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其它同人 >傲剑秦时 > 傲剑秦时
错误举报

第623章东皇之墓

    黑暗的通道里发生的一切都让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然而却没有人将这种神奇变化联系到身边这个一身黑风衣的消瘦青年身上如果有人能够看到他衣袖里的动作,那么就不会觉得这些事不可思议。

    水龙与弓箭互相冲击,随后全都沉浸在了黝黑的通道里。

    当一切沉浸后,白云就轻轻往前试探着。虽然在身后的人看起来是在试探,但他自己却明白只是在做做样子。不过这个古墓很奇特,好像有着不同的墓室。而启动这些墓室的就是阴阳术,一种奇特的阴阳术。

    这座大墓,可能和阴阳家有关!

    想到这儿,白云眸子骤然转动,随后一脚踩到了某处机关上。

    “小心!!!”古教授的呼声让在场的所有人神色紧张。

    不过就在下一秒,他们面前的通道就迅速移动了起来。就像异形大战铁血战士里的金字塔一样不停移动,而随着这样的移动变化,白云和黄裳她们彻底被分割开来。

    她们进入了别的通道,的白云自己却是进入了最中心的大墓地宫。

    他的猜测果然没错,这座大墓的确和阴阳家有着特殊关系。

    因为他面前的地宫之上,正放置着一个巨大的宝座。而在宝座上面,正坐着一个黑袍中年的身影。

    那个黑袍中年的身体没有生机,但他的身体和衣衫却也没有腐烂。

    很熟悉的身形,很熟悉的衣衫。

    白云轻轻踏步走了上去,随即看着近在咫尺的尸体冷冷一笑。

    随后右手虚抓,从他怀里抓出了一个黑色的粗大卷轴;因为他看出了保持这具身体不腐的就是他怀里的卷轴。

    当卷轴入手,宝座上的尸体骤然化作了飞灰消散。而看着手中泛着灵光的卷轴,白云轻轻将其收入了空间戒指里。

    这东西可以留着以后看,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这地宫里的那个巨大星图。在那里面,他似乎能够看到天地间的玄奥。所以现在他要收起这个星图,因为这东西看起来是一件很不错的宝物。

    随着手中咒印施展,白云将天空的星图渐渐缩小收入了手中。而随着这个星图的入手,他感觉到一丝丝清凉的能量进入了脑海的混沌世界里面。紧接着他感觉自己的元神都更加舒适起来,而且手中凝聚心脏咒印的速度好像提高了百倍。

    很特殊的感觉,或许这才是自己来到这里的目的。无论是那个卷轴还是这阵图,或许才是最重要的东西。相比于它们,这里的那些文物就显得普通得多。

    没有理会那些文物,白云利用土系阴阳术抹去了自己留下的痕迹后就打算离开这里。他相信过不了多久古教授他们就能找到这里,所以他必须不在场。

    怀着收获颇丰的心情,白云离开了这座地宫到了其他无关重要的地方。就在他离开后不久,古教授几人也摸索到了这里。只不过吸引他们的是这里的格局和那些器具兵器,而真正重要的东西,已经被取走。

    随着考古工作的进行,古教授带着众人揭开了这座大墓的神秘。而获得了最好东西的白云,却是依旧扮演着助手的工作。每天除了陪古教授探索,剩下的时间就清理那些看起来很值钱的古董。

    “小白,你来看看这个……”

    “来了。”

    正在清理巨大铜鼎的白云被古教授给叫了过去,听声音似乎那位老人遇到了困难。

    当白云赶到那里时,却发现古教授在拿着那把黑剑发呆。

    似乎这把剑,让他很疑惑。

    随着白云的到来,古教授告诉了他这把剑的诡异之处。那就是这把剑看起来毫无锋利甚至就连剑尖都很钝,但它却非常结实,而且分子结构很紧密。哪怕就连最坚硬的钻石都没有它紧密结实。

    而且古教授查遍资料,都没有找到关于这种剑的任何介绍。唯一和它相近的,就是曾经的上古名剑湛卢。

    但那东西几乎是个神话,究竟存不存在也无从考证。所以古教授打算让白云看看,因为他是唯一能够拔出它的人。

    “你老人家的想法没错,这的确就是当年欧冶子所铸的湛卢。可以岁月变迁,其中灵气早已流逝了。但名剑就是名剑,哪怕没有灵气它都傲骨天成!……”

    轻轻拿起手中的宝剑,白云好像回到了当初的妃雪阁。

    那个时候,他叫白凤。

    宝剑入手,白云突然有种发泄的感觉。就在这一瞬间,璀璨剑光闪烁。伴随着剑鸣龙游之声响起,呼啸而过紫色的剑气突然斩断了远处了一颗合抱大树。

    而这一切,落在了无意间看到这种场景的黄裳眼里。

    这是个高手!

    黄裳悄然隐藏了身形,随后回到了驻地对着上级汇报了这里的情况。随着她的汇报,龙组特工们也迅速将目光对准了白云,然后从他的家室开始调查。

    但无论他们怎么调查,白云的家室背景都异常普通。就连他的父母都没有什么不对或者诡异的地方。

    越是这样,他们对白云的兴趣就越大。如果不是碍于纪律,他们恐怕早就会把白云的父母给带到有关部门审问了。只可惜他们错过了机会,当他们下定决心打算监视白云父母时,两位老人突然失踪了。

    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不过白天却在第二天就接到了鸟雀传信:

    有人调查,小心谨慎。

    家人失踪,是否寻找?

