻光芒。随后这青紫色的两种不同光芒迅速纠缠,然后瞬间回到了各自的宝剑剑身之中。就在这个时候,白云和雪女都感觉到了这两把剑里传来了特殊的气息。而它们之间却是隐隐出现了中联系。

    这种联系,就像曾经的干将莫邪。

    “易水犹可寒?”雪女手中水寒瞬间弥漫出了一股幽蓝色的冰寒气息。

    “高处不胜寒。”白云轻轻一笑,而他手中的凌霜也眨眼间紫光璀璨。

    “我懂了,色胚…”

    “我也懂了,傻妞。”

    两人就那么面对面相识一笑,随即紧紧握着各自的剑将对方拥抱在了怀里。

    或许这一刻,他和她已经等待了几个轮回的浮华岁月。但为了等到这刻,无论付出多么惨重的代价都是值得的。

    虽然他心里不只有她一个,但她心里却永远只有他一个。这或许有些吃亏,但爱情原本就不是公平的。

    或许两人对彼此都是深爱,但总会有个人爱得更多一些。

    而在她和白云之间,这个看起来非常吃亏的人就是她雪女这个傻妞。

    傻妞,听起来很可笑,但她却是一点儿都不在乎这个称呼。

    “傻就傻吧,我愿意。”雪女将头埋在白云的肩头,随后狠狠咬了他一口。

    她要给他留下烙印,就像倚天屠龙记里赵敏对张无忌做的那样。只可惜她虽然是赵敏,但这个家伙却永远做不成张无忌。因为他比自己更加聪明,很聪明。

    不聪明的,她还看不上呢。

    此时此刻,雪女心中悄然涌动着一种叫做甜蜜的东西。而白云,却是看着自己空洞洞的心口暗自叹息。

    时空之心,却永远不是他的心。所以在他的眼睛和感受之中,他是个没有心脏,更加没有任何的心跳的人。

    雪女居然成了魔幻大陆的女王,这对于他来说的确非常意外。

    但他却没有追问是什么原因,而雪女自己也没有说。

    就这样,白云在王宫里住了下来。随后几天里,他和雪女也离开了王宫来到了船上闲逛。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雪女的修为居然隐隐比他还要强大。他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但却并不好奇。

    而恢复模样的雪女,也并没有被人联系到那位神秘女王身上。对外雪女说她是女王的侍女,而现在正假扮成女王的那个女子,才是真的是个侍女。

    因为,她是小娥。

    白云发现小娥看他的目光有些怪怪的,好像想靠近却又不敢靠近一样。趁着雪女不在的时候,白云才开始询问她原因。

    招架不住的小娥只能说出雪女警告她的那些恐怖话语,而就是这些话让白云觉得满天都是黑色乌鸦在飞。

    她告诉白云,她要是哪里再被白云碰到,雪女就会割了她哪里。这种残忍的威胁,或许也只有雪女才做得出来。因为这个丫头的心态远远没有她的模样看起来那么单纯。狠辣对于她来说,稀松平常。

    “好吧,我不碰你了。”白云无奈摇头,有些苦笑不得地离开了宫殿。

    他现在真的不能再碰小娥,因为他不能够给雪女心里添堵。

    轻轻来到船头,雪女早已经握着玉箫守候在了那里。

    她要看日出,所以来得很早。

    虽然这艘巨船是往南的,但并不阻碍她看东方的日出。

    只不过这一次,有人会陪她看。哪怕这个人心里,看的不只是美景。

    “紫气东来,万物复苏。虽然我忘记了那招紫气东来,但我却依旧记得这种感觉。雪妞,我打算把雪霁送给你。因为你也是雪,它也是雪……”静静聆听着海风的白云侧目看了雪女一眼,随即就拿出了华丽梦幻的雪霁剑递到了雪女面前。

    雪女,雪霁,似乎很适合。

    而且雪女拥有吞噬之力,雪霁在她手中也能够发挥最大的力量。

    “你舍得?”雪女轻轻一笑,她看出了白云眼里的那丝怀念。

    那不是对她的怀念,而是对剑的。

    “给你,我就舍得。我希望你能够领悟出那招紫气东来。而我,也要靠着天问来领悟君临天下,还有凌虚的剑法。”白云轻轻地看着手中的雪霁,随后拿起雪女的手就将其放到了她的手中。

