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网游动漫 >地狱公寓 > 地狱公寓
错误举报

第三十卷(结局卷) 魔王 第二十四章 魔性之屋

    第三十卷(结局卷) 魔王 第二十四章 魔xing之屋

    话分两头。www 、 QВ 5 。com //

    在绿出现在上官眠面前的时候,小夜子也是异常惊恐,她从那个黑sè和服的nv人身上,感觉到一种极其危险的气息!

    当时,她回过头,刚要对怜说些什么,却是发现,周围的街道,忽然发生了剧变。

    继而她就看到,她和怜,竟然出现在了一幢豪华的洋房内!而这……正是桐生家的宅子!

    不过很快小夜子就冷静了下来,并对惊愕得不知所措的怜说道:“别怕……魔王级血字已经开始了,发生任何事情,也是不奇怪的。现在只有寄希望于上官眠能快一点封印魔王了。其他的住户,不知道是不是也是同样的命运。”

    怜此刻也完全是六神无主,但好在,姐姐还在自己身边。

    对从小在桐生家长大的怜而言,即使对步未也是一直没有任何归属感。对她而言,步未不是她的姐姐,小夜子才是。

    母亲桐生绫子的死,一夜间改变了这对姐妹。若非如此,小夜子不会走上侦探的道路,也就更不会因此而去中国,导致最后进入公寓。

    不过小夜子的xing格一向是从来不会去想无意义的事情。事情走到这一步,已经是釜底chou薪了,上官眠的成功与否,关系着全体住户的xing命。

    小夜子紧握住怜的手,对她而言,怜是她赌上xing命也要保护的妹妹,她欠她的,一定会予以补偿。毕竟如果不是她,怜也不会莫名其妙地被仓库恶灵拉入公寓。

    “离开这已经那么多年了,怜,只能让你带路了。这个地方和真正的桐生家宅邸,应该没有区别。”小夜子回过头对怜说道:“没有办法,我已经不怎么记得,该怎么走了。”

    “走?可是,姐姐,我们该怎么走?”怜六神无主地说道:“luàn走的话,魔王的dongxue一旦打开把我们一起吸进去……我们没有地狱契约啊!”

    “留在原地更容易死!这是我长期执行血字的经验之谈。总之,先试试看吧。嗯,这样,去你的房间吧。”

    在桐生绫子去世后,小夜子随着神谷隆彦离开桐生家,而怜则是留了下来,过继给了桐生家家主桐生雄二郎的二子桐生裕也。桐生裕也是桐生家族中,对待怜还算较为和善的人,而他的nv儿步未也一直真心将怜视为妹妹。但是怜始终没有忘记,桐生家的人,其中一个,是杀死妈妈的凶手。

    而一直以来,小夜子心目中最大的嫌疑人,是雄二郎的长子,她的舅舅,桐生正人。怜的想法也是如此,根据和小夜子的约定,留在桐生家的她,假装和桐生裕也以及步未很亲密,但心底却将他们每一个人视为敌人,并一直观察着桐生正人。而除了他以外,还有较大嫌疑的,有雄二郎的小儿子桐生拓真,两个nv儿,桐生绯杏和桐生梨huā。桐生正人的妻子桐生明子则是为他生下了一个儿子桐生克也。桐生裕也的妻子桐生青江则是在三年前过世了,也是只为他生下一个nv儿桐生步未。小儿子桐生拓真,则是多年未曾成婚,一直在外面huā天酒地。

    不过多年的调查下,小夜子已经逐步排斥桐生裕也和桐生拓真的作案嫌疑,毕竟多年来搜集资料,不能说是一点收获都没有。第一凶嫌自然是桐生正人,而他妻子桐生明子,则是个很有心计的nv人,也不能说没有嫌疑。而桐生青江已经过世,就算她是凶手也已经没有意义了。至于桐生绯杏和桐生梨huā,这两个人完全是败家的豪mén千金,整天hun迹于牛郎店,完全没有经商才能,而她们后来的丈夫是在凌子死后入赘桐生家的,不考虑进去。

    现在,只是欠缺证据。小夜子早就决定,一旦确认桐生正人就是凶手,她会亲手将他送入公寓内!就算日后她离开了公寓,她也一样会那么做!