    恶人无讯,正在查探。

    故人复生,君临天下。

    署名:桑海故人。

    桑海故人?莫非是子房?收到这个讯息的白云眸子一愣。而且张良和雪女她们知道自己的记忆,找到自己并不难。

    他们现没有来会面,或许也是遇到了和他一样修为损失的麻烦吧。但拥有世界之珠的他们,绝对很安全。

    不过那个企图打开异度空间的,究竟是哪个组织呢?白云冷静地想着所有可能性,但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入手。

    而他父母的突然失踪,或许和那个龙组暗中调查有关。看起来所谓的有关部门已经盯上自己了,那么就趁这次考古结束后自己销声匿迹吧。相信以张良他们的人力,应该能够找到那个组织。如果连聚散流沙和罗网隐秘卫找不到,他不介意来场世界大战。不过这父母的失踪,很可能和天庭有关。如果他是穿过了时空来到了从前,那么现在父母的消失或许就能对上玉帝说的情况。所以很可能是两人觉醒了,回到了天庭。

    这点不需要考虑,他现在需要考虑的就是找出那些企图打开异度空间的杂碎。

    任何企图称霸世界的人,都将未他们愚蠢的行为付出惨重的代价!

    怀着这种心态,白云接下来就越来越平凡普通。直到整个东皇墓被发掘出来后,他才打算寻找机会离开。

    只不过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当白云打算离开的时候,又出事了。

    在白天和古教授最后一次探索地宫时,放在基地的湛卢被人抢走。而那两个二世祖青年,更是身受重伤。甚至就连黄裳,都受到了不小的伤害。

    对方很强大,异常强大。

    “这就是龙组?呵呵。”当白云和满脸愤怒的古教授来到基地时,看到的却是三个奄奄一息的伤员。

    白天的话很刻薄,因为他讨厌这些高高在上没有人性的人。哪怕他们再怎么强大,他们也不该瞧不起普通人。

    或许是愚蠢让他们获得了优越感,但归根究底他们也是肉身凡胎。

    而且这样的人,永远不可能变强。除非堕入魔道,灭绝人性。

    只可惜,他们还不足以入魔。

    “你!咳咳咳……”那两个重伤的男子气愤地看着白云,他们差点没有被气死。

    如果不是重伤在身,他们肯定会起来和这个小子拼命。

    不过黄裳却是没有生气,因为的确是他们的失职。她原以为这次不过是很普通的护卫工作,谁知道会这样。

    那些黑衣人太强了,几乎几招就将她和两个一流高手打败。那样的力量和诡异的攻击方式,她见所未见。

    “我说的不对吗?嗯?有趣……”白云冷冷滴看着躺在担架上的黄裳三人,随后他突然转身看向了远处的树林。

    紧接着刹那间,白云的身影骤然消失又再次出现在原地。而他的手中,却是抓着一个瞪大眼睛的黑衣人。

    只不过这个黑衣人,已经被他打废。

    很奇特的力量,居然有些类似于阴阳术。只不过比起阴阳术,差了很多。

    莫非,这是那种功夫?看着被完全吸收了能量而且点穴的黑衣人,白云一招就将其丢在了远处的角落里。

    事情已经很明显,这些人是冲着这个墓地来的。但他们却不是为了湛卢,而是为了别的什么东西。而那个东西,很可能就是他已经收起来的卷轴。

    想到这儿,白云暗中给这个家伙使用的读心术。随后他知道了些情报,也知道他些想当重要的讯息。

    “把他关起来,我想那些人不会对他不管不顾的吧。你们就算再蠢,也应该懂得钓鱼吧。古教授,我恐怕要离开这里了。我要去找回那把属于我的湛卢……”

    轻轻抬头看着夕阳西下的黄昏,白云收起自己的行礼轻轻离开。

    没有人阻拦他,因为现在谁都无法阻拦他。他不是曾经那个傻小子,现在的他是一个战斗了无数轮回的霸主。

    由于没有人阻拦,白云离开的也就很干脆。但他不知道就在他离开后不久,一些探子就暗中跟踪着他。

    虽然察觉出了些异常,但白云却并没有动手除掉他们、他只是找了个没人的地方瞬移了出去。因为这个时候和那些人翻脸,是不明智的选择。就算是翻脸,他也要强大到让这些人胆寒的时候。

    只是他不知道,就在他不打算翻脸的时候。全世界每个城市,几乎都出现了一些四处寻找的身形。而无一例外的是,这些人全部都是一身古装的人。

    直到这些人出现在国内后,有人才愕然发现他们居然是秦时明月里的人。整个秦时世界里那些存活的高手,几乎都曾出现在人前过。然而没有人知道他们在寻找什么,因为只有白云知道他们在找什么。

    但这不重要,因为他在离开了秦川后就变成了白凤的样子追踪了出去。而游荡在大街小巷上的那些高手们,却是再度让全世界原本就紧张的神经再次绷紧了起来。

    “哥们儿,我刚刚好像看到了白凤啊!他就搜的声从我头顶飞过了……”

    “别瞎说,怎么可能。”

    “真的,昨天我还在大街上看见了雪女。不过她眼睛真可怕,我的神啊……”

    “额,白,白……”

    正在白云刚刚飞掠过一座楼顶时,下面突然传来了对话声。

    不过当白云听到那个小子说看到了雪女后,原本打算离开的他迅速回到了那里。紧接着他一手提起那个惊呆的小子冷哼道:

    “你看到了雪女?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你最好现在告诉我!否则我就把你丢去喂我的白鸪鸟!……”

    “妈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