    别人都是红粉赠佳人,而他这个人偏偏是选择宝剑赠佳人。

    虽然雪女有了水寒,但多一把剑防身总是没有什么错的。而且紫气东来,并不需要纯正的道家真气才能发挥。不过她的白雪之力,却是种特殊的道家真气。

    道家五行术法之中,水性无常,而白雪更是水性的绝对精华。所以她的白雪之力,也算是一种特殊的道家真气。或许用白雪之力催动道家符文后,能够爆发出与众不同的特殊效果也说不定呢。

    所以,她很喜欢雪霁。

    最主要的是,这是白云送给她的第二件特殊礼物。这份礼物,她很喜欢。

    “可别后悔。因为到了本姑娘手中的东西,可是从来没有吐出来过。就好比你一样,逃不出我的手掌心……”雪女轻轻接过雪霁,随后挥手将其收了起来。

    事实上她的确缺一把剑,因为她不能总是拿水寒剑用。水寒剑只适合应付强大的敌人,而一般的对手,还不配水寒出鞘。

    或许白云之所以收集这么多剑,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吧。

    静静看着眼前的海天美景,她随手就将雪霁化作了玉箫吹奏了起来。

    一曲红尘,一曲白雪。

    雪女没有拒绝白云,所以她收起了雪霁。而白云对于失去雪霁也并没有什么不舍,反震是给了自己的女人,也不算失去。

    有了天问的君临天下和凌霜剑的高处不胜寒这两大绝学的他,对于紫气东来这种道家绝学就没有多少热衷。

    而那把太阿所化的凌虚剑,却是没有能够对应任何绝学。但无论是君临天下还是高处不胜寒,它都能模拟。因为太阿之剑,是一把超然世外的神剑。而它所化的凌虚,也能够做到真正的逸世凌虚。

    不只是凌虚,它和天问水寒一样,能够变成任何宝剑的样式。所以无论他想用什么剑,都可以让凌虚完成心愿。

    就像这个时候,它是墨眉。而且以精神力量来融合墨眉,最为强大。

    值得一提的是,凌霜虽然和天问能够化作任何的装饰品与武器,但却唯独不能够变成其他样式的剑。而这把原本是太阿的剑则不同,它能够化作任何名剑,也能够拥有变形后的独特名剑力量。

    也就是说,它如果变成雪霁,它也能够催发出紫气东来。

    这的确是个,意外的好消息。

    “看样子,这个日出不会平静了。你看那边的海面,又来了呢。既然如此,我就让他们听听白雪吧……”正在吹着曲子的雪女悄然停下,而她的眸子却是静静地看着船头前方的巨大海浪。

    那是海族的袭击,只有他们才能在这风平浪静的荒海里制造巨浪。只可惜他们选错了对手,也惹错了人。

    她雪女,可不是个省油的灯。

    话音落下后,雪女再次吹奏起了那曲白雪。但这次,她却是用上了法力。

    白雪之冷,独步天下。

    刹那间,方圆十几里的海面居然都飘起了纷纷扬扬的雪花。

    而这些看起来非常梦幻美丽的雪花落到海面上时,整个海面突然冰封了起来。沿着名人堂往前,一路冰封!

    “好一曲白雪,不知道配上易水寒后能够爆发出多强的威力呢?如果再加上高处不胜寒的话,呵呵呵……”

    看着越来越远的冰封,白云手中墨眉翻转两圈后整个人都飞身掠下。

    与此同时,无数名人堂高手和皇室护卫军都迅速冲下名人堂向着海族杀了过去。因为这片海域都已经被冻结,他们完全不必要担心自己不会水魔法。

    除了弓箭手,其他职业的刺客战士和魔法师都纷纷下船应战。

    而当先上前的白云,更是凭借着凌虚剑的锋利斩杀了好几个高手。

    而就在此时此刻,飞掠过空中的白鸪鸟背上却传来了雪女冷哼:

    “九水风起!白露欺霜!!!”

    左手握着玉笛的雪女飘然如仙,然而她右手迅速挥动所发出了两招阴阳术,却是让对阴阳术熟悉无比的白云都目瞪口呆。

    因为他从来没有尝试过同时发出两种不同的阴阳术,而且还是属性都完全不一样的阴阳术。九水风起变幻无常刚柔相济,而白露欺霜却是和它完全的不同。然而就在九水风起发出让大片海面都爆炸后,随之而来的白露欺霜就让这片爆炸的海水变成了满天飞射的冰锥子弹。

    而这一刻,迎接这些可怕冰锥的就是那绵延无尽的海族。

    “噗噗噗噗噗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