    当然,这件事情,她会自己一个人做,不会拖累怜。她不想让怜的手,沾染鲜血。从此刻起,她要永远保护好怜。

    这时候,沿着走廊,走到一扇没有关mén的房间mén口,怜指着这个房间说:“就是这……我是一直住在这的。”

    房间很宽阔,而走进去后,小夜子很快注意到,桌子上摆放的一张照片。照片上,是桐生裕也,桐生青江和桐生步未一家三口人的合照。从背影来看,似乎是在新泻拍摄的。

    “这张照片居然还在?”怜很是有些惊讶,“青江妈妈死后(因为怜被过继给了桐生裕也所以称呼其妻为妈妈),这张照片我记得是被烧掉了。我记得步未那时候哭得特别厉害的……而且,这个相框,我记得这个相框好几年前就换掉了啊。”

    这时候,小夜子朝着窗户看去。窗户外,虽然显得很yin暗,但是大致看得清楚,是正常的景sè。而接下来,她注意到了日历。

    “这是……”小夜子看向日历后,顿时如遭电击,“平成……平成十六年?而且是……元旦?”

    母亲桐生绫子死去,是在平成十六年(公元2004年)的元旦凌晨时刻。那时候的小夜子,只有十三岁。

    她赫然看向墙壁上的钟表,现在,是大约午夜零点刚过不久。

    时间上来算,是在母亲死去大概一个小时前。

    她顿时明白了。难道这就是她的心魔吗?她一直都想找出杀害母亲的元凶,不惜和怜分离,成为侦探,多年一直调查此案。所以……魔王让她回到了这一天吗?平成十六年,一月一日的凌晨!

    “怜,”小夜子回过头说:“也许……在这个地方,能知道,杀了妈妈的人,是谁!”

    “什……什么?”怜也是震骇不已,她一直,也想要帮助姐姐,一起找出杀死母亲的真凶。可惜多年来她虽然也成为了侦探,但是始终没有能做到这一点。

    但是,魔王……可以让她们姐妹,知道这个七年来都一直无法探明的谜团!

    “不……”怜忽然说道:“姐姐,你不是知道吗?就像蒲靡灵那样啊,我们可以将妈妈带出去,带到现实去,妈妈就可以复活了,我们……”

    “你开什么玩笑?怜?”小夜子立即摇头:“妈妈已经死了,她已经死了啊!就算在这里出现了她,也不再是真正的妈妈了!如果可以知道杀害母亲的人是谁,等活着离开公寓,我就一定会去找那个人复仇!一定会!”

    小夜子和怜的想法,产生了分歧。前者一心考虑的是复仇,而后者只希望妈妈能回来。二人的xing格差异,可以说是一目了然了。

    不过,小夜子知道现在不是考虑这个的时候,她能不能活着看到真凶出现,都是一个问题。这一个小时,第一要考虑的,是活下去!

    “去看看……去看看妈妈的房间!”

    桐生绫子在大学毕业后就离开家里去了京都,不过她的房间一直留着,桐生雄二郎放下话来,无论如何,逢年过节,都必须回家一次。所以,她的房间,至今一直还留着。去那看一看,也许就可以有线索了。

    当然,风险一样是有,但是对于没有地狱契约的二人而言,又有什么办法呢?小夜子算上仓库血字也不过执行了六次,怜更是连一次血字都没有,唯有魔王级血字,是可以离开这个公寓的最佳捷径。她们只能祈祷,上官眠能够支撑下去了。

    走出这个房间,二人继续在走廊上小心翼翼地前行。老实说,整个宅邸好像是空屋。毕竟,真正的宅邸,单单佣人就是到处都是了。可是这里,却是一个人也没有。

    “那是……”

    转到另外一个拐角,怜立即看到,前面的一扇mén,立即脱口而出:“这是,这是桐生正人的房间!”

    因为内心认为此人很可能是杀害妈妈的凶手,所以对这个舅舅,怜也是直呼其名。

    “小心。”小夜子举起手臂护住怜,小心翼翼地朝着那个房间走过去。接下来会发生什么,都是难解之谜。

    她已经做好,一旦有事发生,就带着怜马上逃走的心理准备!

    然而,这个念头刚刚产生,她就立即看到,mén把手,旋转了起来!

    “糟!”小夜子马上就要后退逃走,可是mén却是马上被推开。而走出来的人,赫然正是桐生正人的妻子,桐生明子!

