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神道仙游传 > 神道仙游传
错误举报

第二十三章,一遇风云便化龙

    眼皮跳,小人到。

    南京城里的大团头刘瑜至刘大员外,这几天就一直心神不宁的。

    特别是是这眼皮,左眼跳完右眼跳,右眼跳完左眼跳。跳来跳去,跳得刘五心里一直慌慌的。

    若只是眼皮跳还好,更糟的是每到半夜他都能听到自家的屋前屋后,屋内屋外一片吵嚷声。好像有无数人正在他家开会似的。

    这让刘大员外如何不心慌?

    以至于好几天都没睡过一个好觉了。

    说起来,刘大员外在这南京城里也算大名鼎鼎了。

    当年大明太祖乞丐出身,布衣而有天下。深明百姓之苦,也忌讳那些衣食无着的人,会有样学样地跟着起来学造反。

    所以太祖皇帝便将一大批拥有战功的下层将士分封到了全国各地做了团头(乞丐头),以控制乞丐,不使其造反。

    而刘家祖上就是被太祖分封了南京城里做乞丐头的一员。自从来到了南京城,刘家传到了刘五这一代,已经是第十九代团头了。

    当乞丐的名声不好听,可若真当所有乞丐都是苦哈哈靠着路人施舍过活,就太孤陋寡闻了。

    以刘家为首的丐帮在南京城里一代代中发扬光大,到如今已经不光是控制了全城的大小乞丐了。

    包娼庇赌,买卖人口,敲诈勒索乃至杀人夺财,没什么乞丐们不敢干的。

    乞丐们本就烂命一条,若官府追问起来,有的是替死鬼。

    久而久之,丐帮已然无人敢过问,也无人敢惹了。

    刘大员外家就靠着这丐帮的团头身份富贵了十几代了,不说金银满屋,也算是富贵非常了。但刘大员却一点都满意现在的生活。

    为何?

    没儿子啊!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家里丫头是生了一个又一个,却一个带把儿的都没有。

    刘家的团头位置可是祖上流血流汗挣来的。难道就要到自己这一代让给别人?

    没儿子的皇帝,江山坐不稳。没儿子的大户,家产保不住。

    随着刘大员外年纪越来越大,下面的大小丐头们也难免心思浮动了起来,觊觎着他屁股下位子的人,明里暗里也不知道有多少?

    刘大员外心里苦哇!

    再加上这几天眼皮子就这么一直跳个不停,心里不慌才有鬼了呢?

    “咚咚咚!”院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明明很正常的敲门声偏偏就让这刘五一阵心惊肉跳。

    大门打开,却是一个道士来访。当管家带着道士自接走到了刘五面前。道士立刻向着刘五首先行了一礼道:“福生无量天尊!刘老爷别来无恙?”

    刘五登时楞了。左看右看,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认识眼前这个道士了。

    但江湖人,少扎刺,多种树。广结善缘是常识!

    刘五虽然觉得自己并不认识眼前这个道士,但依旧还是摆出了一副笑脸来拱了拱手道:“这位道长,找刘某有何贵干?

    刘五一边说着一边给身后的管家打了个眼色。管家立刻跳出了一小锭银子来到:“江湖不易,行走多有不便。区区薄礼,不成敬意。还望道长不要嫌弃。”

    谁知道,道士却是看都没看那锭银子一眼,兀自站在了大厅之上左看右看,一面还不时地摇了摇头,一副很是叹息的样子。

    刘五本就不是一个大方的人,能让管家拿出一小锭银子就已经算是非常客气了。若不是这几天眼皮一直跳,生怕自己不小心会冲撞小人,早就把眼前这来历不明的道士给赶出去了。

    刘老爷心中微怒,刚待发火,眼皮子就开始一阵猛跳。

    “刘老爷,是否今日心神不宁,坐卧不安?”道士看完了大厅,立刻便自顾自地找了张椅子大摇大摆地坐了下来。

    “不知这位道长从何说起啊?”刘五倒也不是半点警惕性没有的。周易一开口,便立刻否认道。

    “呵呵,既然如此,那贫道告辞!”周易闻言摇头一笑,立刻便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稽首告别。、

    周易走的如此干脆利索,倒是让刘五立刻就有些不淡定了。特别是周易离开时最后的那一句:“咦,死到临头不自知,你家墙头可是有着一大堆大小叫花子等着给你送终呢!”

    那一句,道士可是分明对着空气说的。可刘大员外却立刻就像被戳中的死穴一般,一双胖胖的肥脸瞬间变得铁青铁青。正待开口让嘉定将周易抓回来时,周易却立马就消失不见了。

    六大员外傻了,一屋子刘家下人也傻了。呆呆地站在那里,望着空荡荡的院子一动不动。知道刘大员外“哎呦”一声,捂着额头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对于一个神经过度紧张又特别心虚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比“周易”的这一通胡闹更有杀伤力了。

    当天夜里,刘大员外便开始觉得自己可能真的快死了。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差了好多。

    特别是半夜时候,依旧还是听到自己院子里有着一大堆的人在那里絮絮叨叨地不停地说话。

    刘大员外这会强打起了精神来,推开窗户,却发现院子里一个人都没有。

    到第二天,刘大员外便已经躺在床上病到起不来了。

    老大病了,作为手下的如何能不表示一下衷心。

    别管是真心还是假意,不到一个上午,南京城里大大小小的乞丐头都开始往刘五家跑了。

    刘五还躺在床上,礼物就收了一大堆。

    这也终于让刘五的心情稍微好了一点。

    人一病,就特别容易疑神疑鬼。作为南京丐帮的总头目,自然也格外担心自己手下的人是否忠心。

    不过,刘五的好心情是注定好不了多久了。就在刘五的夫人清点礼物的时候,突然说了一句:“咦,你的手下好像都来过了,怎么就张大眼没来?不会是没听到消息吧?”。

    刘五当时听得眼睛一眯。

    没听到消息?

    怎么可能?

    要说这个南京城里,还有比丐帮的消息更灵通的了吗?

    就在刘五开始心中嘀咕的时候,一个心腹丐头便突然急急忙忙地就跑过来说了一番话,让刘五当场就差点就把手中的玉枕给扔了出去。

    “混蛋,谁说老子要死了?”刘五简直气坏了。一声大喝将跑来打小报告的丐头都给吓着了。硬生生地把后面的一句话给咽进了肚子里。

    “张大眼啊!张大眼,这么迫不及待地就像谋朝纂位了啊!”刘五一声阴恻恻的话中,杀机隐隐,听得旁边的心腹脑袋一缩,更不敢将后面的话说给刘五听了。

    丐帮的消息的确是最灵通的,而且也是传播消息最厉害的。

    不到一个上午,关于南京城里鼎鼎有名的丐帮大团头刘大员外被冤魂索命快死消息,就已经在三教九流中传的沸沸扬扬了。

    而张大眼也是在自己家中听到“团头生病快死”的谣言的。

    听到这个消息,张大眼也是立刻就准备了礼物去表忠心的。

    只是走到了半路,却突然想起了昨天那个神秘老道士的话。

    “莫非,我的机缘就在这里?”张大眼想到了这里,便怎么也向前迈不动步了。

    因为老道士最后不是还有一句:“莫见其主,见之则伤么?”
<>