    不过,她看起来样子很正常,就好像的确是真正的桐生明子一样。此时她的手上端着一个盘子,上面是一个酒瓶和三个小杯子。

    然而,她却犹如根本就没有看到小夜子和怜一样,而是沿着房间的另外一侧走廊走了过去。

    “这……怎么会?”怜顿时错愕起来,“警方录口供的时候,明子舅妈明明是说,她当时是在房间睡觉啊!可是看起来,她要去喝酒?

    本来作为元旦的凌晨,想聚集起来喝酒也是正常的。可是,桐生明子为什么要撒谎?不过,这真的是案发当日的场景重现吗?

    毕竟也不能确定,魔王会不会让小夜子看到虚假的场景。所以,一切还没有定论。

    “三个酒杯……”小夜子喃喃着,随即抓住怜的手,跑了过去。

    她想看一看!也许,能够在这,看到最后的真相!无论是真是假,身为侦探的她,自然会加以判断!最坏情况下,即使真的被魔王杀死,她至少也要知道,真凶的身份!

    于是,她加快脚步,紧跟着眼前的桐生明子。她好像真的完全看不到她们,也听不到她们的声音。

    然而,拐过一个走廊拐角,小夜子却是目瞪口呆,因为……眼前的桐生明子,竟然消失不见了!

    这时候,小夜子立即警惕了起来。她担心,自己是不是踏入了和魔王有关的陷阱。她马上根据弥真告诉她的话,观察周围是否出现了空间裂缝。同时,也在看着四周,是否有能够抓住的东西,以免裂缝打开后,她和怜会被拉进去!

    她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将旁边的房间mén给打开,带着怜冲了进去!这个房间她已经不记得是谁的房间了。

    “快,怜,去拉住窗户栅栏!快!”

    两姐妹冲到窗户前,却发现窗户是锁死的。小夜子立即举起旁边的一把椅子,狠狠朝着玻璃砸去!

    终于,将玻璃砸碎后,她和怜,一起抓住了窗户栅栏!

    此刻的小夜子才略微心定。这样即使空间裂缝打开,也不是不可以支撑一会。她,唯有那么做了。毕竟,现在暂时没有其他的办法。

    不过,好在,空间裂缝并没有出现。

    这个别墅,充满了诡异的气氛,现在的安全也只是暂时的。小夜子决定暂时不放开窗户栅栏,再等一会。

    “有一点怀念啊。”怜此刻却有几分苦中作乐地说:“还记得,小时候偶尔来这里,我们会和克也,还有步未玩。虽然妈妈一直不喜欢这个家,但她是真心关心着桐生家的人的。姐姐你不记得了吧?这个房间是步未的房间。其实她一直当我是真正的妹妹。不过,克也就不一样了,他一直都很排斥我。”

    克也是桐生正人的儿子,也是小夜子的表兄。克也虽然欠缺商业才能,但是他野心很大,做事也一直比较踏实,所以很受外公的器重。不过,长期以来,对于小夜子和怜都是一直没有好脸sè。而且因为他是桐生正人的儿子,小夜子内心对他也比较排斥。但桐生克也倒的确也算是个有为青年,这一点小夜子也不否认。

    而他母亲,桐生明子,在半夜三更的时候,拿着三个酒杯,是要去哪里?三个酒杯也就代表着有三个人。难不成,其中一个人,是母亲绫子吗?那么,还有一个人,是谁?

    是谁?

    室内房间比较昏暗,不过此刻二人也算逐渐适应了眼前的黑暗。

    “说起来……”怜若有所思地看向小夜子,“你还记得健太吧?姐姐?”

    “嗯,对啊,健太是克也的哥哥。只不过,他……”小夜子说到这,忽然间,她赫然看到,在对面临近的别墅窗户内(桐生家的宅邸分是凹字形的建筑),一个披头散发的黑影,正缓缓从窗户经过!

    而此刻,在现实世界的桐生家宅邸,就在这个房间再过去一点距离的客厅内,桐生家的人几乎齐聚一堂,甚至,连神谷隆彦和妻子神谷信乃,也都到场了。

    为首的桐生雄二郎,用焦虑的神sè看向神谷隆彦,说:“告诉我吧。现在……我们该怎么做?”

    隆彦沉默了好一会,才说道:“我,已经尽力了。现在能做的,只有等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